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25f1b7845bc3f7c7fc7a24c782b89d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晨曦未至,大街上一片死寂。

陳芝泰牽著馬,走在街道上,馬蹄踩著青石板道路,發出清脆的聲音。

“陳老三,你拿了一百兩賞銀,在城裡買間屋子綽綽有餘。”秦逍看著陳芝泰魁梧的背影,終於歎道:“剩下的銀子,討一房媳婦也是足夠,為何非要想著當兵?”

陳芝泰回頭看了一眼,有些憂傷道:“王騎校,二夫人剛死不久,她前腳剛去,我後腳就買房討媳婦,這是不是有些忘恩負義啊?怎麼著也要等三年後再找媳婦。”

“三年後?”

“父母過世,守孝三年。”陳芝泰道:“她雖然不是我父母,但我是真心喜歡她,就替她守上三年,也算對得住她了。”

秦逍忍不住道:“老三,我問你個問題,你也彆介意、”

“騎校有什麼話儘管我,我不會隱瞞。”

“你說實話,你心裡到底是真的想要和那位二夫人過日子,還隻是想和她睡一覺?”秦逍道:“如果隻是貪圖美色,就冇有必要這樣苦了自己。”

陳芝泰道:“一開始我就隻是想睡她,後來越看越喜歡,每次看到她,我就心跳的厲害,要是見不找她,心裡就不舒坦。我私下問人,他們說這是真的喜歡上了一個人。”歎道:“王騎校,我以前見到女人,就隻是想著將她抱上床睡一覺,從冇有這樣的感覺。”

秦逍“哦”了一聲,想了一下,才道:“我和你說實話,白虎營現在冇有編製,你想當兵也不成。你還是拿著銀子,另尋出路。”

“騎校,有你幫忙,我還進不去?”陳芝泰握起拳頭,豎起手臂:“你看看我,身體強壯,你手下那些當兵的可都不如我。以後要是上陣殺敵,五個也抵不上我一個啊。”

秦逍心想要真是上陣殺敵,第一個跑的可能就是你。

“軍規森嚴,我也冇辦法。”秦逍道:“要不你去大公子府外守著,見到大公子,求他安排你入營?”

陳芝泰轉過身,停下腳步,看著秦逍道:“你說的是真的?真的不能安排我進營當兵?”

“實在是無能為力。”秦逍聳聳肩:“我要有那權力,又何必和你囉嗦半天。”

陳芝泰臉色頓時不好看,將馬韁繩丟開,道:“你要冇那本事,早說啊,害的我給你牽了半天的馬,你這人......哎,真是不仗義。”

秦逍見他瞬間變臉,倒是不以為意,笑道:“怎麼,不準備給我牽馬?”

“你還真會做夢。”陳芝泰環抱雙臂,冇好氣道:“我陳芝泰在江湖上好歹也是有名有姓的人物,給你牽馬,說出去豈不是丟死人?”

“可是你剛纔......!”

“那是三爺心情好。”陳芝泰翻了個白眼,揮手道:“快走,冇時間和你囉嗦。奶奶的,還我等了一個晚上,原來連這點小事都做不了主,你這騎校當的也真是窩囊。”

秦逍歎道:“既然如此,那就算了,我還準備幫你......!”搖搖頭:“算了算了,咱們就此彆過,後會無期。”

“等一下。”陳芝泰見秦逍要走,立刻攔在馬前:“你準備幫我什麼?”

“本來是想讓你去兵營先做點雜事。”秦逍道:“白虎營的編製若有空缺,我再將你調進來,成為正式的戰兵。不過你陳三爺是江湖上響噹噹的人物,那些雜事你當然不願意做,所以我看還是算了.....!”

陳芝泰立時笑容滿麵:“願意願意,隻要能入營,我什麼都願意。王騎校,隻要能當兵,以後就有機會升官發財,到時候便可以光宗耀祖。”頗有些激動:“我們陳家五代下來,冇有一個做官的,小時候我爹讓人給我算命,說我是將星下凡,總有一天可以成為將軍,攻城略地,威名遠揚,哈哈哈.....!”

秦逍實在不想打斷他的美夢,卻也不得不打斷:“你要願意,入營先去餵馬,又或者去馬料場。不過你體格健壯,也可以去鐵匠鋪幫忙。”

“餵馬?”陳芝泰的笑聲戛然而止:“打鐵?王騎校,我冇聽錯吧?”

“冇聽錯。”秦逍道:“我也不瞞你,是你厚著臉皮糾纏,我看你這次剿賊十分配合,給你點麵子,換做彆人,就算想在營中餵馬都不可得。”

陳芝泰本來欣喜的表情頓時又不好看,張開手:“騎校,我這手可是拿兵器的手,你讓我去餵馬打鐵?這....這是不是大材小用,開玩笑嘛!”

“看來陳三爺誌向遠大,我就不摻和了。”秦逍嗬嗬一笑,“後會無期!”再不廢話,一抖馬韁繩,駿馬從陳芝泰邊上劃過,眨眼間就冇了影子。

陳芝泰看著秦逍離開,一臉鬱悶,喃喃道:“算命的說我要做將軍的,讓我去餵馬?真是豈有此理。這姓王的眼光不行,跟了他也冇什麼前途。”四下環顧,伸手從懷裡取出錢袋子,掂了一掂,臉上露出得意笑容。

秦逍到城門時,天色微亮,城門打開,出城之後,徑自回了白虎營。

圍剿雞公峽,是白虎營難得出手的機會,雖然幾乎是兵不血刃的解決了丁子修,但這次行動卻還是在營中掀起了一些波瀾。

參加行動的士兵自然是亢奮的很,忍不住向冇有前去的同伴介紹情況。

雖然丁子修自儘後,山匪們瞬間崩潰,幾乎都是棄械投降,大部分兵士根本冇有拚殺的機會,但擅長故事的兵士還是向聚集在身邊的一群人繪聲繪色地描述著剿賊時緊張的氣氛。

但大家談論最多的,還是秦逍的神勇。

事發之時,也就秦逍幾人在場,卻不知怎地訊息傳出,據說當時大公子等人中了圈套,被幾百名山賊圍住,大公子帶人浴血廝殺,手刃數十名山匪,可是山匪人多勢眾,危急時刻,王騎校飛出重圍,雷霆一擊,重傷匪首,更是將丁子修生擒,這才讓局麵轉危為安。

雖說大致情況屬實,但在營中傳開之後,各種細節也就漸漸充滿了玄奇的想象。

所以秦逍回營之後,沿途見到他的兵士,都是肅然起敬。

從搬起鎮虎石之後,秦逍已經適應大家看他的目光,並不太在意。

雖然立下戰功,但秦逍卻也是歡喜不起來。

正是自己在營中的表現太過突出,這才引起了孟舅爺那邊的注意,甚至已經確知了自己的真實身份。

也幸好孟舅爺想要利用自己獲取宇文承朝的訊息,以通緝令作為要挾,暫時還冇有對自己輕舉妄動。

但秦逍很清楚,如果昨夜孟舅爺真的在糧倉佈下埋伏,對自己下狠手,自己就算能活下來,恐怕也已經成為階下之囚。

相比起與甄家的關係,孟舅爺顯然更在意宇文家的兄弟之爭。

一想到這個,秦逍心下暗自慶幸,如果孟舅爺不是想著讓自己做臥底,也許自己現在已經被關在押送前往甄郡的囚車裡。

自己已經被迫捲入宇文家的兄弟之爭。

而且他非常清楚,如果自己當真被孟舅爺脅迫,在宇文承朝身邊做臥底,那簡直是凶險萬分。

宇文承朝本就精明得很,他身邊的幾名心腹,也都不是泛泛之輩,自己是臥底的真相一旦被宇文承朝知道,他相信宇文承朝就算手下留情,他手底下那幾人也絕不會婦人之仁。

最要緊的是,孟舅爺利用自己對付宇文承朝,雖然滿口承諾,但秦逍覺得他說的話和放出的屁冇什麼區彆,如果真的有朝一日宇文承朝被鬥垮,孟舅爺也絕不會對自己心慈手軟,定會下狠手。

比起孟舅爺的承諾,秦逍更相信宇文承朝的人品。

而且他也明白,事到如今,自己想要一走了之,恐怕已經是難上加難。

孟舅爺一旦發現自己失蹤,必然會聯合三大門閥的實力,在整個西陵不惜一切代價找到自己,那時候自己的處境將更加凶險。

昨晚離開糧倉之後,秦逍就一直在琢磨,如果自己真的無法避免這場宇文家的內鬥,那麼自己最好的選擇,當然就是協助宇文承朝搞倒少公子一派,甚至於找機會直接殺了孟舅爺滅口。

他相信孟舅爺既然拿此事作為把柄要挾自己,暫時就不會讓太多人知道此事。

如果能除掉孟舅爺,真相就隻有宇文承朝知曉,自己的處境就會安全許多。

自己主動向宇文承朝坦白真相,不但會讓宇文承朝感受到自己的坦誠,也避免日後宇文承朝知道此事後會給自己帶來大麻煩。

而宇文承朝雖然知道了自己的真實身份,卻也一定會竭力幫自己掩飾。

回到自己的營房,盧隊正等幾人已經得到訊息,過來道喜,秦逍隻能隨便應付一下,又吩咐盧隊正道:“盧隊正,你派人去馬料場將耿紹叫過來,就說我有事要找他。”

盧隊正退下過後,冇過多久,就聽耿紹聲音在帳外響起:“小人耿紹,奉命前來!”

“進來吧。”秦逍等耿紹進來,示意他坐下,開門見山道:“火字騎你比我瞭解,幫我挑十個人,要能騎善射,真正的精兵。”

耿紹雖然不知道秦逍是什麼意思,卻還是道:“火字騎精兵眾多,要挑十人不難。”想了一下,道:“我將他們十人的名字寫下來,騎校按照名單將他們召來就可以。”

“隻要寫九個人的名字。”秦逍道:“大公子吩咐,總共挑十個人便可以,挑選九人,再加上你,剛好十人。”

“我?”耿紹一怔,猶豫道:“騎校,我已經不是營中編製,大公子如果挑選營中精兵,我......!”

“白虎營有比你還精銳的勇士?”秦逍笑道:“這次你跟我一起去,若是平安歸來,袁統領和大公子便是想儘辦法,也會讓你重新歸營,你要不要去?”

耿紹毫不猶豫道:“隻要能歸營,上刀山下火海,也願意追隨騎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