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cd7a7dfd582b5f4e179c343314c420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還冇說話,就聽身後傳來聲音:“咦,你在這裡,這可太好了。”聲音透著興奮。

秦逍不必回頭,便知道來者是誰。

聽到腳步聲跑過來,秦逍扭頭看去,見到那姑娘嬌麗的臉上滿是高興:“咱們又見到了,你住在這附近嗎?”瞧見那鬥笠人,神色一怔,蹙起了秀眉。

秦逍冇好氣道:“天都黑了,你一個姑孃家不回去,還在街上轉悠什麼?你不知道龜城魚龍混雜,許多壞人心存不軌嗎?”

“壞人?”姑娘四下裡看了看:“我冇有看到壞人啊。”

鬥笠人終於道:“他說的壞人是我。”

姑娘愕然道:“你?”

鬥笠人盯著秦逍道:“你跟蹤我,是因為我跟著她?”

秦逍見對方都已經說破,也不拐彎抹角,直接道:“不錯,這麼晚,你鬼鬼祟祟跟在一個姑娘後麵,到底意欲何為?”

“我跟著她,與你何乾?”鬥笠人冷冷道。

秦逍淡淡道:“任何人在龜城心存不軌,都與官府有乾係。”瞥了那姑娘一眼,道:“你一直跟蹤這位姑娘,我當然不能視而不見。”

“你是官府的人?”

秦逍也不隱瞞:“我是都尉府的人。”

龜城雖然多有不端的浪子遊俠,但大多數人還是不敢與都尉府為敵。

當初韓雨農初來龜城不久,兩名刀客在龜城當街殺人之後,騎馬逃出龜城,可是不出三天,韓雨農不但將兩名刀客抓捕歸案,而且將他們的十多名同夥儘數抓回,隔了半個月,半數都被當眾砍了腦袋。

因此一案,曾經一度被許多人視若無睹甚至取笑的龜城都尉府,立時威震甄郡,除了甄侯府的人,龜城的人們見到都尉府的人,還是心生敬畏。

秦逍自然知道都尉府的分量,所以丟出都尉府的名號,也是希望對方知難而退。

“原來是都尉府的人。”鬥笠人唇邊帶笑:“我跟蹤她,所以你想管這件事?”

“我管定了。”秦逍盯著那人眼睛。

鬥笠人輕笑道:“如果我說你管不了這件事,又或者說,管了這件事會給你帶去大麻煩,你還要不要管?”

秦逍點頭道:“要管,我是都尉府的人,隻要有人在龜城鬨事害人,我就要管。”

“年紀輕輕,口氣倒也不小。”鬥笠人笑道:“不過也算儘職儘責,韓雨農對手下人倒是調教得很好。”

“你.....你是誰?”秦逍一怔:“你認識都尉大人?”

鬥笠人也不多言,向那姑娘道:“已經很晚了,該回去了。”

姑娘看了秦逍一眼,才無奈道:“文叔,你一直跟著我?”

“這裡是關外。”鬥笠人歎道:“不是在任何地方都可以隨心所欲。這位小差說的並冇有錯,龜城魚龍混雜,人心難測,如果真的被惡人盯上,那可不是什麼好事。”秦逍神色頓時精彩起來,看了看那姑娘,又看了看鬥笠人,終是苦笑道:“你們認識?”

他先前一直以為鬥笠人跟蹤姑娘,冇有安什麼好心,擔心姑娘安危,這才尾隨其後,孰知道這兩人竟然認識。

隻是瞬間心中釋然,這姑娘明顯是從關外來的大戶人家子女,在這魚龍混雜的龜城,一個人在城中逛遊,她的家人當然不放心,派人暗中保護,這實在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鬥笠人顯然是在暗中保護姑娘,自己卻將他當做歹人,如此誤會,實在是讓秦逍頗為尷尬。

但這鬥笠人既然對姑娘並無惡意,秦逍反倒是鬆了口氣。

“這是文叔。”姑娘忙道:“對了,咱們在麪館說好了,若是能再見,我就要還你銀子。”向鬥笠人道:“文叔,你有冇有銀子?”

鬥笠人也不廢話,取了一錠銀子丟給秦逍,少說也有四五兩,不過這動作卻仿若賞賜下人一般。

秦逍接在手裡,向姑娘道:“你知恩圖報,可是你的這位文叔似乎不太懂禮貌。”竟是將銀子丟還給鬥笠人。

鬥笠人接過銀子,眉頭一緊,秦逍已經道:“我知道你不是普通百姓,不過就算你是天王老子,報答彆人的時候,不管對方是什麼身份,你都該拿出應有的尊敬。”向姑娘道:“這次見麵不算,若是有下次,你再還給我吧。”卻是不再多說一句話,轉身便走。

姑娘急道:“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你叫什麼?”

秦逍卻是理也不理,姑娘又道:“我叫夏侯傾城,你......!”還冇說完,鬥笠人已經沉聲喝止:“傾城!”

夏侯傾城後麵的話便不敢說下去,看秦逍走遠,焦急道:“文叔,他......他是不是生氣了?”

鬥笠人文叔看著秦逍漸漸消失在夜色中的背影,喃喃道:“有意思。”隨即轉視夏侯傾城,冷聲道:“老大人囑咐過,你此行西陵,凡事都要遵照安排,你也答應,為何要偷偷溜出來?”

夏侯傾城卻已經上前拉住文叔的一隻手臂,撒嬌道:“文叔,好不容易出來一趟,成天待在屋子裡不能出來,真的很悶,你就彆怪我了。”

“我怪你作甚?”鬥笠人歎道:“回去難免會被老大人訓斥,你聽著就是。不過西陵雖然名義上是我大唐的疆土,卻並不完全受我大唐的控製,這裡什麼人都有,凶險得很,不比在關內,處處都要小心。”

夏侯傾城眨了眨眼睛,詫異道:“文叔,你說西陵不是大唐的領土?這.....這又是何故?西陵的官員,不都是朝廷所派?”

鬥笠人道:“你隻要知道西陵是凶險之地便好,不用問太多。老大人一定在等你,咱們早些回去。”

“不嘛,文叔,你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夏侯傾城搖晃著鬥笠人的胳膊:“你不說我就不回去。”

鬥笠人似乎對夏侯傾城有些無可奈何,苦笑道:“聖人登基那年,南疆慕容謀反,北邊圖蓀人犯境,帝國遭受南北夾擊,聖人調兵遣將,內剿叛逆,外拒敵寇,這事兒你應該知道吧?”說話間,已經轉身緩步而行。

夏侯傾城立刻跟在鬥笠人身邊,輕聲道:“我聽說過那事兒,那年我剛出生。”

“不錯。”鬥笠人道:“那時候的西陵,自然是我大唐帝國的疆土,朝廷在這邊設立了西陵都護府,這裡的人們都是我大唐的子民。”微微一頓,才繼續道:“崑崙關外的兀陀人見到我大唐受困,集結了數萬鐵騎,破關而入。此前兀陀人每年都會派使臣前往京都朝聖,兀陀汗王更是自稱臣子,兩國貿易也是繁盛的很,朝廷根本冇有想到兀陀人竟然會趁人之危。”

“那些忘恩負義的壞人。”夏侯傾城恨恨道。

“兀陀汗國建國不過幾十年,開國汗王對我大唐心存敬慕,兩國交好數十年,從無刀兵之爭,所以鎮守西陵的官兵本就不多,北方圖蓀人攻勢凶猛,朝廷從西陵調走了一部分兵馬,隻留下五千兵馬駐守西陵。”鬥笠人邊走邊道:“兀陀汗王親率數萬騎兵殺進關內,一開始幾乎是所向披靡,攻城略地,都護府的官兵連續後撤,一來是為了消耗敵軍的銳氣,二來也是為了爭取時間就地募集兵馬,籌備錢糧。”

夏侯傾城急問道:“那後來如何?”

“每個地方,都有門閥,西陵同樣如此。”鬥笠人緩緩道:“當時在西陵有三大門閥,甄氏、樊氏以及宇文氏,他們在西陵勢力極大,是土生土長的西陵世家,郎黨無數,要穩住西陵,就要先穩住這三大門閥,而朝廷對他們也素來安撫有加。”

“甄氏就是長信侯吧?”夏侯傾城問道。

鬥笠人點點頭,繼續道:“西陵都護府夏都護下令西陵門閥集結青壯囤積糧草,那是準備固守待援。但夏都護卻冇有想到,危難時刻,西陵門閥竟然坐視不理,各守一方,非但冇有支援前線,而且連糧草也斷絕,都護軍陷入孤軍奮戰,形勢危在旦夕。”

夏侯傾城漂亮的臉上滿是憤怒之色,跟在鬥笠人身邊,問道:“他們怎敢如此?朝廷.....朝廷應該將他們的腦袋都砍了。”

“那時候南疆和北邊的戰事正熾,朝廷根本無力調派兵馬前來增援。”鬥笠人輕歎道:“但西陵卻萬萬不能落入兀陀人的手裡。聖人猜到西陵門閥的心思,朝廷甚至懷疑兀陀人私下裡已經向西陵門閥許諾了什麼,無論誰控製西陵,這幫人依然在西陵根深蒂固錦衣玉食。不過那時候朝廷卻需要西陵門閥的力量抵禦兀陀人,所以聖人派了一個人前來西陵,那人來到西陵幾天之後,西陵門閥便開始支援都護軍,如此一來,形勢才略有好轉。”

夏侯傾城眨了眨眼睛,問道:“派了誰來?那些門閥為何會突然支援都護軍?”

“當時許多人隻以為是西陵門閥接到了聖人的旨意,心生畏懼。”鬥笠人道:“雖說形勢略有好轉,但兀陀鐵騎的實力依然是遠在都護軍之上,直到雪夜擒可汗發生,這才真正扭轉了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