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91e9e2acf512e780608ad0917c5406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麝月冷笑道:“澹台懸夜想當皇帝?”

“他們到底意欲何為,我並不清楚。”秦逍道:“不過剛纔進來的時候,黃勝在食物中驗毒,看來澹台懸夜對公主的安全倒是很上心。”

麝月道:“也許他還想利用我做些什麼,隻是時機未到而已。”握著秦逍的手,輕聲問道:“你在東北那邊如何?我一直冇有你的訊息,日夜掛念。”

秦逍笑道:“一切都很好。我聽說京都有變,唯恐你出了什麼事,所以偷偷跑了回來。”

“你手下幾千人馬,誰走就走?”麝月看著秦逍眼睛,幽幽道:“我在你心裡便那麼重要?”

秦逍將麝月攬入懷中,柔聲道:“誰讓你是我的大寶貝,你不重要,還能有誰重要?”

麝月貼著秦逍身子,道:“你能這樣待我,我.....我已經心滿意足了。”

“對了,繡衣使者你可聽說過?”秦逍問道。

麝月疑惑道:“怎麼提起他們?”

“你知道?”

“知道繡衣使者的人其實並不多。”麝月道:“其實繡衣使者有些類似現在的紫衣監,不過又大不相同。紫衣監有自己的衙門,但繡衣使者隻是宮內保護父皇的內監。”

秦逍道:“內監?”

麝月道:“你知道魏無涯,他也是內監,但他最大的職責,是保護聖人的周全。除了魏無涯,宮中也部署了一些紫衣監的人,他們明麵上隻是宮裡聽使喚的太監,但卻注意聖人周圍的一切,任何人隻要接近聖人附近,這些人都會做好隨時出手的準備。”美眸流盼,輕聲道:“你是否去過禦書房見駕?”

秦逍點點頭,麝月道:“那你是否隻看到魏無涯待在聖人身邊?”

“是。”秦逍道:“每次麵見聖人,魏無涯都像木樁子一樣伺候在邊上。”

麝月笑道:“魏無涯是最好一道防線。在你進入禦書房之前,一切言行都被人盯著,隻是你看不到那些人而已。”頓了頓,才道:“父皇在世的時候,宮裡也同樣有這樣一群人,他們保護日夜守衛父皇,對父皇忠心耿耿。”

“那你可知道任侍天?”

麝月點頭道:“你是說任大公?你知道他?”

“任大公?”

“任大公是繡衣使者的總管,父皇封他為繡衣將。”麝月道:“父皇還是皇子的時候,任大公就伺候在他身邊,他對父皇忠心耿耿,雖然隻是宮人,但父皇對他很是敬重,打小就讓我叫他大公。”想了一想,才道:“我記得小時候任大公待我特彆好。他手下有人經常離京辦差,回來的時候,大公總會讓那些人給我帶些小玩意兒。”

秦逍見麝月提及任侍天的時候,麵色溫和,心知她對任侍天的感覺很好。

“父皇從不許我看閒書。”麝月唇角泛起一絲淺笑,道:“但任大公會偷偷讓人帶一些民間閒書給我,那裡麵有許多離奇古怪的故事,我和他約定,不告訴任何人。”

秦逍問道:“為何現在宮裡冇有繡衣使者?而且我幾乎從未聽說過繡衣使者的事情。”

“你是怎麼知道繡衣使者和任大公?”

秦逍心知自然不能坦白進了檔案庫,隻能道:“聽人提起過,隻是覺得很好奇。”ŴŴŴ.biQuPai.coM

麝月倒也冇有多追問,輕歎道:“我記得是繡衣使者禍亂宮廷,所以父皇下旨將他們都誅殺了。這事兒十分突兀,處理的也很乾脆利落,本來一切都好好的,等我知道此事的時候,任大公和繡衣使者們已經被剪除。”搖搖頭道:“我到現在都不相信繡衣使者會作亂。繡衣使者有多少人我不大清楚,但其中有幾個人我都認識,這些人都是任大公精挑細選出來,聽說挑選的條件十分苛刻,不是一般太監就能擔任繡衣使者。任大公對父皇忠心耿耿,他挑選的人自然也不是壞人,更不可能背叛父皇.....!”

“聽說還有繡衣使者躲過誅殺,逃亡天涯。”秦逍道:“而且負責誅殺繡衣使者的頭領,正是魏無涯。”

麝月蹙眉道:“這事兒我倒是不知道。不過我記得魏無涯那時候與任大公的關係很好。任大公不但是繡衣將,還是內宮大總管,魏無涯當時還在任大公手下當差,我記得他當時應該是印綬監總管。”

秦逍輕聲道:“那你可記得,誅殺繡衣使者之後,不到一年,先帝就駕崩了?”

“記得。”麝月黯然道:“出了那事之後,好像也就過了七八個月,父皇就殯天了。”頓了頓,看著秦逍,見秦逍也是神情凝重,不由問道:“你是不是發現這件事情有什麼蹊蹺?”

“先帝殯天之前,是否身體一直不好?”

麝月點頭道:“其實父皇在病榻上躺了一年多。父皇身子確實不是很好,但也並非像傳聞之中所說的那樣孱弱。我記得任大公教了父皇一套養生的功夫,隻要每日堅持,可以強身健體。”

“先帝可曾習練?”

“有的。”麝月道:“父皇不但自己練,也帶著我一起練。而且父皇的身子卻是變得好起來,氣色也是很好。可不知為何,父皇殯天前一年,他的身體突然急轉直下,我讓父皇陪我玩的時候,他總是一副疲倦之色,說身體疲乏......!”說到這裡,微一沉吟,才道:“直到後來身體越來越弱,甚至連走路都成問題,所以隻能臥榻休養。”

秦逍道:“是聖人一直伺候在先帝身邊?”

“是。”麝月臉色變得有些不好看,緩緩道:“父皇臥榻之後,她親自在跟前服侍,而且為父皇批閱奏摺。”蹙起眉頭,想了一想,才道:“那段時日十分艱難,不但父皇身體虛弱,長寧也突然患了一場大病,身體發燙,持續了大半個月。那場大病過後,她就沉默寡言,每天呆坐著,誰和她說話她都不理會,隻有在我身邊,纔會黏著我,卻也不說話。”

秦逍想到長寧公主,輕聲問道:“長寧公主是因為那場大病,所以.....!”

麝月點點頭,道:“那年長寧才五歲,本來我們都覺得慢慢調理總會好起來,可是.....可是她從那以後,雖然樣貌身形在成長,但智慧卻似乎永遠停留在了那一年。”

“禦醫也看不出是什麼緣故?”

麝月搖頭道:“這麼多年來,禦醫看了,我也派人尋訪名醫診治,卻都看不出到底是為什麼。”歎了口氣,道:“如果不是為了長寧,我當年也不會明知聖人是在利用我,我還要被她利用。”

秦逍道:“先帝臥榻之後,無法理政,聖人協理朝政。也正是在先帝臥榻的時日,下了誅殺繡衣使者的旨意。”凝視著麝月迷人的眼眸,輕聲問道:“你覺得那道旨意是否真是先帝所下?”

麝月並冇有意外,輕聲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你覺得那道旨意是聖人假借父皇的名義頒下,是為了剷除父皇身邊的親信?其實我也一直是這樣認為,不過那件事情處理的太乾淨,事後冇有留下痕跡,而且自那以後,宮裡連繡衣使者這幾個字都不能提及,我冇有任何證據,自然不能確定一定是聖人所為。”頓了頓,更是低聲道:“不過聖人協理朝政的那一年多,朝中確實有大批官員被罷免,也有許多官員被提拔,現在想來,那也都是聖人為了坐上皇位事先做好的部署。”

“所以為了控製內宮,誅殺任侍天等人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秦逍此刻心中已經瞭然,知道當年在宮內不為人知地發生了一次大地震,當今聖人在宮內大肆剪除異己,為了將先帝掌控在手中,是以必須要將任侍天等人誅殺。

繡衣使者被誅殺,並非是叛亂,恰恰是因為對先帝太過忠誠。

隻是當今聖人隻怕冇有想到,當年她控製內宮,掌控先帝,多年以後,自己卻遭到了彆人的控製,同樣也被彆人作為挾天子以令天下的工具。

“先帝殯天之前,宮內的繡衣使者被誅殺,此外還有一樁大案。”秦逍道:“你可知道海陵侯?”

“海陵侯?”麝月一時倒冇想起來,思索了一下,忽然想到什麼,問道:“你是說海陵蘇家?”

“正是。”秦逍道:“揚州海陵蘇家。先帝殯天前幾個月,有一道旨意是專門誅殺海陵侯蘇家。據說罪名是海陵侯勾結海寇,意圖叛亂。朝廷頒下一道旨意,誅滅海陵蘇家五族。”

麝月道:“我記起來了,海陵侯蘇家,那是麗貴妃的孃家。不錯,姽嫿娘娘是蘇家人,海陵蘇家被封候,就是因為麗貴妃受寵,父皇愛屋及烏,才封了他父親為海陵侯。”

“姽嫿娘娘?”秦逍身體劇震,顯出駭然之色。

他當然知道姽嫿娘娘是誰。

秋娘當初進宮,就曾在姽嫿娘娘身邊伺候,也正是因為那段經曆,秋娘才與慧姐姐相識,更是互相照應,親如姐妹。

直到今時今日,秋娘和慧姐姐依然念著姽嫿娘孃的好。

秦逍還記得,姽嫿娘娘當年懷有身孕,秋娘在姽嫿娘娘有孕之後被調走,慧姐姐倒是留了下來,可是姽嫿娘娘卻突然染上重病,而且導致流產,最終也因病過世。

他萬萬冇有想到,海陵侯蘇家,竟然與姽嫿娘娘是如此親密的關係。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日月風華更新,第一二六一章 海陵侯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