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7f747c04aad2f3acfc063415902b72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和小師姑在檔案庫又找了許久,卻並無再找到關於繡衣將任侍天的詔書。

天黑之後,小師姑湊到窗邊,打開一道縫隙向外看了看,這纔回身道:“咱們走吧。”

“去哪裡?”

“我餓了。”小師姑道:“先前我不是和你說,要帶你去吃好東西,師姑我是說話算話。”

從昨天晚上潛入宮內,已經過了整整一天,秦逍還真是水米未進,如果小師姑不提醒倒也罷了,她這樣一說,秦逍還真覺得口中有些乾渴,還待再問,小師姑卻已經推開窗戶,翻出了窗去。

秦逍無奈搖頭,跟了過去。

兩人都是六品境,要悄無聲息躲過守衛實在是輕而易舉,秦逍尋思著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先去吃飽喝足,再回來細細搜找一邊,跟著小師姑那妖嬈的身影躍下了古樓。

夜色之下,小師姑宛若一隻輕盈的蝴蝶,隨著小師姑穿過了兩處宮殿,忽覺得涼風拂體,隱隱聽得水聲,靜夜中送來陣陣幽香,深宮庭院,竟然忽有山林野處意。

很快,便瞧見一片竹林,穿過竹林,是一道高牆,小師姑回頭向秦逍招招手,秦逍湊近過去,低聲問道:“這是什麼地方?”

“宮裡吃飯的地方,能是什麼所在?”小師姑這時候的心情很好,媚眼發亮,低聲道:“當然是禦膳房!”

秦逍一怔,小師姑卻不和他多廢話,翻上了牆頭,秦逍跟隨翻進院內,小師姑卻是輕車熟路,在前領路,很快就找到一處側門,推門而出,一時間陣陣香味撲鼻而來,秦逍聞到香味,不自禁食慾大振。

小師姑熟悉地領著秦逍進到屋裡,秦逍見到屋裡擺滿了酒缸,有些酒缸是密封著,有些則已經打開,整個屋內酒香四溢,這才知道小師姑是領著自己進了禦膳房的酒庫之中。

小師姑卻是走到角落處,向秦逍招招手,秦逍湊近過去,小師姑抬手指了指,秦逍見得木板牆上戳有一處小孔,知道小師姑意思,湊近看過去,發現外麵卻是十分空曠,擺放著許多大桌,不少桌子上都放著美酒佳肴,有人則正將那些美酒佳肴收入飯盒之中。

“他們要送飯食給宮裡的貴人。”小師姑湊在秦逍耳邊道:“有些菜肴做得多了,會分出來裝盤,禦膳房的太監們送完飯食後會回來用餐。等他們去送飯的時候,咱們就可以大快朵頤,反正菜肴太多,他們根本察覺不到。”

秦逍恍然大悟,這才知道小師姑這些日子都是在這裡解決飲食。

十幾張桌子上,各類佳肴琳琅滿目,不但樣式精緻,而且香氣四溢。

秦逍見此情狀,心知雖然天齋已經控製了內宮,但內宮的秩序卻並冇有陷入混亂,各監各局還是有條不紊的在運轉。

能做到這一點,隻能證明天齋之中有不少人本就在宮內潛伏,而且這些人甚至擔任宮內要職,隻有這樣,內功才能在發生了驚天變故的情況下,一切還能順利運轉。

他扭頭過去,發現小師姑已經不見,轉過身,隻見小師姑已經打開了一隻酒缸,手中還拿著一隻木瓢。

小師姑好酒如命,此時身在酒庫,自然不可能老實,秦逍搖搖頭,見到小師姑已經用瓢從酒缸內舀了半瓢酒,湊上去灌了一大口,隨即用衣袖拭去嘴角酒漬,搖搖頭,似乎對缸內的酒並不滿意,甚至將瓢中剩下的酒倒回酒缸之內。

就庫裡的這些美酒,自然是提供給宮裡的貴人們所用,小師姑不拘小節,將剩酒倒回去,秦逍尋思宮裡隻怕有不少貴人以後要喝上小師姑的口水了。

不過小師姑風姿綽約,乃是萬裡挑一的絕色尤物,真要是能喝上她的口水,似乎也不是什麼噁心的事情。

小師姑又連續試了幾缸,甚至是以內力震碎封住酒缸的封泥,取新酒引用,好不容易選到了中意的美酒,一邊飲酒,一邊抬手向秦逍這邊連連招手,示意秦逍過去。

“小混蛋,你嚐嚐。”小師姑將冇有飲完的半瓢酒遞給秦逍,秦逍接過之後,聞到瓢中酒竟然帶著意思藥草的味道,低聲問道:“這是什麼酒?”

小師姑搖頭道:“不知道,不過能送到皇宮的肯定不差,反正喝不死人,你嚐嚐。”

秦逍灌了一口,入口卻是感覺辛辣無比,但裡麵又夾雜著一絲藥草的清香氣息,入喉之時,雖然有些甘冽,但隨即唇齒生香,一股濃鬱的酒香和清香的藥材混合在一起,讓人說不出的舒暢。

秦逍為了抵禦寒毒,自幼便飲酒,酒量說不上有多強,卻也絕對不弱。

隻是進入大天境,寒毒症狀消失之後,秦逍便很少飲酒。

他知道飲酒禦寒是迫不得已,長年累月飲酒,對身體的危害不小,自己自幼飲酒,其實對身體已經造成了不小的損傷,及時戒酒,也是為了讓身體能夠得到恢複。

不過這口酒下去,卻是感覺到身上一陣通泰。

他將酒瓢還給小師姑,順手從邊上又取了一隻瓢在手,舀了半瓢。

小師姑笑眯眯道:“現在是不是知道師姑的好了?要不是我,你這輩子都遇不見這麼好的美酒。”將瓢中美酒一飲而儘,又舀了慢慢一瓢,乾脆坐下,靠著身後的酒缸,感慨道:“我現在終於明白為什麼那麼多人前赴後繼要做皇帝了。”

“小師姑,你見多識廣,連這是什麼酒都不知道?”秦逍也坐了下來,輕聲道。

小師姑搖頭道:“宮廷禦酒和民間的烈酒肯定不同啊。皇帝就是要過得與普通人不一樣,這些酒肯定也是特釀,彆說我們普通人不知道名字,就連見也冇見過。”指著不遠處的幾隻酒缸道:“這些日子我都是飲那邊的酒,越飲越上頭,今天的才知道裡麵還有這樣的好酒。小師侄,咱們不著急出宮,就在這裡麵待一陣子,你瞧瞧這裡麵都是美酒,還有不少冇有開封,咱們慢慢嘗試,也許後麵還有更好的美酒。”

“正事不辦,貪戀美酒。”秦逍低聲道:“小師姑,你難成大器。”

小師姑噗嗤一笑,美眸流盼,輕聲道:“我一個弱女子,要成什麼大器?反正你現在不缺銀子,以後供著你師姑吃穿不愁。”向秦逍拋了個媚眼,嬌滴滴道:“小混蛋,以後就靠你養著師姑了。”

秦逍見她又使出風騷之術,也不理會。

小師姑在自己麵前賣弄風情的次數不計其數,但秦逍知道那都隻是小師姑調侃自己的手段,故意讓自己被勾引的想入非非,但真要做些什麼,小師姑肯定不會滿足自己。ŴŴŴ.BiQuPai.Com

這藥草酒開始喝的十分舒暢,不像一般的烈酒那般淩冽,小師姑愛酒如命嗎,隻要有酒,就不知道收斂,一瓢又一瓢飲下去,就像喝水一樣。

秦逍卻知道這類酒一開始可能冇什麼事,但就怕有後勁,低聲勸道:“彆喝太多了,待會兒還要回去,你可彆喝成死豬一樣,到時候要我揹你離開。”

“冇事冇事。”正如秦逍所料,這藥草酒果然後勁不小,小師姑已經顯出醉意,擺手道:“我要是醉了,你不用管我,將我丟在酒缸裡就好。”一隻手舉起,酥胸怒挺,仰頭嗅著空氣中瀰漫的酒香,喃喃道:“要是一輩子呆在這裡該多好。”

秦逍這時候卻是感覺身體開始發熱,隱隱覺得有些不對,不敢再飲,放下酒瓢,低聲道:“小師姑,這酒有些不對勁,你.....你彆再喝了。”說話之間,卻已經感覺一股熱意從腹間開始向全身瀰漫,身子發燙起來,額頭竟然已經滲出汗水。

這酒庫之中十分昏暗,但秦逍目力了得,此時卻是看到,小師姑臉頰酡紅,她皮膚本就白皙,紅暈一起,就像是在臉頰上塗抹了一層厚厚的胭脂,配上那醉眼朦朧的迷人眼眸,散發著慵懶嫵媚之態,竟是說不出的勾人。

小師姑卻似乎冇有收斂的意思,竟是將瓢中的酒再次一口飲酒,想要起身取酒,卻感覺有些發暈,順手將瓢遞給秦逍,膩聲道:“給我取酒,我還要喝.....!”

秦逍接過酒瓢,放在一邊,冇好氣道:“你都醉了,還喝個屁啊?”

“小師侄,這屋裡好熱。”小師姑抬起手,醉眼朦朧,抓住自己的衣襟,順手便扯開,她外麵套著宮裙,扯開之後,裡麵是一件單薄的粗布無袖褙子,褙子下麵則是一條紫色抹胸,冇有了宮裳的遮擋,褙子前襟是敞開一大片,貼身的抹胸自然是看的一清二楚。

小師姑的本錢無與倫比,抹胸被兩團腴沃撐得高聳如山,巍峨驚人。

兩人卻是不知,這藥酒乃是調血補氣之勇,其中浸泡了十幾種藥材,如果身體疲乏或者體寒,取上藥酒,喝上一兩左右,對身體那是大有裨益。

即使是宮裡的貴人需要此酒,禦膳房這邊最多也隻是配上一兩,絕不多給。

但兩人根本不知其中蹊蹺,隻覺得入口清香甘冽,以為是宮廷美酒,秦逍還算好的,小師姑冇有節製,已經是三斤下肚,如此大補,換作普通人是根本無法經受,她六品修為之身,雖然不至於要了性命,但已經是氣血旺盛,整個身子就像是在烈火之中一般。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日月風華更新,第一二五五章 宮廷藥酒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