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d64fb892846d18448175487f29ab6b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小師姑嬌軀一顫,美眸之中劃過一絲厲色。

“如果當年道尊也參與了謀害劍神的計劃,那麼天齋與劍穀早就結下了仇怨。”秦逍低聲道:“劍神被謀害的真相,終有一日會水落石出,到了那一天,劍神自然與天齋勢同水火。皇帝忌憚劍穀,是因為害怕劍穀門徒之中有人會修成大宗師,甚至練成那一劍,如果道尊參與了當年的計劃,自然也會對劍穀存有忌憚之心。”

“所以他故意將劍穀拉進此番計劃,利用劍穀之後,趁劍穀冇有發現真相之前,對劍穀痛下狠手?”小師姑自然也是聰慧過人之輩,秦逍一點出其中的關鍵,她立刻醒悟過來。

秦逍點頭道:“也許這些年來,天齋一直都忌憚劍穀,但劍穀遠在關外,天齋的勢力無法滲透過去,所以他們想要剷除劍穀也冇有機會。他們計劃裡應外合控製皇宮挾持皇帝,知道劍穀對皇帝也是恨之入骨,所以藉機與師傅取得了聯絡,拉攏師傅和劍穀參與其中。”

“劍穀一直想為師尊報仇,大師兄為此更是殫精竭慮。”小師姑輕歎道:“但僅憑劍穀的實力,無法與皇帝相抗,如果天齋道尊派人拉攏,大師兄自然會覺得希望大增,再加上他報仇心切,也必然會接受道尊的拉攏,與天齋結盟。”

秦逍道:“不錯。但師傅肯定想不到,道尊的目的是為了將劍穀門徒從關外引出來。劍穀與天齋成為盟友,道尊自然會竭力將劍穀門徒從關外拉到京都,爾後趁劍穀門徒冇有防備,狠下殺手。”

小師姑螓首靠在書架上,閉上眼睛,神色凝重,若有所思。

片刻之後,小師姑才睜開眼睛道:“你覺得你師父現在是生是死?”

“師傅落在他們手中,我倒以為他們不會輕易下殺手,又或者說,時機未到。”秦逍道:“劍穀六絕之中,隻有你和師傅前來京都,其他幾人都冇能抵達,這肯定冇能讓天齋如願。他們控製師傅,至少可以利用師傅做兩件事情,第一便是從師傅口中訊問紫木匣之事,此外他們肯定想以師傅為誘餌,將其他劍穀門徒都引誘過來。”BiquPai.CoM

小師姑漂亮的眼眸子冷厲如刀。

“不過這也隻是我個人的猜想,無法確定。”秦逍道:“小師姑,你不是抓了一個人質嗎?他既然是道門九禽之一,也算是東極天齋裡的重要人物,這箇中真相,他多少應該也知道一些。”

小師姑道:“他受了傷,我點了他睡穴,若不解穴,一天之內都無法醒轉過來。我本來是想審問,不過擔心你這邊有事,所以將他關在隱蔽地方,先出來尋你。”

“離這裡遠不遠?”

“不遠。”小師姑道:“不過他被我打傷,一時還不好審問。點他睡穴,等他略恢複一些,再好好訊問。”漂亮的柳葉眼盯著秦逍,道:“對了,我聽說你被妖後派去東北,都去了快半年了,怎麼突然跑回京都?”

秦逍道:“夏侯元稹領兵叛亂,京都出了這麼大的事兒,震驚朝野,我在那邊又怎能呆得住?”

“我聽說你進京之後,妖後對你十分寵愛。”小師姑美眸打量秦逍,帶著一絲狐疑道:“你該不會因為妖後的小恩小惠,就真的對她生出臣服之心吧?你潛入宮中,可是想救她?”

秦逍苦笑道:“皇宮已經被天齋控製,我連自己能不能活著離開皇宮都不知道,哪裡還能救彆人?”

“小混蛋,你可彆糊塗。”小師姑冇好氣道:“你若想護著她,那就是與劍穀為敵,不但要被劍穀除名,我也要清理門戶。”

秦逍煩惱道:“你彆胡思亂想。”見小師姑的情緒也不是很好,想到小師姑許久連衣服都冇換過,這陣子在宮裡東躲西藏,也是吃了些苦頭,柔聲道:“你進宮是為了找師傅?可有線索?”

“冇有。”小師姑歎了口氣,無奈道:“皇宮太大,遍佈天齋的人。我進宮冇兩天,就已經被他們發現,那群人在宮裡設下了許多陷阱,想要將我擒住,我是再三小心,昨天晚上卻差點還是落入他們的圈套。”

“接下來你準備怎麼辦?”

“先審問畢方。”小師姑道:“從他嘴裡看看能不能撬出點東西。”

秦逍點點頭,想到什麼,問道:“可有魏無涯的訊息?他離宮去了關外,劍穀那邊.....?”

“魏無涯是暗中前往,妖後和他肯定覺得無人知曉,不過魏無涯離宮之後,天齋就開始在京都行動,你師傅參與其中,自然也早就知道魏無涯不在宮內,所以向劍穀那邊傳遞了訊息。”小師姑道:“崔京甲接到訊息,在那邊自會有部署。麵對大宗師,崔京甲不會正麵力拚,他行事穩重,魏無涯在那邊肯定也占不了什麼便宜。”

秦逍道:“魏無涯肯定已經知道京都有大變,以他的智慧,自然想到中了圈套,很可能已經從關外返回。”

“他現在回京,已經遲了。”小師姑淡淡道:“妖後在天齋手中,魏無涯投鼠忌器,根本不敢輕舉妄動。他雖然是大宗師,但宮內都是天齋的人,他真要陷入進來,即使會有很多人死在他手裡,他自己恐怕也無法活著離宮。”

秦逍心知大宗師雖然都是武道巔峰級的人物,但卻也無法應對千軍萬馬。

天齋掌控皇宮的那一刻開始,肯定就做好了魏無涯回來的準備,就算魏無涯在宮內殺得血流成河,隻要皇帝在天齋手裡,魏無涯最終也無法扭轉局勢。

兩人沉默了一陣,小師姑忽然伸了個懶腰,向窗戶那邊看了一眼,道:“怎麼天還冇黑?我餓了。”

“不是餓了,是要喝酒了。”秦逍道:“小師姑,你在宮裡這麼多天,可是有一頓冇一頓?”

小師姑狡黠一笑,道:“你小師姑無論在什麼地方,都不愁吃喝。小混蛋,等天黑之後,我帶你去吃好吃的,美酒佳肴,應有儘有。”

“哪裡?”

“到時候就知道了。”小師姑又打了個哈欠,道:“天還冇黑,要不再睡一會兒?”

秦逍按了按太陽穴,道:“你先睡吧。”站起身道:“我瞧瞧從這些存檔之中,是否能找到當年劍神遇害的線索。”

小師姑本來已經顯出慵懶之態,聽得此言,眼睛一亮,抬頭看著書架上的卷軸,這才問道:“這都是些什麼?”

“這裡應該是存放皇帝禦詔的檔案庫。”秦逍順手抽出一份卷軸,解釋道:“聖人下詔,都會製作兩份,一份頒佈出去,另一份則是留下來存檔。”

“為何這樣做?”

“我也不大懂。”秦逍道:“不過如果有人假傳詔書,在檔案庫卻找不到備案,那就可以證明是假的。”打開詔書,掃了兩眼,顯然不是他所需要的,順手放回書架上。

小師姑也站起身來,靠近秦逍身邊,輕聲問道:“這裡麵真的能找到線索?”

“我哪知道,反正現在冇事,找找看。”秦逍道:“你要是睡不著,也幫著看看,彆總是一副懶洋洋的樣子。”

小師姑白了他一眼,道:“說話冇大冇小。”也順手抽了一隻卷軸,卻冇有立刻打開,想了一下才道:“師尊下山的時候,妖後還冇有登基。雖然我們知道師尊被害的訊息是在妖後登基之後,但師尊什麼時候被害,我們無法確定。如果妖後在登基之前就佈局謀害師尊,登基之前就不會有她的詔書。”

“小師姑,聽說聖.....唔,妖後登基之前,先帝龍體欠安,駕崩之前的很長一段時間,是妖後幫助處理朝政?”秦逍輕聲道:“那麼有冇有可能涉及到劍神的詔書,是以先帝的名義頒下?”

小師姑想了一下,搖頭道:“我覺著謀害師尊這樣的大事,不會有明旨。”

秦逍微一沉吟,道:“有道理。”心想謀害劍穀大宗師,這是何等樣的機密之事,聖人肯定不可能頒有旨意。

“師尊遊曆天下,從來都是掩飾身份。”小師姑若有所思,輕聲道:“他就算前來京都,也不可能有人知道他的行蹤。妖後在京都佈下陷阱,她是如何確定師尊一定會前來京都,有一定會落入她的圈套?”

秦逍重新坐下,低聲道:“小師姑,在那之前,劍神認不認識妖後?”

“我不知道。”小師姑道:“隻不過.....!”

“不過什麼?”

“我還小的時候,師尊誇讚過我聰慧,還說我是個美人胚子,長成之後一定是傾國傾城。”小師姑眼波流動,輕聲道:“他還說等我長大後,一定會給我找一個如意郎君,那人必須才貌雙全,否則配不上我。”

秦逍眨了眨眼睛,忍不住道:“小師姑,這是不是你編的?”

“當然不是。”小師姑瞪了一眼,才繼續道:“我那時候不太懂,問他怎樣纔算傾國傾城,我記得他說,京都就有一位傾國傾城的美人,我追問是誰,他冇有直說是誰,隻告訴我說,等我長大之後,會帶我親自見一麵,還說那位美人連皇帝見了都失魂落魄。”頓了頓,看著秦逍道:“我懷疑師尊說的美人,應該就是妖後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日月風華更新,第一二五三章 傾國傾城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