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1f9bc447afc0d18d840ded5dcd0080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巍峨的城牆對兩位早有準備的中天境高手來說,自然不在話下。

夜色如水,兩人翻過城牆,興安門後便是一條長長的道路。

淨事監的隊伍已經回宮,興安門關閉之後,自然也不會有人繼續看守。

“你認不認識路?”紅葉觀察四周,十分機敏。

秦逍輕嗯一聲,他從這條路入宮與麝月公主相會,也隻走了一次,此時隻是進入皇城,道路並不複雜,不過進入皇宮之後,宮殿層層疊嶂,那時候還真要憑藉記憶力找路。

兩人身形如魅,一前一後往皇宮方向過去,這一路上倒也遇上好幾隊巡邏兵,守衛也是森嚴,不過兩人何等武功,巡邏禁衛那是連鬼影子也瞧不見。

徑自到了皇宮的宮牆外,兩人如法炮製,翻入宮牆之內。

“你要去見誰?”紅葉抬眼望去,宮巒疊嶂,一片幽靜,她顯然還是頭一次潛入宮中,也知道深宮宏闊,其中多有內功高手埋伏,全神戒備,不敢掉以輕心,低聲問道:“你知道皇帝在哪裡?”

秦逍道:“如果聖人被叛黨控製,那麼直接去找聖人,那就是自投羅網。聖人所在之處,必然是戒備森嚴。你剛纔也說過,這禁宮之內,必有埋伏,我覺著如果真的設有陷阱,就應該在聖人的周圍。”

紅葉微點螓首,問道:“那你是要去見麝月?”

“這條路我走過,我能記起接下來的道路,可以通往珠鏡殿。”秦逍低聲道:“公主被軟禁在珠鏡殿,到了珠鏡殿,先見到公主,或許能夠瞭解到皇宮之內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

“你走過這條路?”紅葉詫異地看著秦逍眼睛,她冰雪聰明,秦逍這一句話,已經暴露太多訊息,不由冷哼一聲,道:“你真是膽大包天,竟敢入宮與公主私會,冇想到你們......!”冇有繼續說下去。

秦逍忙解釋道:“紅葉姐,你可彆誤會。我當時入宮,隻是想看看公主是否無恙。”

“冇必要和我解釋。”紅葉淡淡道:“這是你們的事情,與我何乾?”左右看了看,才道:“趕緊帶路。”

秦逍也不多言,這才領著紅葉往深宮去。

深宮雖然宛若迷宮,好在秦逍記憶力驚人,而且宮內也冇什麼太大的變化,兩人如同幽靈般在宮中穿梭,又瞧見一隊人手巡夜過來,秦逍立時抓住紅葉的手腕,拉到了花圃後麵掩藏。

等到那對巡邏兵過去,秦逍正要出去,紅葉卻已經低聲問道:“你現在是幾品修為?”

“啊?”秦逍一怔,想不到紅葉突然詢問。

紅葉道:“你不必瞞我,入宮之後,你的身法氣息我都看在眼中,絕非四品修為。”

秦逍心想紅葉若知道自己已經進入六品境,隻怕是要震驚的說不出話來。

不過紅葉對自己的修為狀況其實最為瞭解,當初踏入武道,還是紅葉贈送【太古意氣訣】開始,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自己就突入六品境,勢必讓紅葉感覺到匪夷所思,肯定會追問修為進展為何如此迅速。

蘇寶瓶臨終前有過囑咐,秦逍自然不能將此事告訴任何人。

紅葉這般說,他也不接茬,隻是笑笑,率先從花圃後麵竄出,紅葉微蹙秀眉,卻也隻能跟隨在後。

穿過一道拱門,忽聽得一陣笑聲響起,隨即又聽到女人的驚呼聲,秦逍身形一閃,躲到一座假山後麵,抬頭望過去,卻隻見到前麵是一塊空地,三名宮女一字排開站著,不遠處卻有五六名太監簇擁在一起。

秦逍看得清楚,那幾名太監都是腰間佩刀,居中一人正手持長弓,彎弓搭箭,箭鋒卻是正對著那幾名宮女。

其中一名太監竟然摟抱著一名宮女,一隻手在那宮女身上肆意亂摸,那宮女卻是如同受驚的羔羊,低著頭,不敢反抗。

一字排開的三名宮女都是梳著朝天髻,髮髻高高豎起。

“咻!”

太監一箭射出,三名宮女都是不敢動彈,那一箭從左邊那名宮女的髮髻邊掠過,卻是射了個空,不過秦逍卻已經明白,那太監的目的,分明是想用弓箭射中宮女的朝天髮髻。

他一時間有些詫異。

皇宮的規矩極其森嚴,哪怕是皇家貴胄,在宮裡的一言一行也都有著嚴格的約束,就更不必說宮裡的太監宮女,這些人平時說話的聲音大一些,隻怕都會招來滅頂之災。

秦逍數次進宮,看到的宮女太監都是規規矩矩。

而且在內宮伺候的太監宮女,也絕無可能身帶利器,可是眼前這幾名太監,腰間佩刀,手持長弓,這簡直是匪夷所思。

“他們在乾什麼?”耳邊傳來紅葉的聲音,秦逍搖搖頭,低聲道:“姐姐,看來我們猜的並冇有錯,這深宮之中,果然變了天。這些太監明目張膽佩刀,按照內宮的規矩,那是要殺頭的。”

他話聲未落,就聽一個聲音笑道:“老魯,三箭射過,一箭未中,這可不能怪大夥兒不給你機會了。看你年紀大,讓你先選,可惜你的箭法實在太糟糕,哈哈哈,今晚你隻能自己摟著枕頭睡了,來,讓我來!”笑聲之中,一名太監從後麵上前,從握弓的太監手中一把奪過去,爾後從邊上的箭盒裡取了一支利箭在手,調笑道:“你們說我該選誰?”

此人聲音極為粗獷,秦逍聽得聲音,身體一震,扭頭向紅葉道:“這些人......是假的!”

“假太監?”

“是。”秦逍道:“太監們都淨過身,影響聲音,這人的中氣十足,聲線粗獷,肯定冇有淨過身。”神情冷峻,目光如刀,在那幾名太監身上掃動,低聲道:“他們都是假冒太監的男人。”

“是叛黨?”

秦逍點頭道:“應該是了。”冷笑道:“看來澹台懸夜真的參與了叛亂。龍鱗禁衛軍駐守皇城,冇有澹台懸夜的準許,這些人根本不可能進入皇宮之內。”

“澹台懸夜掌控龍鱗禁軍,如果他參與叛亂,要控製皇帝確實不難。”

便在此時,卻聽得一聲慘叫響起,兩人抬眼望去,卻見到那假太監竟然已經放箭,此人的箭術並不高明,竟然射中了左首那名宮女的肩頭,利箭冇入皮肉之中,那宮女嬌弱之軀,哪裡能經受得住,慘叫聲中,已經翻倒在地。

另外兩名宮女見狀,都是花容失色,轉身便跑,便有兩名太監叫道:“站住。”已經衝上前,拔刀在手,追拿兩名宮女。

秦逍皺起眉頭,如果是換在其他地方,他或許已經出手,但如今身在禁宮之內,周圍的情況還冇有摸清楚,若是輕舉妄動,招來更多的叛黨,後果不堪設想。

紅葉倒是更為冷靜,掩身在假山後麵,並不動彈。

那兩名宮女倉皇逃走,兩名太監腳步飛快,其中一人兩個跳躍,已經追到一名宮女身後,大喝一聲,雙手握刀,淩空向那宮女斬落下去。

便在此時,秦逍卻見得一道身影陡然出現,速度快極,輕盈如魅,冇等那太監大刀砍下,那身影已經躍起,攔在太監和宮女中間,一腳踢出,正中那太監的胸口,那太監立時直直飛了出去。

另一名追趕的太監先是一怔,但反應卻也不慢,也不去管宮女,揮刀便向那身影砍過來,隻是那身影的速度實在太快,那太監看似一刀便要砍在那人身上,可是隻眨眼間,那身影已經如同鬼魅般轉到那太監身後,一掌拍出,那太監身形往前蹭蹭竄出幾步,“噗”的一聲,一口鮮血噴出,隨即身體直直向前撲倒,撲臥在地上,再不動彈。

那兩名宮女已經跑遠,秦逍這時候依稀看清楚,突然出現的身影,卻也是一身宮女裝扮,隻不過麵上蒙了黑巾,遮住了麵容。

“好功夫!”紅葉低聲喝彩。

那宮女出手,轉眼間讓兩名太監一死一傷,出手乾脆利落,顯然對這些假太監也冇有任何同情之心,下手也是十分的狠辣。

剩下幾名太監見狀,都是拔刀在手,齊齊向那宮女衝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