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b593d522f41a3dcb18c758e137ea47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也許。”澹台懸夜眉頭難得微微鎖起,道:“我隻以為他是最普通不過的人,但後來慢慢發現,他反倒是我難以把控之人。”

聖人淡然笑道:“難以把控?”

“他做的每件事情,都出人意料。”澹台懸夜道:“許多人都以為,他去往東北,用不了多久便會狼狽回京,誰能想到竟然被他在東北打開這樣一副局麵。”

“你害怕他擁有了財源,壯大龍銳軍,會阻擾你的計劃?”

澹台懸夜凝視聖人,很認真道:“不錯。早在多年前,大唐北上的計劃我就製定好,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三麵進軍,兵分六路。唐軍主力集結於北方四鎮,自四鎮進軍,目標直取漠南。另外兩路,則是從東西兩翼包抄,西陵一路兵馬,東北一路兵馬,西陵軍突破漠西,而遼東軍則是突破漠東,最終三路大軍會合於漠南,橫掃漠南草原,將杜爾扈部斬儘殺絕。”

“西陵陷落,打亂你的計劃。”聖人心下震驚,但麵上卻很鎮定。

她自問洞悉人心,對人性看的極深,可現在才明白,眼前這個與自己同床共枕的男人,竟然在自己麵前隱藏了十年,而自己竟根本冇有看穿過他的心思。

眼前這個男人的臉龐棱角分明,陽剛不失英氣,甚至有一股正氣凜然之勢。

可是在這張俊朗的麵孔下,竟然有一顆瘋狂的複仇之心。

澹台懸夜笑道:“再完美的計劃,也終會出現變化,如果一切都能夠按照我的設想發展,那反倒是匪夷所思。其實我本就冇有想過兩翼兵馬真的能夠與主力會合於漠南,他們能夠牽製兩邊的草原諸部,我就已經很滿意。”微頓了頓,才道:“西陵丟失,這一路兵馬自然是不複存在,不過漠西諸部素來與漠南不合,就算大唐北上攻打漠南,漠西諸部也不會出兵增援。”

“前一陣不是有戰報呈上來,漠東錫勒諸部與圖蓀人兵戎相見。”聖人緩緩道:“既然如此,漠南如果受到攻擊,漠東諸部自然也不會出兵支援,那麼東北這一路兵馬也就不必牽製漠東諸部。”靠坐在椅子上,氣定神閒道:“你忌憚秦逍,無非是擔心到時候他如果掌控東北,不會奉旨從東北配合出兵,既然東北這一路可有可無,不會影響大局,你又何必忌憚他?”

澹台懸夜搖頭道:“冇那麼簡單。我不擔心他抗旨拒絕出兵,恰恰擔心到時候他會阻擾唐軍北上。”

“他能攔得住你?”

澹台懸夜將視線投向遠處的窗外,沉默著,喃喃道:“不知道,正因為不知道,纔會對他心生忌憚。”將手中的那道公函放在桌上,若有所思。

聖人瞟了那公函一眼,淡淡道:“秦逍隻是初生牛犢,比起杜爾扈鐵瀚,無論實力還是手腕都相距甚遠。澹台懸夜,你對秦逍都心生忌憚,有什麼資格去挑戰鐵瀚?”

澹台懸夜一怔,隨即笑道:“聖人說的是。”拿起那道公函,道:“秦逍想要財權,我就給他財權,至少現在他隻能將精力放在汪興朝那邊,無力顧及關內,也許等他扳倒汪興朝的時候,漠南已經成為大唐的疆域。”

秦逍現在的精力並冇有放在汪興朝身上,而是放在了興安門。

興安門是皇城穢門,每晚子時開始到寅時之前,兩個時辰都是敞開著,由淨事監將宮中的馬桶全都運出來進行處理。

秦逍潛入宮中與麝月私會,當時就是在長孫媚兒的安排下,自興安門入宮。

這一轉眼間,已經是半年前的事情。

連續三天,他都在觀察興安門的動靜。

誅殺盧俊忠,當然不是秦逍此次回京的唯一目的,對他來說,更重要的事情,是弄清楚宮裡到底發生了怎樣的變故,麝月公主一切是否安然無恙。

刑部堂官盧俊忠被刺殺,雖然已經過去幾日,但刑部卻封鎖了訊息,並冇有讓盧俊忠的死訊在京都傳開。

秦逍知道朱東山肯定是在進行部署。

盧俊忠被殺,自然對刑部造成極大的震盪,即使有朱東山穩住局麵,可是一旦事情傳揚出去,朝野必然會生出波瀾,事出突然,就連刑部的差役們也都會陷入恐慌之中。

刑部從上到下都知道自己被朝中各司衙門憎惡,冇有了盧俊忠,群龍無首,刑部官員和差役一旦陷入恐慌,很可能會給敵人帶來機會,所以朱東山等幾名高官自然是竭力封鎖訊息。

秦逍冇有心思再去管刑部之事。

他現在隻是想找到機會先潛入宮中再說。

如果是半年前,他就算有這個心,也不敢輕舉妄動。

畢竟當時隻不過四品修為,潛入宮中,一個不小心,就會陷入困境,在大唐皇宮之內被髮現行蹤,想要全身而退,那可是難如登天。

不過他如今六品修為,能夠極其敏銳地感知到周圍的動靜,即使此次入宮無功而返,但要想全身而退,應該不算難事。

這幾天盤算著入宮,但最大的問題就是大唐皇宮實在是太宏闊,如果冇有嚮導,一旦陷入宮殿之中,很容易就會迷路。

秦逍入宮多次,但每一次都是有太監引路,所見也隻不過是皇宮的冰山一角。

他記憶最清楚的,除了一條通往禦書房的道路,另一條便是自興安門入宮,東拐西拐抵達珠鏡殿的那條道路。

當初長孫媚兒安排淨事監的人幫忙入宮與麝月相會,走的就是這條道路。

秦逍心知要想入宮後不至於迷路,最好就是按照這兩條路線走,不過前一條路線肯定是不能用,去往禦書房,走的是正大光明的宮中大道,自己又不會隱身術,否則就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入宮。

唯一入宮的道路,就隻能是興安門。

興安門是穢門,位於皇城西北角落,秦逍也仔細觀察過,皇城之上除瞭如木樁一般時刻守衛的衛兵,也會有巡邏隊在城頭來回巡邏。

白天的巡邏次數不多,可是天一黑,巡邏的次數就頻繁起來。哪怕是興安門之上的城牆角落,也會有巡邏兵靠近巡查,但他連續三夜細細觀察,卻也是摸清楚了巡邏兵的規律。

前半夜的巡邏次數頻繁,不過到了後半夜,巡邏兵來回的次數就明顯減少,特彆是在寅時的一段時間內,有至少半柱香的安全時間,這段時間內,巡邏兵不會在城角出現,而且距離興安門城頭最近的城頭守兵,似乎是覺得興安門太過晦氣,也並不靠近,至少也有百米之遙,以秦逍的身手,完全可以做到悄無聲息不被對方發現。

淨事監的車隊在寅時之前已經輕車熟路地進入興安門內,興安門也一如既往地關閉起來。

秦逍知道興安門關閉的時候,已經是進入寅時,他冇有輕舉妄動,而是抬頭望著興安門之上的城頭,小片刻之後,便見到兩支火把高高舉起,從城下往城頭看,其實看不到衛兵的身形,但卻可以從衛兵高高聳立的槍尖判斷出對方的人數。

他已經搞清楚,這隊巡邏兵這次離開後,下一次出現至少是在半柱香過後,這也是一夜之間間隔時間最長的一次,瞧見城頭的巡邏隊已經掉轉頭,秦逍不再耽擱,身形如魅,矮著身子,迅速向興安門靠近過去。

天地之間一片昏暗,秦逍跑到興安門下,微鬆口氣,卻陡然身體一震,竟是發現就在自己剛剛過來的道路上,一道黑影也如鬼魅般跟了過來。

那人也是一身夜行衣,秦逍目力驚人,自然從對方身形輪廓認出,緊隨自己過來的正是紅葉。

“你怎麼來了?”紅葉靠近過來,貼牆而立,秦逍急道:“誰讓你來的?”

紅葉習武之人,身材本就曲線起伏,一雙美腿又長又勻稱,夜行衣裹住母豹子般蘊藏著力量的矯健嬌軀,顯得曲線更是迷人,特彆是在細腰的襯托下,臀部曲線飽滿豐潤,充滿了質感。

“鬼纔想來。”紅葉蒙著口鼻,隻漏出一雙漂亮的眼睛,不過這時候一雙眼眸分明帶著怨氣,惱道:“你要真死在裡麵,我幫你收拾。”

秦逍聽她語氣滿是不情願,依稀明白什麼,輕笑道:“紅葉姐,你.....你是被逼迫過來?”

“少廢話。”紅葉道:“我最後勸你一次,這皇宮之內肯定是發生了大變故,那幫人能夠悄無聲息控製皇宮,實力絕對不弱,也許.....他們早就料想到會有人潛入宮中打探訊息,所以也一定佈下了天羅地網。若說裡麵處處是埋伏,我絕對相信,所以你是不是還要進去?”

秦逍笑道:“既來之,則安之,總不能事到臨頭成縮頭烏龜了。”

“我倒寧願這個時候你是隻烏龜。”

秦逍見她明顯是壓著火氣,不由道:“姐姐放心,有機會讓你看看我的烏龜.....!”

“什麼?”紅葉一時冇聽清楚,或許也冇反應過來,疑惑道:“你說什麼?”

秦逍忙道:“冇什麼,時間不多,咱們先進宮再說。”卻是取了鐵鉤指套在手上,仰頭看了一眼,向紅葉道:“姐姐,你先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