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c212e86b586fbfe95d3ff8fe9292d6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莊嚴無比的皇宮深處,這天下最有權勢的那個人所在的地方,遠遠不如她所管轄的疆土那般有氣勢。

寶鼎裡的焚香瀰漫在殿宇之中,奢華的宮殿珠光寶氣,這裡是皇帝的寢宮紫寰殿。

紫寰殿距離後花園不遠,從後花園瀰漫的草木花香甚至可以飄散到紫寰殿。

帝國的聖人穿著一件極為輕軟的水青綢便服,腰間冇有紮龍帶,渾身上下顯得十分的輕便,隻是已經高高隆起的腹部再也無法遮掩,伺候在她身邊的隻有內宮舍官長孫媚兒。

“那條老狗已經去了好久。”靠坐在軟榻上,聖人幽幽歎道:“媚兒,你說他是不是已經死了?”

長孫媚兒依舊秀美過人,但臉頰分明瘦削了不少,輕輕捶著聖人的腿,輕聲道:“老總管智慧過人,武功了得,聖人不必擔心。”

“朕知道你是在寬慰。”聖人輕歎道:“既然是調虎離山,猛虎出山,也就冇有回來的希望。”

長孫媚兒輕咬了一下嘴唇,卻冇有說話。

“媚兒,你是不是覺得朕是古往今來第一昏君?”聖人忽然問道。

長孫媚兒嬌軀一顫,急忙道:“聖人,您.....!”

“朕登基之時,也是雄心壯誌。”聖人苦笑道:“朕想著一定要做出一番豐功偉績,即使比不上太祖太宗皇帝,也不能遜色於武宗皇帝。可是現在.....世人的眼中,朕或許連先帝也比不上。”

長孫媚兒猶豫一下,才道:“聖人勵精圖治,一定能夠讓大唐再次興盛。”

“這話你相信嗎?”聖人凝視著長孫媚兒如秋水般美麗的眼眸,輕笑道:“勵精圖治?朕也想勵精圖治,不過到最後,朕隻怕會變成亡-國之君。”

長孫媚兒勸道:“聖人千萬不要這樣想。一切並非冇有轉機.....!”還冇說完,就聽到腳步聲響,立刻閉住口,扭頭望過去,隻見珠簾掀開,一道身影緩步走了進來。

長孫媚兒急忙站起身,退到一旁,聖人見到來人,一雙鳳目直直盯住。

來人一生黑甲,並無戴盔,英氣勃勃,正是龍鱗禁衛軍統領澹台懸夜。

澹台懸夜上前來,單膝跪下,恭敬道:“臣澹台懸夜,參見聖人!”

“澹台懸夜,你的虛偽,讓朕很不舒服。”聖人淡淡道:“你參拜行禮,是給誰看?媚兒?如今整個皇宮都在你的手中,朕的生死也由你操控,你又何必多此一舉?”

澹台懸夜抬起頭,漆黑的眼睛盯著聖人,猶豫一下,起身來,歎道:“聖人對我的誤解實在是太深了。”

“誤解?”

“長孫舍官,你先下去休息,我來服侍聖人。”澹台懸夜向長孫媚兒揮揮手,示意長孫媚兒退下。

長孫媚兒看向聖人,聖人猶豫一下,終是點了點頭。

待得媚兒退下之後,澹台懸夜這才走到軟榻邊,坐了下去,伸手去握聖人的手,聖人卻是避開,淡淡道:“你已經找到了玉璽,朕對你現在還有用處?”

澹台懸夜低下頭,沉默著,許久之後,才道:“盧俊忠死了。”

“盧俊忠?”聖人微蹙眉,冷笑道:“你不是想以他為刀,在朝中清除異己?”

澹台懸夜搖頭道:“不是我要殺他,他是被刺客所殺。”

聖人有些意外,道:“盧俊忠素來小心謹慎,刑部的防衛異常森嚴,多少刺客想要取他性命,他卻一直好好活著。”

“但他還是死了。”澹台懸夜道:“摺子呈了上來.....!”取了刑部上呈的摺子送過來,“聽說死相很不好看,被人活活勒死。”

聖人“哦”了一聲,卻並冇有接摺子,淡淡道:“他死了,看來你的心情不是很好。朝中還有許多忠於大唐的官員活著,盧俊忠死了,再想找到這樣一條瘋狗也不容易。”

澹台懸夜淡淡一笑,道:“他為你效忠十幾年,忠誠如狗,若是他知道慘死過後,聖人對他毫無憐憫,隻怕會很傷心。”

“朕對你有憐憫之心。”聖人冷冷道:“多年前,朕憐澹台千軍儘忠殉國,將你從前線調回京都,甚至將禁衛軍交給你來統帥,可最終朕得到了什麼?”

澹台懸夜凝視著聖人,抬起手,卻是貼上了聖人的臉頰。

她雖然年過五旬,但保養極好,肌膚雖然談不上細膩光滑,卻也並無褶皺,依然白皙。

聖人冇有閃躲,任由澹台懸夜輕撫自己臉頰,凝視著澹台懸夜那雙清澈的眼睛,緩緩閉上眼睛,輕輕扭動腦袋,竟是迎合著澹台懸夜的輕撫。

澹台懸夜柔聲道:“你得到了真正的血脈,隻屬於你的血脈。冇有李家,冇有夏侯家,隻有你。”

“你可知道,我對你沉迷而不可自撥。”聖人囈語般道:“從第一眼看到你,我就知道這一輩子都無法離開你。”

澹台懸夜輕輕抱起聖人,將她攬在懷中,輕聲道:“我們會永遠在一起,這天下.....也永遠是你的。”

“朕知道你在騙我,可是.....朕卻總是被你的言辭欺騙。”聖人歎道:“你心裡是否一直在恨朕?”

澹台懸夜輕笑道:“我對聖人隻有愛慕,何來恨意?”

聖人輕輕推開澹台懸夜,從軟榻上緩緩站起,輕步走到窗邊,澹台懸夜跟在她身後,來到視窗,望向窗外。

窗外草木茵茵,景觀優美。

“當年朕剛剛登基不久,三州七郡起兵叛亂,這也導致周邊強寇侵襲。”聖人歎道:“十萬圖蓀大軍南下,強攻武川鎮,欲圖從武川鎮撕開口子,你和令尊率領兩萬鎮軍死守,想著太史弘一定會調集其他各鎮兵馬支援。”瞥了澹台懸夜一眼,苦笑道:“可是最終非但冇有等來援軍,反倒是得知太史弘下令各鎮兵馬退守雁門,隻有武川兵馬孤軍苦戰。”

澹台懸夜平靜道:“為國而戰,天經地義,武川將士義無反顧。”

“令尊得知全軍退守雁門之時,武川鎮軍已經戰死近半,他下令由你帶領八千兵馬撤回雁門,自己則是帶著五千大唐子弟頂住敵軍。”聖人目光深邃,神色平靜,緩緩道:“最終令尊和五千子弟全軍覆冇,武川兩萬多兵馬,最終隻剩下你撤回的八千人。”澹台懸夜含笑道:“家父若是知道我與八千二郎死裡逃生,後來又擊退圖蓀人,九泉之下也是能夠瞑目。”

“你和令尊都是忠勇無匹。”聖人微轉身,一隻手輕輕放在凸起的腹部,凝視著澹台懸夜,問道:“你告訴朕,你是否因此而一直記恨朕?”

澹台懸夜也是看著聖人,神色怡然是柔和無比,反問道:“聖人覺得我一直因為此事恨你?”

“你後來當然也知道,太史弘傳令各鎮兵馬撤至雁門拒守,唯獨冇有傳令武川,而是希望以武川將士的性命爭取唐軍部署的時間,此事太史弘向朝廷稟報過。”聖人道:“而朕為了大局,也答應了太史弘的戰略計劃,犧牲武川將士保全大局,雖然是太史弘提出的方略,卻經過朕的允許,所以你自然會因此而記恨朕與太史家。”

澹台懸夜望著窗外,沉吟許久,才終於道:“聖人可知道,這十幾年來,我腦中時常浮現那些慘死在戰場上的弟兄。你知道他們是什麼神情?絕望,深入骨髓的絕望。”

聖人冇有說話。

“武川將士忠君報國,責無旁貸。”澹台懸夜道:“圖蓀大軍兵臨武川之前,我們就已經得到了探報,知道他們的主力會以武川鎮作為突破口。家父和兩萬將士冇有絲毫的畏懼,當時家父甚至覺得,隻要我們死守武川,太史弘便可以調動其他各鎮,在外圍形成包圍,從而圍住圖蓀人,內外夾擊,未嘗冇有取勝的可能。當時也有人懷疑,太史弘會不會向後撤軍,退到雁門駐守,不過家父以為,各鎮兵馬如果都撤到雁門,那麼就是放棄無數的百姓,任由圖蓀人殺戮,唐軍威武,絕不可能遺棄百姓而不顧。”

聖人隻是歎了口氣,依然冇有說話。

“我們在武川鎮構築防禦,抵擋數倍圖蓀騎兵,血戰十幾日,當時我們都以為,援軍很快就能抵達。”澹台懸夜喃喃道:“於是我們拚命抵擋,冇有想過放棄武川,多少弟兄奮勇殺敵,戰死沙場,他們都是大唐最英勇的兒郎。直到.....直到那一天,我們得知北方四鎮隻有武川還在死守,成為一支冇有任何兵馬增援的孤軍,弟兄們才明白,我們被自己人出賣。”

聖人道:“太史弘那樣做,不能怪他。如果北方四鎮孤注一擲,與圖蓀人正麵決戰,一旦失敗,北方再無禦敵之軍,後果不堪設想。隻有退守他們,儲存實力,構築防線,這才能夠消耗擊退圖蓀人,事實上最終也確實如此。”

“聖人可知道家父為何非要留下?”澹台懸夜微笑道:“因為他覺得對不住死去的那些弟兄。他一直告訴他們,援軍很快就會到來,但直到最後,將士們才知道根本冇有援軍。雖然弟兄們並不因此而怪責家父,但家父卻覺得是自己欺騙了將士們。聖人,外敵來犯,武川將士冇有想過苟且偷生,如果太史弘當時告訴家父,讓家父領兵死守,為其他各鎮兵馬爭取部署防務的時間,家父和武川將士絕不會有二話,為了大唐,我們可以戰至最後一兵一卒。”頓了頓,微微一笑道:“可是你們都冇有這樣做,你們擔心武川不會死守,甚至派人假說會調集援兵支援,武川無數將士到死都冇有想到被自己效忠的朝廷欺騙,而且欺騙他們的原因,是擔心他們不敢死戰,哈哈哈哈.......聖人,武川軍的尊嚴和生命,在那時候被踩在地上,一錢不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