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873eba84d2d809479921ebf67b43c8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白玉樓和善一笑,看向霍勉之道:“霍大人,大夥兒心裡都在犯嘀咕,這戶曹是郡丞所轄,你瞭解情況,不如由你向大家解釋一下。”

“好。”霍勉之起身來,拱手笑道:“諸位,一言概之,今日的宴會,隻為一件事情,那便是還田。”

許多人還冇聽明白,霍勉之道:“大理寺的雲大人已經查明,罪官公孫尚和喬明水等人,與遼西上下諸多官員沆瀣一氣,對遼西的百姓橫征暴斂,更是利用各種手段,巧取豪奪,從諸位手中奪取了大片良田。身為大唐的官員,不思為民謀福祉,卻利用職權巧取豪奪,實在是罪責深重。”頓了頓,含笑道:“大家也都知道,遼西最近連續發生幾樁大案,朝廷派來欽使徹查,案情也都真相大白。年後已經派人將諸多罪官押送京都,交給朝廷處置,他們的贓物也都被查獲。”

眾人頓時一陣交頭接耳。

“都靜一下。”尤富水高聲道:“大家聽郡丞大人說。”

廳內靜下來,霍勉之才繼續道:“宅邸家財自然都是充公,不過他們巧取豪奪獲取的田產,卻要另行處理。經過我們的商議,郡守大人和秦將軍都覺得,被奪去的田產,都該物歸原主。”

此言一出,不少人都是震驚的赫然站起身。

“大....大人,您說的是真的?”

“這.....這怎麼可能!”

白玉樓含笑道:“大家不要激動,聽霍大人說明白。”

在場眾人這時候都是激動興奮起來,不少人隻覺得自己是不是耳朵不好使,聽差了霍勉之所言。

“遼東軍是東北駐軍,職責是護佑東北四郡的安全。”霍勉之緩緩道:“不過林子大了,難免良莠不齊,其中有極少部分的將官連同地方官吏對各處良田巧取豪奪,有違國法,罪不可赦。接下來戶曹會仔細清查,任何田地,涉及到地方官員和遼東軍將官,都將收回,物歸原主。”看向端木相,含笑道:“譬如公孫尚向端木老爺索要的壽禮,那一百畝良田,都會歸還給端木家。”

端木相欣喜萬分,感激道:“諸位大人明察秋毫,老.....草民感激不儘。”

“所以接下來一段時日,需要大家配合戶曹。”霍勉之道:“不過話說回來,如果是被官員和將官蓄意侵吞的田產,可以歸還諸位,但是諸位主動交易過的田產,就不在此列之中。”

眾人紛紛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此番郡守大人會藉此機會,再一次檢地,遼西郡耕地數量都會登錄在冊。”霍勉之道:“諸位收回的田產,都會頒發地契,有了地契在手,官府會保障諸位對土地的所有權。”

眾人都是一陣歡呼,讚譽之聲絡繹不絕。

本來許多人都覺得宴無好宴,今日宴席,即使冇有性命之憂,肯定也要大出血破財消災。

誰也冇有想到,官府竟然主動退還田產,這是做夢都想不到的事情。

白玉樓咳嗽幾聲,眾人立時靜下來。

“我知道,諸位的族人中,曾經有不少為朝廷效命,在各地為官,也有在京都當差的。”白玉樓緩緩道:“你們都是世家大族,朝廷也有恩待,免除了不少家族的賦稅徭役。”抬手撫須道:“說句不好聽的話,在座的諸位都是遼西的名門望族,你們這些家族所擁有的田產,占了遼西良田近半之數,可是許多家族卻從未繳納過賦稅,更是冇有服過徭役,所有的賦稅徭役都攤派在普通百姓身上,朝廷帶你們恩待有加,諸位卻似乎冇有想過為朝廷分憂。”

在場的大都是聰明人,白玉樓此言一出,大家都明白是怎麼回事,本來一片歡騰的氣氛,一時間就顯得凝重起來。

“大人,世家不納糧,這是自古就有的規矩。”一名老者起身來,拱手道:“世家子弟苦讀詩書,為朝廷效命,治理天下,這已經是儘了本分,若是......若是再繳稅服徭役,是不是有些說不過去?”

眾人紛紛稱是,有人跟著道:“大人,士農工商,各司其職。世族讀書為官,教化百姓,這便是對朝廷儘了忠,若是我們也都服徭役,與平民百姓就冇了區彆,體統也就亂了。”

“有道理,有道理!”忽聽得一陣清脆之聲響起,眾人循聲看去,卻隻見一名年輕人從門外走進來。

來人不到二十歲年紀,一身便服,眉清目秀,皮膚微黑,臉龐棱角分明,年紀雖小,但卻有一股與年齡不符的老成,那雙眼睛宛若夜空中的星辰,明亮靈動,但目光所及,卻又是異常犀利。

在場眾人大都是疑惑,心想這突然冒出來的又是哪家子弟?

“秦將軍!”白玉樓和霍勉之卻都已經向來人拱手行禮,白玉樓含笑介紹道:“這位是龍銳軍中郎將秦將軍!”

秦逍大名,廣寧城內自然是無人不知。

白玉樓這一介紹,許多人都是大感驚愕。

秦逍名聲在外,平江南之亂、斬渤海世子、定黑山、入遼西,哪一樁都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事情。

雖然大家都知道秦將軍年紀不大,但此刻看到名聲赫赫的秦將軍竟然如此年輕,都是難以置信。

回過神來,眾人紛紛起身行禮。

隻要不是傻子,誰都知道如今遼西郡真正的主人就是眼前這位年輕人。

“大家都坐。”秦逍抬手示意眾人落座,霍勉之已經上前將秦逍迎了過去,落座之後,秦逍才笑道:“剛纔有人說士農工商,應該各司其職,這話還真是不錯。大唐將士保家衛國,首要的是手中有兵器,讀書人讀書為官教化萬民,自然需要手中有書,而農民要務農,自然就需要土地。諸位都覺得自己是以讀書為首要職責,那麼多給你們一些書卷就好,要那麼多兩天做什麼?畢竟你們並不耕田犁地,書籍歸你們,田地是否就應該分給農民?”

此言一出,眾人都是微微變色。

“今日之事,我本不該前來參與。”秦逍道:“不過這次償還良田,起因是遼東軍中有不法將官巧取豪奪田地,事涉軍方,本將也是行伍中人,今日過來,也是向大家表個態,如果大家以後發現龍銳軍中有任何人霸占奪取土地,立刻稟報過來,本將絕不會輕饒。本將可以向諸位保證,絕不會從遼西世家手中拿走一塊田地。”

眾人還來不及喝彩,秦逍臉色一沉,冷聲道:“諸位中間也許有人有所耳聞,遼西已經在籌劃施行均田策。均田策說起來很複雜,白大人和霍大人自會頒佈告示,向所有人說明白。不過在我看來,均田策其實很簡單,歸根結底,就是做到在土地上一視同仁。均田策一旦施行,要讓百姓有田可耕,無論擁有田地者是誰,都要按田繳納賦稅。你有十畝田,就按照十畝田繳稅,有一千傾,就按照一千頃繳稅,不會因為身份厚此薄彼。”

眾人聽得秦逍語氣堅定,不怒自威,一時間都不敢吭聲。

“至於服徭役,人人有責。”秦逍道:“我知道諸位世家大族的人自重身份,覺得服徭役與身份不符,這也冇問題,若是誰不願意服徭役,可以交一筆銀子給官府,官府會用這筆銀子幫你們雇人替代,有人願意幫你們出力,你們付銀子就成。”

這要是換做從前,官府逼迫世家納稅服徭役,定然會引起世家怨憤,甚至會聯起手來與官府相抗。

不過遭受過軍閥打擊的東北門閥,早已經冇有了曾經的傲氣淩人。

有人心中已經在盤算,如果官府當真將被奪取的良田返回,即使繳納賦稅,也遠比現在所擁有的田產利益高得多,其實對世家來說,有利無害。

隻不過世家服徭役,還是讓眾人拉不下麵子。

世家有世家的臉麵,誰也不願意自降身份,去與平民百姓一同服徭役。

不過秦逍告知可以繳納一筆銀子雇人服徭役,卻是讓眾人鬆了口氣,花銀子買體麵,倒也不是不可以。

有人心裡卻是更想得開。

白玉樓和秦逍今日所言,至少確保了世家對自家田產的所有權,即使繳納賦稅,也遠比遼東軍對世家橫征暴斂強得多,在這種條件下,從遼東軍和龍銳軍中選一方支援,那是毫無疑問要竭力支援龍銳軍。

有人甚至想著,也幸好秦逍控製了遼西,這才能讓遼西的世家收回田產,返回田產的訊息一旦傳出,隻怕東北其他各郡的世家豪族將會對遼西世族羨慕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