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8890445bc22b653b3c0b4bb06cad9a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元宵過後,榆關往來的商旅便越來越多。

趙泰炎年前就進了關,在關內采買貨物,本來是想趕在年前運貨出關,可是遼西發生劇變,榆關易主,一度封鎖關隘,為免生出其他變故,趙泰炎便冇有急著運貨出關,而是在關內靜觀其變。

等過了年,榆關暢通,往來的商賈隻要有通關文書,卻也是十分自由。

趙泰炎確定時機已到,便親自押運著商隊出關。

趙家是遼東土著,在遼東根深蒂固,不過真正發達起來,是在汪興朝成為遼東大將軍之後。

趙家有女初長成,當時趙家閨女被稱為遼東第一美人,趙家為了攀附汪興朝,竟然主動將閨女送給汪興朝為妾,汪興朝卻也是笑納入房,而以此為契機,趙家立刻進入了阜城貿易場,成為北境十八坊重要的東家之一。

遼東軍雖然勢力遍及東北的各個角落,但在明麵之上,帝國的地方兵馬當然不能參與經商貿易,軍隊從商自大唐開國之後便被明令禁止,這一來是存有與民爭利之嫌,二來也是朝廷擔心軍隊會因此而迅速腐化。

不過遼東軍當然不可能放棄如此一塊肥肉而不顧。

明麵不許軍隊經商,遼東軍便在後麵暗中操控,讓東北的商賈在前麵貿易,幕後則是由遼東軍來控製。

北境十八坊便是遼東軍用以控製阜城貿易場的手段。

東北四郡與北邊草原諸部的邊境線極長,但卻隻有兩處貿易場,而平城貿易場一直都受到打壓,隻能進行極小宗的貿易,東北與草原錫勒諸部的貿易,幾乎全都集中在阜城貿易場。

阜城的貿易,卻又幾乎完全被十八坊所控製。

十八坊並非是十八個家族控製,而是分為十八個大類,例如絲綢布匹算作一類,歸屬阜城總布綢坊控製,貿易場的綢緞布匹店鋪眾多,但貨源隻能由總布綢坊提供。

十八個總坊控製著整個貿易場的所有貨源,而十八坊的東家則是通過競爭來獲取,誰能從都護府獲取貨牌,就擁有經營貿易的權利。

這其中的競爭自然十分激烈,每年僅憑貨牌,遼東軍就能夠收取一大筆銀子。

趙家因為與汪興朝的關係,生意也是做得十分紅火,掌握了十八坊中的四坊,這其中最掙錢的布綢坊就在趙家的控製下,雖然每年要被遼東軍拿走大部分利潤,但貿易興盛,利潤豐厚,即使隻是喝湯,也足夠趙家財源廣進,四塊貨牌就從冇有被人搶走過。

去年江南之亂,一度讓趙家焦急萬分,隻害怕江南陷入戰亂後,絲綢布匹的貨源會出問題,好在叛亂在短時間內就被平定,而江南也迅速恢複了秩序,身為趙家的少東家,趙泰炎親自入關采買貨物,更是在江南過了春節。

趙家在阜城貿易場做了十幾年生意,每年都要從關內收進大批貨物,所控製的四坊之中,以絲綢布匹和茶葉兩類利潤最高,每年進貨量也是極其龐大,關內的絲綢商和茶葉商對這樣一位大主顧也是奉若上賓。

這一次趙泰炎采買了上百輛車貨物,一絲綢布匹和茶葉為主,隊伍浩浩蕩蕩如長蛇一般。

趙家商隊每年進出榆關無數次,輕車熟路,等到前麵的隊伍通關過後,趙泰炎一馬當先,騎馬到了關隘下,翻身下馬,取出了通關文書,交給了關隘下的文吏,隨即從腰間解下一隻錢袋子,放在文吏的桌案上,笑道:“這是一點心意,請弟兄們喝茶!”

通關文書上麵詳細記錄貨物的名稱和數量,至於茶水銀,也算是不成文的慣例,但凡商隊太過龐大,貨物太多,都要送上一點茶水銀。

文吏也不看錢袋子,翻看通關文書,隨即抬頭看著趙泰炎,問道:“這些貨物要運往何處?”

“阜城貿易場。”趙泰炎含笑道。

榆關的變故,他自然很清楚。

原本榆關是由淳於布領兵鎮守,這位少東家每年至少也會進出關一趟,因為趙家與汪興朝的關係,趙泰炎與淳於布倒是頗為熟識,每次通關的手續也很簡單,幾乎不會經過嚴格的盤查便可輕鬆出關。

但今非昔比。

如今榆關是掌握在龍銳軍的手中,趙泰炎當然知道龍銳軍是遼東軍的死對頭,這次通關,便要小心謹慎。

“將通關文書交給校尉大人!”文吏將通關文書遞給身邊一名吏員,那吏員接過之後,迅速離去,文吏這才向趙泰炎吩咐道:“讓你的人將車輛先趕到一旁,讓出道路,你這邊車輛太多,盤檢要花費時間,等後麵的人先通過。”

趙泰炎心中窩火,卻不敢表露出來,陪笑道:“大人,天快黑了,能否儘快查驗貨物,在下.....!”

“上麵有軍令,進出關隘的車輛人員,都要細細盤查。”文吏冷冷道:“你這有上百輛車,豈是片刻就能查驗完畢?你放心,就算天黑,也不會將你們堵在這裡。弟兄們辛苦一些,哪怕再晚,也會檢查讓你們出關。”

趙泰炎心中雖然不滿,但知道這時候不能與守軍發生衝突,否則倒黴的隻能是自己,當下隻能吩咐隊伍先將貨車趕到路邊,讓出道路給其他人通關。

瞧見後麵也是一支商隊過來,隊伍也有三四十輛貨車,當先一人年過五旬,大腹便便,趙泰炎看了一眼,叫道:“這不是徐東家嗎?”卻是見到了熟人。

那徐東家也認出了趙泰炎,拱手笑道:“原來是少東家,你親自帶隊?”

“年前就入關采買。”趙泰炎笑道:“風雪太大,年前就冇有出關,等到年後纔回來。”不禁向徐家的商隊看了一眼,問道:“這些藥材是要運到貿易場那邊?”

徐東家頷首道:“正是。”

“之前宋家不都是自己入關運貨,怎麼這次要徐東家親自送過去?”趙泰炎疑惑道。

宋家也是北境十八坊的東家之一,手握兩枚貨牌,其中最掙錢的生意便是藥材生意,阜城貿易場的藥材生意都是由宋家掌控,幽州徐家便是向宋家供應藥材的貨商之一。

徐東家卻冇有接茬,隻是笑笑,取了通關文書遞給文吏,等文吏接過文書,又從懷中小心翼翼取了一塊黑木製成的牌子遞給文吏,那文吏接過黑木牌,細細看了看,本來冷冰冰的表情卻是堆起笑容,將黑木牌還給徐東家,隨即翻看了通關文書,起身笑道:“原來是徐東家,一路辛苦。”回頭叫道:“來人,帶徐東家先去歇歇腳。”

徐東家收起黑木牌,拱手道:“不敢當!”

“徐東家,天氣寒冷,備有熱茶,你先去喝茶吃點東西。”文吏顯得十分熱情,“這邊準備了熱湯麪,你手下的夥計都可以先去吃碗麪,留幾個人和我們一起過一下手續就好。你一杯茶喝完,這邊的事情就該辦完了,天快黑了,天黑之前,肯定會讓你們順利出關。”

趙泰炎瞪大眼睛,隻覺得匪夷所思,心想這榆關守軍怎地對徐東家如此熱情?

自己丟了茶水銀,這文吏都冇給一個好臉色,徐東家連一枚銅錢都冇放下,隻是亮出一塊黑漆漆的木牌,卻得到善待,這文吏前後對待判若兩人,簡直是匪夷所思。

“少東家,你先忙!”徐東家依然是一臉和氣,向趙泰炎拱拱手,也不廢話,被一人直接帶出了關隘。

趙泰炎知道文吏的態度有如此變化,肯定與那塊黑木牌有關係,等徐東家去得遠了,忍不住問道:“大人,不知.....不知方纔那塊黑木牌是何物?”心想難道與阜城貿易場的貨牌類似,不由加了一句問道:“要多少銀子才能得到那塊黑木牌?”

“銀子?”文吏發出一聲怪笑,道:“該有的就有,不該有的花多少銀子都冇有。”已經向檢察貨物的兵士吩咐道:“趕緊檢查一下幽州徐家的車隊,彆耽擱了,天黑之前,讓他們出關。”

趙泰炎一臉茫然,實在不知道這中間到底是什麼蹊蹺。

---------------------------------------------------------------

ps:感謝項國紜好兄弟破費再賞盟主,感謝書友57378041、易民、jslam007、冷月秋水諸位兄弟的破費捧場支援!

月初,懇請諸君有月票的支援一二,日月將進入大**時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