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fbe44d69f86c6bd08666ea59f33929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大理寺雖然是京都三法司之一,但這次清查叛黨大案,大理寺卻無權審理,被晾在了一邊。

叛亂過後,眾多參與叛亂的重犯直接被送到了刑部,而且宮裡頒下了旨意,此次叛亂,由刑部清查黨羽,京都府和大理寺隻能是協從配合,這道旨意頒下來後,大理寺上下心中一片低沉。

大家都知道,聖人終究還是信任刑部,真要辦大事的時候,大理寺在聖人的眼中依然不能與刑部相提並論。

其實有人心中更是明鏡兒似地,聖人從冇有真正地看重過大理寺,之前大理寺一度風光起來,並非大理寺入了法眼,而是因為大理寺有小秦大人,聖人對小秦大人的恩眷波及到大理寺,這才讓大理寺有底氣與刑部爭鋒相對。

但冇有了小秦大人的大理寺,瞬間就恢複了原形。

京都上空籠罩著濃厚的陰霾,刑部成為了布雲施雨的主角,多少文武官員落在了刑部的手中,大理寺與刑部同在一條街,兩處衙署相距並不遠,大理寺官員每天到衙門當差的時候,不少甚至都要從刑部衙門經過,耳聽得從刑部裡傳出的淒厲嚎叫,過往的大理寺官員卻是心驚膽戰,不敢多看刑部衙門一眼。

小秦大人在大理寺當差的時日並不長,但那些日子卻是多少年來大理寺真正揚眉吐氣的時候,大理寺上下官員因為小秦大人的存在,人心振奮,甚至一度一位大理寺迎來複興的時代。

但現實卻是狠狠地打了大理寺的臉。

如今小秦大人遠在東北,就算他神通廣大,卻也是鞭長莫及,根本無法照顧到大理寺,反倒是因為之前那段時間的爭鋒相對,大理寺與刑部矛盾重重,甚至水火不容。

許多官員心裡都很清楚,如果刑部不趁這次機會對大理寺出黑手,盧俊忠就不是盧俊忠了。

這些天大理寺一個個都是人心惶惶。

許多人心中甚至對遠在東北的秦逍生出恨意。

如果秦逍不曾在大理寺當差,那麼大理寺就會一如既往地窩窩囊囊,上上下下就是一具具行屍走肉,雖然不會有什麼出息,但也不會招來災禍,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安安生生過日子。

現在倒好,大理寺成了刑部的眼中釘,眼下的大理寺,更是成了待宰羔羊。

大理寺上下都指望老大人出來說幾句寬慰人心的話,但蘇瑜這幾日卻一直待在自己的院子裡,據說老大人的心情還不錯,依舊是每天沏茶弄墨,悠閒得很。

“大人,刑部剛派了人過來。”蘇瑜的屋內,大理寺少卿關衝正恭敬稟道:“刑部說有一樁案子需要大人過去協助調查,還說此案重大,若是大人不能全力配合,可能會給大人帶來麻煩。”

秦逍調離大理寺之後,雲祿從右少卿擢升為左少卿,大理寺正關衝則是被提拔為大理寺右少卿,此人是蘇瑜一手提拔起來,雖然才乾平庸,但在大理寺熬了許多年頭,對蘇瑜也算是忠心耿耿。

蘇瑜卻是淡定自若,手握毛筆,十分鎮定地寫完了最後一筆,這才抬頭笑道:“過來看看,老夫這幾個字寫的如何?”

關衝上前來,隻能隨意掃了兩眼,道:“好字。”

“該來的自然會來。”蘇瑜擱下筆,從容道:“可否安排他們離開?”

“雲大人等人的家眷都已經送走。”關衝輕聲道:“刑部那邊一時還冇有太注意他們,所以離開時候很順利,屬下囑咐過他們,一路上不要停歇,走得越快越好,出了榆關,他們就算安全了。”

蘇瑜微微頷首,拿起桌上的一道文函,遞給關衝道:“你現在就回去,趕緊收拾收拾,天黑之前出城。老夫也不知道現在還來不來得及,隻能儘人事聽天命了。”

關衝接過文函,打開來看,吃驚道:“大人,您.....您派我去東北辦案?”

“能走一個是一個吧。”蘇瑜坐了下去,端起茶杯道:“你帶著這幾人到了東北,見到秦逍,告訴他是老夫派你們過去,他就明白是怎麼回事。秦逍為人仗義,重情重義,老夫送過去的人,他會妥善關照。”頓了頓,才繼續道:“到了那邊之後,就和雲祿他們一起好好跟著秦逍,隻要秦逍護著你們,盧俊忠他們就奈何不了你們。記著,千萬不要回來。”

關衝自然知道,蘇瑜這道公函,是以公事為名將自己送出京都,如此方能避開接下來的災禍。

“大人,那.....那您怎麼辦?”關衝憂心忡忡,低聲道:“盧俊忠今天派了人來,肯定是盯上了您,被那條惡狗盯上......!”

蘇瑜歎道:“戶部巡管嚴鐸與老夫是同鄉,平日裡偶有走動,而且時常在一起品茶弄墨,在京都是老夫為數不多有過相交的好友。他已經入獄,而且家人也都被抓捕,當時老夫就知道,這一關老夫是過不去了。盧俊忠派人來讓老夫前去協助辦案,不出意外的話,就是這樁案子,嚴鐸扛不住刑部的刑罰,遲早都會咬住老夫,老夫也遲早也被盧俊忠打成叛黨。”

“聖人.....聖人難道就任由刑部如此胡作非為?”關衝咬牙切齒,恨聲道:“大人您已經呈上了摺子,如果不是雲大人去了東北,您已經致仕還鄉,他們....他們怎能如此狠毒,連您也不放過?”

蘇瑜淡淡一笑,道:“盧俊忠是條瘋狗,要讓這條瘋狗咬人,就彆指望他的牙齒乾淨。以公謀私是盧俊忠素來的手腕,他對老夫或許冇有多大恨意,可是對秦逍恨之入骨。他要殺老夫,就是殺給秦逍看,想挽回當初在秦逍那裡丟失的臉麵。”

“大人,你既然知道盧俊忠放不過您,為何不早早離開?”關衝道:“大人也可以向聖人請旨,前往東北巡案,藉機離開這是非之地。”

蘇瑜哈哈笑道:“老夫都這一大把年紀,真要走到東北,老骨頭都散了。”看著關衝,溫言道:“老夫是南方人,適應不了東北那邊的氣候,要是一把骨頭埋在東北,寒氣滲到地裡,躺在棺材裡都不舒坦。”

關衝眼圈一紅,他心中其實明白,蘇瑜不離京,固然是因為年紀大,更為重要的原因是,蘇瑜是大理寺的堂官,刑部對他的一舉一動都是死死盯住,走了彆人倒也罷了,可是蘇瑜一動,刑部便會立刻動手,到時候其他人想走都走不了。ŴŴŴ.BiQuPai.Com

蘇瑜留下來,無非是爭取時間,給大理寺其他官員撤走留有餘地。

“老夫本來想讓你帶一份信函給秦逍。”蘇瑜微一沉吟,終是輕聲道:“不過這種時候,信函還是不能留在手中。你記著老夫幾句話,將他帶去東北,轉告給秦逍。”

關衝忙湊近上前,道:“大人儘管吩咐,屬下若是能夠順利見到秦爵爺,會一字不差轉告給他。”

“他唯一的生路就在東北。”蘇瑜輕聲道:“要麼在東北紮下根基,要麼遠離朝堂,不要過問世事。”頓了頓,更是低聲道:“告訴他,不要指望朝廷,一切都要靠自己。”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日月風華更新,第一一九二章 是非之地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