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e1037de6b6dd377908d527fb986311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唐長庚微眯著眼睛,麵色平靜地盯著前方那巍峨的皇城,但情緒卻是異常複雜。

作為京都九門衛署的將軍,他不但熟悉京城九門,對皇城的城門同樣熟悉,知道如果城門緊閉,即使五千兵馬儘數集結於丹鳳門外,麵對如此堅固厚重的城牆,衝上一年也不可能殺進皇城。

他當然知道,大唐立國至今,自己是第一位領兵殺到皇城的大唐將領。

他當然更加明白,當他將刀鋒指向皇城的那一刹那,就回不了頭。

能夠鎮守京都九門,統帥京都衛戍軍,唐長庚當然不是僅僅依靠國相的提攜,他的才乾和智慧也足以讓他在這個位置上勝任多年。

國相真正的心思,彆人不知,他卻是一清二楚。

對於夏侯家來說,聖人的安危確實關乎到夏侯家的興衰,聖人三個月不曾露麵,作為聖人的親兄長,當朝首輔都不能知道聖人目前的情況,這當然是一件匪夷所思同時也是極其嚴峻的事情。

無論宮中發生什麼變故,無論聖人現在生死如何,夏侯家都不可能等下去。

道理很簡單,一旦公主殿下得到了傳位詔書,夏侯家將迎來滅頂之災。

當今聖人是如何上位,國相自然是一清二楚,他當然知道麝月公主一旦重演當年的一幕,夏侯家立時就將陷入絕境,即使到時候夏侯家依然可以起兵,但到了那時一切都已經太遲,因為麝月公主不但擁有傳位詔書,亦有正統的大唐血脈,公主一道旨意,就足以將夏侯家打為叛逆,冇有了當今聖人的護佑,夏侯家根本無力與整個大唐為敵。

所以國相冇有時間再等下去,必須先下手為強。

如果攻破皇城,聖人安然無恙,夏侯家就是護駕有功,勢力自然更是無人可以抵擋。

若是一切如國相所猜測,聖人身陷絕境,甚至已經薨逝,那麼國相卻可以趁機血洗皇宮,甚至造成公主死於亂軍之中,到時候控製京都,由誰坐上皇位,自然是由夏侯家說了算。

對國相來說,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唐長庚猜不到最終是怎樣的局麵,甚至自己會是怎樣的下場他也無法預料,他隻知道,自己根本無法違抗夏侯家的命令,也同樣無法掌握自己的命運。

然而時局已經容不得他想太多。

比起讓宮中那股勢力成事,唐長庚當然希望夏侯家最後能夠勝利,畢竟自己到時候是功臣,夏侯家如果要收攬人心,時候當然不會虧待自己。

武-衛軍兵分四路,北麵的重玄門守軍最為薄弱,所以調配到重玄門那邊的兵力也是最少,五千兵馬,唐長庚親率兩千兵馬直接來到丹鳳門,不過他從一開始就清楚,這點兵馬,根本不可能對皇城造成什麼威脅,同樣也不會給龍鱗禁衛帶來任何的震懾,唯一的指望,就隻能是駐守在京郊的神策軍。

他也相信神策軍能夠如約在天亮之前抵達,為此他已經下令京都各門,隻要城外出現的兵馬打出正確的暗號,就可以放他們入城。

神策軍一旦及時增援過來,那麼圍城的兵馬就十倍於守軍,即使龍鱗禁衛驍勇善戰,但武-衛軍和神策軍同樣也不是吃素的,到時候以霸道之勢給予守軍震懾,務必要壓的皇城的兵馬投降而出。

他知道這場交鋒必須速戰速決,不能拖延。

大唐早已經不覆鼎盛時的榮光,強敵環伺,即使在大唐境內,諸多地方勢力也是蠢蠢欲動,一旦圍城之戰陷入僵持,訊息向天下傳揚,勢必天下震動,到時候這天下將是一個怎樣的結果,唐長庚都無法想象。

兩千武-衛軍已經兵臨丹鳳門下,列成隊形,廣場雖然空曠,但居高俯瞰,兩千兵馬也是密密麻麻如同螞蟻。

唐長庚抬起手,示意兵馬停下,隨即做了個手勢,前排不到兩百名騎兵立刻翻身下馬,牽著馬韁繩,按住佩刀,隨即聽得唐長庚沉聲道:“盾!”

騎兵後方的盾牌兵井然有序地從戰馬的縫隙中穿過,迅速上前,手執巨盾,眨眼之間,已經組成了一道宛若銅牆鐵壁般的盾牆。

全軍隻有唐長庚一人騎在戰馬上,仰首望著城頭,看到城頭的禁衛軍並冇有絲毫的慌亂,就像往常一樣,幾步一崗,似乎城下根本冇有人。

龍鱗禁衛的冷靜,卻是讓唐長庚心中有一種不好的感覺。

不過迅即又想到,三千禁軍都是經過重重篩選出來,不但勇悍過人,心理素質也比普通兵士要強得多,他們據城而守,巍峨的城牆就是他們最好的防護,麵對區區兩千多武-衛軍,當然不會有任何的慌亂。

夜風吹過,城頭之上終於緩緩出現幾道身影。

居中一人身材高大,著甲戴盔,披著黑色的披風,居高臨下俯瞰著丹鳳門外的武-衛軍,片刻之後,才終於道:“唐長庚,你是要謀反嗎?”

九門衛署武-衛將軍唐長庚當然認識澹台懸夜,也當然能夠聽出他的聲音。

“澹台統領,聖人有難,你可知曉?”唐長庚單刀直入:“數日前禁門之變,宮內太監毆打群臣,你手下的禁軍視若無睹,你可知曉?”

澹台懸夜俊朗的麵龐在夜色之中棱角分明,神色平靜,一雙眼眸卻是波瀾不驚,並無回答唐長庚所問,再次問道:“本將問你,你領兵逼近皇城,是否要謀反?”

他的聲音並不大,但卻偏偏能讓人聽得一清二楚,開口之時,空氣中似乎還隱隱散發著嗡嗡之音。

唐長庚臉色微變,心下駭然。

他當然知道,能夠將聲音如此清晰地傳下來,澹台懸夜的內功修為自然不低,他也知道澹台懸夜本就是一位高手,但空氣中的那種嗡嗡之音,分明在顯示著澹台懸夜的修為遠超出自己所料。

好強的修為!

“澹台懸夜,本將倒要問你,宮中變故,你可有參與?”唐長庚本就是鐵血軍人,雖然一度對澹台懸夜心中欽佩,但卻絕對不會畏懼此人,冷聲道:“為何坐視太監作亂而不顧?”

澹台懸夜卻是抬起頭,望向夜空。

片刻之後,澹台懸夜纔看向唐長庚道:“唐將軍,你也算是我大唐武將之中為數不多的智勇雙全之輩,本將不想眼睜睜看你誤入歧途。你現在下馬請罪,本將可以力保你安然無恙,否則你無法承擔後果。”

“澹台統領,你的武勇,我也很是欽佩。”唐長庚正色道:“天子三月不臨朝,朝野震動,你若是大唐忠臣,就該弄清楚這一切真相。你若冇有參與宮中太監的叛亂,就該立刻麵見聖人,請聖人傳詔登朝,隻要聖人臨朝,朝野的震動立刻就會煙消雲散。”按住腰間佩戴,冷聲道:“可是你若置江山社稷於不顧,我們就隻能刀兵相見。”

澹台懸夜平靜道:“你做事素來謹慎小心,否則也無法勝任九門衛署武-衛將軍之職。調動武-衛軍,圍困皇城,此等大逆不道之行,以你的性情,絕不會自作主張。”抬起一隻手,搭在城垛上,問道:“你是受何人指使?”

“勤王護駕,這是每一位大唐臣子應儘的職責。”唐長庚歎道:“澹台懸夜,聖人待你隆恩浩蕩,你的忠誠究竟在哪裡?打開城門,我們一同去見聖人,隻要見到聖人安然無恙,我自然會向聖人請罪,任由處置。”

“守衛皇城,便是本將的忠誠。”澹台懸夜道:“放眼京都,能讓唐將軍鋌而走險,不顧性命領兵兵臨皇城之下,這樣的人並不多。國相什麼時候過來?”

唐長庚皺起眉頭。

“即使武-衛軍儘數調集過來,也絕無可能攻破皇城。”澹台懸夜聲音緩慢,帶著一絲絲嘶啞:“國相老成持重,若無十足把握,自然不會大動乾戈。”抬頭望向籠罩在夜色之中長長的朱雀大街,似乎要穿過夜空,望向京都城外,平靜道:“如果不出意外,神策軍現在應該已經在進京的路上。”

唐長庚眼角跳動,不過也並不顯得如何驚訝。

畢竟他是聰明人,也知道澹台懸夜同樣是聰明人。

澹台懸夜知道武-衛軍兵力不足,猜到神策軍會進京增援,這其實也並非稀罕事,以澹台懸夜的智慧,能想到這一點其實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武-衛軍叛了,神策軍也被拖下水。”澹台懸夜搖搖頭,輕歎道:“國相這是要讓多少人死無葬身之地?左大將軍忠心耿耿,冇有虎符,絕不可能領兵進京,所以你們害死了左大將軍,奪取了兵權,僅此一事,就有無數人要人頭落地了。”

唐長庚神色凝重,心想澹台懸夜為何會如此肯定左旋機會被殺?

殺害神策軍大將軍,這當然是大罪,而且國相真的派人去神策軍營殺將奪權,恐怕會適得其反,非但不能調動兵馬,反倒有可能會引起神策軍不少將士的憤怒,甚至因此發生兵變。

國相行事沉穩,絕不至於如此糊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