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d452e1b3024fb62b8fea63196139e5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知道吏部擁有考覈官員的職權,宋士廉出自吏部,論起如何給官員們使絆子,自己肯定是比不上這位吏部郎中。

這時候卻是不自禁想到,朝廷這次派來雲祿和宋士廉,還真是恰到好處,這兩人配合起來,背後又有龍銳軍撐腰,在遼西進行清洗,那還真是事半功倍,聖人能夠差遣這兩人前來東北,也算是英明。

“爵爺,您是如何脫險?”宋士廉話鋒一轉,小心翼翼問道:“那些刺客.....?”

秦逍隻能又將對唐蓉說過的話重複了一遍,但自然也做了些改動,隻說自己的穴道被封,刺客放鬆警惕,自己衝破穴道之時刺客都不曾發現,爾後趁機突襲了刺客,轉危為安。

關於蘇寶瓶和中行登野等人的事情,自然是不透露一個字。

中行登野且不必說,蘇寶瓶分明是朝廷追緝的要犯,紫衣監花了多少年的精力一直在調查,自己與蘇寶瓶的關係,當然不能被其他人知曉。

在場眾人都是精明之輩,雖然覺得小秦爵爺脫身的太過順利,但秦逍既然這般說,大家也就不好多問。

“刺客可是遼東軍那邊所派?”宇文承朝問道。

秦逍道:“他們倒冇有直接透露自己的身份,不過十有**是如此的。”

“以後將軍身邊要多派人保護。”宇文承朝神色冷峻,道:“汪興朝好歹也是一方名將,竟然使出這種卑劣手段,實在是讓人不齒。”

秦逍笑道:“他這次失手,一時半刻肯定不會再有太大的動作。”頓了頓,臉色也變得嚴肅起來,道:“不過他既然這樣做,也證明對我和龍銳軍確實是恨之入骨,說不準什麼時候便要挑起是非。”

“將軍所言極是。”宇文承朝頷首道:“所以我們隻能抓緊時間,壯大自己,如此遼東軍那邊纔不敢輕舉妄動。”

秦逍看向雲祿道:“雲大人,搶掠官銀一案,可有結論?”

“目前手上的證據,隻能證明遼西郡守公孫尚和郡尉喬明水參與其中。”雲祿立刻肅然道:“宇文朗將將郡守府的幕僚房煒交給了下官,下官也親自審訊過,此人雖然承認公孫尚之死與他有關,但隻說是私人恩怨,並冇有供出其他人。”

霍勉之道:“房煒是汪興朝派過來,他的家眷全都在遼東,無論如何,他也不會將汪興朝和遼東軍扯進來。”

“確實如此。”雲祿皺眉道:“下官看他的態度十分堅決,似乎已經存了必死之心,從他口裡挖出遼東軍甚至汪興朝的罪證,並不容易。即使他承認,如果手頭冇有確鑿證據證明背後是遼東軍指使,他也隨時可以翻供.....!”但隨即道:“爵爺放心,下官會想儘一切辦法.....!”

秦逍卻已經搖頭打斷道:“雲大人,我個人的意見,這件案子目前還真不宜揪出遼東軍。”

眾人一怔,軒轅衝卻率先明白過來,道:“爵爺是不想太早與遼東軍直接衝突。如果這件案子真的牽涉到遼東軍那邊,甚至是牽連汪興朝本人,事情就會變得極其複雜,弄不好會迫使遼東軍那邊率先發難.....!”

秦逍含笑道:“軒轅校尉說得對。大家都知道,雖然我們暫時在遼西落腳,但與遼東軍的實力還是懸殊很大,此種情況下,還是要儘力避免與他們發生直接衝突。”

“爵爺,那麼劫銀案.....?”

“我覺得公孫尚就是畏罪自儘了。”秦逍道:“公孫尚和喬明水合謀製造了劫銀大案,隻要追查他們在遼西的黨羽也就是了。公孫尚死了,遼西郡守的位置空缺,自然需要有人補任。”含笑看向宋士廉道:“宋大人,我想舉薦一人,你可以上書朝廷,讓吏部那邊商榷一下,看看我舉薦的人合不合適。”

宋士廉微笑道:“爵爺想要舉薦誰?”

“白玉樓!”秦逍道:“他飽讀詩書,東北大儒,桃李遍及東北,此外也曾在京都為官,有過為官的經驗。”

宋士廉笑道:“爵爺舉薦的人,朝廷那邊自然會考慮。我即刻擬摺子呈送回京。不過公孫尚自儘,安東都護府那邊肯定也不會閒著,應該也會向朝廷推舉新的人選。”

“我倒覺得這種情勢下,遼東軍那邊恐怕冇人趕來接這個燙手山芋。”宇文承朝淡淡笑道。

秦逍也是一笑,如今廣寧在龍銳軍手中,遼東軍那邊派人來接任,幾乎就是羊入虎口了。

“霍大人,白先生提出了均田策,一旦施行,對遼西百姓有著莫大的好處。”秦逍看向霍勉之,溫和道:“如果他能擔任遼西郡守,施行起均田策,將會.....!”

霍勉之笑道:“爵爺是否覺得下官會心中不服氣?”

他是遼西郡丞,在遼西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如今上麵的公孫尚已死,卻讓白玉樓直接淩駕於他之上,換作一般人,心中自然會有些不甘。

“白先生是鴻儒,而且螢草堂的均田策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經勾畫。”霍勉之平靜道:“下官一直都覺得,均田策雖然設想精妙,但想在東北推行,簡直是癡人說夢。可是冇有想到爵爺能夠到來,而且大力支援在遼西推行均田策,如果均田策確實能夠推行,為百姓謀福,下官自然是全力支援。白先生坐鎮遼西,下官從旁輔佐,如果真的能做成這件事,此生也是無憾。”

在場眾人聽得霍勉之這般說,都是肅然起敬。

“霍大人這般說,我心中歡喜。”秦逍也是感動道:“一個國家真正的強大,並非兵強馬壯,而是百姓們都能過上富足的生活,如此纔是一個強盛的國度。兵強而民弱,國富而民貧,這樣的國家遠遠稱不上強大,也必然無法長久。”環顧一圈,看著眾人道:“我隻想與諸位一起,不但能夠練出一支強大的兵馬,更要讓東北的黎民安居樂業,生活富足。”

他言辭懇切,在場眾人卻都是起身來,俱都向秦逍深深一禮。

“都坐都坐。”秦逍笑道:“冇有諸位相助,一切都是空中樓閣。”又問雲祿道:“私藏軍械案如何處置?”

“戶曹曹官田世朝藏匿軍械,他已經招供,不過他這樣做是受了淳於布指使。”雲祿道:“淳於布結黨營私,養寇自重,甚至殺良冒功,有田世朝作為證人,下官也正在蒐集證據。此案牽連到的人數眾多,廣寧軍的校尉鮮於豐也捲入其中,鮮於豐雖然還冇有完全承認,但下官相信再審上兩次,也就差不多了。隻要鮮於豐承認與淳於布勾結,再加上田世朝的證詞,也就可以差不多能定淳於布之罪了。”

秦逍微微頷首,微一沉吟,才道:“若是最終定案,如何處置,交給朝廷。到時候派人將犯案相關人員全都押送到京都,交給刑部論處。”

雲祿一怔,但馬上明白過來,拱手道:“下官明白。”

淳於布之前一直是榆關守將,也曾是遼東軍一員虎將,在遼西被定罪,如果直接由遼西這邊處置,難免會讓人覺得這是遼東軍以公謀私,藉機打壓遼東軍勢力,雖然事實上也確實如此,但如果毫無顧忌,還是會引起遼東軍官兵的極大仇視。

直接將這些人交到朝廷,由刑部來處理,至少讓人覺得,秦逍和龍銳軍所為,都是奉了朝廷那邊的意思。

如果刑部那邊對淳於布和鮮於豐等人定重罪,甚至直接砍了腦袋,那也是朝廷的態度,並非龍銳軍直接下手,如果刑部最終輕判,對秦逍來說,那也無關緊要。

秦逍設計軍械案的目的,本就不是為了要取淳於布這些人的性命,而是要以此案作為契機將榆關拿到手中,如今榆關已在囊中,目的達到,淳於布的生死,其實根本不重要。

“接下來最重要的兩件事,一是準備推行均田策。”秦逍緩緩道:“二來是要在黑山建立貿易場。”看向軒轅衝,見軒轅衝露出意外之色,含笑道:“軒轅校尉,這事兒我會與你詳談。”

軒轅衝有些茫然,卻還是點點頭。

“遼東軍能夠在東北延續近百年,歸根結底,就是因為東北的賦稅掌握在他們手中。”秦逍神色變得冷峻起來:“如果說財源是人身體內的血管,遼東軍便有兩條血管,一條自然是東北四郡的賦稅,另一條便是以北境十八坊為根基的阜城貿易場。據我所知,遼東軍利用阜城貿易場與北邊諸部常年貿易,利潤豐厚無比。隻要這兩條血管存在,遼東軍就會源源不斷地得到血液,想要整垮他們,比登天還難。”

宇文承朝冷笑道:“那就斬斷他們的血管。”

“宇文朗將說的不錯。”秦逍道:“我們雖然入駐遼西,但還有三郡控製在他們手中,大批的良田也都在她們的掌握之中,一時半刻也無法斬斷這條血管。”目光一寒,冷冷道:“不過貿易場這條血管,說什麼也要給他們斬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