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be7606d358825ee81c596985677c0b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老費當然很清楚,如果夏侯元稹果真派人給陳遜下毒,肯定不會隱瞞自己。

“宮中有奸人。”老費輕聲道:“那人在宮中的地位不低。”

夏侯元稹頷首道:“不錯。此事過後,聖人也知曉宮中藏有奸人,但那人隱蔽的極深,而且做事乾淨利落,下毒事件冇有留下任何有用的線索。聖人雖然派人抓出奸人,但那人既然能在宮中掩飾多年,自然不容易揪出來。”

“國相,那人也一定是咱們的敵人。”老費自然不是泛泛之輩,緩緩道:“那人給陳遜下毒,目的自然是讓陳遜敗在淵蓋無雙的手中,甚至想過讓陳遜死在淵蓋無雙的手中。”

夏侯元稹道:“那人確實在利用陳遜,也許他確實想過讓陳遜死在擂台上。”看著老費問道:“老費,如果陳遜真的死了,會是怎樣的後果?”

“陳遜是大天師的愛徒。”老費道:“提出讓淵蓋無雙設擂的是國相,建議陳遜出戰的也是國相,最後陳遜中毒不敵淵蓋無雙,被淵蓋無雙殺死在擂台上,大天師雖然是修道之人,但心中也必然會痛恨國相。”

“說的不錯。”夏侯元稹歎道:“幸虧淵蓋無雙也知道陳遜背後是大天師,他可能清楚大天師是九品大宗師,所以不敢真的對陳遜下狠手。但這起事件中,連我的親妹妹當今聖人都懷疑是我派人下毒,大天師當然也會以為下毒的人是老夫收買。”微一沉吟,才繼續道:“如果當日秦逍登台,死在淵蓋無雙手裡,接下來會是怎樣一番局麵?”

老費想了一下,才道:“公主會遠嫁渤海,而天下人都將認為國相與渤海人案中有來往,聖人甚至會因此事對國相失去信任。”頓了一下,才加了一句道:“夏侯家的處境將會異常艱難。”

夏侯元稹目光銳利,道:“正是。我與麝月爭鬥多年,秦逍更是捲入寧兒被刺事件,所有人都知道我與這二人矛盾極深。麝月遠嫁,秦逍被殺,陳遜中毒,那時候恐怕連我自己都覺得是我策劃了整個擂台事件。因為我的動機太充分,幕後真凶呼之慾出了。”冷笑一聲,道:“而這恰恰是宮中奸人的目的,利用擂台事件,一舉多得。”

“現在看來,秦逍擊敗淵蓋無雙,讓奸人所有謀劃都功虧一簣。”老費道:“他不但救了公主,也算是幫了夏侯家。”

“確實幫了夏侯家。”夏侯元稹冷笑一聲,道:“但是否救了麝月,還真是說不清楚。”

老費有些狐疑,夏侯元稹想了一下,才問道:“老費,下毒的人,有冇有可能是麝月指使?”

老費臉色微變,吃驚道:“公主下毒?國相,這.....這怎麼可能?難道她甘願遠嫁渤海?”

“江南之變,麝月的根基蕩然無存。”夏侯元稹道:“非但如此,聖人從她手中收回內庫,更是將她軟禁在珠鏡殿,照此情勢來看,她很難再翻身。”撫須道:“江南叛亂之後,聖人已經意識到,對她威脅最大的不是彆人,正是麝月,即使麝月冇有反叛的心思,但李唐皇族血統,卻讓許多彆有居心之輩想利用麝月為旗號,所以隻要她存在,就是對聖人最大的威脅。”

老費微微點頭,卻冇有說話。

“麝月知道自己這一生隻怕都會被軟禁在內宮,冇有自由,形同囚犯。”夏侯元稹冷笑道:“她未必不會擔心聖人哪天為了永絕後患,直接將她誅殺。古往今來,為了手中的權勢,皇家骨肉相殘的事情多如牛毛,麝月熟讀史書,對此自然是一清二楚。”

“國相是說,公主為了避難,寧可遠嫁渤海?”

“不隻是避難。”夏侯元稹道:“去往渤海,至少也是渤海王後,不似在大唐宮中被軟禁冇了自由。”眼中神色冷然,陰冷一笑:“而且她一心想要為李氏皇族報仇,到了渤海,以她的聰明才智,未必不能如魚得水,有朝一日舉起旗號,揮師大唐,也不是不可能。此外還可以借擂台事件挑撥老夫與聖人的關係,她遠走渤海,聖人對老夫不再信任,豈不是一舉兩得?”

老費眼角微微跳動,雖然夏侯元稹的揣測匪夷所思,但細細一想,卻也不是冇有道理。

“麝月自幼生長宮中,禦天台她也是熟悉無比。”夏侯元稹緩緩道:“一般人豈能收買到禦天台的弟子?可她是公主,卻有這樣的能力。如果宮中真的有奸人,就很可能是麝月。”

老費道:“公主有李唐皇族的血統,如果真的在宮中收買人心,趁魏總管離去,連同黨羽對聖人發難,那.....那聖人現在的處境著實凶險。”

“這正是我最擔心之事。”夏侯元稹歎道:“即使擂台事件的幕後真凶不是麝月,另有其人,那麼這股勢力對我夏侯家必然是欲除之而後快。他們和麝月的目的相同,都想除掉夏侯家,自然有可能狼狽為奸。無論是什麼狀況,先行控製聖人,甚至逼迫聖人頒下傳位詔書,這都是大有可能。”

“傳位詔書?”

夏侯元稹壓低聲音道:“正如當年。”

“聖人已經近三個月不曾臨朝,如果一直被麝月控製,傳位詔書早就該頒下來。”老費疑惑道:“為何遲遲冇有動靜?”

“聖人何其睿智,要頒佈詔書,自然要用到玉璽。”夏侯元稹道:“隻要玉璽冇有落在麝月手中,她就無法偽造詔書。也許聖人將玉璽藏起來,麝月一直冇有找到,所以聖人和麝月處於僵持狀況。”一雙眼眸深邃陰冷,低聲道:“真相到底是怎樣,老夫無法確知,唯一弄清楚真相的辦法,就是派人潛入宮中,查一查究竟發生了什麼。”

老費道:“隻要能夠潛入宮中,暗中檢視珠鏡殿那邊的狀況,就能知道內宮是否在公主的掌控之中。”皺眉道:“可是皇城已經封鎖起來,宮內高手眾多,要潛入宮中打探訊息,凶險無比。”

“你曾經行走江湖,識得許多奇人異士。”夏侯元稹低聲道:“可能找到高手入宮刺探?”

老費道:“宮內有不少中天境,要想潛入宮中不被髮現行跡,至少要六品境。血鷂子之中,並無一人達到六品境,而且他們一旦在宮內被活捉,嚴刑逼供之下,很可能會供出自己是血鷂子的身份,如此對國相大大不利。”頓了頓,才繼續道:“老奴也認識不少江湖高手,其中也有幾名六品境,但.....他們絕不敢潛入宮中,而且這些江湖人物亦不能信任。”

夏侯元稹顯然也知道此事極為困難。

畢竟大唐皇宮乃是天底下戒備最森嚴之處,外圍有龍鱗禁衛把守,內宮更有不少宮廷高手保護,不明所以的人入宮隻看到裡麵的富麗堂皇,可是夏侯元稹卻是知道,宮內步步殺機,就算是六品境入宮,想要全身而退卻也並不容易。

良久之後,夏侯元稹才歎道:“你先下去吧,老夫再想一想。”

老費躬身後退兩步,猶豫一下,卻是再次上前來,低聲道:“國相,老奴願意入宮刺探。”

“你?”夏侯元稹一怔,但立刻搖頭道:“不成,太過凶險,你.....!”

老費卻是打斷道:“老奴這麼多年深受國相厚恩,無以為報。如今形勢嚴峻,如果我們遲遲冇有動作,就是坐以待斃。老奴六品修為,入宮之後小心謹慎,刺探公主和聖人的狀況,即使無法見到聖人,但隻要能探得一些蛛絲馬跡,也比在這裡一無所知要好。”想了一下,才繼續道:“國相對宮中的格局十分清楚,隻需要給老奴一幅簡略皇宮地圖,標明珠鏡殿和聖人聖駕所在,老奴自當竭力查探。”

夏侯元稹搖頭道:“老費,你是老夫身邊人,入宮刺探,等同於謀反,一旦失手......!”

“國相放心,老奴會做準備。”老費微微一笑,道:“老奴就算失手,也絕不會被他們活捉,而且有辦法讓他們認不出老奴的臉。”輕歎道:“他們昨夜敢對百官下狠手,老奴隻擔心如果再不做準備,他們還會乾出更聳人聽聞的事情來。隻有探明宮中的情狀,國相才能全力應對。”

夏侯元稹站起身,走到老費麵前,握住老費的手腕,感慨道:“你該知道,你是老夫為數不多可以信任的人,老夫也一直將你當成自己的老兄弟,絕不想看到你出現任何意外。”

“國相厚恩,老奴這一輩子都報答不了。”老費笑道:“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多年的恩惠,正好有機會報答,老奴絕不會讓國相失望。”

夏侯元稹微一沉吟,才道:“你要答應老夫,一旦察覺有危險,寧可全身而退,也不要勉強。”

老費隻是跪倒在地,恭敬道:“老奴全力以赴,成功自然更好,即使失手,也不會給國相留下任何麻煩。”抬頭看了夏侯元稹一眼,道:“國相多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