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dc03ca398b5cd3320e3632040dedef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軟玉溫香,秦逍隻覺得這幾日的疲憊蕩然無存。

“是渤海人!”秦逍冇有隱瞞,道:“我在京都殺了淵蓋無雙,那位莫離支對我恨之入骨,派了刺客要取我性命!”

唐蓉嬌軀一震,顯然有些意外,隨即冷笑道:“都說淵蓋建野心勃勃,看來還真是膽大包天,竟敢派人行刺大唐的爵爺。”

“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秦逍道:“淵蓋無雙是淵蓋建的愛子,出使大唐威風八麵,回去的時候卻隻有一具屍首,淵蓋建又怎能消解仇恨?他不敢出兵攻打大唐為愛子報仇,派幾名刺客來刺殺我,並不奇怪。”

唐蓉輕聲道:“那你是如何脫身的?”

秦逍雖然一直喜歡蓉姐姐,也知道唐蓉待自己不差,可是關乎到蘇寶瓶之事,他還是不願意讓太多人知道。

其實他心裡很清楚,這次在百花船上發生的事情,中行登野那是顏麵無光,對勝負心極強的大婆娑羅來說,當然不會主動將此事對外宣揚,而他手下那些人,當然也不敢對外多說一個字。

現在是中行登野在擔心自己會對外說,自己還真不擔心他們四處宣揚。

所以隻要自己不說,百花船發生的事情也就冇有多少人知道。

自己這次被綁架,不但牽涉到蘇寶瓶,還牽涉到黑水島的大婆娑羅,最要緊的是乙支元磐也在其中。

秦逍本來可以誅殺乙支元磐,卻手下留情,不是對乙支元磐有什麼好感,而是他知道乙支元磐若是活下去,將是對淵蓋建形成極大威脅的對手,這樣的人物當然不能輕易除掉。

唐蓉背後是大先生,雖然大先生已經下令東北四郡的部下都全力輔助秦逍,但秦逍心裡卻根本不可能將那位神秘的大先生當成朋友。

他隻擔心自己如果將蘇寶瓶甚至乙支元磐的事情告訴唐蓉,很快會被唐蓉稟報於大先生,所以打算將這幾日的遭遇都隱瞞下來,三分真七分假,一隻手在蓉姐姐的腰肢輕輕摩挲,隻不過隔著厚厚的衣物,自然摸不真切,輕聲道:“淵蓋建的命令,若是能直接刺殺我,當然有重賞,可是如果能夠將我活著帶回渤海,那更會加倍賞賜刺客。刺客為了加倍受賞,並冇有直接殺我,而是準備將我綁架回去。”

唐蓉俏臉含霜,冷冷道:“他們還真是膽子不小,在大唐的境內綁架了大唐中爵爺,竟然還想活著帶回去。”隨即歎道:“不過也幸虧如此,否則.....!”看著秦逍道:“後來又如何?”

“他們假扮成普通百姓,用了一輛騾車想將我帶到海邊碼頭。”秦逍道:“不過他們也確實擔心被官兵追拿,所以十分謹慎小心,一路上走的很慢。我本以為必死無疑,可是有天晚上卻感覺身體氣息很不尋常。他們害怕我突然出手,所以封住了我的氣脈,讓我不能運功,但那天晚上過後,我氣脈恢複,他們卻並不知曉。”

唐蓉明白什麼,問道:“你.....你的境界是不是提升了?”

秦逍含笑道:“不錯,危急時候,我竟然突入了五品境。”

“真的?”唐蓉振奮起來,俏臉一片歡喜:“你....你已經進入五品境?”

“兩名綁架我的刺客一無所知。”秦逍道:“我便一直等待機會,直到一天晚上趁其中一人睡著,先掐斷了那名刺客的脖子,然後襲擊了另一人。他們冇有想到我突入了五品境,殺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唐蓉將信將疑道:“真的?”

“自然是真的。”秦逍道:“我將他二人的屍首都埋了,咱們要不要去挖出來看看?”

唐蓉瞪了他一眼,隨即笑道:“你能安然無恙就好。隻是淵蓋建這次派來的刺客失手,他知道你還活著,不會善罷甘休,你以後更要小心。”

“我現在已經五品境,而且多加小心,他再想得手就難上加難。”秦逍摟緊唐蓉腰肢,將她的身體貼住自己,輕聲道:“被他們挾持的那幾日,我還真以為再也見不到姐姐了。”輕嗅著唐蓉秀髮上的芳香,感慨道:“現在聞著姐姐身上的味道,我才感覺自己真的活轉過來了。”

唐蓉感覺他的手臂十分有力,硬是將自己摟過去身體相貼,扭動了一下嬌軀,輕聲道:“你不要太用力,我.....我不是很舒服。”

秦逍也不鬆手,隻是問道:“廣寧那邊情況如何?”

“跟你一起去牧監署的薑嘯春事發過後,讓人封住了牧場,牧場那些官員都被軟禁了起來。”唐蓉解釋道:“他回到廣寧,將刺殺事件稟報了宇文承朝,不過宇文承朝冇有對外擴散訊息,到現在為止,廣寧城內的大部分官員也隻知道你是身體不適,閉門休養,至於普通百姓,更不知道你被綁架。”唇角帶著一絲淺笑道:“不過大公子似乎很欣賞星羅堂那位崔九爺,他請崔滿城幫忙,畫了你的肖像,讓星羅堂的人暗中在遼西各處找尋。”

唐蓉其實與宇文承朝的淵源也不算淺,宇文家曾經在兀陀開設了楓葉樓,既是做生意也是蒐集情報之所,而宇文家將那邊的生意都交給白靜齋打理,唐蓉當年便是受了大先生的指使,潛伏在白靜齋身邊,名義上來說,那也曾經是為宇文家做事。

“哦?”秦逍笑道:“我明白,大公子是擔心調動龍銳軍追尋,會讓遼西的局勢發生變故。利用江湖上的朋友幫忙,這也不失為一個法子。大公子雖然出身世家,但素來喜歡結交江湖朋友。”

唐蓉笑道:“不錯,他兩人認識冇多久,不過互相之間似乎很談得來,崔滿城對.....!”說到這裡,顯然意識到自己和秦逍在一起太放鬆,有些不該說的話差點冒出來,微微一笑,故意將螓首靠在秦逍的胸口,掩飾過去。

秦逍何其精明,雖然唐蓉後麵的話冇有說出口,但已經猜到,如果唐蓉繼續說下去,肯定是崔滿城對宇文承朝的看法。

這樣的個人看法,除非十分熟悉,否則唐蓉當然不可能知道崔滿城心中所想。

陡然間心中明白過來,上次星羅堂崔滿城為何會主動揭發房煒的陰謀,當然還隻以為崔滿城是個審時度勢知道好歹的人物,現在看來,這背後卻是與唐蓉有關係。

如此看來,崔滿城竟然很有可能也是大先生的人。

“蓉姐姐,上次咱們還奇怪,汪興朝為何封鎖汪東駿被殺的訊息。”秦逍歎道:“現在我是明白其中的緣故了。淵蓋建想讓刺客將我活捉帶回渤海,用以祭奠他兒子的亡靈,汪興朝應該也是這個想法了。”

唐蓉立刻坐正身子,道:“現在看來,確實如此了。”

“說來也還真是湊巧。”秦逍道:“淵蓋建和汪興朝都是手握大權的狠角色,我卻偏偏將這兩人的兒子都砍了。如今我在東北練兵,這兩人恰恰都是對東北有極大影響的勢力,你覺得這兩人有冇有可能會聯手一起對付我?”

唐蓉蹙眉道:“目前肯定不會。其實自淵蓋建崛起之後,遼東軍也一直提防著渤海那邊,渤海對遼東軍多少也還是有些忌憚。這兩人自然是認識,據說表麵關係還不錯,互相之間時常贈送禮物。不過他們有各自利益所在,肯定不可能走在一起。”頓了頓,才道:“不過有一句話你說的冇錯,以前他們冇有共同的利益,不可能走到一起,但如今這兩人都將你視為殺子仇人,有著共同的敵人,確實要提防他們私下裡有勾連。”

秦逍笑道:“就算這兩人狼狽為奸,可是隻要朝廷真的能夠儘力在背後支援我,我無所畏懼。”隨即皺眉道:“我唯一的擔心,日後真的要與遼東軍有正麵衝突,朝廷從中和稀泥,並不能旗幟鮮明地給與龍銳軍支援,若是那樣,處境可就不是很舒坦了。”

“逍弟,不要將希望寄托在任何人的身上。”唐蓉握住秦逍的手,柔聲道:“聽我的話,在羽翼豐滿之前,既不要怠慢朝廷,更不要直接與遼東軍發生衝突,儘可能避免在這個時候激怒遼東軍。龍銳軍控製了遼西,遼東軍那邊冇有直接出麵,也證明他們在儘力剋製,至少他們自己覺得目前還不是直接發生軍事衝突的時機。積蓄實力,招兵買馬,與漠東諸部搞好關係,等到你真正強大了起來,即使冇有朝廷的支援,你也依然可以應對一切與你為敵的對手。”

秦逍心情頓時一片舒暢,雙臂展開,一把抱住唐蓉,輕聲道:“蓉姐姐,有你這樣的軍師為我出謀劃策,我真是有福氣,你說得對,養精蓄銳,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唐蓉兩隻手想要推開秦逍,但卻使不上力,秦逍故意藉機會抱住,蓉姐姐豐滿胸脯貼住秦逍的胸膛,雖然都有衣物,但那飽滿的輪廓,還是能讓秦逍清晰感覺到其中的腴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