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45cfcded187e18af87bd76a9745d06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麵帶微笑,但目光銳利,眾士紳不敢與秦逍對視,唯恐被秦逍盯住。

“秦將軍,我們前來縣衙,是為了保護縣尊大人。”人群之中忽然響起一個聲音,眾人循聲看去,隻見到從後麵擠出一個人來,年過四旬,樣貌平平,但膀大腰圓,一看就不是善於之輩。

在場數百人被秦逍鎮住,不敢輕舉妄動,此時這中年人走出來,立時讓眾人精神一振,大家紛紛讓開道路。

秦逍打量對方幾眼,笑道:“你是誰?”

“草民俞長河,星羅鏢行的鏢頭。”中年人上前拱手道。

秦逍聽得“星羅”二字,立時想到廣寧城內的星羅堂。

星羅堂是廣寧城內的市井幫會,坐堂大爺叫做崔滿城,遼東軍安插在遼西的幕後影子房煒就曾想利用星羅堂攪亂廣寧城,卻被星羅堂揭發,雖然秦逍冇有見過崔滿城,但卻感覺到星羅堂似乎有靠近龍銳軍的意思。

這時候出來一個星羅鏢行,也不知道與廣寧城的星羅堂是否有關係。

“原來是俞鏢頭。”秦逍笑道:“你說保護縣尊大人,不知是什麼意思?”

俞長河立刻道:“秦將軍,草民就實話實說了。幾天前縣尊大人就召集了城中有頭有臉的人物聚在一起,告訴我們龍銳軍霸占了廣寧城,而且接下來還要在遼西諸縣大動乾戈。他說龍銳軍蠻橫霸道,巧立名目,準備安排官員到各縣盤剝士紳百姓,如果被龍銳軍得逞,士紳百姓就都冇有好日子過。”左右瞥了瞥,見到周圍的士紳都是臉色慌亂,這才繼續道:“縣尊大人囑咐我們,這種時候,要齊心協力,絕不能讓龍銳軍的陰謀得逞,無論派了誰來,隻要冇有都護府的調令,就算不得數,大夥兒合力將來人趕出城去。”

眾士紳神色怪異,誰也冇有想到,這俞長河竟然將這檔子事直接說了出來。

秦逍掃過眾人,盯住萬老爺,問道:“萬老爺,這俞鏢頭說的是真是假?”

萬老爺神色尷尬,欲言又止,慌亂之下,也顧不得體麵,抬臂用衣袖擦拭額頭冷汗,寒冬時節,他額頭冷汗直冒,卻也可見他內心的惶恐。

“都護府!”秦逍微微點頭道:“安東都護府為朝廷官吏東北四郡,大小官員的任免,一直以來確實是由都護府頒令。不過咱們這位縣尊大人似乎忘記了,東北四郡雖然受安東都護府轄製,但安東都護府卻是聽命於朝廷。我倒不知,什麼時候安東都護府的命令比朝廷還要大了。”緩緩站起身,回頭看著半敞開的縣衙大門,冷冷道:“唐恂在哪裡?”

他心中清楚,縣衙外麪人群如潮,出了這麼大的事情,那位縣尊大人肯定不可能視若無睹,此刻隻怕就躲在門後。

果然,他話聲剛落,從門後轉出一道身影,一聲縣令的官袍,戰戰兢兢出來,見得秦逍冷冷盯著自己,忙上前跪倒在地:“卑職.....卑職明海縣令唐恂,拜見秦將軍!”顯然之前確實是躲在裡麵偷偷觀察外麵的動靜,否則也不會一下子就知道秦逍的身份。

“唐大人,撕毀朝廷公函,該當何罪?”秦逍並不和他囉嗦,直接將那份被撕毀的公函丟在唐恂麵前。

陳誌猛一直跪在邊上,臉色蒼白,早已不複之前的猖狂。

唐恂瞥了陳誌猛一眼,隻能道:“撕毀朝廷公函,等.....等同於謀反.....!”

“那麼毆打官兵呢?”秦逍逼視唐恂。

唐恂不敢與秦逍目光接觸,硬著頭皮道:“毆打官兵,就是叛亂.....,其罪當誅!”

此言一出,十幾名衙差固然都是神色驚恐,先前唯恐天下不亂衝上來拳打腳踢的壯丁們更是慌亂不已,不少人早已經縮回到人群之中,甚至有人已經悄無聲息離開現場。

“那就冇錯了。”秦逍伸手過去,直接拔出陳誌猛腰間佩刀,還冇等眾人回過神來,手起刀落,已經照著陳誌猛的脖子砍了下去。

他出刀快如閃電,陳誌猛和周圍所有人還冇有任何反應,一顆首級便已經飛出,脖子鮮血噴湧而出,但身體卻還保持著跪倒在地的姿勢。

先是一陣死寂,隨即有人驚撥出聲,甚至有人已經癱軟在地。

一座縣城內,欺男霸女之事時有發生,也會時不時發生命案,即使有人被判處死刑,也要押府廣寧受刑,像這樣當眾直接砍下腦袋,那可是極其罕見之事,周圍大多數人這一輩子幾乎都冇有見過此等事情。

首級滾落下去,血淋淋恐怖至極。

誰也想不到,這個在明海縣冇有幾個人敢招惹的縣衙班頭,眨眼間就已經身首分離。

“陳誌猛意圖謀反,聚眾叛亂,未免事態擴大,本將隻能先斬後奏,平定叛亂。”秦逍手握血淋淋的大刀,目光投向邊上的十幾名衙差,衙差們頓時手腳冰冷,早有人撲通跪倒在地,其他人見狀,也都紛紛跪倒在地。

周圍眾人都是驚恐萬分,萬老爺已經是麵色慘白,身體晃了晃,如果不是邊上有人眼疾手快扶住,差點已經癱坐下去。

斬殺陳誌猛過後,秦逍卻像隻是砍倒一棵樹一般,鎮定自若,目光卻如刀鋒般,盯著明海縣令唐恂問道:“唐大人,聽說你前兩天召集了城中的士紳,準備違抗朝廷的調令,還說要帶人將前來赴任的官員趕了出去?”

“卑職....卑職不敢!”唐恂就像一頭死狗般趴在地上,根本不敢抬頭。

“黃枦。”秦逍看向廣寧城派過來的吏曹書吏,吩咐道:“既然是公函,你來當眾宣讀。”

黃枦見得秦逍殺人立威,已經鎮住眾人,忙上前拾起地上被撕成兩半的公函,勉強湊在一起,高聲道:“今有狀告明海縣令唐恂貪贓枉法假公濟私之罪,著唐恂即日趕赴廣寧受查,另派李清源暫代明海縣令之職,待查明唐恂一案之前,由李清源署理明海縣事務。大理寺合吏部令!”

此時李清源身邊那名一直冇吭聲的中年人上前向秦逍拱手道:“秦將軍,卑職大理寺主薄林聰,奉雲少卿之命,帶人前來帶回明海縣令唐恂回去受審。”

秦逍點點頭,知道此人是雲祿從京城帶來的人,這次朝廷那邊派出的官員不少,除了大理寺少卿雲祿,還有吏部郎中宋士廉、刑部郎中徐盛,除了這三名官員之外,另有不少前來協同處理的官員,這林聰便是雲祿手下的官員之一。

唐恂這時候終於抬頭道:“秦將軍,這是有人構陷。卑職清正廉明,兢兢業業,絕冇有貪贓枉法.....!”

“不必向我解釋。”秦逍搖頭道:“跟著林大人回去,有大理寺和刑部的官員一同審理,有罪無罪,自然會有結果。”隨即衝著林聰使了個眼色,林聰心知肚明,回頭向幾名龍銳兵士吩咐道:“來人,將犯官唐恂拿下!”

龍銳兵士雖然有數人受傷,好在冇有傷筋動骨,隻是皮肉之傷,心中本就一肚子窩火,這時候再不猶豫,一擁而上,眾目睽睽之下,立時將唐恂綁了,周圍數百人看在眼裡,神色各異,但卻冇有一人敢多言。

“先帶回衙署裡。”秦逍揮揮手,吩咐道:“明日一早再帶回去。”

轉眼之間,秦逍殺一人抓一人,雷厲風行,明海士紳們一時噤若寒蟬。

“萬老爺....!”秦逍目光再次落在萬老爺身上,萬老爺再也撐不住,他雖然在明海縣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即使縣太爺見到他也是恭恭敬敬,可是麵對手握兵權的大唐中郎將,他心知自己在人家眼裡連個屁都算不上,腿上一軟,已經跪倒在地。

秦逍卻丟下手中刀,走上前來,竟然親自扶起萬老爺,含笑道:“不必如此。萬老爺,還有諸位士紳,我知道大家今晚來此,是受了唐恂的欺騙。唐恂造謠生事,說龍銳軍要盤剝明海的百姓,大夥兒為民請命,理所當然,冇什麼錯。”環顧眾人,道:“今夜之事與諸位冇有任何關係,隻是唐恂和陳誌猛這等敗類矇騙大家,朝廷絕不會追究大家的罪責。我也希望如果日後真的有官員在明海盤剝欺壓百姓,大家都能站出來,絕不能讓貪官汙吏為所欲為。”

此言一出,四周頓時一片叫好。

本來不少人剛纔也衝上去毆打龍銳兵士,如果真的要追究起來,不少人都要倒大黴,而且在場的士紳們也必然跑不了,此刻秦逍當眾說不會追究,眾人心中一塊石頭落地。

“將軍寬厚,草民感激不儘!”萬老爺激動道。

秦逍抬手指著李清源道:“這位李清源,出自螢草堂,是白玉樓白先生的門生。大家或許還不知道,朝廷派來的欽使已經重新審理了當年十問狀一案,最終認定,白先生和螢草堂眾多文人士子當年是為民請命,卻被一群貪官汙吏構陷,如今已經洗清了冤屈。朝廷派出的吏部郎中宋大人受命在遼西選拔官員,李清源飽讀詩書,為人清廉正義,所以纔會被委派過來暫代明海縣令一職。”

李清源卻已經拱手環顧一圈,謙遜有禮。

“大家都要記得,他隻是暫代縣令之職,如果乾的好,到時候朝廷自然會讓他繼續為一方百姓造福。”秦逍高聲道:“可是如果他是個貪官昏官,是個無能之輩,那麼不用大家驅趕,朝廷也會讓他滾蛋。所以他到底能否乾好,咱們先不要下結論,給他一些時間,大家一起監督,我相信這位李大人不會讓大家失望。萬老爺,還有諸位士紳,秦逍希望大家能夠協助李大人一同造福一方,讓明海縣的百姓豐衣足食,太平安康。”

此言一出,周圍不少人神情變得更是輕鬆,許多人都是長長吐了口氣,萬老爺已經道:“將軍放心,草民定當竭儘全力,絕不負將軍的期望。”

“俞鏢頭。”秦逍這才向星羅鏢行的俞長河招招手,俞長河上前來,拱手道:“將軍!”

秦逍含笑問道:“你冇有為唐恂這樣的昏官隱瞞,仗義執言,不愧是義薄雲天的好漢子。今日官軍被毆打,百姓是被蠱惑,既往不咎,可是縣衙的這些差役知法犯法,寬容不得,都要帶回廣寧受審。李大人坐鎮縣衙,少不得要一些公人幫襯,不知俞鏢頭和你手下的弟兄是否有興趣?”

俞長河一怔,秦逍道:“我的意思是,以後你和手下弟兄不必吃鏢行的飯,吃一碗公門飯如何?”

四周眾人都是愕然。

大家當然聽出秦逍的意思,分明是讓俞長河帶著手下人進入衙門當差,替換之前的衙差。

這對普通人來說,當然是求之不得的冇事,就像是天上掉餡餅。

畢竟誰都知道,要進衙門當差,絕非易事,光有銀子不成,還需要人脈,對普通人來說,想進衙門當差,那是想也彆想。

現在秦逍竟然主動讓星羅鏢行的人進衙門當差,這可是天大的恩賜。

-------------------------------------------------------------

ps:開書的時候就說過,這本書的框架很大,字數應該不少。沙漠也一直在打磨故事,希望能寫出一個精彩的故事給大家,我也相信這本書肯定不會讓大家失望的。朝堂江湖,美人珠簾,金戈鐵馬,奇謀詭計,該有的都不會缺,希望成為一部真正優秀的作品,同時也希望諸君不離不棄,共同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