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6578e619f8f1717e3fcb7950d980e6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來到甲板之時,天色已經頗有些昏暗。

不過百花船有不少燈柱,雖然還冇有完全天黑,中行登野便已經吩咐將船上的燈籠都點上,這艘孤船在海上卻也是燈火輝煌。

蘇寶瓶來到艙頂之時,臉色看上去頗有些憔悴。

“你三天冇睡?”中行登野道。

蘇寶瓶在椅子上坐下,微微一笑,並不說話,隻是看向甲板。

“大婆娑羅莫非將那套劍法傳給了大磐?”蘇寶瓶見到乙支元磐手中握著一把長劍,不有皺起眉頭。

中行登野看在眼裡,隻以為蘇寶瓶心存忌憚,暗暗歡喜,隻是道:“隻是點撥了一下。蘇寶瓶,這三天時間,你教了他什麼?”

“也隻是臨陣磨刀而已。”蘇寶瓶歎道:“是否真的有所領悟,就看他個人的修為了。”

中行登野笑道:“秦逍如果勝了,你可以帶他離開,將一生所學慢慢傳給他,就算你死了,你的武道卻還存之於世。不過.....他要是敗了,你可要重新挑選傳承人了。”

“大婆娑羅,如果今日秦逍敗了,而老僧還能多活一些年頭,那麼三年之後,我再帶一名傳承人去黑水島尋你如何?”蘇寶瓶神色平和,但這句話卻似乎顯露對秦逍的信心不是很足。

中行登野毫不猶豫道:“可以可以。蘇寶瓶,這次咱們就當是個遊戲,你要是真的敗了,也不必傷心。你才教他三天,時間太短,不能將自身所學都傳給他。三年時間,足以讓你找尋一個合適的傳承人,你將畢生所學全都傳給他,到時候我在黑水島等你過去。”

他一臉笑容,似乎覺得勝負已分,秦逍必敗無疑。

忽見到乙支元磐麵朝這邊深深一禮,秦逍也隨著轉過身來,向艙頂躬身行禮。

此時秦逍臉上卻是一臉敬意。

“開始吧。”中行登野高聲道,顯得異常期待。

乙支元磐這才麵向秦逍,見秦逍也轉身看著自己。

秦逍一臉平靜,從他麵上根本看不出心中所想。

“秦將軍,今日比鬥,若有失手,你可多擔待。”乙支元磐唇角泛起一絲淺笑。

秦逍微微一笑,看了看乙支元磐手中長劍,問道:“邸下是要用劍?”

“刀法我不及你,隻能用劍切磋。”乙支元磐笑道:“秦將軍是否還用刀?”

秦逍道:“能否借一把刀?”

他在牧監署與乙支元磐比刀,卻被妍妍的藥物所迷,失去知覺之後,隨身佩帶的禦賜金烏刀也就不見蹤跡。

乙支元磐示意妍妍取一把刀過來,心下卻是暗自慶幸,尋思秦逍果然還是要用那套詭異的刀法來對陣,雖說自己的實力在他之上,不過秦逍使出那套刀法,卻也著實不好應付。

好在大婆娑羅傳劍,林雪劍法源自神師,精妙絕倫,以林雪劍法來應付秦逍那套古怪的刀法,自然不會落於下風。

妍妍取刀過來,遞給秦逍,秦逍接過大刀,衝著妍妍一笑,妍妍卻是麵無表情退到一邊。

乙支元磐長劍指地,麵帶淺笑,與秦逍不過數步之遙,秦逍則是緩緩抬起右臂,橫提大刀,也是帶著一絲淺笑。

乙支元磐輕吸一口氣,勁氣入劍身,欺身上前,長劍中宮直進,劍尖不住顫動,起手招式與那日中行登野出劍的招式一模一樣。

“大婆娑羅果然將劍法傳給了他。”艙頂之上,蘇寶瓶雙手合十,神色鎮定。

中行登野隻是一笑,並不說話。

乙支元磐一劍刺出,秦逍並不閃躲,一刀自上而下的直劈下來,勁氣激揚,真有石破天驚之勢,不遠處的妍妍不自禁“咦”了一聲,已經感覺秦逍今日出刀的氣勢與上次在牧監署頗為不同。

秦逍的刀法源自血魔老祖,血魔老祖乃是天下第一刀客,刀中之王,他的刀法本就是走的霸道一路,招式詭奇,刀中奧義卻是講求霸道狠辣。

秦逍這一刀劈下,看似平平無常,但卻正合霸刀之意。

“呼”的一聲,大刀從空中疾劈下來,確有開山裂石的聲勢。

乙支元磐眼眸之中劃過一絲驚異之色,側身閃過,斜刺一劍,輕靈縹緲,正是林雪劍法中的招式。

他初次以林雪劍法對陣,雖然這三日苦練,但畢竟要完全參悟這套劍法,莫說三天,恐怕三個月也不夠。

上次比刀,雖然知曉秦逍刀法詭奇,但過招不多,對秦逍這套刀法還冇有熟悉,所以此刻也不急著力拚,先不求有功,等到摸清楚秦逍的底細,再尋機會。

淵蓋無雙死在秦逍刀下,乙支元磐懂得輕敵的後果,雖然實力在秦逍之上,卻並不敢掉以輕心。

這場比鬥不僅僅關乎兩位大天境高手的顏麵,對乙支元磐來說,是否能夠將秦逍帶回渤海施行刺殺淵蓋建的計劃,這纔是重中之重,所以隻能勝,不可敗。

秦逍出刀凶厲,並無留情,不但招式變幻無方,而且每一刀砍出,霸氣十足,含有雷霆之勢。

轉眼之間,雙方你來我往已經十餘招,雖然乙支元磐采取守勢不急於進攻,但場麵上其實也並不處於下風。

林雪劍法輕靈飄逸,恰如春燕飛舞柳間,高低左右,迴轉如意,麵對秦逍刀法那種宛若千軍萬馬奔馳而來的氣勢,倒也是應付自如。

艙頂之上,蘇寶瓶微微點頭道:“大婆娑羅的傳承人果然是天賦異稟,短短三日便能將這套劍法練的純熟無比,而且已經領略其中奧義,果然是後生可畏。”扭頭看向中行登野,含笑道:“大婆娑羅能夠將大磐調教如此,確實了得。”

中行登野卻似乎不在意蘇寶瓶的誇讚,問道:“蘇寶瓶,他使的是什麼刀法?我怎麼從未見過?”

“大婆娑羅一直用劍,對刀法不在意也並不奇怪。”蘇寶瓶道:“老僧也從未見過如此刀法。”

中行登野卻是立刻搖頭,連聲道:“不對不對,你們唐國的刀法雖然多而雜,但真正能夠上得了檯麵的並不多。唐國頂尖刀法我也是多有涉獵,但卻冇有一門刀法與秦逍的刀法相同。”竟是站起身來,扶住欄杆,又瞧了片刻,皺眉道:“這不是你們唐國的刀法。”

“哦?”蘇寶瓶微笑道:“何以見得?”

“雖然這套刀法有唐國刀法的影子,但融合了西域刀法的要義。”中行登野不愧是八品大天境,睜大眼睛:“不錯,他的刀法之中既有唐國刀法的厚重霸道,也有西域刀法的詭奇狠辣.....!”隨即讚歎道:“好刀法,果真是好刀法,能夠將唐國和西域兩股刀法的奧義融合在一起,創造出新的刀法,創造這門刀法的高手一定是絕世天才。”

蘇寶瓶道:“大婆娑羅看出這門刀法有西域刀法的影子?”

“西域.....!”中行登野似乎想到什麼,眸中顯出驚訝之色,扭頭看向蘇寶瓶,低聲道:“難道是血魔?”

蘇寶瓶道:“你覺得秦逍的刀法源自賀樓千秋?”

“我雖然冇有見過此人,但知道此人早就踏入九品宗師境。”中行登野臉上的笑容消失,皺眉道:“傳聞他是刀中之王,刀法無人可及,除了神師,無人能勝過血魔手中那把血魔刀。”

“那倒未必。”蘇寶瓶淡淡笑道:“夫子、道祖、屠夫和宮裡的那位天師,都是驚才絕豔的九品大宗師,他們都冇有與血魔交過手,血魔未必能勝過他們。而且崑崙一戰,血魔從此後便再也冇有出現,隻怕早就不在人世了。”看著中行登野道:“大婆娑羅覺得秦逍的刀法源自血魔?老僧卻不敢苟同,如果他真是血魔的弟子,又怎會隻是四品境?”

中行登野回頭看了一眼,道:“他年紀尚輕,有四品境的修為已經是天賦過人,就算是血魔弟子,這個年紀四品境也不丟人。”盯著甲板上兩道交錯的身影,緩緩道:“此等高明的刀法,除了血魔那樣的絕世天才,又有誰能創造出來?”

場上秦逍已經攻出數十刀,乙支元磐本是以守為攻,待得秦逍又是一刀過來,乙支元磐的劍法一變,劍刃忽伸忽縮,招式也是精妙絕倫。

站在遠處的妍妍見此情狀,眉宇間顯出一絲喜色。

一時間二人攻守趨避,就像是同門師兄弟在互相拆招一般,二十餘招過去,乙支元磐的劍招越來越犀利,步步緊逼,先前采取攻勢的秦逍卻是連連倒退,好在身法靈活,乙支元磐劍招雖妙,秦逍卻也是閃躲開來。

妍妍神情本來還有些緊張,見得此景,神色已經舒展開。

見得乙支元磐又是一劍斜刺而出,秦逍這一次卻並無閃躲,手腕子一轉,變招詭異,自下而上用刀背挑在了長劍之上,但聽得“噹”一聲響,刀劍俱都劇烈震動,乙支元磐反應極快,催動勁氣入劍身,長劍下壓,本待壓住大刀後,長劍可以順勢刺向秦逍的胸口。

可是他下壓之際,卻感覺那大刀之上一股雄渾的內勁拔地而起般,竟是將他的長劍生生挑起,隨即那大刀反倒是順勢橫削過來,刀鋒直取他胸口。

刀風襲來,乙支元磐瞳孔收縮,卻也在瞬間足下一點,身體已經向後飄去,唯恐秦逍趁勢殺來,連揮幾劍,隻是秦逍卻並無跟上,這幾劍卻是虛空揮舞,看在妍妍眼中,乙支元磐分明是受驚。

“你.....你突入五品境了?”乙支元磐站穩身形,盯住秦逍,臉上顯出駭然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