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bc014968503c1f7d2a39d7289f4fcb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夜色之中,一葉小舟在海中緩緩而行。

秦逍坐在船尾,看著乙支元磐和妍妍各自拿著木槳劃船,心下隻覺得好笑。

妍妍上船之後,乙支元磐立刻將自己的外襖脫下來給妍妍換上,雖然換上外襖,但裡麵的衣衫卻還是濕漉漉的,妍妍一開始還哆嗦著,好在擁有五品修為,漸漸緩了過來。

海船被燒燬沉入海底,渤海水手們的那艘小舟不敢再靠近,此時早已經不見蹤跡。

黑衣老僧大發神威,讓乙支元磐和妍妍更是明白了雙方實力之間的巨大差距,再也不敢生出其他心思,變得老實起來。

小舟當然不能停在海中,而黑衣老僧和秦逍當然不會去劃船,無奈之下,乙支元磐和妍妍隻能擔起責任。

秦逍對他們自然不會有絲毫的同情。

兩人偷雞不成蝕把米,如果海船完好無損,有水手負責行船,不但速度快,也不用親自費力,而且在大船之上也不至於寒冷。

現在倒好,一葉小舟漂浮在茫茫大海上,深夜之時,天寒地凍,兩人還要負責操槳,秦逍知道這兩個傢夥現在肯定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但一切也是他們自作自受。

不過秦逍對黑衣老僧的實力卻是佩服的五體投地,黑衣老僧對自己的態度似乎有了很明顯的變化,不管怎麼說,這老和尚也算是救了自己一命,而且當下還要依仗老和尚做靠山。

所以他對老和尚倒是十分的殷勤。

伺候的讓彆人舒舒服服,這是秦逍在甲字監就練得爐火純青的功夫,對他來說,殷勤隻是手腕,目的是要從對方身上獲取利益。

船上有乾糧和水,秦逍很殷勤地將食物送到老和尚的手裡,拎著水袋子在旁邊伺候,老和尚吃上幾口,秦逍立刻送上水袋,就像是孝順的晚輩正恭敬地伺候長輩。

黑衣老僧卻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對,甚至很理所當然地受用。

其實這小舟之上不但備有食物和飲水,而且還有小風帆,一旦順風是可以將風帆架起來,借風力而行。

不過小舟是按照黑衣老僧的指示自西向東而行,而今晚吹的是北風,自然無法架起風帆。

這幾天折騰下來,秦逍此時到還有些疲憊,深夜時分,感覺倦意上湧,乾脆就斜靠在小舟之內打起瞌睡。

他也明白,黑衣老僧如果想要取自己性命,自己睜大眼睛也不是對手,他若想讓自己安然無恙,自己就算睡得天昏地暗也是安全得很,於是整個人蜷縮在袍棉袍裡,乾脆先不去想太多,好好睡上一覺,養精蓄銳。

在這海上肯定是冇有半點脫身的機會,隻能等著登岸過後再找尋機會,在此之前,怎麼想都是白想。

說也奇怪,雖然眼下實際上是待宰羔羊,但秦逍反倒睡得很踏實。

聽到秦逍打起呼嚕聲,妍妍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眼眸之中滿是惱恨之色。

隻是這一看,卻驚奇發現,黑衣老僧竟然將那件外罩的黑色鬥篷解了下來,似乎是擔心秦逍睡著之後會受寒,竟然蓋在了秦逍的身上。

妍妍一臉驚奇,實在想不到這怪物一般的老和尚竟有如此溫情體貼的一麵。

黑衣老僧裡麵穿著絳色僧袍,褪去鬥篷之後,裡麵其實很單薄,換作一般人,肯定難以經受夜裡的寒氣,但對大天境來說,氣候再寒冷幾分也毫無影響。

如果無法修出遠超常人的堅韌肉身,就根本不可能踏入大天境的境界。

“大師,我們的目的地是什麼地方?”乙支元磐小心翼翼問道。

他現在對這個老和尚是真的怕了,發自骨子裡的畏懼。

“長生港!”

“遼東長生港?”乙支元磐吃驚道。

“到了長生港,我們登岸之後,你們便可自行離去。”

乙支元磐和妍妍對視一眼,心頭苦笑。

雖然是在海上,但他對大海很瞭解,也知道寧化港和長生港之間的距離有多遠。

即使是大船揚帆而行,日夜不停,至少也要四五天時間,現在隻是一葉小舟,而且還是靠劃槳而行,照這樣的速度,十天半個月倒未必能夠抵達,這黑衣老僧的目的地不可能更改,那就是說,接下來半個月,兩人都要給黑衣老僧和秦逍做船伕。

無論在大唐還是渤海,能夠擁有五品修為,到哪裡都是座上賓,現在倒好,兩大五品高手卻隻能成為受人欺壓的船伕,而且還不能表現出任何反抗的意思。

黑衣老僧對秦逍的態度變了,對乙支元磐二人的態度也同樣變了。

如果說在那把火之前,黑衣老僧還算寬厚,那麼現在可就冇有那麼好的待遇了,先前黑衣老僧將妍妍打落海中,並不留情,更無憐憫,乙支元磐心中清楚,接下來但凡讓黑衣老僧稍有不滿,這老怪物隨時都能將兩人打入海中。

而且這老和尚似乎對秦逍也親近起來,非但不能惹老和尚,甚至都不能讓秦逍感覺不舒坦。

乙支元磐心中叫苦,如果小舟還要走上十天半個月,那麼這些日子始終要保持小心謹慎,身後就是兩位爺,不能有絲毫的得罪。

秦逍醒過來的時候,天已經大亮。

這一晚睡得談不上有多舒服,卻也養足了精神,醒來的時候,身上那件鬥篷已經被黑衣老僧收走穿上,他伸了個懶腰,見到乙支元磐二人兀自在劃船,也不知道是不是一晚上都冇停,見黑衣老僧依然是閉眼合十,心想就這門清心養神的功夫,那就已經很了不得。

“乙支邸下,回到渤海,你們準備怎麼辦?”秦逍吃了點乾糧,忍不住問道:“不能帶我回渤海,是不是再也冇有機會刺殺淵蓋建。”

乙支元磐隻能道:“我們會另作謀劃。”

“你說如果我派人給淵蓋建送一封信,告知乙支家族的後人還存活在世,他是不是晚上都睡不著覺?”秦逍笑嗬嗬道:“如果他知道乙支邸下是黑水島大婆娑羅的人,會如何應對?會不會派兵殺到黑水島?”

“你不會!”乙支元磐道。

“不會什麼?”

“自然是不會告密。”乙支元磐淡淡道:“在淵蓋建的事情上,秦將軍和我算是同一陣線,他是我們共同的敵人。我想讓淵蓋建萬劫不複,你也同樣希望他早日被誅殺,既然如此,你又怎會出賣一個欲圖刺殺淵蓋建的朋友!”

秦逍歎道:“你燒船的時候,可冇將我當成是朋友。”

幸虧乙支元磐是背對著他,秦逍看不到乙支元磐臉上的尷尬。

不過乙支元磐除了尷尬之外,臉色也不好看,心想你這是動不動就將這件事情拿出來晾一晾,生怕氣氛不尷尬。

“你說的我們,指的不單單是你和妍妍姑娘吧?”秦逍道:“你之前說過,渤海國有許多人對淵蓋建深惡痛絕,這些人都欲將淵蓋建碎屍萬段。乙支邸下,這些人都有誰?在你們渤海,是否有一股暗中的力量,就是為了專門對付淵蓋建聚集在一起?”

乙支元磐這次卻冇有回答,似乎並不想在這個問題上說太多。

“你一直說除掉淵蓋建之後,渤海的國主可以重新掌權,而且你似乎對那位國主十分推崇。”秦逍也不在意乙支元磐不理會,笑道:“你們的刺殺計劃,背後的真正指使者,是不是就是渤海國主?你們是不是渤海國主的人?”

這時候,他分明看到乙支元磐身體一震。

“秦逍,我們要殺淵蓋建,與永藏大君有什麼關係?”妍妍已經冷笑道:“你不要信口開河,將大君也扯入進來。”

秦逍嗬嗬笑道:“妍妍姑娘著急了?你一個姑孃家,何必參與這些打打殺殺的事情?你精通藥理,既然能下毒,應該也能治病。要不你就留在大唐,行醫救人豈不更好?我身邊還正缺這樣一個人。”衝著乙支元磐道:“乙支邸下,你說我的安排怎麼樣?”

“秦將軍這話是什麼意思?”乙支元磐立時警惕起來。

“意思很簡單啊。”秦逍道:“淵蓋建野心勃勃,搞不好哪天真的會對大唐用兵。既然渤海有一股反對淵蓋建的力量,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也許到了那一天,咱們可以裡應外合,共同對付淵蓋建。如果妍妍姑娘留在大唐,到時候可以成為我們之間的聯絡人,這豈不是很好?咱們要深謀遠慮,早做準備纔好,你說呢?”

“做夢!”妍妍冷笑道:“秦逍,你自己都生死未卜,還在這裡癡心妄想。這老......哼,這位大師到現在都冇告訴你要帶你去見誰,他要在長生港停靠,那是在遼東。那裡是遼東軍的老巢,你們龍銳軍和遼東軍水火不容,也許大師就是帶你到遼東軍那裡去,你怎麼不想想萬一真是如此,遼東軍會不會要了你的命?”

她其實是看不慣秦逍狐假虎威的樣子,故意出言威嚇。

秦逍被她這一說,忍不住扭頭看向黑衣老僧,問道:“大師,你不會真的要帶我去遼東軍那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