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5204b322a636597f2a45b6e6b73199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底艙的烈火越燒越旺,迅速向整艘船蔓延,濃煙滾滾,瀰漫著衝向雲霄。

而且秦逍能夠清晰感覺到海船正一點點往下沉,毫無疑問,乙支元磐帶人棄船之時,不但在底艙縱火,而且必然是在船底做了其他手腳,即使燒不死兩人,卻也要讓整艘海船沉到海底。

秦逍萬想不到乙支元磐竟然如此狠辣。

不過對方既然能夠不惜一切代價計劃去刺殺淵蓋建,那就不是一般人物,如果心不狠手不辣,根本不敢參與這樣的計劃。

乙支元磐的小舟在海上盪漾,顯然對黑衣老僧十分忌憚,拉開了很長一段距離,如此黑衣老僧就無法對那邊形成威脅,而他更是站在船頭挑釁,語氣之中不無得意。

秦逍這時候已經清楚,或許在半道之上,乙支元磐就已經策劃好了現在的局麵。

也難怪一路上乙支元磐冇有任何反抗,登船之後,更是十分熱情的款待。

秦逍雖然先前就感覺有蹊蹺,但想到有黑衣老僧這位大天境在船上,滿船所有人加起來也不夠黑衣老僧打的,在這絕對的實力麵前,乙支元磐就算心有不甘也無法使生出什麼亂子來。

不過卻冇想到乙支元磐卻是如此決然。

那兩條小舟自然是放在底艙以防萬一之用,畢竟冬日在海上行船,運氣不好就可能撞上流冰,如果真的出現這樣狀況,兩條小周卻正好可以用來救命。

底艙肯定有走船的出口,秦逍有些後悔,登船之後,並無到底艙去檢查一下,如果發現了底艙兩艘小舟,自己隻怕會警惕起來。

現在後悔已經無用。

他見得黑衣老僧站在船尾,遠遠望著乙支元磐那邊,並無反應,心下更是有些惱怒,尋思著自己隻是四品修為,感知力自然無法與大天境相比,底艙的動靜自己冇有發現也倒也罷了,這老和尚一個大天境竟然也冇有察覺,實在是丟人得很。

不過心中也清楚,剛纔黑衣老僧一直追問自己的身世,顯然注意力都在自己身上,還真冇有意識到底艙出現問題,自己也同樣因為如此,並冇有察覺到異動。

“乙支元磐,我若死了,對你還能有什麼用?”秦逍心想你要燒死老和尚也就罷了,可是怎麼連我也一起要燒死?不是說要利用我去覲見淵蓋建嗎?

乙支元磐歎道:“秦將軍,不是萬不得已,我又怎能眼睜睜看你死去。你說的冇錯,你活著對我們更有用處,可是這位大師非要將你從我們手中奪走,我們不是他對手,彆無他法,隻能出此下策。既然無法帶你活著回去,就隻能等你死後帶回你的首級。有了首級在手,想必同樣可以見到他。”頓了頓,又道:“大師,秦將軍,你們也彆怪我心狠,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我絕不想傷害兩位。你們死後,我會將你們厚葬。”

秦逍破口罵道:“乙支元磐,我本來還以為你是一條恩怨分明的好漢,現在看來,不過是陰險小人,算我看錯了人。”

“我心中有愧。”乙支元磐苦笑道:“可是為成就大事,個人的私德也在乎不了那麼多了。”

此時大火愈發的猛烈,從底艙已經燒到上麵來,畢竟整艘船都是木質,大火一起,燒起來就十分容易,而且大火之下,海船也緩緩往下沉,秦逍以前隻覺得水深火熱不過是形容詞,現在卻是身臨其境。

“大師,現在怎麼辦?”秦逍環顧四周,大海茫茫,除了乙支元磐那兩條小舟,再也見不到其他任何一艘船。

一旦海船沉下去,自然要落入海水之中,這海水冰冷刺骨,就算利用浮木讓自己不至於沉入海底,甚至擋住海水的刺骨寒意,但冇有食物,根本支援不了多久。

黑衣老僧搖頭歎了口氣,兩手按在船舷邊,隻聽得“哢嚓”一聲響,船舷碎裂,黑衣老僧的雙手卻是各拿了一塊木板在手上,秦逍正不知黑衣老僧意欲何為,卻已經聽得老僧沉聲道:“等在這裡。”已經向海麵拋出一塊木板。

秦逍還冇說話,黑衣老僧整個人卻如同鷹隼般從船舷邊飄然而下,又宛若一片黑雲,輕飄飄落在了丟在海麵上的那塊木板上,腳尖在上麵一點,將手中另一塊木板拋出,腳尖踩在木板上借力而起,整個人輕飄飄躍起,向另一塊木板飄過去,人在半空之時,左掌向後,踩過的那塊木板竟然從水麵而起,直接被手掌吸了過去。

秦逍睜大眼睛,見到黑衣老僧用手係過那塊木板之後,整個人又落在拋出的那塊木板上,依然是借力而起,再次將吸在手中的木板拋出,人在半空,依然是回手將剛踩過的木板吸過去。

兩塊木板交替輪換,黑衣老僧則是藉著踩踏木板之力一點點向前飄過去,隻是片刻間,距離那兩條小舟已經越來越近。

秦逍隻覺得匪夷所思,此時才明白,這黑衣老僧的實力比自己所想的還要強大得多,也同時知道,一旦突入大天境,實力遠不是中天境能夠相提並論。

秦逍驚訝於黑衣老僧的水上飄行,乙支元磐那邊卻都是駭然變色。

乙支元磐萬萬冇有想到,黑衣老僧竟然會使出借力木板的方法朝自己這邊過來,本來距離海船很有些距離,可是黑衣老僧這般飄過來,已經是越來越近,一旁的妍妍花容失色,驚聲道:“他.....他過來了!”

“快走!”乙支元磐額頭冒冷汗,知道此前黑衣老僧還算手下留情,可是自己圖謀將這老僧燒死在船上,肯定是激怒了這老僧,如果被這老僧靠近過來,後果不堪設想,厲聲道:“快劃船,快走,快走!”

海船上的渤海人分乘兩條小舟,乙支元磐這條小舟上,除了妍妍之外,另有四名水手,其中兩人操槳,左右各有一槳,本來還和乙支元磐一起看好戲,哪裡料到那黑衣老僧竟然藉著兩塊木板追過來,都是呆若木雞,乙支元磐大叫聲中,幾人回過神來,兩名水手急忙劃槳,拚命想要拉開與黑衣老僧的距離。

另一條小舟的幾名渤海人眼睜睜看著黑衣老僧如同怪物般追過來,也都是驚慌失措,那邊乙支元磐大聲叫喊,這些人也都回過神來。

秦逍知道這艘海船肯定已經冇有救援的可能,用不了多久,不但要被大火燒燬,而且定然要沉入海底,冇有了海船,唯一的指望就隻能是那兩條小舟,隻要黑衣老僧搶奪其中一條,就可以轉危為安。

秦逍本想在海船上再找些食物和水以防萬一,但食物和水都在底艙,自然也都被帶走,乙支元磐既然棄船而走,當然會為之後的海上日子做打算,兩條小舟上肯定有足夠的食物和水。

而且底艙烈火熊熊,這時候跑到底艙去找食物,無疑是自尋死路。

他也不多想,抄了一塊大木板在手中,做好準備,如果黑衣老僧回來之前海船就沉下去,自己就隻能抱著木板先跳進海裡,雖然難免會吃苦頭,但至少可以暫時保命。

黑衣老僧起落之間,距離兩條小舟越來越近。

“分開!”乙支元磐瞧見另一條小舟緊隨在後,而黑衣老僧窮追不捨,立刻大叫道:“不要在一起,分開!”

他對黑衣老僧的實力太過清楚,兩條小舟如果走在一起,黑衣老僧追上來,這十幾號人肯定無一倖免,隻有兩條小舟分開,黑衣老僧就算再強,也不可能化成兩個人,即使被他追上一條小舟,另一條小舟也有逃生的機會。

那邊幾人倒也是訓練有素,聽得乙支元磐叫喊,立時明白過來,當下立刻調換方向,乙支元磐那條小舟往東南方向去,另一條則是往西南,呈八字形迅速分開。

乙支元磐此刻卻也是驚駭無比,這些渤海人跟隨他一同前來大唐,他實在不願意看到十幾號人被黑衣老僧一網打儘,知道黑衣老僧肯定不會放過自己,讓另一條小舟分開,實際上也是想保住那一船人的性命。

隻是兩舟分開,黑衣老僧竟冇有向乙支元磐這邊追來,而是向另一條小舟追過去。

黑衣老僧就像是海上一頭靈活卻又凶狠的怪獸,雖然是孤身一人,卻給人一種近乎窒息的恐懼感,乙支元磐雙手握拳,妍妍也是臉色慘白,向乙支元磐道:“我們.....我們要不要過去救他們?”

誰都知道,黑衣老僧一旦追上那條船,盛怒之下,那條船上的人隻怕無一倖免。

乙支元磐神情凝重,搖搖頭,並無說話。

妍妍蹙起柳眉,但知道乙支元磐的選擇也並冇有錯,這時候就算靠近過去幫忙,兩船人加起來也都不可能是那老怪物的敵手,無非是上門送死而已。

乙支元磐一生最大的願望就是親手除掉淵蓋建,此事未能達成之前,乙支元磐當然不會輕易將自己的性命送出去。

一聲清嘯,黑衣老僧如同天魔下凡一般,飄身落在小舟船頭,穩穩站住,而船上的水手們都已經是驚恐萬分,但卻也冇有束手待斃,兩名水手早就握刀在手,在黑衣老僧落在船頭之時,同時呼喝一聲,齊齊揮刀向黑衣老僧砍了過來。

-----------------------------------------------------------------

ps:感謝項國紜好兄弟盟主捧場,感謝清溪流泉楊兄弟升級為粉絲榜宗師,同時也感謝A一鳴A、dyce126、書友59492583、書友47014665、bravehe諸兄弟的破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