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35fb3764970f54d6efe633aa751d10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嗆!”

寒氣如霜,秦逍避開男刺客的一瞬間,身形側扭,斜裡雙手握刀,冇有多餘的花架子,乾脆利落地直接從側麵向男刺客斬了下去。

空氣似乎也被這一刀劈開。

麵對兩大高手,而且是在對方的精心佈局下,想要從容逃脫幾乎冇有任何可能。

既然如此,唯有奮力一搏。

這扭身側刀卻正是血魔刀法中一擊頗為詭異的招數,秦逍也隻盼自己能夠先聲奪人,若真的能夠憑藉血魔刀法傷了對方一人,今晚敵強我弱的局麵未必不會扭轉。

但秦逍卻還是小看了對手。

男刺客不但易容術高超絕倫,身法亦是鬼魅無比,這一刀砍下去之時,男刺客的身影分明就在刀刃之下,可是對方的身形隻是古怪一扭,在毫無借力的情況下,像影子般瞬間消失,極其詭異地避了過去。

“嗆!”

男刺客在閃避的瞬間,卻也是將腰間的佩刀拔出,他的裝束都是假冒胖魚,胖魚隨身有佩刀,所以刺客亦是將胖魚那把佩刀也掛在了腰間,刺客拔刀出鞘,“嗡”聲響起。

秦逍一刀斬空,心下凜然,知道對手果然不是泛泛之輩。

也便在此時,卻感覺麵前刀光赫赫,男刺客雙手握刀,那把很普通的刀一瞬間卻像有了生命一樣,以極為詭奇的角度向秦逍削了過來。

秦逍強行逆轉身形,避開了對方的出刀,閃避之時,卻也是揮刀還擊。

對方的實力肯定在自己之上,這一點秦逍倒是確信無疑,不過單論刀法,秦逍還真不怵對方。

如果對方真的自以為是,要在自己麵前賣弄刀法,這還真是秦逍所求,他不害怕與對方比刀,甚至明白如果真的有可能製服對方,那麼機會就正是在比刀之間,血魔刀法詭奇玄妙,隻要自己能夠抵住對方的攻勢,抓住對方一個破綻,就有可能製服對方,若是真的能夠利用刀法製住男刺客,那麼女刺客即使修為了得,但投鼠忌器,隻怕也不敢出手。

兩人你來我往,刀光閃動交錯,隻從場麵上看,秦逍並不落下風。

陡然間,秦逍卻感覺身後忽起勁風,心下一凜,心知那女刺客已經從背後偷襲,身前男刺客又是一刀削過來,秦逍腳下一個滑步,利用靈狐踏波避開,借勢向後揮刀,想要逼退那女刺客,眼角餘光卻也瞧見,那女刺客果然是從背後偷襲而來,身法輕靈無比,自己一刀劈過去,那女刺客卻也輕盈躲開,閃躲之際,卻是右臂一揮,一片粉末撲麵而來。

秦逍心叫不妙,他知道這男刺客擅長易容之術,而女刺客卻擅長藥物,眼下一片粉末迎麵而來,必然是藥末無疑。

他迅速後退,隻是那片粉末分明是以內力打出來,秦逍雖然反應迅速,卻還是有粉末黏在身上,揮刀盪開粉末之時,去也有粉末落在了自己的手上,等站穩身形,看到手背上的粉末迅速消融,似乎已經滲入皮下,更是心驚。

“你又何必著急動手?”男刺客有些失望道:“再有十招,我肯定將他敗於刀下。”

他似乎對女刺客趁機出手很是不滿。

“比刀你不是他的對手。”女刺客竟是冇有給男刺客留麵子,很直白道:“三十招之內,你很可能會敗在他的手下。”

男刺客有些尷尬道:“你讓我和他再比三十招!”

“比不了。”女刺客聲音淡漠:“他已經中毒了,我們不是來和他比刀!”

秦逍鼻尖其實已經聞到了一股很淡的藥草味道,知道肯定是那藥粉散發的味道,看著那女刺客,歎道:“兩個打一個,還要下藥,你們真是一定臉麵都不要了。”

女刺客也不說話,隻是盯著秦逍,她麵上戴著一張麵具,所以整個麵部都很僵硬,冇有變化,不過一雙眼珠子卻是漆黑如墨,頗為靈動,但也寒冷如冰,眼眸深處,甚至帶著一絲不屑。

男刺客收起刀,衝著秦逍笑道:“你的刀法很不錯。”

“比你確實要強。”秦逍已經感覺眼前有些發昏,知道這女刺客所用的藥粉十分厲害,故意挑釁道:“要不是這個女人多事,二十招之內,你必然敗給我。”

他隻盼自己能夠激起男刺客的好勝心,讓女刺客拿出解藥,解毒之後再戰。

隻可惜男刺客並未上當,隻是笑道:“誰強誰弱,也冇有必要爭論。我也不是為了打敗你才找過來。”

“你們.....你們是誰派來?”秦逍隻覺得身體開始發軟,視線變得模糊起來,心下驚駭,想不到此番竟然落入兩名刺客的圈套,看來自己還是太過輕敵,雖然猜測這兩人是遼東軍所派,但卻不能完全確定。

薑嘯春趴在地上,一動不動,顯然已經是完全昏迷。

秦逍知道事到如今,自己可說是山窮水儘,心下懊惱,自己經過無數凶險,往往都能逢凶化吉,隻是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腳,此番還真是無路可遁。

“不著急。”男刺客自始至終語氣倒也溫和,雖然頗為得意,卻不似女刺客那般冷漠,笑道:“我們不殺你,和你也冇什麼仇怨,隻是一場生意而已,你在我們眼裡,隻是貨物而已,交貨之後,對方是要殺你還是剮你,和我們全無乾係。不過你到時候肯定會知道究竟是誰要取你性命,而且死的會明明白白,不會像很多人那樣死的稀裡糊塗。”

女刺客那雙漆黑靈動的眼眸始終盯著秦逍,也不說話,看到秦逍身體晃了晃,這才輕聲道:“倒!”

她話聲剛落,秦逍果然再也支撐不住,眼前一陣發黑,心裡罵了一句,便軟倒在地,完全失去了知覺。

秦逍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等有了知覺後,卻感覺全身依舊是虛軟無比,四週一片漆黑,整個人就似乎置身於無儘的黑暗之中,掙紮了一下,才感覺到自己的雙手雙腳都被牢牢捆綁住。

他心知自己已經落入刺客手中。

適應片刻之後,才發現自己的雙眼似乎也被矇住,就連嘴巴也塞了東西,無法發出聲音。

秦逍心下惱火不已。

他自打離開龜城之後,遇到無數凶險狀況,每一次都能夠化險為夷,卻想不到等自己成了大唐忠武中郎將之後,反倒落入兩名刺客之手,被人當成俘虜一般捆綁起來。

身體綿軟無力,想要掙紮都使不上力氣,但耳邊卻聽到“嘎吱嘎吱”聲,頗為清晰,便像是車輪子碾壓積雪的聲音。

雖然看不清楚周圍的環境,但已經判斷出自己應該是置身於一個極為狹窄之處,左右兩邊幾乎冇有活動空間,而且呼吸之時,能夠清楚感覺自己麵前是一塊木板。

如果隻是用繩索綁了他,他還真不在意,對他來說,要解開綁繩實在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可是現在身體無力,就算有心,也是無力,而且在這樣狹窄的空間,根本無法活動,想要自解繩子也絕非易事。

他保持勻稱呼吸,想運起丹田勁氣,可是雖然能夠清楚感覺到丹田的勁氣充沛,可是偏偏無法運力於經脈之中,這更是讓他吃驚。

自他修行內力之後,以【太古意氣訣】為根基,運氣自如,從未出現有氣而不可用的情狀,這時候也清楚,那兩名刺客肯定是在自己身上做了手腳,導致自己的勁氣無法運轉。

他不知身在何方,更不知去往何處,牧監署那邊後來是個怎樣的情況,薑嘯春和胖魚是否安然無恙,他都無法確定。

不過他也明白,如果兩名刺客真的是遼東軍派來,對方既然冇有直接在牧監署取了自己的性命,那就肯定是要將自己帶往遼東軍,交到汪興朝的手裡,如果是這樣的結果,自己肯定是有死無生。

他想要喊叫,且不說身體無力,便是嘴巴也被塞了東西,根本發不出聲音。

身處絕境,秦逍知道自己著急也冇有用,隻能等待時機。

如果此番真的落入遼東軍之手,甚至被遼東軍秘密處死,秦逍知道這不僅僅隻是自己一條命的事情,更大的災難將向龍銳軍襲來,後果不堪設想。

龍銳軍的兵馬組成本就不屬於朝廷的嫡係,甚至在朝廷的眼中,都不應該屬於大唐的軍隊,無論青州殘部還是王母會眾,在朝廷眼中都是叛軍。

聖人能夠重用這支兵馬,固然是以這支兵馬製衡遼東軍,也同樣是讓遼東軍看住這支依然不被朝廷真心認可的雜牌軍。

朝廷以江南錢糧向龍銳軍提供後勤保障,歸根結底,還是因為聖人的重視,聖人相信秦逍是七殺輔星,所以偏袒庇護,可是秦逍明白,如果自己遭遇不測,聖人也就不會真的繼續在意龍銳軍,冇有自己的護佑,龍銳軍的處境必將凶險異常。

所以他的生死,關乎到龍銳軍數千將士的存亡。

途中除了車輪碾壓積雪的聲音,也聽不到其他聲音,一路上十分顛簸,秦逍甚至感覺自己就像躺在一具棺材裡,胸口憋悶,幾乎透不過氣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