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b430b712737348b71e42bbcc6e550d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廣寧城往東北方向不到五十裡地,便是狐蘇縣境內。

狐蘇縣是廣寧十三縣中地域最大的治縣,但人口卻在十三縣居於末位,道理其實很簡單,狐蘇縣有一片廣袤的草場,這片草場就幾乎占據了整個縣近一半的麵積。

狐蘇馬場是大唐帝國數得上號的馬場,雖然比不得赫赫有名的遼東馬場,但是遠比龍銳軍駐地鬆陽馬場要好得多。

除了地理位置更為安全,馬場的麵積更為遼闊,最要緊的是這片草場的草質也是不差。

大唐的戰馬素來都是緊缺貨,戰馬的來源一直都是出自東西兩端。

西邊自然是西陵馬場,祁連山下草場遼闊,西陵各大馬場每年都需要向朝廷繳納戰馬,所以帝國大部分騎兵裝備的幾乎都是西陵馬,而東邊的東北馬卻是裝備的不多。

這倒不是帝國不想裝備,而是東北各大草場的戰馬幾乎都不向朝廷繳納。

遼東軍牢牢控製著東北各大馬場,馬場雖然名義上受太仆寺所轄的地方牧監管理,但實際控製權都在遼東軍的手中,畢竟遼東軍以騎兵為主,東北各大馬場的戰馬,也始終直向遼東軍供應。

狐蘇馬場常年都保有四五千匹戰馬,蓄養出來的優良戰馬,也都會送往遼東。

秦逍抵達狐蘇馬場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時分。

他數日之前得知遼西郡境內還有一片狐蘇馬場,而且蓄養了數千匹戰馬,當時心情就異常振奮,略做了一些安排之後,便乘這兩天還算清閒,立馬帶著薑嘯春前來。

宇文承朝留駐廣寧城,薑嘯春是負責龍銳軍騎兵訓練的柱梁,既然發現遼西有馬場,秦逍自然會領著一起來。

薑嘯春知道遼西雖然已在龍銳軍的掌握之中,但經過此番事件,遼東軍與龍銳軍之間的矛盾更是勢若水火,秦逍所麵臨的人身安全也比之前進京駐守鬆陽草場要危險得多。

他本想將兩百騎兵全都帶來護衛,但秦逍卻覺得有些大題小做,最終隻是帶了三十名精銳騎兵護衛前來。

進入狐蘇馬場境內,一路上漸漸見到了崗哨堡壘,互相呼應,戒備森嚴。

“東北早些年十分不太平,多有盜匪出冇,這些崗哨堡壘都是為了防備盜匪搶掠戰馬。”薑嘯春對對崗哨堡壘的作用倒是十分清楚,解釋道:“若是時局動盪,這些堡壘都有兵士守衛,它們都是修建在道路要緊處,互相之間能夠呼應照顧,盜匪劫掠隻是自投羅網。不過現在還算太平,這邊也就不會多耗費兵力,並非所有的堡壘崗哨都安排有人守衛。”

“咱們走了半天,還冇到牧所。”秦逍笑道:“薑朗將,依你之見,這片馬場可以安置多少戰馬?”

薑嘯春道:“最多不能超過兩萬匹。這片馬場我也做了些瞭解,地貌很好,而且十分遼闊,草場範圍內有好幾處湖泊,隻要雨量充沛,每年都有豐美水草生長,可以供應兩萬匹戰馬的草料。超過這個數量,草場的水草就會吃緊,必須另外運輸草料供應。”

“和我估計的差不多。”秦逍點頭道:“我和北邊的真羽部已經談好了絲馬貿易,真羽部也答應今年可以向咱們提供兩萬匹戰馬,等馬匹交付之後,也要考慮如何安置。鬆陽草場養不了那麼多馬,而且那邊的地理條件比這邊要惡劣一些,反倒更適合訓練騎兵。所以我盤算了一下,以後鬆陽草場那邊直接作為訓練騎兵的場地,這邊就作為龍銳軍的蓄養戰馬之所。”

薑嘯春雙眉一展,笑道:“這個主意好,將狐蘇馬場變成龍銳軍的馬庫,可以保證我們的戰馬源源不斷。”想了一下,問道:“將軍,狐蘇馬場原有數千匹戰馬,而且都是東北馬,您準備如何處理?”

“你覺得呢?”

“東北各大馬場的戰馬一直都是供給遼東軍。”薑嘯春道:“據我所知,這幾千匹戰馬都是遼東軍蓄養在此,如今遼西在我們手中,遼東軍冇有輕舉妄動,顯然是想看看我們到底意欲何為。今次將軍親自來草場視察,而且已經打算將此地作為咱們的蓄馬之所,遼東軍肯定會派人將這些戰馬全都弄走。”

秦逍哈哈笑道:“朗將覺得他們能將這些戰馬弄走?”扭頭看向薑嘯春,眼含深意。

薑嘯春低聲道:“將軍,難道你準備......將這批戰馬全都扣留下來?”

“朗將錯了。”秦逍搖頭道:“你難道以為這批戰馬真的屬於遼東軍?”抬頭看了看天幕,時當黃昏,天還冇有完全暗下來,喃喃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為王臣,這狐蘇草場是大唐的領地,領地上的戰馬,也隻能屬於大唐。”

薑嘯春一怔,隱隱明白什麼,還冇說話,卻聽秦逍已經問道:“狐蘇草場的牧監還冇到嗎?”

秦逍前來巡查草場之前,自然對這塊草場已經有了詳細的瞭解,進入草場之前,事先也已經派人向這邊告知。

他知道帝國的各大馬場在名義上其實都隸屬於太仆寺,太仆寺專門負責管理天下所有的畜牧馬匹,而天下馬場又分為官辦和民辦,官辦馬場的駿馬自然直接隸屬於太仆寺,而民辦馬場往往都是由钜商富賈投銀子興辦,在官府也有記錄,不過蓄養不歸官府過問,等到駿馬長成,官府便會以高價收購,最終收購的戰馬也都會交由太仆寺調配。

官辦馬場都會設一名牧監,是馬場最高長官,全權負責管理馬場。

狐蘇馬場是正兒八經的官辦馬場,依照大唐的律法,那是直接歸屬於太仆寺,不過近幾十年來,太仆寺幾乎無法從狐蘇馬場調走一匹戰馬,整座馬場的每一匹戰馬,最終都是供應給遼東軍。

也幾乎就在這時候,聽到馬蹄聲響,眾人循聲看去,便見到不遠處已經有數騎飛馳而來,到得近處,幾騎都是翻身下馬,當先一人身著官府,不過秦逍見多了高官重臣的官袍,隻看那人的官服,就知道品級甚低。

“卑職狐蘇馬場牧監段保拜見爵爺。”那官員快步上前來,在秦逍馬前躬身行禮,十分恭敬。

秦逍點點頭,笑道:“原來你就是段牧監?聽說你將狐蘇馬場打理得井井有條,這裡的戰馬都是品種優良,可真是辛苦你了。”

“不敢。”段保勉強陪笑道:“聽聞爵爺要巡視馬場,不知有何吩咐?”

秦逍很乾脆道:“段牧監,你這邊現有多少馬匹?”

“回將軍話,共有七千三百四十六匹在冊。”段保對本職工作倒也算儘心,回稟道:“不過其中有一千一百五十四匹是馬駒子,尚未長成,另有八百多匹已過壯年,不再適合裝備軍中。”

秦逍頷首道:“段牧監對馬場的情況瞭若指掌,確實是好官,我在太仆寺那邊倒也認識幾位大人,回頭向他們好好褒獎你幾句。”

段牧監恭敬道:“多謝爵爺。”卻也看不出有多歡喜。

他雖然擔著牧監之職,名義上也是隸屬於太仆寺麾下的地方官員,不過山高皇帝遠,這裡距離京都遙遠得很,太仆寺的命令在這邊就是廢紙一張,他這個牧監的職位是否能坐穩,也從來不需要看太仆寺的臉色,隻需要都護府那邊一句話就好。

段牧監對秦逍的到來確實感到很意外,心中更多的是慌亂。

龍銳軍在遼西的所為,他自然十分清楚,畢竟狐蘇馬場距離廣寧城也就一百多裡地。

這些時日廣寧城和榆關先後被龍銳軍控製,京城的欽使也已經抵達,更是乾脆利落地為螢草堂平反,這幾天又開始徹查劫銀案和軍械案,不少官員都被牽扯捲入進去,弄得了遼西官場一片風聲鶴唳。

段牧監管著馬場,自以為那些案件也牽扯不到自己身上,冷眼旁觀。

可是今日接到秦逍要親自來視察馬場的訊息,心中就十分忐忑,也不知道秦逍到底意欲何為。

“怎麼,段牧監似乎不是很歡喜?”秦逍盯著段保,含笑問道:“莫非在太仆寺為你說好話冇什麼用處?”

段牧監一怔,想不到秦逍竟然會直白地戳穿自己的心思,尷尬不已,忙笑道:“不敢不敢,爵爺提攜,卑職感激不儘。”

“無妨。”秦逍微笑道:“聽聞段牧監是都護府向太仆寺舉薦,太仆寺不好不給都護府麵子,算起來,都護府纔是段牧監的衣食父母啊。”

段牧監心下一沉,他知道龍銳軍和遼東軍針鋒相對,都護府站在遼東郡那邊,自然也是龍銳軍的對手,此刻秦逍直接說都護府是自己的衣食父母,那分明是在提醒什麼,脊背發涼,勉強笑道:“食君之祿,忠君之事,聖人纔是卑職的衣食父母。”

“段牧監,這片草場我準備征用了。”秦逍冇有再囉嗦,很直接道:“我已經向朝廷上了摺子,龍銳軍要訓練大量的騎兵,冇有蓄養戰馬的草場可不行。鬆陽草場隻能用作訓練之所,不能蓄養戰馬,倒是這狐蘇馬場是豢養戰馬的絕佳之處。”身體微微前傾,胳膊撐在馬背上,含笑看著段牧監問道:“你要不要幫我繼續打理馬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