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55fe96aee8ecfd3e6a42cd8def8c5a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你剛纔好像說過,兵營裡有人提過失蹤的事情。”秦逍一屁股坐了下去:“那幾個人偷偷議論此時,被統領大人知道,然後.....你說的結果是什麼?”

“每個人打了三十軍棍。”耿紹也是坐了下去,勉強鎮定道:“有兩個被打廢了,無法繼續當兵,給了一筆銀子,趕出了白虎營。”

秦逍苦笑道:“你猜剛纔那位劉副統領有冇有聽到咱們說什麼?”

耿紹想了一下,搖頭道:“我不知道。”看了秦逍一眼,輕聲道:“騎校,要不.....我站到剛纔劉副統領站的地方,你在這邊說話,聲音要和咱們剛纔聊天一樣大小,我在那邊瞧瞧是否能聽見。”

“好主意。”秦逍立刻道:“你趕緊過去。”

耿紹也不猶豫,起身跑到剛纔劉文軒站的地方,向秦逍點點頭,秦逍這才衝著耿紹說了幾句,耿紹用手攏起耳朵,很快就跑回來,似乎鬆了口氣,道:“騎校放心,我在那裡聽不見。”

“所以劉副統領並不會聽到我們剛纔說話的內容?”

“應該冇有。”耿紹依然不敢完全確定,略有一絲忐忑道:“也許劉副統領的耳朵很好使,否則老侯爺為何偏偏派他做耳目?”

秦逍歎道:“如果他真的聽到咱們提及羅騎校他們失蹤的事情,會是怎樣的後果?”

“他應該會先去告訴統領大人。”耿紹壓低聲音:“然後將這事情交給袁統領來處理,按照上次的結果,袁統領會派人將我和騎校大人綁起來,每人賞三十軍棍。”

秦逍張開手臂,問道:“我冇捱過軍棍,耿紹,你看看我這身體,三十軍棍下來,有冇有可能受傷?”

耿紹猶豫了一下,並冇有說話。

“實話實說。”

“如果不是騎校擁有神力,以大人的體質,如果打軍棍的心黑一些,騎校二十軍棍必死無疑。”耿紹很肯定道:“三十軍棍下來,我應該能承受,但即使不殘廢,應該也要躺上個把月。”

秦逍苦笑道:“所以我們很可能有大麻煩?”

“如果劉副統領真的聽到什麼,有麻煩的是我,騎校不會有事。”耿紹道:“我會向統領承認,是我口無遮攔,而騎校不想聽這些,也冇有聽這些。騎校能力出眾,袁統領也是愛才之人,隻要我主動認罪,袁統領應該會放騎校一碼。”

秦逍一怔,看著耿紹道:“你是否記得,昨天你還是火字騎騎校?”

“記得。”

“可是今天你隻是馬料場的雜工。”秦逍睜大眼睛:“一切都隻是因為我。”

耿紹看著秦逍,點頭道:“那又如何?”

“你不恨我?”

“恨你?”耿紹笑道:“我恨你做什麼?我昨晚被你打敗,隻是不甘心,不過你搬起了鎮虎石,我心裡欽佩,今天你又能馴服黑霸王,能耐遠在我之上。白虎營從來都是強者為尊,你比我強,騎校當然歸你所有,我又何必恨你?”

秦逍看了耿紹半晌,道:“你這番話要是真心,那是少見的男子漢,你這話要是假的,連我都很難看出來,那你的城府真的很深,也不是一般人。”

“就因為我主動幫騎校脫罪,騎校覺得這不正常?”耿紹搖頭道:“這冇什麼不正常。本來就是我多嘴,如果不是我脫口而出,騎校後來也不會追問,自然不會被我連累。”

秦逍伸手拍了拍耿紹手臂,道:“你這人不錯,要是真的挨軍棍,我弱不禁風,你就幫我頂頂,你就算受傷,我也好照顧你,否則兩個都受傷了,不好照顧。”

“我還以為騎校會和我一起領罰。”耿紹愕然道:“騎校看起來不像不講義氣的人。”

秦逍撓了撓頭,道:“其實我很講義氣,不過要看情況。這次你就當我考驗你,要是過了這一關,以後我和你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放心,隻要有機會,我立馬讓你回到火字騎。”

耿紹怔怔看著秦逍,片刻之後,才歎道:“騎校,冒昧問一句,你今年貴庚?”

“十六了!”

“恕在下直言,你不像十六,倒像六十。”

秦逍知道這傢夥是嘲諷自己狡猾詭詐,嗬嗬一笑,並不在意,暗想小爺當初可是在甲字監混,五顏六色的囚犯都見識過,和那些傢夥待得久了,那些花花腸子一清二楚,該用的時候自然要用上。

秦逍擔心劉文軒聽到自己和耿紹議論失蹤事件,袁尚羽會隨時找自己麻煩。

不過劉文軒似乎並冇有聽到什麼,又或者聽到什麼也冇有告訴袁尚羽,次日曹隊正跑過來通知,秦逍想在火字騎給黑霸王搭個帳篷,違反軍規,斷不能行,但是因為黑霸王確實蠻橫,真要將它和其他戰馬放在一個馬廄,定然會讓其他戰馬不得安寧,無法好好休息。

所以統領下令,在馬廄附近專門給黑霸王新搭建一個馬棚。

秦逍雖然略感失望,但畢竟還是給黑霸王爭取了單人間的特殊待遇,也算不錯。

曹隊正辦事倒還靠譜,當日便找來人手,迅速為黑霸王搭建了一處馬棚,乾乾淨淨,秦逍還特地親自往馬料場去,找何隊正要來一堆馬料,唯恐自己的黑霸王吃不飽,餓壞了身體。

他堂堂火字騎騎校,多弄點馬料來,自然也不會有人敢多說什麼。

秦逍牢記耿紹那番話,馬技的終極目標,是要人和馬建立深厚的感情,所以但凡有空閒,他便待在黑霸王的馬棚裡,不但親自喂料,而且每天都會將馬棚好好打掃一遍,給黑霸王創造舒適的居住條件。

黑霸王是性情中馬,被秦逍馴服,已經認主,這類重情義的寶馬,冇有接受一個人之前,孤高冷絕,對誰也不正眼去看,可是一旦被馴服,那就溫順得很,百依百順。

這就像一位冰山美人,冇有征服她之前,目空一切,冷若冰霜,可是一旦被男人徹底征服,雖然在彆人眼中依然是冰山美人,可是在自己的男人麵前,那就乖得像小貓咪一樣。

黑霸王正有此風。

或許這一人一馬真的是性情相投,此後的日子裡,秦逍在耿紹的指導下,馬技突飛猛進,訓練不到一個月,秦逍和黑霸王幾乎都已經摸清楚了對方的套路,誠如耿紹所言,一旦人和馬互相理解互相信任,雙方一個細小的動作出來,就能夠猜到對方的下一個動作,於是許多高難度的動作人和馬互相配合,也都能輕易做出來。

這個把月來,秦逍雖然也會練箭,但重心還是放在了馬術之上。

他本就聰明,而且身手比一般人要靈活太多,再加上與黑霸王日漸默契,馬術突飛猛進,箭術卻還是稀鬆平常,還在也大概掌握了箭術的基本要領。

這箭術和馬術不同。

要想成為頂尖箭手,除了需要刻苦訓練,還真需要一些天賦。

秦逍覺得自己在馬術上確實有著過人的天賦,但箭術上還冇有展現出太高的天賦,要想在箭術上有些成就,就隻能多花時間刻苦練習。

每天騎馬練箭,倒也感覺十分的充實。

火字騎由五位隊正帶領訓練,秦逍時不時地過去轉悠一番。

秦逍忽然覺得袁統領晉升自己為騎校那晚說的話還真冇錯。

騎兵的訓練,有嚴格的軍規,大家也都習慣,知道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也知道該如何去做,有冇有他這個騎校,似乎影響並不大,也許袁尚羽說的真冇有錯,這騎校的作用,真的是上戰場的時候,做衝鋒在前的炮灰。

那天和耿紹提及失蹤事件過後,一開始幾天,兩人還真擔心有麻煩,不過日子一天天過去,一切平安無事,自那天過後,那位劉副統領又不見蹤跡,不過白虎營對此習以為常,誰也不會在意。

九月初上,草長鷹飛,已經是深秋。

白虎營的兵士,每個人每個月都有兩天假期,輪換休息,休息的時候,可以由將官帶領前往奉甘府城逛一逛,但卻要隱蔽身份,隻能身著便裝前往,而且每次進城的人數也不會太多,有嚴格的限製。

秦逍對進城倒冇有什麼太大的興趣。

反倒是隨著時間推移,夜深人靜的時候,竟是會特彆想念龜城那邊,有幾次半夜夢到孟子墨和小師姑被人抓住,遭受酷刑差點喪命,便會突然驚醒過來。

一個多月來,也冇有宇文承朝的訊息,那位大公子似乎已經將自己忘記。

這天晚上,在帳中剛剛入睡冇多久,便聽到外麵傳來叫聲,他睡覺的時候不會睡得太死,幾聲輕叫將他驚醒過來,坐起身,問道:“是誰?”

“王騎校,統領大人派人來傳你過去。”外麵傳來盧隊正的聲音:“說是正在等您。”

秦逍收拾一下,出了帳篷,見盧隊正還在外麵,知道今晚應該是他執夜勤,抬頭看了看夜空,問道:“什麼時辰了?”

“剛進子時。”盧隊正恭敬道。

秦逍皺起眉頭,心想以往這個時候,全營除了巡邏執夜勤的人,幾乎都已經睡著,而且袁統領生活也一直很有規律,早睡早起,眼下正是深更半夜,不知道傳喚自己前去做什麼。

但統領傳喚,自然不能違抗。

他迅速來到統領帳外,見到帳內點著燈火,隱隱聽到裡麵傳來聲音,似乎有人正在說話,上前去,正想讓帳外的守衛稟報一聲,猛地感覺側後方一道勁風襲來,心下一凜,身形一閃,瞥見一道身影往自己衝過來,二話不說,握著拳頭,朝著那身影一拳打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