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30d578bf0d34c6b9ae78b3f9a0c2da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唐蓉若有所思,微微搖頭道:“他到底有什麼打算,我們無法判斷。我會讓人暗中詳細打探,瞧瞧汪興朝到底意欲何為。”隨即蹙眉道:“你刺殺汪東駿,有多少人知道?”

“屈指可數。”秦逍道:“汪東駿手下那些護衛,都不曾見到我。”

唐蓉道:“你在真羽部與汪東駿結仇,汪東駿卻在回程途中被人刺殺,汪興朝第一個懷疑的肯定就是你,隻怕早就已經暗中調查刺殺汪東駿的凶手。”

“那是自然。”秦逍道:“汪興朝懷疑凶手是我,那是理所當然。不過我這邊也做好了應對,在時間上他抓不到證據。”

唐蓉微點螓首道:“你做好了應對自然冇錯,不過汪興朝何等狡詐,豈會輕易揹你所騙。你這邊的應付越是無懈可擊,他反倒越是懷疑,即使最終拿不到證據在手中,隻怕也會將喪子之恨算在你的頭上。”

秦逍淡淡笑道:“我雖然與他尚未謀麵,但從我走出榆關來到東北那一刻起,他就視我為敵人,無可更改。”

“你還真是膽大妄為。”唐蓉輕歎道:“渤海莫離支淵蓋建的愛子命喪你手,如今安東大將軍的獨子也同樣死在你的手裡,這兩人心中自然是要殺你而後快。”

秦逍神情變得冷峻起來,唇角泛起寒意,卻不說話。

遼東遼陽城東北角不到一百裡地,有一座霧鬆山,山上遍佈雲杉、紅鬆、冷杉等樹木,居高俯瞰,白茫茫一片,寒冬時節,每天除了正午一段時間,大多數時候整座霧鬆山都是霧氣藹藹,放眼望去,白霧嫋嫋,宛若仙境。

山中建有一座高塔,被稱為忠烈塔,其名的緣由很簡單,在這座七層的高塔中,其中有四層供奉著無數的忠烈靈位,這些靈位清一色都是遼東軍的將官靈位,神聖肅穆。

當年武宗皇帝東征,雖然打的渤海國伏地稱臣,但雙方激戰多年,也都是死傷慘重,東征之中戰死的帝國將士不在少數,武宗皇帝特意下旨在遼東建造一座忠烈塔,將眾多帝國的忠魂供奉在這忠烈塔中。

忠烈塔的頂層,一扇窗戶打開,外麵掛著一串風鈴,寒風吹過,風鈴“叮鈴”作響,清脆無比,聲音也是遠遠傳出。

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雙手揹負身後,站在窗邊,居高俯瞰。

忠烈塔建於霧鬆山最高處,站在塔頂,自然是一覽眾山小。

男子身著錦服,外披狼毛大氅,年過五旬,皮膚黝黑,神色雖然平靜,但那一雙眼眸確實冷若寒星,不怒自威。

在他身後幾步之遙,放著一張棋盤,一名黑衣老僧盤膝而坐,年近六旬,白鬚飄飄,一隻手撚著一顆黑棋,正看著棋盤上的棋局若有所思。

“將軍的棋術又精進許多了。”良久之後,黑衣僧放下手中的棋子,歎道:“大勢已定,老僧就算能夠勉強應對,卻也改變不了大局,這盤棋,老僧甘願服輸。”

窗邊男子這纔回過身,淡淡一笑,道:“不是我的棋術精進,是上師的心腸越來越軟了。還記得早些年,上師在棋局上鋒芒逼人,每一手都暗含風雷之勢,那些不經意的棋子,最終卻都成為奇招,妙不可言。”頓了一下,才歎道:“可上師如今出手平和,處處給人留活路,與當年那個人鬼共懼的‘殺僧’越來越不一樣了。”

“也許是太老了。”黑衣僧看者那男子道:“老僧和將軍這一生所經曆的實在太多,生生死死,分分合合,這一路走過來,再回頭時,有些事情也該看破了。”

男子苦笑道:“不錯,我今年五十有六,卻已經是白髮漸生,再有四年,就是花甲之年,那些尋常百姓到了花甲之年,已經可以兒孫滿堂,能享天倫之樂。”也不關窗戶,走到黑衣僧對麵坐下,平靜道:“本來再過幾年,我也準備放下手中的擔子,該讓年輕人來擔起重擔了。我都打算好,退下來之後,就養花逗孫,不理他事,平平安安度過晚年。無聊的時候,跑到這裡來,與上師下下棋、喝喝茶,何其悠哉。”

“你辛勞半生,也該歇歇了。”黑衣僧道。

男子淡淡笑道:“隻可惜上天並不給我這個機會。所有人都覺得,我是安東大將軍,自然是無所不能,但又有幾人知道,安東大將軍連自己的妻兒都無法保護,隻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死去。十七年前,我親眼看著自己的妻子重病無治,死在自己的懷中,她臨走之前,隻求我一件事,便是讓我好好照顧東駿,可是連這件事情我都冇能做好。”

“將軍無需自責。”黑衣僧道:“生死皆有命數,怪不得將軍。”

身披狼毛大氅的男子,自然就是在東北讓人談之色變的安東大將軍汪興朝。

此刻的大將軍,看上去頗有些憔悴。

“上師通曉命數。”汪興朝凝視黑衣僧的眼睛,輕聲問道:“依上師之見,我的劫數是不是該到了?”

黑衣僧卻是顯得異常平靜,緩緩道:“將軍如果此時身退,遠離紅塵,那就談不上什麼劫數不劫數。如果將軍始終看不穿,被紅塵牽絆無法可退,這本身就是劫數。”

“上師所言極是。”汪興朝點頭道:“不過對我汪家而言,能有今日,本就是逆天改命而來。天定的命數,我們從來不會屈服,我命由我不由天。”

黑衣僧雙手合十,清唱一聲佛號,閉目不言。

“佛家有雲,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汪興朝淡淡一笑,道:“可是如果真的放下屠刀,隻怕立刻便要下陰曹地府了。我們這些人,殺的人太多,手上滿是鮮血,欠下了太多的血債,放下手中刀,就隻能引頸待戮。”抬手指著棋局上一枚棋子,道:“上師甘願認輸,隻因為我這枚落子充滿殺意,接下來的對弈,必定是慘烈至極,而上師身在佛門,心腸已軟,並不願意與我絞殺下去。”

黑衣僧睜開眼睛道:“將軍性情堅韌,哪怕麵前是血海刀山,自然也不會退縮。”

“不錯。”汪興朝目光如刀,淡淡道:“這局對弈,我落子逼迫,上師不願絞殺,棄子服輸。可是在現實的時局之中,我所處的位置就是上師現在的處境,朝廷落子東北,從一開始就殺意凜然。上師棄子認輸,無非隻是輸了一局棋,很快可以重新再開一局,可是對我而言,一旦低頭服輸,便再也冇有再來一局的機會。”

黑衣僧微一沉吟,才緩緩道:“將軍覺得朝廷是在逼你進絕境?”

“不是朝廷,從來都不是朝廷。”汪興朝歎道:“上師其實看的應該很清楚,讓我不能棄子認輸的從來都不是朝廷,而是我身邊那些驕兵悍將。今日之東北,就是懸在空中的鋼絲,我踩在鋼絲上,冇有回頭路,身後都是刀槍,他們逼著我隻能往前走,鋼絲的儘頭是什麼樣子,誰也不知道,可是我們隻能一直走下去。”

黑衣僧也是輕歎道:“今日之局勢,怪不得將軍。這麼多年下來,遼東軍已經不隻是鎮守東北的兵馬,而是附在東北四郡身上的吸血蟲,一旦喜歡上了這種吸血的感覺,就樂此不彼,誰也無法阻止。”

“所以無人可以改變現狀。”汪興朝緩緩道:“我這個大將軍如果無法滿足他們的要求,第一個就要被他們獻祭。”淡然一笑,道:“既然如此,我又何必與所有人為敵?我與他們本就是難以分割,既然無法回頭,就隻能帶著他們往前走。京都龍椅上的那個女人看得很清楚,她知道如果這邊一直走下去,遲早會裂土稱王,所以才往東北落下一枚棋子,對她來說,也許隻是最後的掙紮而已。”

黑衣僧皺眉道:“將軍真的準備自立?”

“不到萬不得已,我當然不會走這條路。”汪興朝神情冷峻:“隻是那枚棋子的性子也太急了,竟然如此明目張膽地張口咬下遼西,等他在遼西站穩腳跟,接下來必然會向東邊步步緊逼,如此一來,不管我願不願意,兩軍必將分出一個高下。龍銳軍的那麵旗子,是皇帝欽賜,這就讓龍銳軍代表著朝廷,無論以什麼理由向龍銳軍發起攻擊,在朝廷眼中,我們遼東軍都是謀反,是叛軍,所以出兵攻打龍銳軍的那一天,就是遼東軍自立的那一天。”

黑衣僧道:“將軍,秦逍在遼西肆無忌憚,是否就是明白這個道理,迫使將軍對他動手?”

“他們控有遼西,拿下榆關,背靠幽州,一旦打起來,進退自如。”汪興朝冷笑道:“所以有了現在的時局,他自以為立於不敗之地,就等著我們動手。”

“幽州各部集結起來,能有近萬兵馬,幽州北境駐守著北方四鎮的懷朔鎮,一旦東北發起戰事,朝廷給遼東軍扣上叛軍的名號,幽州和懷朔恐怕都會調兵出關增援秦逍。”黑衣僧緩緩道:“所以不到萬不得已,將軍萬不可輕舉妄動。”頓了頓,才繼續道:“大唐周邊諸多勢力蠢蠢欲動,南疆慕容,西陵李陀,北邊還有杜爾扈鐵瀚,這些勢力對大唐都是威脅,現在就等誰先動手,而第一個動手的一定會招來朝廷的猛烈打擊,所以將軍這邊,絕不能為眾人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