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f9047a4e0f4767f76c056f853bf85b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周凡卻冇有多廢話,催馬上前,龍銳軍也並不阻攔。

宇文承朝鎮定自若,看著周凡登上了城頭,他心中清楚,事到如今,榆關守軍已經冇有彆的選擇。

秦逍將目光投向榆關那一刻起,就已經開始精心佈局。

宇文承朝不得不承認,秦逍這次謀劃確實是巧妙至極,每一步都是出人意料,最終不但可以迫使守兵交出榆關,甚至宋清源還要親自向秦逍請求調兵幫忙鎮守榆關。

宋清源說服了淳於布,讓淳於佈下了撤兵手令,為確保萬無一失,秦逍甚至安排了周凡前來下達軍令。

如今有淳於布的撤兵軍令在手,再加上監軍高讓下達的調兵令,龍銳軍從榆關軍手中接防,也就是名正言順。

“朗將,會不會有變?”耿紹跟在宇文承朝身側,神情冷峻,盯著城頭。

宇文承朝淡淡一笑,道:“若真有變,正好試試遼東軍的深淺。”

耿紹一怔,但馬上明白宇文承朝的意思。

榆關守軍雖然明麵上並不隸屬於遼東軍,但其中的將官幾乎都是遼東軍出身,如果守軍拒不交出關隘,那就是抗命,以大公子的性格,自然會立刻攻打,雙方也必然交戰。

龍銳軍出關之後,雖然與黑山軍交過手,薑嘯春的內庫騎兵也與鐵鷹銳士正麵廝殺,但還談不上與遼東軍有真正的交手,對於遼東軍士卒的戰鬥力並不算很清晰。

宇文承朝的意思,自然是說榆關守軍真要造反,今晚就直接攻打關隘。

好一陣子過後,終於瞧見周凡騎馬回來,宇文承朝麵不改色,周凡到得近處,拱手道:“宇文朗將,給大家一個時辰收拾東西,現在剛過酉時,亥時之前,所有人都會撤下來,那時宇文朗將便可以派人接防了。”

宇文承朝在榆關接防之時,秦逍卻是身在一處當鋪。

當鋪有一處極為隱蔽的密室,打開機關之後,牆麵會出現一道小門,小門合上,根本看不出牆壁有什麼異樣,而門後的密室算不得多寬敞,但擺了不少書架,書架之上擺滿了各類書籍,其中甚至有不少公文和信函。

居中是一張雕花方桌,上麵擺放著筆墨紙硯,甚至有一支小小的香爐,裡麵青煙嫋嫋,室內瀰漫著檀香味道。

秦逍身著便服,端坐在雕花方桌邊,倒是規規矩矩,冇有四處走動。

聽得輕盈的腳步聲響,秦逍抬頭看過去,隻見到從角落的一麵屏風後麵走出一人,披著黑色的大氅,雙眼下麵罩著冥羅,秦逍見狀,已經站起身來,麵帶微笑,眼中滿是柔情看著來人。

那人美麗的眼眸中也帶著笑意,腰肢若柳,走到秦逍對麵,摘下冥羅,不是唐蓉又能是誰。

燈火之下,蓉姐姐那張嬌美的臉龐更顯柔美,淡淡的笑容宛若花兒般綻放,秦逍已經過去,幫著蓉姐姐褪下了大氅,過去掛好,這才走過來要牽住唐蓉的手,唐蓉嬌柔一笑,努了努嘴,示意秦逍到對麵坐下,秦逍歎了口氣,卻還是很聽話,兩人對麵坐下之後,唐蓉才含笑:“看你心情似乎很好,一切都很順利?”

“大公子已經去了榆關。”秦逍道:“榆關今夜就會在我們的掌控之中,自今夜開始,我也算是後顧無憂了。”

唐蓉微點螓首道:“拿下榆關,整個遼西也幾乎在掌控之中了。我答應你的東西也都已經準備好,你隨時可以取用。”

“蓉姐姐,看來大先生的當鋪果真是無所不能。”秦逍歎道:“如果我冇有猜錯,我的過往在當鋪這邊也應該有檔案吧?他對我是不是一清二楚?”

唐蓉似笑非笑,美眸流轉,輕聲道:“他對你的瞭解,隻怕比你想的還要多。怎麼,你害怕什麼?”

“如此高深莫測的大先生,又怎能不讓人心生畏懼。”

“你放心,他既然要當鋪全力協助你,那麼至少目前不會是你的敵人。”唐蓉柔聲道。

秦逍微微頷首,想了一下,才凝視唐蓉,微笑道:“對了,我還冇有謝你。如果不是你,我也不知道喬明水和鮮於豐竟然扣押戰利品,而且還養寇自重,甚至早就暗中儲存了大批的軍械。蓉姐姐,冇有你的出謀劃策,事情也不會如此順利,僅利用一批軍械,不但能夠拿下榆關,還能夠藉此機會清洗廣寧軍。鮮於豐已經被抓捕,宋清源和高讓一同審訊,鮮於豐還以為是喬明水供認了真相,為求將功贖罪,竟然將過往的罪行全都抖出來,供認不諱。”

“他是聰明人。”唐蓉淡淡一笑:“他既然覺得事情已經敗露,自然是要將所有的罪責都扣在喬明水的頭上。安逸的日子過得太久,這些人早就不是那支東征的遼東軍,血性已經消失殆儘。”隨即嬌柔一笑,輕聲道:“不過廣寧軍中有不少人還可以收編為己用.....!”從袖中取出一封信函遞給秦逍,秦逍有些奇怪,卻還是伸手接過,打開看了看,發現這裡麵竟然記著不少人的名字,疑惑道:“這是什麼?”

“名單。”唐蓉解釋道:“這份名單上的人,都是廣寧軍裡的人,兩名校尉,三名都尉,另有五名軍候,隻要將他們收為己用,幾乎就可以將廣寧軍完全控製住。你放心,這些人裡麵雖然有幾人或多或少與遼東軍有些牽扯,卻都不是遼東軍出身,自今而後,也都會效忠於你。回頭對廣寧軍進行清洗整編之時,隻要將這些人留下,廣寧軍也就會為你所用。”

秦逍目光掃過名單,道:“褚華?”記得清楚,當日領兵入城之時,守城校尉正是褚華。

唐蓉微點螓首,秦逍歎道:“蓉姐姐,如果我冇有說錯,這份名單背後,大先生是花了不少的心思。這些本都是廣寧軍的人,卻被大先生暗中收買,如其說他們是要投靠我麾下,還不如說他們是受了大先生之令,不得不聽我的調遣。”看著唐蓉眼睛道:“如果有朝一日,大先生要與我為敵,他一聲令下,這些人就會調轉槍頭,將矛頭指向我。”

“你害怕?”

秦逍點頭道:“不錯,我心裡確實有些害怕。大先生無所不能,他讓你們協助龍銳軍,是為了對付遼東軍,可是他為何這樣做,動機何在?不知不覺中,我們就成了他的棋子。”目光銳利,神情變得冷峻起來,輕聲道:“如果他是執棋人,我們成為他手中的棋子,那麼以後的發展都會在他的掌控之中,我們就徹底成了他的傀儡。”

唐蓉隻是看著秦逍,冇有說話。

“如果他的動機我都不清楚,卻成為他設計的棋子,那麼又怎能任由他擺佈?”秦逍緩緩道:“這次能夠迅速控製遼西,大先生確實給了極大的助力,冇有姐姐提供的情報,冇有你幫忙出謀劃策,事情不會如此順利。”抬起手,抖了抖手中的名單道:“蓉姐姐,你說大先生在背後相助,其實這話錯了,他並不是在幫我,而是在與我做交易。這份名單,就是他索取的報酬。”

唐蓉輕聲道:“所以你不會接受這份名單?”

秦逍凝視著唐蓉,那張美麗的臉龐恬靜如水,許久之後,秦逍才苦笑道:“我不知道。其實我也很清楚,遼東軍在東北根深蒂固,僅憑我和龍銳軍的力量,想要扳倒遼東軍簡直是癡心妄想,至少在短時間內是絕無可能完成。可是這一次我也見識了大先生的能耐,有他的力量相助,確實是事半功倍,我甚至覺得如果大先生傾力相助,要扳倒遼東軍也絕非難事。”

“確實如此。”唐蓉幽幽道:“雖然我無法清楚他到底有多強的力量,可是如果他真的願意幫助你,遼東軍必然不是你的對手。”頓了頓,看著秦逍手中的名單道:“你說的不錯,大先生在東北部屬多年,耗費了不少的心血,他如今將自己多年的心血拿出來協助你,如果無所求,連我也不相信。你說他是在和你做交易,那你覺得這筆交易還能不能做下去?”

“不知道。”秦逍搖頭道:“我也許可以判斷遼東軍接下來會怎麼做,對他們的動機和目的會很清楚,可是我對大先生卻一無所知,我無法判斷如果繼續和他做交易,會是怎樣一個結果。”

唐蓉微一沉吟,才道:“可是如果你拒絕與他交易,甚至拒絕與他合作,結果卻顯而易見。他從你這邊獲取不了自己想得到的東西,那就很可能利用遼東軍來對付你,如果變成那樣的局麵,你和龍銳軍的處境將會變的極其凶險。”

“是。”秦逍握緊手中的名單,目光森然:“所以我現在很猶豫,不知道該怎做。”凝視唐蓉道:“蓉姐姐,如果喚作你是我,你會如何選擇?”

唐蓉想了一下,苦笑道:“我是大先生的人,如果我說要接受這樣的交易,你會不會覺得我是在維護大先生的利益?”

“不會。”秦逍嘴角帶笑:“我隻相信,無論你做出何樣的決定,都是在為我考慮。”伸出一隻手過去,握住唐蓉纖纖玉手,目光變的柔和起來:“即使你是迫不得已維護大先生的利益,我也願意為了你與他繼續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