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07638dfc5d2fa93f3d92908916229b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淳於布雖然竭力讓自己保持冷靜,但深冬時節,後背直冒冷汗,陡然想到什麼,沉聲道:“宇文朗將,田世朝,彆讓田世朝走了。”拔刀在手,向東邊指過去:“來人,去將田世朝帶回來。”

戶曹主事官與淳於布交接過後,不必再通過鷹嘴峽前往榆關,直接帶人返回廣寧。

淳於布一聲令下,便要榆關騎兵催馬便要去找田世朝,卻聽的宇文承朝厲聲道:“都不要動!”

他聲音如雷,一聲過後,道路兩邊的龍銳兵士幾乎同時握緊兵器,有的手持大刀,更多的是手持長矛,從兩邊湧上,一時間將榆關騎兵和車隊全都圍住,氣氛陡然間更是緊張無比。

“耿紹,你帶人將田世朝帶回來。”宇文承朝冷聲吩咐道。

耿紹正在人群中,一直冇有作聲,宇文承朝吩咐過後,他也不廢話,立刻帶人往鷹嘴峽東邊去。

淳於布手下的騎兵見得龍銳軍刀槍對準,也都是反應迅速,拔刀在手,一時間人叫馬嘶,那些趕車的車伕卻都是麵色慘白,低頭抱臉,更是不敢出聲。

“宇文承朝,你要做什麼?”淳於布微微變色,但卻還是保持鎮定。

宇文承朝神色冷峻,淡淡道:“淳於朗將不必著急,事關重大,糧隊私藏兵器,我如果冇有看見倒也罷了,可是既然瞧見,就不能視若無睹。”

“此事你儘管去找田世朝。”淳於布冷聲道:“這批物資是我們剛剛從戶曹主事官田世朝手裡交接過來,並不知道車裡藏匿了兵器。”

宇文承朝搖頭道:“朗將錯了,現在這批物資在你手裡,就屬於你們榆關的物資。方纔你已經與田世朝做過交接,交接之前,主要責任在戶曹田世朝那邊,但現在主要責任卻在你。”

“你什麼意思?”

“一批冇有手續甚至不知道來源的軍械在淳於朗將的車隊裡,朗將還問我是什麼意思?”宇文承朝麵上毫無笑意,冷聲道:“我倒想知道這批軍械從何而來,又要送往何方?”

淳於布怒道:“宇文承朝,你是想構陷本將?這批物資從何而來,你去問田世朝。”

“淳於朗將,難道你們交接物資的時候,並不查驗?”宇文承朝冷笑一聲:“交接的是糧草,你帶回去的是軍械,你如何向都護府交代?又如何向朝廷交代?大唐每一支兵馬的軍械裝備都有賬目覈對,即使有損耗,需要更換,那些損耗的軍械也都由兵部回收,每一筆賬目都要清楚,否則一些不明不白的軍械流落在外,會造成怎樣的後果?”

淳於布知道自己出現了巨大的疏忽,隻能道:“本將是擔心打擾你們辦差,所以儘快交接,否則.....!”

“朗將一片好心,我很感激,不過若是用這樣的理由來向朝廷交待,恐怕說不過去。”宇文承朝歎道:“軍械糧草,都是兵之大事,豈可馬虎?朗將聲稱是為了儘快交接纔沒有仔細查驗,我可以體諒,但朝廷那邊隻怕不能接受。”

“你想怎樣?”

“我又怎敢如何?”宇文承朝平靜道:“既然車隊裡藏匿軍械,這當然是大案,與劫銀案同樣是謀反大罪。”抬手指著長長的車隊道:“這裡有上百輛糧車,其中藏匿了多少軍械,當然無法在這裡當場檢查。淳於朗將,看來隻有將車隊先押送回廣寧城,暫時封存,等待朝廷的欽使抵達再一併查辦。”

淳於布臉色凝重,他出身行伍,當然明白藏匿軍械在大唐帝國確實是了不得的大罪,如果能夠解釋清楚脫身倒好,否則又是一大群人要人頭落地。

他現在是有苦說不出。

雖然明知道這次事件蹊蹺無比,但從頭到尾他非但冇有搞清楚對方的圖謀,今次竟然稀裡糊塗身陷私匿軍械大案,心知接下來的局麵對自己甚至遼東軍大大不利,卻還是道:“糧車運回,榆關的糧草如何解決?”

“榆關糧草不歸我們管。”宇文承朝搖頭道:“朗將可以到了廣寧城,再與霍郡丞商議。”

淳於布握拳怒道:“去廣寧城?榆關的糧草隻夠維持兩天,如果糧草此時運回,重新調撥糧草再運往榆關,本將手底下的兄弟難道都要喝西北風?”

“他們是喝西北風還是喝西南風,與我們冇有半點乾係。”宇文承朝森然道:“可是發現有人私匿運送軍械,卻是我們必須揭發之事。我並不相信淳於朗將私下裡與戶曹有軍械走私之事,但朗將如果不能向朝廷說清楚這其中到底是怎麼回事,朝廷肯定也不會就此算了。所有車輛必須運回廣寧,淳於朗將也該和我們去廣寧一趟。”

周圍四五百名龍銳兵士更是握緊手中的兵器,刀槍衝著榆關騎兵,一個個虎視眈眈。

淳於布見得對方陣勢,倒吸一口涼氣。

“朗將大人,戶曹主事官田世朝帶到!”雙方劍拔弩張之際,卻見得耿紹帶著數人簇擁一人過來,正是田世朝。

田世朝神色有些複雜,既有些惱怒,更多的是茫然,過來之後,見得淳於布一雙眼睛如刀鋒般盯著自己,就像是要用眼神將自己殺死一般,而周圍其他人的目光也都落在自己身上,便知道事情不對勁。

他目光掃動,已經瞥見散落在地上的橫刀,先是一怔,等瞧見地上還有幾隻裝著糧食的麻袋,再往車上瞥了一眼,終於明白過來,本來還帶著幾分怒意的臉瞬間變得蒼白。

“田主事,這批物資是你移交給淳於朗將的?”宇文承朝伸手道:“移交公函在哪裡?”

田世朝管著戶曹,當然知道糧草和軍械完全是兩碼事,自己隻負責糧草運送,軍械素來與戶曹無關,可眼下分明是在糧車上發現了軍械,此事的後果他比誰都清楚,腦中一片空白,聽得宇文承朝詢問,一時也冇有多想,伸手從懷中取出淳於布簽字按印的交接公函,不由自主呈給宇文承朝。

宇文承朝伸手去接,淳於布卻陡然意識到什麼,猛然間大刀探出,想要阻止宇文承朝接過移交公函,隻是他顯然是小看了宇文承朝的身手,淳於布出刀之時,宇文承朝兩指已經夾住移交公函,等淳於布手中刀鋒點過來之際,宇文承朝已經後退兩步,將公函抓在了手中。

隻是淳於布倉促出刀,卻是讓雙方將士迅速做出反應,一時間刀槍劈裡啪啦作響,兩邊兵士便要出手。

“都不要動!”宇文承朝卻是立時喝止,盯住淳於佈道:“淳於朗將,你這是何意?”

“你有什麼資格拿走移交公函?”淳於布心中暗罵田世朝是蠢豬一頭,厲聲道:“這是戶曹的公函,你必須還給田大人。”

他不但勇武,頭腦也不笨,知道宇文承朝拿走移交公函,那是要將移交公函作為證據,以此證明這批藏匿軍械的糧草是從田世朝手中移交到自己手裡,之後追查起來,榆關軍和自己是無論如何也逃不脫乾係。

他雖然拿不出任何證據,但心裡卻已經知道,軍械案肯定與龍銳軍脫不了乾係。

此刻聲色俱厲,隻想讓宇文承朝將公函交回,如此對方手中至少就少了一個確鑿的證據。

隻是宇文承朝既然拿到手裡,又豈能交還,淡然一笑,道:“田世朝和淳於朗將是這批糧草的移交雙方,都牽涉其中,這份公函,還是由我暫時保管為好。”看向田世朝,淡淡道:“田大人,糧車藏匿軍械,隻盼你和淳於朗將都能說清楚。”

廣寧城郡尉府內,郡丞霍勉之坐在大堂,時當深夜,堂內的燈火照在他臉上,讓他的臉色更是顯得冷峻異常。

瞧見又有人過來添茶,霍勉之再也忍不住,一把抓住那人的手臂,厲聲道:“你們秦將軍什麼時候才能出來見本官?他是要一直避而不見嗎?”

“大人,將軍偶感風寒,這兩天身體一直不舒服。”上茶的兵士道:“先前大人說身子若有好轉,會派人去請大人,大人.....大人真的不用再等下去。”

霍勉之冷笑道:“等秦將軍派人去請我過來,榆關的人恐怕都已經餓死了。”抬手指向門外,道:“你去告訴他,送糧的隊伍被他手下的兵馬堵在鷹嘴峽,無法通過,糧草遲遲無法送達榆關,榆關那邊的倉庫裡冇有存糧,糧食不到,根本撐不了兩天。榆關那些將士,都是剽悍勇猛之士,他們可不會真的坐以待斃,真要因此而生出兵變,誰來承擔後果?”

“小的將話稟報將軍。”兵士小心翼翼道。

霍勉之道:“你告訴你們秦將軍,十萬火急的事情,必須立刻解決。他不出來也可以,給我一道手令,讓鷹嘴峽放行,否則我就在這裡一直等下去。”想到什麼,站起身來,道:“我不等,你說他臥榻在床,我正好探望,你帶我去,我要見見秦將軍。”竭力壓製住怒火,但臉色卻是難看至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