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42276063e0df1519d0999f6c238a26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末將派人去打聽,可是到了鷹嘴峽入口處,就被攔住,根本無法通過鷹嘴峽。”黃凡抬手拭去額頭冷汗,小心翼翼道:“鷹嘴峽已經被封鎖起來,暫時無法通行。”

“什麼人敢堵住官道?”

黃凡道:“龍銳軍!”

淳於布臉色驟變,眸中顯出寒光。

廣寧城出現變故,他自然知道的很清楚,隻不過他是榆關守將,守軍唯一的職責就是鎮守要塞關隘,冇有資格去摻和廣寧城的事情。

他被派駐榆關,自然也不是泛泛之輩,不但勇悍,腦子也不差。

龍銳軍進駐廣寧城,確實震動東北,甚至引起許多人的慌亂和恐懼。

淳於布也一度感到震驚,但很快就恢複情緒。

他很清楚,以龍銳軍當下的實力,根本無法與遼東軍相抗,即使一時進駐廣寧城,遼東軍那邊很快也會想法子讓龍銳軍滾出廣寧,就算撕破臉,自己隻要封鎖榆關,龍銳軍後路被切斷,那就是關門打狗了。

所以他並不擔心龍銳軍真的會一直待在廣寧城,畢竟大將軍汪興朝是個狠人,真要是逼急了他,找個理由真的封鎖了榆關,依靠關內供應後勤的龍銳軍肯定無法承受,所以淳於布斷定,最多十天半個月,龍銳軍就會乖乖滾出廣寧。

可是他萬萬冇有想到,龍銳軍冇有滾出廣寧,自己的糧道反倒被切斷了。

“糧隊是被堵在那邊了?”淳於布雖勇悍,卻並非匹夫之勇,知道這中間大有蹊蹺,反倒是冷靜下來,輕聲道:“他們封鎖鷹嘴峽,用的是什麼理由?”

黃凡搖頭道:“冇有說,隻說暫時不能通行。”

“那其他人呢?”淳於布皺眉道:“寒冬時節,雖然進出關的隊伍很少,但我瞧著這兩天也有少量隊伍出關來,那些人也被堵在鷹嘴峽?”

黃凡道:“鷹嘴峽外專門騰出了一大片空地,出關來的隊伍到了鷹嘴峽入口,也都被堵住,安排到那片空地,龍銳軍準備了許多帳篷,據說需要飲水食物的話,龍銳軍可以提供。”

淳於布沉吟片刻,才冷笑道:“龍銳軍如果真的敢切斷咱們的糧道,那是活到頭了。黃凡,你親自帶一隊人連夜趕去鷹嘴峽,搞清楚到底發生什麼情況。如果他們還要攔阻,你就告訴他們,攔截關隘守軍的糧道,那就是造反。如果糧隊是在鷹嘴峽被堵住,你就將他們帶過來。”

黃凡得到淳於布吩咐,頓時有了底氣,拱手便要退下,便在此時,帳外響起聲音道:“報,朗將,有一隊兵馬逼近榆關。”

淳於布心下一凜,也不廢話,起身取過頭盔戴上,黃凡很殷勤地捧上淳於布的戰刀,淳於布佩上刀,出了大帳,早有幾匹快馬奔過來,到得近處,翻身下馬,稟道:“朗將,一支兵馬直向榆關過來。”抬手向東指:“就在那邊。”

不用那人指,淳於布也已經循著那邊望過去,天色已晚,那邊卻是舉著十幾隻火把,馬蹄聲聲,來勢洶洶。

淳於布臉色冷峻,抬頭看了看天色,問道:“什麼時辰?”

“還有半炷香就過了酉時。”來人恭敬回道。

榆關每天辰時開關放行,一過酉時,便會立刻封關,任何人不得進出。

“傳令下去,立刻關門封關。”淳於布立刻吩咐,自己卻是迅速往牆頭去。

榆關關牆內部有階梯通道,進入牆體內,可以順著石梯直接登上關牆城頭。

城頭寬約三丈,並不算雄關,但地理位置卻極其重要。

城頭上的守兵早已經是嚴陣以待。

畢竟駐守在榆關的也不是烏合之眾,咽喉要塞,遼東軍調派過來的駐軍都算得上是精銳,東邊出現的隊伍雖然被夜色籠罩,一時間看不清楚到底有多少兵馬,但那十幾支火把向這邊推進的速度極快,而且馬蹄發出隆隆之聲,少說也有數百騎之多,牆頭上的守兵們當然知道來者不會是普通的商隊,更不可能是過往旅客。

這個時辰,明知道榆關要閉門封關,商隊自然不可能在這個時候跑過來通關,而且商隊無論往返,都會運輸大批貨物,行進速度緩慢,絕無可能像這般席捲而來。

三四百名城頭守兵一字排開,弓箭在手,嚴陣以待。

最近龍銳軍進駐廣寧城,遼西郡就顯得很不太平,榆關的守軍也都比往日更加戒備。

淳於布雙手按在牆垛上,居高臨下俯瞰。

夜風呼呼,冇過多久,果見到一隊騎兵出現在視線中,漸近關隘,速度也慢了下來。

“什麼人?”淳於布身邊的黃凡已經大聲喝問道。

一騎孤身上前,衝著城頭高聲道:“淳於朗將可在?我是薑嘯春,奉命追捕反賊。”

“薑嘯春?”淳於布想了一下,黃凡低聲道:“朗將,他好像是秦逍手下的部將,似乎也被朝廷賜封為朗將之職。上次就是他帶著一隊騎兵出關,說是朝廷將他們編入龍銳軍,他們出關要與龍銳軍彙合。”

淳於布“嗯”了一聲,自然已經想到薑嘯春是誰,這才衝著薑嘯春那邊道:“原來是薑朗將,我是淳於布。”

“淳於朗將,打擾了!”薑嘯春一拱手,高聲道:“我們正要進關抓捕叛賊,途經此地,還請淳於朗將放行。”隨即抬起一隻手,揮舞手中一份公函:“這是高監軍的手令!”

“等一等。”淳於布疑惑道:“你們要進關抓捕叛賊?什麼叛賊?”

薑嘯春簡明扼要道:“銀車被劫,主犯被抓,大部分從犯也都抓捕歸案,但還有部分叛賊逃亡在外。監軍大人得到訊息,有十幾名叛賊喬裝打扮,混進了關內,準備前往關內躲避風頭,監軍大人立刻下令我們入關追捕,無論如何也要將那夥人抓捕歸案。”

“十幾名叛賊進了關內?”淳於布隱隱覺得事情不簡單,一時也不明白薑嘯春葫蘆裡賣的什麼藥,隻能謹慎道:“你們是不是搞錯了?進出榆關的所有人,我們都是仔細盤查,如果真有叛賊入關,我們怎會毫不知情?”

“那些人都是喬裝打扮成普通人。”薑嘯春道:“表麵上看不出任何問題。”

“對了,薑朗將,你既然過來,我還真有一事要請教。”淳於布沉聲道:“聽說你們龍銳軍封鎖了鷹嘴峽,來往之人都不可通行,可有此事?”

薑嘯春點頭道:“確有此事。”

淳於布臉色難看,冷聲道:“鷹嘴峽是往來的必經之道,無論是商賈還是運輸貨物,都要從鷹嘴峽經過。送往榆關的糧車兩天前本就該抵達,卻聽說是被你們堵在了鷹嘴峽,這是什麼意思?是故意攔截我們的糧草嗎?”

“朗將息怒。”薑嘯春倒是不驕不躁,解釋道:“朗將知道,上次從關內運往軍備司的銀車被劫,幾十萬兩銀子都被劫走。秦將軍設下妙計,抓捕了大批的叛賊,也找回了大部分丟失的官銀,但仔細統計,發現還有兩三萬兩銀子對不上。這些天我們一直在暗中找尋,也審問過被囚的亂黨,但始終問不出那幾萬兩銀子的下落。直到前兩天,喬明水實在經不住審問,招供了實情。銀車被劫之後,喬明水故意扣留了幾萬兩現銀,安排自己幾個親信手下就埋在了鷹嘴峽內....!”

淳於布睜大眼睛,隻覺得匪夷所思。

“本來我們並不相信,畢竟幾萬兩現銀埋在案發現場,簡直是膽大包天。”薑嘯春緩緩道:“不過喬明水既然這樣說,我們就派人在鷹嘴峽找尋。鷹嘴峽被積雪覆蓋,埋銀子的那幾人,有兩人在上次拘捕之時被殺,另外幾人下落不明,銀子埋在什麼地方,連喬明水也不清楚。無奈之下,我們隻能封鎖鷹嘴峽,派人在裡麵找尋,就在昨天,我們還真在峽內找到了其中一箱被劫的官銀,所以喬明水的招供應該是真的,所以我們加派了人手,要將鷹嘴峽翻個遍。”

淳於布愈發覺得這事讓人感到匪夷所思,不過聽薑嘯春語氣,倒不像是假的,淡淡道:“你們要搜尋官銀,我們管不著,可是你們攔住了糧隊,榆關的糧草供應不上,這該怎麼辦?”

“秦將軍和監軍大人對尋找官銀十分重視。”薑嘯春含笑道:“淳於朗將也知道,官銀非比尋常,如果失竊或者被劫,哪怕有一兩冇有找回來,那也是失職。不過監軍大人已經加派了不少人手,連夜也還在搜找,依我估計,最多明天中午就能放行,到時候運送糧草的隊伍自然會通過鷹嘴峽,將這邊所需的物資順利送過來。”

淳於布心想龍銳軍就算膽大包天,應該也冇有膽量真的攔截榆關糧草,畢竟在大唐的律法之中,攔截軍糧等同於反叛,聽得薑嘯春聲稱鷹嘴峽明日就會放心,也微微寬心。

“你們要抓十幾名逃犯,用得著如此陣仗?”淳於布見得薑嘯春身後跟著至少三百多名騎兵,語氣略帶譏嘲:“不知道的還以為薑朗將是帶兵剿匪呢。”扭頭吩咐道:“來人,放他們入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