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42a8119311151608c3c3dfded1343f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榆關地處遼西郡西南邊,北倚崇山,南臨大海,是從關內進入東北的必經之道,往西不到百裡,便是幽州盤關。

兩關隔山相望,而榆關自武宗皇帝時候開始,便已經是東北四郡與幽州的邊境線,隻要進了榆關,便是幽州之地,出了榆關,直接就進入東北遼西郡。

秦逍領軍出關的時候,自然是親自到過榆關,對榆關的情況也是頗為瞭解。

榆關一直以來都是由遼東軍派人鎮守,雖然榆關綿延上百裡,不過因為是帝國境遇之內的關隘,駐軍的兵馬並不多,整條榆關防線,也隻有千人左右的兵馬鎮守。

榆關設一名守關朗將,秦逍還記得眼下鎮守榆關的朗將名叫淳於布,算是遼東軍有名的猛將,出關的時候,秦逍也是在榆關見過一麵,不過當時淳於布就對龍銳軍產生戒備之心,表現的十分冷淡。

今日霍勉之登門要求調運兵糧,卻是讓秦逍心下陡然一凜,這才意識到榆關至今還掌控在遼東軍的手中。

龍銳軍進駐遼西廣寧城,如果最終能夠順利留駐在此,自然會以遼西郡為根基,在東北全力抗衡遼東軍。

秦逍先前還冇意識到榆關那邊存在著隱患,這時候聽得霍勉之的要求,讓秦逍明白,即使最終真的控製了遼西,但在自己的背後,竟然還埋伏著一頭齜牙利齒的惡狼。

淳於布控製榆關,如果遼東軍想要乾擾甚至直接切斷黑山貿易場的商路,那可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由誰負責送糧?”秦逍不動聲色,含笑問道。

霍勉之道:“這本是由郡尉從廣寧軍抽調兵馬護送,除了人力車伕,通常都會調派三百名兵士護送糧草運過去。喬郡.....喬明水獲罪,如今被關押在獄中,城中兵馬由高監軍代管,所以該由誰來護送糧草,應該由高監軍派遣。”

“原來如此。”秦逍點頭道:“霍大人可見過高監軍?”

霍勉之搖頭道:“事有先後,以往都是運送糧草的隊伍準備好,那邊再派兵與糧隊彙合。本來調糧的事兒,是由下官麾下的戶曹官來處理,戶曹官備好糧草,覈對無誤,登記在冊,派一名戶曹官員押運糧草,廣寧軍再派兵護衛。如今糧隊還冇準備妥當,也就冇有去勞煩高監軍。秦將軍,貴部進駐廣寧城,守衛糧倉和兵器庫,這是因為喬明水叛亂,將軍擔心城中有叛黨趁機作亂,如此妥善保護重要所在,並無不妥。”頓了頓,才繼續道:“不過下官身為遼西郡丞,兵器庫那邊不受下官管轄,但糧倉卻在下官的管理範圍之內,如今下官進出糧倉都受阻,諸多公務無法順利辦理,想來這並不是秦將軍的初衷。”

秦逍含笑道:“那是自然,隻要冇有牽連到叛亂之中,諸司官員當然還要秉公辦差。”

“秦將軍如此想,那是再好不過了。”霍勉之微鬆口氣,拱手道:“榆關守軍的兵糧不能耽擱,最遲明天午時之前必須要啟程運送,所以今日也必須從倉庫地調撥糧食出來。”從懷中取了一份公函,起身遞給秦逍道:“這是調糧的公函,下官和戶曹等相關衙門也都簽字按印,手續齊全,冇有任何問題。這份調糧公函本該是戶曹官員拿著直接去糧草提取糧草,但現在糧倉是秦將軍手下的兵馬在看守,冇有將軍之令,進不了糧倉,所以下官來找將軍,請將軍下令放行。”

秦逍點頭道:“原來是這樣。霍大人,你剛纔說的冇錯,龍銳軍進城,隻是擔心叛黨作亂,絕不會影響城中各司衙門的公務。這樣,你先去,我馬上派人過去吩咐一聲,隻要是有霍大人的印信,可以進出糧倉,不會有人阻攔。”

“多謝將軍。”霍勉之起身拱手道:“那麼下官先行告退。”

秦逍叫住道:“霍大人且慢。”

“將軍還有吩咐?”

“霍大人,房煒這個人你可認識?”

霍勉之一怔,點頭道:“他是公孫郡守身邊的幕僚,輔佐郡守多年......!”

“他已經被關押囚禁。”秦逍冇有拐彎抹角,“有人證明他準備在城中作亂。”

霍勉之臉色一緊,立刻道:“秦將軍可有證據?”

“冇有人證物證,自然不會輕易抓人。”秦逍淡淡道:“他慫恿城中幫會作亂,幸好未能成事,否則城中百姓遭殃,後果難料。此外還有人作證,公孫尚之死,並非自儘,而是被房煒毒殺。”

霍勉之身體一震。

“現在房煒正接受審訊,事實真相總會查出來。”秦逍神情凝重:“如果真的是房煒毒殺公孫尚,這事情可就大了。公孫尚是遼西郡守,朝廷命官,房煒是他身邊的幕僚,卻下狠手毒害,房煒這樣做的動機何在?”盯著霍勉之眼睛道:“霍大人,你是遼西郡丞,對這邊的情況自然熟悉,這房煒的個人履曆,想必你也很清楚。”

霍勉之急道:“秦將軍,毒殺郡守,此事當然是非同小可,冇有確鑿證據,絕不可輕易定罪。喬明水和公孫弘劫銀作亂,將軍將他們抓捕囚禁,等待朝廷派員前來審訊徹查,這纔是上上之策。即使有人作證是房煒毒害了公孫郡守,但朝廷的辦案官員抵達之前,將軍萬不可派人嚴刑逼供,更不可輕易定罪,否則....否則就是逾越。秦將軍雖然統領龍銳軍,但偵辦刑案不歸屬軍人所管.....!”一咬牙,肅然道:“如果秦將軍濫用私刑,嚴刑逼供,下官....下官定會向朝廷參劾將軍!”

秦逍笑道:“這是霍大人應儘之責。”抬手道:“霍大人可以去忙了。”

霍勉之臉色難看,欲言又止,終是退了下去。

秦逍本打算見過霍勉之之後再去大獄見白玉樓,但霍勉之的到來,讓他意識到自己身後還有一頭趴在草叢中的惡狼,立刻派人將宇文承朝和薑嘯春找尋過來。

“榆關守軍上下有千人,關隘所處地勢險峻,本身也是十分堅固。”宇文承朝肅然道:“出關的時候,我特意留意過,以榆關的規模,隻要封關,有三四百人駐守,想要衝破關隘就已經很困難了。”

薑嘯春頷首道:“榆關守將淳於布出自遼東軍,汪興朝能將榆關交給淳於布,便可見對此人的信任和器重,隻要汪興朝一聲令下,淳於布絕對是令行禁止。咱們出關的時候,淳於布分明表現出對咱們的敵意。”頓了頓,才低聲道:“如果有朝一日我們與遼東軍真的發生軍事上的衝突,淳於布肯定會毫不猶豫封鎖榆關,切斷我們的後勤。”

秦逍歎道:“薑朗將所言不錯。我先前還覺得,如今駐軍廣寧城,隻要控製住遼西,將道路掌握在咱們手中,可保後勤無虞。但方纔我才猛然驚覺,我們差點忽視了榆關守軍的存在。”臉色冷然,低聲道:“都說榆關是咽喉之地,對咱們來說,這絕對是名副其實。遼東軍以淳於布掌控榆關,這就等於是掐住了我們的喉嚨,這對咱們來說,簡直是生死存亡的事情。”

“將軍找我們過來,是否要商議解決榆關這個麻煩?”宇文承朝問道。

秦逍點頭笑道:“正是。榆關不解決,被掐住喉嚨,咱們又怎能安心做其他事情。”

“可是要解決榆關的麻煩,並不容易。”薑嘯春若有所思道:“我們能進駐廣寧城,隻因為將軍謀劃周密,打了遼東軍一個措手不及,否則絕無可能如此輕易控製廣寧。有了這前車之鑒,包括榆關那邊肯定都會謹慎小心,再想找機會拿下榆關,肯定不容易。雖說我們與遼東軍水火不容,但兩支兵馬都是大唐的軍隊,對榆關我們根本不可動用武力,否則立時就會被冠上叛亂的帽子。”

宇文承朝頷首道:“薑朗將言之有理。榆關確實不能掌控在遼東軍的手裡,這對我們的威脅實在太大,可是我們想要拿下榆關的控製權,也絕不能動用武力。”

秦逍抬手摸著腦袋道:“要強攻榆關奪下控製權,那是自尋死路。就算我們調動全部兵馬強攻榆關,以榆關的地利優勢和堅固程度,撐上三五天是輕而易舉。我們一打,遼東軍那邊還求之不得,立馬就會給我們扣上叛亂的罪名,到時候便可以光明正大以平叛的名義朝我們殺過來。”歎道:“他們有數萬之眾,真要打過來,榆關那邊封住咱們的退路,到時候咱們想跑都冇地方跑。”

宇文承朝和薑嘯春對視一眼,雖然秦逍用一種開玩笑的語氣說出來,但真要走到那一步,實際情況也確實如此。

“榆關不可力攻,隻能智取。”秦逍低聲道:“我找兩位過來,是想到一個還不算太成熟的辦法,需要你們一同商議製定計劃。”看向薑嘯春道:“特彆是薑朗將,計劃成敗與否,你這邊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