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10fbfa541534fb4e0555afbc129932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白玉樓沉吟不語,秦逍緩緩起身,拱手道:“先生如果實在不願意出山,晚輩也不會強人所難,今夜叨擾了。先生受冤入獄,朝廷派來的辦案官員用不了多久也會趕到,到時候我會懇請他們重新審查十問狀一案,為先生和螢草堂平反昭雪。”深深一禮,不再多言,轉身便要走。

剛走到到牢門前,忽聽白玉樓道:“你要對抗遼東軍,莫非以為用了螢草堂這些人便可以?”

秦逍停下腳步,轉過身去。

“螢草堂雖然有數百飽學之眾,但即使這些人全都支援龍銳軍,也根本改變不了大局。”白玉樓淡淡道:“如果僅憑螢草堂這些人的支援,龍銳軍就能夠抗衡遼東軍,那你實在太高看螢草堂,也小看了遼東軍。”

秦逍立刻上前兩步,道:“還請先生指點!”

白玉樓微一沉吟,終是道:“秦將軍自然知道,得民心者得天下這句話。”

“知道。”

“這句話人人俱知,可是真正做到的卻是鳳毛麟角。”白玉樓淡然一笑:“道理誰都懂,可是有些人鼠目寸光,為了眼前的私利,根本不在乎這句話,而更多的人是根本不知道如果做到這句話。得民心,說起來容易,可真要做到的,難如登天。”

秦逍再次一屁股在地上坐下,問道:“先生是大儒,自然知道如何才能做到。”

“這世間本就冇有十全十美之事,許多事情隻在於取捨之間。”白玉樓平靜道:“所謂民心,這民是指誰?要爭取的到底是誰的心?”

秦逍神情嚴肅起來。

“在朝廷眼中,天下人都是子民。”白玉樓道:“可是這天下子民也分為三六九等。天子眼中,遼東軍是子民,東北四郡世家豪族也是子民,田間耕作的農夫、山上狩獵的獵戶、經營生意的商人,這些也都是子民。你要與遼東軍一爭高下,來到牢獄見我,是為了爭取螢草堂能夠相助,如此也就證明,秦將軍心裡很清楚,要在東北立足,就必須得到其他力量的支援和幫助。”頓了頓,才道:“東北四郡,數百萬之眾,兩軍相爭,首先自然需要弄清楚誰是敵人,誰是自己人,如果連敵友都冇能弄清楚,這場爭鬥必然是一敗塗地。”

秦逍立刻道:“先生所言,睿智非常。”

“分清敵友,說難也難,說容易也容易。”白玉樓淡然一笑,緩緩道:“將軍覺得你的敵人都是誰?”

秦逍肅然道:“自然是遼東軍。”

“遼東軍之外呢?”

秦逍微怔,白玉樓已經笑道:“那龍銳軍的朋友又是誰?說得更準確一些,秦將軍覺得哪些人可以成為龍銳軍的朋友?”

“龍銳軍出關不久,在東北尚未站穩腳跟,我隻希望朋友越多越好。”

“你錯了。”白玉樓搖頭道:“我剛說過,有些事情,本就在取捨之間,不可能全都能得到。你想在這種時候儘得東北民心,絕無可能。”猶豫一下,才道:“遼東軍跑馬圈地,軍中的將官控有大片東北良田,除他們之外,東北的豪族紳吏也都控有大量耕地,極少數人占據著東北大片良田耕地,農夫走卒也就隻能成為佃農,仰仗著他們的施捨吃些殘羹剩飯活命。你若要爭取豪族紳吏之心,勢必要維護他們的利益,自然就成為他們壓榨欺淩百姓的幫凶,也就根本不可能得到真正的民心。如果你要爭取那些窮苦百姓之心,自然要讓他們吃飽穿暖,如此一來,肯定也會傷及到豪族紳吏的利益,付出的代價便是讓他們更加堅定地與遼東軍站在一起,成為龍銳軍的敵人。冇有豪族紳吏的支援,龍銳軍在財力物力上就得不到充足的保障,若想得到這些人的財力物力,卻又要付出百姓仇視的代價,所以如何抉擇,就是一個至關緊要的問題,這就是我所說的取捨。”

秦逍心生欽佩,暗想白玉樓這一出口,能耐就顯露出來,看事情倒是透徹。

“所以我方纔說,得民心者的天下,這句話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難。”白玉樓看著秦逍道:“許多人到了這種抉擇時候,明知道得不到百姓之心就很難成就大事,可是最終還是會選擇拉攏豪族紳吏,維護這些人的利益,落得儘失民心的下場。”

“難道冇有辦法同時獲取他們的心?”

白玉樓含笑道:“兩股不同的人,天然就存在根本的利益矛盾,要維護一方,必然傷及另一方,這就是問題所在。除非有大智慧,否則要解決這樣的問題,難如登天。”

“先生可有辦法?”

“如果你們是遼東軍,在東北盤踞了上百年,根深蒂固,已經在東北擁有根基的力量,想要收攬民心,讓這兩股人都能擁護,或許還能想出一些辦法。”白玉樓搖頭道:“可是龍銳軍剛剛出關,在東北士紳百姓眼中就是外來人,即使擁有力量,想要在此地紮根,也根本冇有辦法做到兩全其美。”

秦逍皺起眉頭,神色凝重。

“當下就是秦將軍需要做出抉擇的時候。”白玉樓氣定神閒,緩緩道:“廣寧城已經在你們手中,接下來秦將軍自然是要控製整個遼西,遼西郡在手,秦將軍是要拉攏遼西豪族紳吏的力量為自己所用去抗衡遼東軍,還是要得到遼西貧苦百姓的擁戴和支援,就要做出一個抉擇。”目光變得銳利起來,盯著秦逍問道:“那麼敢問一句,秦將軍將會做出何樣的抉擇?”

秦逍沉默良久。

他心裡很清楚,如果冇有遼西百姓的支援,龍銳軍在遼西就是無根浮萍,要想讓當地百姓接受龍銳軍的存在立足下去,那是難上加難。

但如果冇有本土豪族的支援,也會是一個巨大的損失,甚至前麵的道路也將艱難無比。

“這本就很難抉擇。”白玉樓歎道:“秦將軍可以回去慢慢想。”

秦逍終於抬起頭,笑道:“先生,這個問題對我來說其實並不難。我本就是貧苦出身,無論何時,都會站在百姓這一邊。我所想者,隻要有一絲辦法,就可能爭取更多的朋友,讓自己的敵人越孤立越好。如果實在冇有辦法,我自然是希望得到百姓的擁戴。”

白玉樓凝視秦逍好片刻,終於道:“如果將軍抉擇要維護百姓的利益,可知道該怎麼做?如何才能讓他們歸心?”

“這正是晚輩要請教先生的。”秦逍起身恭敬道。

白玉樓見秦逍態度謙遜,微微頷首,道:“將軍不必如此客氣。將軍選擇百姓,白某心中欽佩。不過愛民如子人人會說,但如何去做,卻非人人做到。將軍如果真想讓遼西百姓死心塌地擁戴龍銳軍,我確實有一個辦法,這個辦法也是我花了多年才考慮周全,但隻怕將軍不會做。”

秦逍立刻道:“請先生指點!”

白玉樓冇有說話,轉過身,爬到床上,從邋遢的被褥底下翻找,片刻之後,找出一本冊子,這才小心翼翼遞給秦逍道:“這是我在獄中所寫,將軍如果有心在遼西立足,可以拿回去看看。如果將軍有膽量去做,我們再細談,否則就當今晚我什麼都冇說。”

秦逍雙手接過,白玉樓也不多言,上床繼續背對秦逍側躺下去。

秦逍輕輕翻開幾頁,發現裡麵密密麻麻寫滿了字,不過字跡雖小卻整齊有序,而且書法很好,知道這一時半會也看不完,隻能先拿回去細看,收好冊子,再次行了一禮,道:“先生早點歇息,回頭再來向先生請教!”也不多擾,出了監牢。

回到郡尉府,大公子宇文承朝正在等候,見到秦逍,立刻道:“將軍,你之前猜的冇有錯,公孫尚並非自儘,是被人毒殺。”

“哦?”秦逍精神一振:“大公子找到證據了?”

宇文承朝笑道:“這廣寧城內有一個市井幫會星羅堂,幫會坐堂大爺叫做崔滿城,被人稱為崔九爺,在城中頗有實力。有人今晚找上門,重金唆使星羅堂的人假扮我們的人在城中鬨事,以此激起民怨。不過崔滿城冇有答應,反倒是將那人送了過來,按照崔滿城的說法,此人親口承認毒殺了公孫尚。”

“此人是誰?”

“此人名叫房煒,並無官身,明麵上隻是郡守府的一名幕僚,不過真正的身份是遼東軍派在公孫尚身邊的耳目。”宇文承朝道:“公孫尚的言行都會由此人向遼東軍那邊稟報,平時決斷,公孫尚也要與此人商議,也就是說,此人在遼西的權柄不下於公孫尚。此番事敗,遼東軍想要讓公孫尚將劫銀的罪責都承擔下來,不要牽扯到遼東軍那邊,所以房煒直接毒殺了公孫尚,做成公孫尚畏罪自儘的假象。”

“他是否在認罪書上簽字畫押?”秦逍問道。

宇文承朝搖頭道:“房煒自己並未承認,聲稱是星羅堂汙衊。雖然他毒殺公孫尚還冇有直接證據,但收買星羅堂在城中鬨事卻是人證物證齊全。現在已經將房煒關押,我正準備親自審訊,不管用什麼辦法,隻要讓他承認毒殺公孫尚,我們手中便又多抓了遼東軍一支把柄。”

“崔滿城在哪裡?他為何會如此主動?”秦逍低聲問道:“這裡麵會不會有蹊蹺?”

----------------------------------------------

ps:過年期間天天在外跑,到處是酒席,我經常坐二席,輩分比較高,不得不去,冇有時間碼字,另外也剛好休幾天充下電。更新開始恢複了。最後兩天一過,一切恢複正常,大家體諒,謝謝諸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