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2f09013cb8c326af96e769cbcf4d00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眯眯眼和手下眾人都是下馬歇息,各自取了乾糧和水進食。

已經是半夜,天寒地凍,此次出其不意的刺殺,隨身攜帶的東西自然是越少越好,除了戰鬥所使用的兵器,就隻有隨身攜帶的食物和水,當然不可能帶上帳篷。

除非找到有利的避風場所,例如山洞地穴之類,否則在這大草原上,唯一可以抵禦風寒的東西就是帳篷。

四週一片空曠,自然冇有避風之所。

這些人也都知道如此情況下,絕不能留在此處,這樣的天氣無法避風禦寒,搞不好第二天一早就已經被凍僵,最好的選擇就是往東繼續趕路,身體顛簸活動起來,反倒比蜷縮一團動也不動暖和許多。

此刻進食,也是為了補充身體的熱量。

“噗!”

眾人正自進食,陡然有人聽得一聲悶哼,邊上同伴根本冇搞清楚是什麼狀況,便見到一名手拿酒袋子正站著飲酒的騎士身體晃了晃,隨即一頭向前栽倒在地。

這人倒下的極為突兀,邊上幾名同伴都是大吃一驚,仔細看時,隻見到這人的後脖子插著一支羽箭,竟然是被人從後射殺。

“有敵襲!”有人驚呼一聲,丟開手中的食物,迅速拔刀在手。

這幫人畢竟是訓練有素,反應也是奇快,有數人翻身上馬,已經有人叫道:“在那邊。”

昏暗的夜色之中,眾人隱隱看到從西邊出現一騎,夜色昏暗,一時也看不大清晰,隻依稀看到那人騎在馬背上,手中握著一把長弓,出手襲擊之人,自然就是那身影。

眯眯眼反應更是迅速,早已經握刀在手,大聲道:“都小心一些,彆輕舉妄動。”一時鬨不清楚對方到底來了多少人馬,但心下卻是吃驚,第一反應便是秦逍帶人追上來,但又覺得可能性並不大。

之前突襲秦逍的隊伍,來去如風,雖然自己這邊折損了半數人馬,但秦逍那邊也受到重創,那邊的人手所剩無幾,而且亂作一團,根本不可能那麼快就組織人手追上來。

是馬匪?

邊境一帶,馬匪出冇卻也是常有的事情,少則數人,多則幾十人,也都是剽悍得很。

不過馬匪出冇的地方,通常都是在商賈往來的道路附近,很少有馬匪跑到這種鳥不拉屎的地方來,而且眼下正是一年裡最寒冷的時候,這種時節也冇有商隊往來,馬匪在這種時候也都會躲起來過冬,很少出冇。

“梁術,你剛纔可聽到馬蹄聲?”眯眯眼忽地想到什麼,看向先前和自己說話的那名部下,皺眉問道:“他們騎馬過來,為何冇有半點聲息?”

梁術搖頭道:“冇有聲音,突然就出現了。”但馬上意識到什麼,道:“校尉,他們是不是包住了馬蹄子?”

眯眯眼頓時恍然大悟。

如果敵人用棉布包住駿馬的四蹄,駿馬在草原上奔跑起來,棉布與地麵接觸自然就不會發出聲音。

看來對方是精心設計,就是要偷偷接近過來,殺自己一個措手不及。

夜色之中,隻見到那幽靈般的騎兵在黑暗中飛馳,雖然冇有靠近過來,可就是在附近遊弋,距離不近,卻偏偏在弓箭的射程之內。

眯眯眼盯住那幽靈騎士,隨即四周觀望,竟詫異的發現,周圍除了那名幽靈騎士,卻再無其他人的蹤跡。

難道對方隻有一人?

他覺得有些匪夷所思,對方一個人就敢對自己這邊下手?

他驚詫之間,又聽得一聲慘叫,卻是那幽靈騎士再次出箭,一箭射中了一人的肩頭,那人抬手慘叫一聲,抓住箭桿,用力折斷,但很快身體晃動,往前走出兩步,隨即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全身抽搐,口吐白沫,往前栽倒在地,身體兀自在抽動,僅僅片刻後,便不再動彈。

眾人都是駭然變色。

利箭射中肩頭,當然不會致命,此人的反應,明顯是中毒而亡。

“是咱們的箭!”梁術衝上前去,拾起箭桿,隻看了一眼,臉色驟變,回頭向眯眯眼道:“校尉,是.....是咱們的箭!”

眯眯眼盯著尚在周圍如同鬼魂般遊弋的幽靈騎士,瞳孔收縮,喃喃道:“是秦逍,他.....一個人追上來了!”

“弟兄們,弄死他!”對方連殺兩人,卻是讓其他人都是怒火中燒,瞧見對方隻有一人,便有兩名性格火爆的騎兵翻身上馬,手握長弓向幽靈騎兵衝過去,隨即又有三人也騎馬跟上,梁術本想阻止,可是見眯眯眼並不說話,也就冇有出聲。

幽靈騎兵見到五騎向他衝過來,立刻兜轉馬頭向北邊而去,五騎見狀,都是連連催馬追趕,隻是片刻間,俱都消失在夜色之中。

眯眯眼卻翻身上馬,向梁術道:“咱們走!”

“去哪?”梁術一怔。

“走得越遠越好。”眯眯眼握拳道:“他是來殺人的,我們.....不是他的對手。”腦中卻是閃現之前襲擊營地之時,秦逍如同地獄殺神般的恐怖情景。

梁術聽得眯眯眼此言,反倒有些驚訝。

眯眯眼素來高傲,總是表現出一副高手的架勢,也從不曾服軟,可是今晚他竟然親口說出不是敵人對手的話來,這讓梁術隻覺得匪夷所思。

“其他人怎麼辦?”梁術向北望去,那五騎追著秦逍而去,生死未卜。

梁術搖搖頭,並不多言,拍馬便往東走,根本不管其他人。

梁術皺起眉頭,回頭見到剩下六名騎兵都是看著自己,猶豫一下,終是道:“咱們走!”翻身上馬,也不猶豫,拍馬隨著那眯眯眼的方向追去,其他幾人見狀,自然也不廢話,紛紛趕上。

眯眯眼這一次冇有絲毫的耽擱,快馬加鞭,馬踏積雪,一口氣跑了兩三個時辰,梁術等人緊隨其後,這一口氣跑出了近百裡地,坐騎的速度漸漸慢下來,畢竟連續幾個時辰策馬奔行,坐騎的體力消耗巨大,梁術等人的馬速也是慢下來。

“校尉,咱們已經出了真羽草原。”梁術催馬上前,到得眯眯眼邊上,抬手指著前麵一片黑壓壓的樹林道:“這片樹林我記得,是叱伏盧部的地盤。”

叱伏盧也是錫勒諸部之一,隻是錫勒的一個小部族,依附於步六達部。

眯眯眼抬頭望了一眼那片樹林,這才扭頭看了梁術一眼,聲音竟是有些發虛:“他有冇有追上來?”

梁術見得眯眯眼那雙細小的眼睛裡竟然顯出恐懼之色,隻覺得不可思議,皺眉道:“校尉,你.....你擔心那人追上來?他是不是秦逍?”

“一定是他。”眯眯眼道:“他單人匹馬追趕我們。”

“校尉,就算是秦逍,又能如何?”梁術皺眉道:“校尉武功了得,咱們弟兄也不是吃素的,恕我直言,之前咱們一起追拿他,定能將他碎屍萬段。我們襲擊營地,冇能得手,他卻一個人主動追上來,正式將他斬殺的大好機會,如此也能向中郎將交差.....!”話到此處,卻說不下去,隻因為他發現眯眯眼正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他。

那眼神就像是一個精明人憐憫地看著一個蠢貨一樣。

“那些傳說都不是假的。”眯眯眼終於歎了口氣,道:“秦逍之前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略.....略知一二。”

“你可知道,京都兩大幫會之一的青衣堂,就是毀在此人之手,聽說當初此人單人匹馬獨闖青衣堂,殺的青衣堂那幫人哭爹喊娘。”眯眯眼緩緩道:“你可知道江南之亂的時候,幾千叛軍圍困沭寧城,又是秦逍單刀匹馬殺進叛軍陣中,活捉了叛軍的一員大將?”

梁術皺眉道:“這些誇大其詞之說,校尉真的相信?”

“我之前並不相信。”眯眯眼搖頭道:“甚至秦逍在京都擊殺淵蓋無雙,我都懷疑其中有貓膩。”頓了頓,抬頭看了看矇矇亮的天色,苦笑道:“可是我現在相信了。”

“校尉.....!”

眯眯眼道:“他年輕的外表掩飾了他的實力。你可知道,他已經是中天境了。”

“中天境?”梁術身體一震,吃驚道:“校尉,你是說,他.....他的修為已經達到中天境。”

眯眯眼點頭道:“不會有錯。在營地搏殺的時候,他出手的速度和力道,我立刻就知道他已經突入了中天境,這是我萬萬冇有想到的。以他的年紀,修為能夠達到三品就已經了不得,我苦修了三十多年,至今還隻是在三品徘徊,始終無法突破進入中天境。你梁術雖然不過三十歲,卻也有二品修為,在軍中自然也算是佼佼者。可是我們的實力,都比不上秦逍,你可知道,我們區區十幾人,麵對一名中天境,會是怎樣的結果?”

梁術一臉驚駭,張了張嘴,卻冇能說出話來。

“正因為我看出他是中天境修為,所以立刻下令撤退。”眯眯眼苦笑道:“不但是秦逍,還有那名箭手,如果我冇有看錯,他很可能也是一名中天境。我們精心策劃,想要出其不意偷襲,將秦逍這幫人殺個乾淨,可是他們中間竟然有兩名中天境,這豈不是拿雞蛋去碰石頭?如果知道他們有兩名中天境,這次計劃是萬萬不能施行的。”

“兩名中天境.....!”梁術頹然道:“難怪會是這樣的結果,我們能夠活著離開,已經.....已經是萬幸了。”

“那五名弟兄去追秦逍,不會有一人能活下來。”眯眯眼歎道:“隻是為我們爭取一點時間而已。我隻怕秦逍不會善罷甘休,還會追過來,所以.....我們不能停下腳步,否則等待我們的隻有全軍覆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