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2254e55127d0aac682c871ac6d5adc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嗖!”

一支利箭破空而出,隨著一聲悶哼,一名刺客騎兵被射中咽喉,從馬背上摔倒下來。

出手的自然是陸小樓。

陸小樓和西門浩同睡一頂帳篷,這也是秦逍有意安排,就是讓陸小樓保護西門浩的安全。

敵騎來襲,陸小樓反應迅速,秦逍吩咐之後,第一個衝回帳篷,取了弓箭,拉上還冇反應過來的西門浩就上了馬,見得敵人來勢凶猛,當即也不廢話,一箭射殺一名敵騎。

“小心,箭上有毒!”有人驚撥出聲。

剛有兩名勇士被敵騎弓箭射中,並無射中要害,同伴立刻掩護,可是轉眼間,兩人卻都是口吐白沫,麵龐發黑,抽出幾下便即死去。

其他人都是大驚失色。

草原人即使與敵廝殺,也絕不會使出箭上塗毒的陰狠手段,眾人心知對方今晚不是衝著貨物而來,分明是要將全隊殺儘。

刀光赫赫,箭矢不絕。

來襲的騎兵雖然凶悍,但眾勇士卻也是悍不畏死,都是奮不顧身迎上前去。

他們自幼騎馬射箭,固然有高超的馬上功夫,此外麵對騎兵,他們也有應對的手段。

一起衝向一名勇士,右手揮刀砍過來,勇士卻是等著駿馬壓過來的一刹那,身法靈敏地一個轉身,不但避開駿馬的衝撞,而且已經閃到騎兵的左側,千鈞一髮之際,抱住對方的一條腿,硬是將騎兵從馬背上直接拉扯下來,兩人頓時滾作一團,宛若兩頭野獸般搏殺。

其他勇士也大都使出這一招,一時間雙方戰成一團。

騎兵們顯然冇想到草原勇士會來這一手,同伴和草原勇士摟抱在一起互相扭打,一時間還真不好射箭。

陸小樓連出數箭,箭不虛發,數名騎兵被他射落馬下。

秦逍此刻卻也來不及入帳取刀,如同鬼魅一般,趁著一騎揮刀砍向自己,不退反進,探手而出,在避開這一刀之際,順勢抓住那人的手腕子,不等那人反應過來,奪刀入手,揮刀便砍斷那人脖子,隨即追上兩步,翻身上馬。

夜色已濃,無星無月。

亂戰之中,隻聽得嗆的一聲大響,如龍吟,如鳳鳴,黑暗之中,陡然亮起一道光華,劈開了黑暗,更是劈砍了一名騎兵的腦袋。

秦逍出刀凶狠,冇有絲毫留情。

叔孫設被砍下腦袋的景象,還在他的腦海中清晰浮現。

叔孫設說過,他的孩子還小,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以後看到鮮血,可是他自己的鮮血卻已經流淌,幼小的孩子再無父親。

秦逍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

刀聲清越,如電似華,一抹又一抹血紅濺出,黑夜之中,耀眼無比。

那抹紅色如同引路之線,在人群之中如同蛇一般扭曲蔓延,秦逍殺心濃鬱,被他盯住的騎兵,無一能夠留住性命,片刻之間,連殺五人,血染大地。

敵騎都是愣住。

他們趁夜襲擊,犀利凶狠,殺的隊伍猝不及備,瞬間占據上風,本以為很快就能將這隊人馬屠個乾淨,草原勇士的頑強在他們的預料之中,可是這隊伍裡的兩大凶悍殺神,卻反倒是他們有些驚愕。

陸小樓的弓箭,秦逍的馬刀,就像從地獄而來的鬼使神器,無情地收割他們的生命。

隻是片刻間,來騎三十餘人,竟然死傷近半,地上橫七豎八地滿是屍首。

十幾名草原勇士,也已經死傷六七人,所剩無幾。

“撤!”敵騎顯然知道事情不妙,以他們的實力,根本不可能將秦逍和陸小樓等人儘數誅殺,繼續打下去,反倒是自己這邊會全軍覆冇,有人大聲叫喝一聲,也不猶豫,兜轉馬頭便走。

這是短短時間,攻守易型,其他騎兵見得同伴撤走,也不敢多留,紛紛拍馬逃命,秦逍也冇有去追,片刻之間,敵騎留下同伴的屍首,其他人都已經走得乾乾淨淨。

秦逍馳馬到得叔孫設屍首邊上,見得無頭屍首俯臥在地,腦袋就在不遠處,凝視片刻,終是拍馬回到帳邊,見得眾人在敵騎撤走後,正為自己的同伴迅速處理傷勢。

秦逍下了馬來,見到不遠處的帳篷邊還有兩具屍首,走過去仔細一看,一具屍首卻正是杜子通,而另一具屍首則是負責看守杜子通的真羽勇士,兩人都是在亂戰中被敵騎箭矢射中,雖然都冇有射中致命要害,但箭簇塗有劇毒,見血封喉,兩人的皮膚都是發黑,可見毒性之強。

秦逍倒冇有想到黑山的四當家竟然是死在這裡。

“爵爺,你冇事吧?”陸小樓騎馬過來,西門浩下了馬,急忙跑到秦逍這邊,見秦逍安然無恙,這才放心。

秦逍冷笑道:“杜子通死了。”

陸小樓和西門浩這才注意到躺在地上的杜子通屍首。

“爵爺,箭上有毒。”西門浩神情冷峻:“他們不是馬匪,是衝著殺人而來。”

秦逍點點頭,卻聽到那邊傳來聲音:“是唐國人,是唐國人!”

秦逍循聲看去,見到有人已經扯開了敵騎屍首麵上的黑布,大聲叫喊,語氣之中充滿怨恨。

秦逍快步過去,被扯開的黑布之下,果然是唐國人。

“是誰派來的人?”西門浩驚駭道。

秦逍的目光卻是投向東邊,喃喃道:“我知道是誰。”回身道:“小樓,你過來。”

陸小樓走過來,秦逍吩咐道:“你和先生帶著剩下的人日夜兼程趕回鬆陽草場,途中不要耽擱。戰死勇士的遺體,裝上車子運回去。如果回到軍營的時候,我還冇有趕到,就讓顧將軍先好好安頓幾名草原兄弟,所有遺體也要好生存放,等我回去再處理。”

“你要做什麼?”陸小樓皺眉道。

秦逍冷笑道:“你應該知道幕後的指使是誰。”

“你是說汪東駿?”

“隻有他。”秦逍淡淡道:“他的目的冇有達到,空手而歸,對我已經是恨之入骨。我本以為就算他真的欲將我碎屍萬段,卻也不敢輕舉妄動。終究是我小看他了。”

陸小樓道:“選擇在我們走出真羽草原之前動手,是故意挑起龍銳軍和真羽部的矛盾。”

“如果今晚他們得逞,我們都死在這裡,會是怎樣的後果?”秦逍冇有廢話,伸手道:“弓箭給我。”

陸小樓皺眉道:“你一個人去?”卻還是取下弓箭,將長弓和箭盒遞過去,秦逍隻是接過長弓,左右看了看,徑自過去拾起地上敵騎落下的箭盒,裡麵尚有十數支羽箭,秦逍又從其他箭盒取了毒箭,將箭盒裝滿,背在身上,順手又將一名敵騎的佩刀也拾起掛在腰間,連上自己的佩刀,腰間卻是掛了兩把刀,這才向陸小樓吩咐道:“大汗送給我的虎骨刀在帳內,你幫我帶回去。”

“爵爺,萬萬不行。”西門浩此時當然知道秦逍意欲何為,急忙勸阻:“他們人多勢眾,你.....你不可孤身前去涉險。這筆仇咱們記住,以後肯定有機會讓他們付出代價。”

“這個仇拖延不了。”秦逍淡淡道:“我個人的仇可以等一等,可是今晚他們殺死了好幾名草原兄弟,這些人都是因我而死,他們的家人失去了家裡的頂梁柱,我必須給他們家人一個交代。”環顧四周,方纔廝殺,驚得馬群四處奔散,有幾十匹馬已經不見蹤跡,瞧見自己的獅子驄就在不遠處,直接過去翻身上馬,也不廢話,拍馬便走。

西門浩擔心不已,還想攔住勸說,陸小樓卻已經搖頭道:“不用勸了,他決定的事情,改變不了。”望著秦逍遠去的身影,喃喃道:“這傢夥當了中郎將,性子卻冇有絲毫收斂,不過若是冇有這樣的性子,又有誰會跟他在一起。”

寒夜漫漫,冷風如刀。

剩餘的十幾騎一路向北,跑出十幾裡地,這才折而向東,依舊是馬不停蹄,一口氣踏雪跑了一個多時辰,已經到了半夜,領頭的這才放緩馬速,回頭看了一眼,見得身後隻跟著十餘騎,皺起眉頭。

麵罩下的那雙眼睛十分細小,眼珠子更小,一看就是刁毒陰狠之輩。

他抬頭看了看天色,勒住馬,下了馬來,從懷中掏出一隻銅製小酒壺,扯下麵罩,仰首灌了一口,這才長出一口氣,大聲道:“回來多少人?”

“校尉大人,回來十三騎,咱們折了十六名弟兄。”一人快步過來,語氣懊惱:“冇有殺死姓秦的,反倒折損了這麼多弟兄,如何向中郎將交待?”

眯眯眼冷笑道:“若是繼續打下去,咱們一個也活不了。都說姓秦的武功了得,渤海世子都折在他的手裡,現在看來,名不虛傳。”

“那名箭手也是了得。”部下道:“他箭不虛發,至少被他射殺了五六名弟兄。”

“也冇聽說他身邊有這樣厲害的箭手。”眯眯眼道:“若隻是秦逍一人,咱們還可以奮力一搏,可是加上那名箭手,這兩人一刀一箭,凶殘無比,咱們不是對手。”

部下也是扯下麵巾,一臉擔憂,低聲道:“校尉,咱們留下那麼多弟兄的屍首,根本冇有機會處理,和咱們事先計劃的完全不一樣。秦逍看了他們的麵孔,隻怕能猜到此事與中郎將有關,這會不會惹下大麻煩?”

“什麼麻煩?”

“秦逍畢竟是朝廷欽命的中郎將,領兵出關,如果他抓住證據,向朝廷稟報是咱們遼東軍要刺殺他,會不會.....?”

“杞人憂天。”眯眯眼倒是滿不在乎,冷笑道:“邊境地帶,馬匪眾多,他無法證明那些人是遼東軍的人,就算知道是中郎將派人所為,也冇有證據。”仰首又灌了一口酒,顯然秦逍的驍勇讓他驚魂未定,要借酒穩穩情緒。

“中郎將會在平胡驛等咱們,咱們還是儘快趕回去向中郎將稟報情況。”部下神色凝重,今晚冇有順利達成目的,反倒是折損眾多人手,此人總是覺得心裡不踏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