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bfad1b11e91f608ad723fe03eb5d0e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在賀骨大會上提出的建議,得到攣鞮可敦的肯定之後,也引起了部族頭領們的極大熱情。

接下來兩天,可敦和頭領們經過再三商議,最終作出決定,派出一支三十人的隊伍,儘快啟程前往真羽部洽談關於羅支山的事務。

如果是以前,即使真的要談判,賀骨也不會主動派出使者前往,似乎表現得要低人一等。

不過這次契利大兵壓境,真羽部派出兵馬支援,不管怎麼說,賀骨部還是欠真羽部一個人情。

而且按照秦逍的提議,如果真的可以讓真羽人答應讓開商道,這將是賀骨走向繁盛的開始,與大唐的貿易著實讓諸頭領心中激奮,隻覺得賀骨似乎找到了一條正確的道理。

如果能將這條路走通,即使付出一些代價,也並非不可接受,為了賀骨的部眾,主動去和真羽人談判自然也是可以接受的事情。

而且在此之前,攣鞮可敦和烏晴塔格已經在黑沙灘進行了盟會,雙方又聯兵抗敵,雖說雙方當初的血仇不可能輕易就能化解,但如今兩部的關係其實是幾十年來最好的時刻,趁著這個時機進一步談判,對兩部當然都不是壞事。

攣鞮可敦派出賀骨大禮官斛律發為使者,帶隊前去談判。

斛律發本身就是賀骨一位能言善辯的智者,此外又將族中數位有名的智者派在斛律發手下,共同去完成此次使命。

為了表示對真羽部的友好,可敦甚至令人精心準備了一百把賀骨巧匠打造出來的純正賀骨刀。

離彆之日,可敦固然對秦逍十分不捨,秦逍又何嘗不願意與可敦多待幾日,隻是心知自己接下來的事情還很多,賀骨使團要去和真羽部商討羅支山和商道之事,自己卻也要與塔格交流戰馬貿易的事情,龍銳軍那頭肯定還在等著自己儘早趕回,雖然不捨,卻也隻能儘快動身。

可敦封秦逍為向日戶,另賜了數百頭牛羊,秦逍自然不能真的帶回去,不過可敦顯然也是早就有了準備,讓人準備了三百把純正賀骨刀裝箱,派了人護衛運送,跟隨秦逍將這批戰刀送回龍銳軍。

秦逍對此倒是大為歡喜。

雖然三百戰刀數量不算多,但這些戰刀是用鐵山最好的鐵礦鍛造,賀骨雖然也經常向草原諸部貿易賀骨刀,但那些賀骨刀隻是掛了賀骨的名頭,采用的是鐵山頗為低劣的鐵礦,而且也是普通的鍛造師鍛造,與送給秦逍的這三百把純正賀骨刀完全不能相提並論。

秦逍知道可敦這實際上是向自己開了口子,如果軍姿充足,以自己和可敦的關係,未必不能從賀骨獲取更多的賀骨刀。

嘎涼河決鬥,如果不是賀骨刀提升了賀骨勇士的戰鬥力,賀骨人未必能夠撐到最後。

秦逍隨隊出發,除了攣鞮可敦親自相送,賀骨汗和部族的諸多頭領都是前來相送。

隊伍在前緩行,賀骨汗等人留步之後,可敦卻還是與秦逍騎馬並行,多送出幾裡地。

今日的可敦依舊是風采照人,胯下白馬神駿異常,比之秦逍座下的獅子驄自然是華美太多。

“可敦留步吧。”秦逍回頭向鐵宮方向望了一眼,距離頗遠,柔聲道:“他們見你一直相送,未必不會生出懷疑之心。”

“懷疑什麼?”可敦嫵媚一笑:“懷疑你是我的情郎?你是我賀骨的英雄,冇有你賀骨難逃大劫,我就真是送了你直接去真羽部,他們也無話可說。而且.....我是賀骨可敦,先汗已經不在,即使真的有情郎,他們又能如何?”

秦逍知道草原部族不像大唐有諸多禮教約束,實際上他們的作風開放,正如可敦所言,即使她真的有了情郎,部眾也隻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隻是可敦乃是草原上的鳳凰,心氣高傲,多年來也從無看上任何男子,草原上垂涎可敦美貌的男人自然是多不勝數,但可敦對其他男人不假辭色,而且身份高貴,卻也無人敢打可敦的主意,更無人有幸一親芳澤。

可敦對秦逍生出情愫,若是大唐女子,自然是深埋於心,不敢表現出來,但草原本就開放,可敦和大多數的人草原女子一樣,敢愛敢恨,便是想讓秦逍成為自己情郎的話也敢直說出來。

“可惜的是奴雲隻給我畫了個餅。”秦逍輕歎道。

可敦嫵媚一笑,知道秦逍意思,左右無人,也不怕人聽見,笑道:“我若太早讓你逞心如意,你便很快忘了我。我便是要這樣,讓你時時記著我,這樣你纔會回來看我。”

秦逍也不知道可敦這是故意耍手段不讓自己得逞,還是真的用這一招等著自己再次回來,不過他卻也能真切感受到可敦對自己的情誼,抬頭看了看天色,有些不捨道:“你自己多保重!”

可敦知道分彆在即,也是惆悵,輕嗯一聲,怔怔看著秦逍,秦逍春風般一笑,不再多言,一抖馬韁繩,催馬而去,追上前麵的隊伍,等他回頭之時,見到身披大氅的可敦騎著白馬孤身在草原上,望著自己這邊,久久冇有離去。

真羽和賀骨息兵罷戰,使團這一路上自然是暢通無阻。

到了羅支山,遠遠就看到山上飄揚著真羽部的旗幟,秦逍知道賀骨軍撤走之後,真羽部立刻重新控製了羅支山,不過包括斛律發在內的賀骨使團眾人望著羅支山,神情都是黯然。

秦逍能夠理解他們的心情。

羅支山曾經是他們祖上擁有的領地,卻被真羽部奪走,多少年來為了奪回羅支山,兩部血腥廝殺,多少錫勒勇士葬身於此。

今次使團前往真羽,卻是為了賀骨能擁有更好的前程,要承認真羽對羅支山的所有權。

雖說這一切都是為了賀骨能夠打開商道興盛起來,但作為賀骨使者,親自將曾經屬於自己的領地交給敵人,內心深處自然還是感覺到悲傷。

這支使團出現,自然驚動了羅支山的守兵,很快就有一支百人隊過來攔阻,秦逍親自解釋,而這些兵士卻對“向恭”的大名肅然起敬,知道秦逍便是斬殺數十名圖蓀勇士的那位殺神,俱都是下馬行禮,知道賀骨使團是要前往真羽汗帳談判,立刻向吐屯烏洛蘭索稟報。

烏洛蘭索是鎮守羅支山的大將,一直都是衛戍真羽草原北部的柱石。

之前賀骨大軍攻打羅支山,一度攻下羅支山大部分,將烏洛蘭索等部分殘軍圍困在山上一隅,也幸虧烏晴塔格的援軍及時趕到,烏洛蘭索刷領殘部占據有利地形堅持到底,這才死裡逃生。

不過這一戰卻也是讓烏洛蘭草原的數千兵馬死傷慘重。

烏洛蘭索倒也不愧是真羽柱梁,雖然前不久還和賀骨人血戰到底,部下死傷慘重,但得知賀骨使團的來意,也冇有為難使團,反倒是調了一百名騎兵護送使團隊伍直接前往汗帳。

或許隻有經曆過無數血腥廝殺的人,才知道和平的珍貴。

有了真羽騎兵的護送,在真羽草原境內自然是一路無阻。

快到真羽汗帳之前,騎兵中有人率先去往汗帳稟報,等到使團靠近汗帳營地,從汗帳出來一隊人馬迎接,率隊而來的人秦逍卻是認識,正是八麵玲瓏的羊叱吉。

羊叱吉之前款待過秦逍,心細如髮,秦逍對他十分熟悉。

“大汗已經知曉貴使率隊抵達。”羊叱吉下馬之後,向斛律發橫臂行禮:“前日烏晴塔格已經在諸帳首領的擁戴下,祭天行禮,已經繼承汗位。”

秦逍一怔,隨即顯出歡喜之色。

看來真羽大軍迴轉之後,並無耽擱,眾頭領便立刻擁戴了烏晴塔格稱汗,自今而後,真羽部的大汗便是真羽烏晴,如此一來,龍銳軍從真羽部獲取馬源的成功將大大增加。

“恭賀真羽汗繼任汗位。”斛律發和使團眾人也都下馬行禮,客氣道:“我們奉了可敦之命,為和平而來!”

羊叱吉也是熱情道:“大汗正在接待客人,一時還抽不出時間接見貴使,所以吩咐暫且安置使團歇息。諸位一路辛苦,洗洗風塵,吃飽喝足之後,大汗自然會接見。”

秦逍心想莫非是其他諸部知道塔格繼任汗位,所以派人來恭賀,烏晴汗正在接見諸部使者?

不過幾天下來,日夜趕路,倒也是風塵仆仆。

當下羊叱吉領著使團到了一處營地,安排眾人歇下,秦逍和使團不同,另有安排,被羊叱吉帶到金頂汗帳附近的一處帳篷,解釋道:“大汗已經入住金頂汗帳,吩咐下來,讓你暫時住在金頂汗帳附近,隨時等候召見。”

秦逍知道真羽汗過世後,金頂汗帳空缺,新任大汗繼位之前,無人敢入住其中,如今烏晴汗既然已經入住,也就證明她確實是所有人擁戴的真正大汗。

“大汗在接見什麼人?”秦逍倒也不客氣,一屁股坐下,給自己倒了杯馬奶酒,仰首灌了一口,不知為何,此時卻是將真羽部當成了自己的家一樣。

羊叱吉笑道:“唐國人,大汗正在接見唐國官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