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0d89fff44aaf5fa7cf529f17dea169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眾人散去過後,秦逍剛出大殿,一名碎骨者過來恭敬道:“向日戶,可敦有請!”

秦逍第一反應便是可敦隻怕是要找自己研究寒疾的事情。

他跟著碎骨者往鐵宮後麵走,穿過幾座宮殿,竟然來到了鐵宮後牆,發現鐵宮後麵打開了一道小門,這是一座隠門,乍看去和邊上的石牆並無區彆,一旦關上,就成了石牆的一部分,看不出是石門。

秦逍有些奇怪,不知碎骨者為何帶自己到這裡來。

“出去之後,有一條通向山上的道路。”碎骨者恭敬道:“可敦有吩咐,請向日戶先上山等候。”

秦逍微皺眉頭,一時間還真不知道可敦葫蘆裡買什麼藥,即使要和自己私自幽會,也不可能選擇跑到山上去吧。

他隻是點頭,出了宮門。

鐵宮依山而建,宮牆距離山腳不過幾十步之遙,走到山腳下,果然看到通往山上修建了石階,彎彎曲曲就像一條爬上山的長龍。

他順著石階向上,走了好一陣子,纔上到山頂。

這是一處不算很高的山峰,但是到了山頂,遙望過去,便見到連綿的山脈儘收眼下。

山巒起伏,但山上幾乎寸草不生,俱都是石山。

他不知道這鐵山方圓到底有多大,可是一眼似乎望不到頭,山巒起伏,奇峰疊嶂。

如果這裡都是蘊藏著鐵礦,恐怕幾代人都未必能夠開采完。

也難怪草原諸多部族對鐵山虎視眈眈,賀骨坐擁寶藏,不被覬覦纔是怪事。

等了好一陣子,才聽到後麵傳來踏雪之聲,急忙回頭,果然見到攣鞮可敦正走過來,立刻迎上去,見塔格披著大氅,冪羅罩麵,走動之間風姿綽約,便要行禮,可敦卻是搖頭笑道:“不要多禮,這裡冇彆人。”

“可敦怎地要我在山上等?”秦逍詫異道:“可敦是想讓我看看鐵山?”

可敦走到崖邊,抬起手擋在額頭,俯瞰群山,問道:“你覺得要守住這片山艱難不艱難?”

“自然艱難無比。”秦逍站在可敦邊上道:“山中寶藏無數,誰都想得到。”

“所以為了守護這片聖山,賀骨每一代都有無數人鮮血灑在這裡。”可敦感慨道:“如果冇有改變,以後也還會是這樣,直到有朝一日鐵山被其他部族奪走。”

秦逍輕歎一聲,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隻要賀骨控製鐵山一天,就會麵臨覬覦之輩的威脅。

“我很歡喜。”可敦轉過頭來,美眸凝視著秦逍,柔聲道:“那天你擋在我身前,保護我不被真羽人欺辱,從那時候開始,我便知道你是天神拍下來保護我和賀骨的使者。今日我更加確定,你是來拯救賀骨。”

秦逍忙笑道:“可敦過譽了。”

“冇有。”可敦搖搖頭,輕聲道:“如果真的能夠說服真羽人放開道路,我相信賀骨從今以後將有翻天覆地的變化,部族也會日漸強大起來。”

秦逍點頭道:“真羽人也擔心賀骨會因為羅支山繼續與他們廝殺,如果放開商道能讓賀骨承認羅支山歸屬他們,我相信他們應該會答應。可敦,恕我直言,羅支山已經成了賀骨幾代人流血犧牲的原因,那是一塊不祥之地,如果能夠得到更大的利益,能讓賀骨徹底改變命運,未嘗不可以放棄。真羽部也是錫勒人,將羅支山讓給他們,也依然是交給同根同源的手足兄弟。”

可敦輕嗯一聲,忽然問道:“我封你為向日戶,你是不是很吃驚?”

秦逍一怔,但麵不改色道:“可敦為何這樣說?”

“你在保護他。”可敦淡淡一笑:“幾天前大汗找過你,和你單獨說過話,他跟你都說了些什麼?”

秦逍心下歎了口氣,可敦確實是將賀骨汗牢牢控製在手中,賀骨汗平時的一舉一動,都在可敦的掌控之內。

“這世間冇有人比我更瞭解他。”可敦輕歎道:“他找你的目的,我很清楚,無非是想拉攏你成為他的臂膀。他能做的,也隻能是封你為向日戶,希望以此能夠收買你。”

秦逍皺眉道:“可敦今日當眾封我我向日戶的目的,自然是敲山震虎。如此一來,會讓大汗以為我出賣了他,堅定地站在你這一邊,如此他就徹底死了收攏我的心思。此外也能讓他知道,他的所作所為,都在可敦掌控之中,如此他更不敢輕舉妄動。”

秦逍冇有忘記,可敦可是狡猾如狐之輩。

“或許吧。”可敦含笑道:“隻是他根本不明白,他麵對的是什麼人。堂堂的大唐子爵、忠武中郎將,龍銳軍的主將秦逍秦將軍,豈會聽從他的差遣?”

秦逍身體一震,驟然變色。

他根本冇有想到,可敦竟然一語道破了自己的身份。

一時間腦中一片空白。

可敦是什麼時候知道自己的身份?

自己一直謹慎小心,從冇有暴露過身份破綻,自己進入草原,就連龍銳軍中知道的人也是寥寥無幾,可敦從哪裡得到的訊息?

“你不用擔心,你身邊冇有叛徒。”可敦找下冪羅,露出風情萬種的美豔麵龐,凝視秦逍道:“原來.....你真的是那位擊殺渤海世子淵蓋無雙的秦逍!”

秦逍一聽這話,隱隱明白什麼,隨即苦笑道:“可敦睿智,你......根本不確定我是秦逍,剛纔隻是出言試探,是我冇有反應過來,中了可敦的圈套。”

“不是圈套。”可敦嫵媚一笑:“我隻是纔想你的真實身份到底是誰,想不到竟然被我料中。”

秦逍道:“大唐億兆子民,可敦怎會堪堪猜到我是秦逍?”

“你如何與真羽烏晴相識我不知道,不過你來到賀骨,促成白馬盟會,而且武功高超,斬殺三十多名圖蓀勇士,這些都不是普通的唐國人能做到。”攣鞮可敦美眸如霧,凝視秦逍道:“不過這些還不足以讓我猜想你是秦逍。唐國人才輩出,高手如雲,你可能是任何一個人。不過今日你在大殿保證唐國不會欺辱賀骨商人,我終於想到你是秦逍的可能。”

秦逍微笑道:“是我暴露了?”

“賀骨弱小,所以必須掌握許多情報。”可敦道:“唐國東北四郡有賀骨不少密探,不久前就有訊息傳過來,唐國皇帝派了忠武中郎將秦逍出關練兵,一支龍銳軍就駐紮在黑山之下。你的名聲早就傳開,都說渤海世子淵蓋無雙在唐國放肆無禮,而且殺害了不少無辜百姓,他甚至在大唐京都擺下擂台挑戰天下英雄,狂妄至極,死在你的手裡,也是罪有應得。”

秦逍隻是笑笑,看來擊殺淵蓋無雙之事,還真是傳遍天下。

“這樣一位大唐俊傑,我們賀骨自然要多瞭解。”可敦嫣然一笑,輕聲道:“我雖然不知你樣貌,不過你的年紀卻已經知曉。唐國雖然人才濟濟,但像你這樣的年輕俊傑應該不會太多。”

“真人不露相,其他人隻是不顯山不漏水,不似我這樣衝動。”秦逍歎道。

可敦搖頭道:“中原有句話,叫做國家興亡匹夫有責,能夠站出來讓國家變得更好,這纔是英雄。反倒是那些自以為是躲在後麵,覺得看透眾生的所謂高人,纔是受人鄙夷。”

秦逍道:“可敦因為這些就能猜到我的身份,果然是智慧過人。”

“倒也不是我聰明。”可敦道:“龍銳軍的處境,我略知一二。聽說龍銳軍出關之後,卻被安置在黑山之下,是個人都知道,那是遼東軍想要借黑山匪之手置龍銳軍於死地。你們龍銳軍除了幾千人馬和一杆旗號,其實物資缺乏,我說的物資,指的是戰馬。遼東軍有上萬騎兵,配備的都是精良戰馬,不少都是從真羽部獲取的真羽馬,他們控製了東北的草場,你們龍銳軍想要在東北獲取戰馬,比登天還難。”

秦逍內心深處不得不佩服眼前這個女人,其心思縝密,慧眼如炬,當真是巾幗不讓鬚眉。

賀骨部實在是太過弱小,加起來也不過十幾萬之眾,如果攣鞮可敦是真羽的當家人,恐怕漠東草原早就一統。

“鐵瀚施行禁馬令,草原的戰馬無法流入唐國,唐國又養不出好馬,僅有的一些戰馬,隻怕也輪不到你們龍銳軍。”可敦眨了眨眼睛,勾魂攝魄,緩緩道:“所以龍銳軍想要在東北立足,就隻能向真羽部求馬。你與真羽烏晴如何相識,我不清楚,但你結識她的目的,至少有部分原因是為了戰馬,我猜的冇有錯吧?”

秦逍有些尷尬,卻也隻能點頭,心想可敦真是一條又媚又狡猾的母狐狸。

“所以以你的身手,卻為真羽人效命,甚至想出迂迴死亡沼澤襲擊鐵宮的計謀,這一切當然是為了之後能從真羽部獲取戰馬。”可敦輕輕一笑:“我前後想了想,猜測你可能就是龍銳軍的那位中郎將秦逍,方纔出口試探,你反應不及,等於是自我招供了。”後退一步,便要行禮,秦逍卻已經上前,握住可敦的手腕,急道:“可敦千萬不要如此,我在唐國是中郎將,可是在可敦麵前,隻是唐人向恭。”

可敦嫵媚一笑,任由他握著自己手腕,柔聲道:“你放心,除我之外,冇人知道你的身份,我也隻當你是向恭。”見秦逍凝視自己,笑容更是嫵媚,低聲道:“是不是又想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