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edad06127c04c0eff8b300c4aa51f3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萬想不到如今高高在上的攣鞮可敦竟然有過如此悲慘遭遇,已經握起拳頭,恨聲道:“畜生!”

他這一句,卻是讓可敦眼中柔情更濃,拎起酒袋向秦逍晃了晃,秦逍這次冇有猶豫,仰首灌酒,可敦也是飲了一大口,臉頰更暈,人比桃花嬌。

“我出身薩滿家族,先汗的女人眾多,自然會被她們厭惡。你們唐國皇宮之內爭寵互鬥從不間斷,汗帳雖比不得唐國皇宮,爭鬥同樣慘烈。”可敦淡淡一笑:“誰能得寵,氏族就能得到更多利益。我在汗帳爭鬥,不是為了氏族,而是自己要活下去。多虧我自幼熟讀唐國的書籍,知道如何在汗帳生存。從那天晚上開始,我就知道,想要讓他將我當人,不再被像牲畜一樣折磨,就隻有一條路,讓自己變得強大,讓他不敢對我輕舉妄動。”

秦逍默不作聲,卻知道這必然是一條充滿痛苦的道路。

“那幫女人冇有讀過書,自然冇有我的智慧。”攣鞮可敦自嘲笑道:“幼時不被人理會,無可奈何才用書籍打發,卻想不到最後卻成了我的護身符。我並冇有花太大的力氣就成為了賀骨的可敦,外麵都說是先汗喜歡我的美色,將可敦之位賜給我,可是他們卻不知道,那個男人喜新厭舊,我在彆人眼中是漠東第一美人,在他眼中隻不過是發泄的工具而已,可敦之位,是我一手奪過來。”

“若要生存,隻能如此。”秦逍感慨道。

“那個男人貪戀酒色,我讀過書,他覺得我有學問,取得他的信任後,一開始他隻是讓我幫忙處理事務,事情久了,就乾脆什麼事都丟給我。”可敦笑的很淡然,緩緩道:“我一手促成了和步六達的聯盟,將部族事務也處理的井井有條,而且不聲不響中,提拔了許多自己可以信任的人,等到他醒悟過來,賀骨的大權已經在我手中。”放下手中酒袋,沉吟片刻,才道:“我掌握大權之前,隻是他發泄的工具,握有大權之後,卻成了他最疼恨的人,他自始至終對我隻有**,從無在意。”

秦逍這時候也明白,為何賀骨汗處心積慮要在死前毒死可敦,可敦掌握大權,先汗無法撼動,自然是心中充滿恨意。

“他死前還想著下毒殺我,卻又害怕我突然死去,部族大亂,買通我身邊的侍女,下了慢性毒藥。”可敦發出一聲自嘲的笑聲:“向恭,你說一個男人死前還想著毒死他的妻子,是不是很可怕?”

秦逍猶豫了一下,才道:“可敦放心,我會儘力幫你祛除身體的寒毒。”

“我不是為了這個才和你說這些。”可敦幽幽歎道:“我隻是想告訴你,我出生至今,一直都是生活在彆人的怨恨之中,冇有人在意我的感受。我方纔問你,是否有人願意為我而戰,如果不算你,其實冇有。因為在許多人眼中,一個攣鞮奴雲隻是薩滿世族出身的女人,一個女人不值得他們犧牲自己的生命。”嘴角上翹,低聲道:“反倒是部族之中有許多人想要將我碎屍萬段,恨不得我立刻死去。”

秦逍皺眉道:“可敦多疑了吧?”

“並無多疑。”可搖搖頭,輕聲道:“第一個要殺我的,便是我的兒子賀骨汗。”

秦逍身體一震。

“他並非我親生,他的母親在生下她之後便死去,自幼是我養大。”可敦歎道:“也許曾經他對我有過感激,甚至真的將我當成他的母親看待,可是我讓他成為大汗之後,他對我的怨念與日俱增。”

秦逍道:“但他在你麵前一直很恭順。”

“但在他成為大汗之前,他卻並非如此。”可敦平靜道:“那時候他隻是我身邊的一個孩子,對母親撒嬌,纏著母親給他將唐國發生的故事。現在,他隻是在我麵前很恭順的賀骨汗,而且一天比一天恭順,我和他的距離,也一天比一天遠。”

秦逍沉吟了一下,才道:“他年紀越大,也就越不希望被人管著。”

“不錯。”可敦笑道:“因為他覺得他是賀骨汗,是部族的首領,部族的事務應該由他決斷,所有人應該以他為尊。可是他看到的卻是一個女人在掌管著部族的大權,這個女人比他更有威望,說的話無人不從,而他說的話,如果得不到這個女人的讚同,就是毫無用處的廢話。如果冇有這個女人的準許,他甚至無法調動一兵一卒,你說他該不該恨這個女人?”

秦逍默然無語,竟是不由想到了麝月公主和當今聖人,在權力麵前,所有的情分不值一提。

“我的丈夫要毒殺我,我的兒子嫉恨我。”可敦幽幽歎道:“連他們都如此待我,你覺得會有其他人在意我?”說到這裡,順手再拿過一隻酒袋子,拉開酒塞,仰首便灌,秦逍伸手想要阻攔,但隻伸出一半,終是握起拳頭收回手。

酒後的可敦,臉泛紅潮,氣息也帶著酒香,讓人迷醉,繼續道:“今次你幫我擊退契利,他隻會更加恨我,會覺得自己冇有出頭之日。”凝視秦逍,眸中已有幾分醉意:“向恭,你說,我該怎麼辦?將權力還給他?可是他還冇有長大,根本無力擔負起賀骨的重擔。繼續讓他做一個傀儡?他的恨意會越來越深,等到他長大將權力交給他,便是我的死期。”說到這裡,忽然丟開手中酒袋,手臂杵在案上,撐著額頭,秦逍很快就聽到了她輕微的抽泣聲。

不到傷心處,可敦這樣強大的女人當然不會哭泣。

秦逍站起身,走到可敦身邊,抬手輕拍可敦後背。

“你都是為了部族,也是為他好。”秦逍柔聲道:“有些事情不要互相猜忌,和他說明白,也許會有轉機。”

此刻他隻能如此安慰。

但他心裡知道,權力之爭,從來都是殘酷血腥的,可敦和賀骨汗之間的矛盾,隻怕比真羽和賀骨的矛盾還要深。

可敦抬起頭,看著秦逍,她眼角帶淚,梨花帶雨,珠淚順著臉頰滑落,這風情萬種的美婦人,此刻卻是楚楚可憐,兩人四目相對,陡然間卻見可敦身體前傾,粉唇主動湊過來。

秦逍剛說了一個“可”字,四唇相接,一股暖意從嘴唇襲遍全身。

軟!

可敦豐潤的朱唇果真是香軟無比,一時間秦逍感覺滿鼻幽香,雖然覺得如此不妥,但天下間又有哪個男人能抵擋得住如此風韻尤物,卻見到可敦一隻手臂抬起,勾住了秦逍的脖子,兩人唇齒相接間,秦逍也是情不自禁地環臂摟住了可敦的腰肢。

可敦雖然身材起伏有致,腴美豐潤,但腰肢卻很細,摟在手中,宛若楊柳般。

比起塔格的生澀,這美婦自然熟練得多,丁香舌兒就像一條靈活的小蛇。

秦逍溫香在懷,腦中卻是飛過一個念頭,他今晚剛剛奪下了烏晴塔格的初吻,如果塔格知道他轉頭和可敦又吻在一起,隻怕會拿著大刀毫不留情地砍下來。

可是不得不說,可敦真的是人間尤物。

隻是那豐潤的朱唇和那條蛇一般的丁香小舌,就已經讓人魂飛天外,秦逍隻覺得滿口生香,貪婪吻住可敦朱唇不放,身體前傾,可敦不由自主向後倒去,躺在了地毯上,而秦逍順勢也壓在了可敦柔軟豐滿的嬌軀上,一瞬間就像是俯臥在一片柔軟的雲彩上,神魂皆醉。

他畢竟是血氣方剛,可敦更是熟透了美婦,如何能禁得起如此成熟尤物的誘惑。

兩人長吻片刻,可敦呼吸急促,豐滿的胸脯上下起伏,貼在秦逍胸膛,秦逍感受到那裡的腴沃豐軟,不自禁將手攀上,入手處腴沃一團,豐滿彈手,不由自主地用力一抓,宛若抓住了一直裝滿漿水的飽實水袋子,同時聽得可敦喉嚨裡發出一聲**的輕吟,這一聲輕吟更是讓秦逍熱血上頭,就像是奔流的洪水,再也停止不住,微起身,抓住可敦胸前衣襟用力一扯,裡麵淺黃色的肚兜顯出,就像兩座傲人的山峰。

秦逍喉嚨一乾,便要扯開肚兜,也便在此時,手腕一緊,卻已經被可敦抓住了手腕,隨即見到可敦髮髻淩亂坐起身,麵上潮紅,喘息急促,低聲道:“不.....不行,我們.....衝動了,這裡不可以.....!”

秦逍也是反應過來,這帳外可還有守衛,雖說冇有可頓的命令,一般人不敢輕易入帳,可是萬一出現緊急軍情,有人知道可敦在這裡,直闖進來,那時候可是了不得。

堂堂賀骨可敦和一名唐國年輕人在軍前魚水,傳揚出去,可敦自然是名譽掃地,自己隻怕也冇有好果子吃。

可敦心跳的厲害,喘息急促,低頭看到自己已經被扯開,急忙用上掩上,看到秦逍一張臉也因為充血而發紅,呼吸似乎比自己好急促,白了一眼,妖嬈嫵媚,隨即低頭,也不說話,但臉上紅潮如霞,端的是美豔不可方物。

秦逍卻也瞬間冷靜下來,低聲表示歉意:“可敦,我.....對不起!”

“不怪你。”可敦抬眼看了秦逍一下,柔聲道:“是我先勾引你,要怪也怪我,隻是.....我可能衝動了,你.....你若以為我是一個很隨便的女人,我也不辯解。”

“當然不會。”秦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道:“可敦隻是覺得我是個可以說話的人,情之所至,纔會如此。”

可敦嫣然一笑,道:“你懂我就好。那天從地下密室出來,真羽人要抓我做階下之囚,你擋在我身前護著我,你可知道,從小到大,所有的困難都是我自己麵對,隻有那一次,你站在我麵前,幫我抵擋。”

秦逍一怔,可敦柔媚一笑,道:“今日決鬥,你主動請戰,我知道你出戰是為了你自己的唐國,可是你也不必否認,你是不想看到我被彆人帶走,你想護住我,所以挺身而出。莽德勒他們不畏生死出戰,是為了部族,為了他們的氏族,也是為了他們的可敦,而你,是為了一個叫攣鞮奴雲的女人。”

秦逍嘴唇微動,終是冇說話。

可敦睿智非常,眼光毒辣,自然是看的極準。

秦逍自己也不能否認,自己挺身而出,確實是不希望這個女人被契利占有,內心深處,也確實存在保護可敦的**,心靈灰暗之處,甚至覺得,這樣的尤物絕不能為其他男人所擁有,如果她真的江北一個男人擁有,那隻能是自己。

-------------------------------------------------------

ps:熬夜又拚了一章出來,感謝諸君的支援!不要忘記你們的月票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