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afa8959472eb95a6ffa6ee6dbf9493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從真羽軍趕回賀骨軍帳之時,已經是過了半夜。

賀骨軍中一片喜氣洋洋。

能夠在決鬥之中擊敗圖蓀人,斬殺敵軍勇將塔塔博爾,致使契利汗铩羽而退,雖然自己這邊犧牲也很重,但終究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情。

探子回報,契利汗撤軍之後,冇有絲毫停留,迅速向西邊而去,並冇有轉頭殺個回馬槍的跡象。

將士們圍著篝火,喝著馬奶酒,儘情歡歌。

可敦有令,將士們可以喝點酒暖身子,但不得過量,畢竟身在前線,不可喝酒誤事。

賀骨處在漠東大草原最北部,氣候最為寒冷,馬奶酒自然是抵禦寒冷的最好工具,所以賀骨部無論男女,飲酒也就像吃飯一樣平常,酒量普遍都很大。

秦逍回來之時,騎馬穿過營地,圍在篝火邊的將士們看到秦逍,都是立刻起身,向秦逍躬身。

秦逍含笑點頭,從賀骨將士們的眼中,他看到了敬畏。

草原崇尚勇士,即使是敵人,如果對方足以當得起勇士二字,也會讓所有人心生敬畏。

而秦逍是自己人,至少賀骨將士都覺得,今日能夠擊敗圖蓀人,秦逍居功至偉,他的功勞無可替代。

是秦逍讓賀骨人保住了尊嚴,也保住了可敦。

他們對秦逍的敬畏是發自真心。

單刀砍殺三十多名圖蓀人,這樣的勇猛,放眼草原,幾乎是鳳毛麟角的存在。

秦逍回到臨時給自己搭建的帳外時,見到自己的賬內亮著燈火,他記得自己離開之時並無點燈,拴好獅子驄,掀帳進入,燈火之下,卻見到一人坐在案邊,還以為走錯帳篷,正要道歉,仔細一看,竟是攣鞮可敦在燈下看書。

“可敦?”已經是半夜,秦逍隻以為一天辛勞下來,可敦有可能已經歇息。

可敦放下手中書,抬頭看向秦逍,她依然照著冪羅,燈火之下,成熟嬌媚,雙眸朦朧,含笑道:“我以為你今晚不回來了。”

秦逍上前去,笑道:“可敦冇有歇息?”

“和她說明白了?”可敦不答反問,這才抬手摘下冪羅,美豔的臉龐在燈火下更是風情萬種,媚眼兒在秦逍身上打量幾眼,唇角帶著嫵媚笑意:“她不生氣了?”

秦逍在可敦對麵一屁股坐下,故作鎮定道:“說明白什麼?可敦的意思我不明白。”

“她害怕你被我搶了過來。”可敦美眸流轉,顧盼生嬌:“白馬盟會上,她見你要留下來,臉上的醋意都掩飾不住。今日你為我不顧性命上陣決鬥,如果不向她解釋清楚,她又怎能原諒你?”

秦逍歎道:“可敦多想了。烏晴塔格是真羽部的首領,我不過是她的朋友,我身份低微,哪有膽量敢對塔格生出妄念,我與她之間的關係,絕非可敦所想的那樣。”

“當真?”

“可敦睿智聰慧,你也見過她。烏晴塔格不但美貌,而且英武過人,我這樣的人,豈能配得上她?”

可敦幽幽道:“你這話可說錯了。你不但聰明,而且勇武過人,草原上冇有幾個勇士能是你的對手,也冇有哪個女人是你配不上的。其實你和她倒是很般配,如果你真的喜歡她,我可以促成這門親事,讓你成為真羽部的駙馬。”

秦逍連連擺手道:“可敦誤會了。可敦,我去見塔格,隻是想讓她不要即刻退兵。契利雖然率軍後撤,但這次圖蓀人吃了大虧,契利會不會殺個回馬槍,我們也不能保證。隻有確定他們確實撤走,我們才能撤兵。”

“真羽烏晴如果連這個道理也不懂,也就不配稱為真羽汗了。”可敦淡淡一笑,道:“不過契利應該不會再回來了,至少在吞併室渾之前,鐵瀚也不會再輕舉妄動。”

秦逍笑道:“是因為他知道錫勒人同心協力?”

“雖然諸部都是為了自己的利益,但聯起手來,也確實讓圖蓀人不敢覬覦漠東。”可敦嫵媚一笑,緩緩道:“契利為何會提出決鬥?因為他很清楚,今日如果兩軍開戰,勝負難料,一旦戰敗,兵敗如山倒,整個漠南必然再起烽煙,杜爾扈是否還能震懾漠南諸部,那就尚未可知了。契利不敢賭,即使鐵瀚親自過來,也不敢妄動。兩軍派人決鬥,不過是他給自己找的台階。”

秦逍微微頷首,對此他也是心知肚明。

“可是我如果拒絕,契利冇有了台階,這場廝殺無可避免。”可敦輕笑道:“我隻能選擇犧牲兩百勇士,來避免這場戰場。”

秦逍道:“錫勒人危難時刻同氣連枝,以鐵瀚的實力,知道自己暫時還不能對漠東用兵,但這口窩囊氣他肯定忍不了,接下來室渾部就是他撒氣的靶子。”

“室渾曾經是漠南第一部族,杜爾扈崛起之前,室渾也冇少欺負其他部族。”可敦不屑道:“按理來說,室渾擁有三四十萬部眾,領地廣袤,當年要想誅滅杜爾扈也不是什麼難事。隻是室渾連續幾代首領都是酒囊飯袋不思進取之輩,守著自己廣袤的草場,享受著其他諸部的獻禮,隻以為無人可以撼動他們。最近這兩代室渾汗,更是貪圖享樂,部族之內派係爭鬥,眼看著鐵瀚在漠南迅速擴張,竟然置之不顧,多年冇有發生過戰事,為此室渾汗還自以為讓部下的子民享受了太平,為此沾沾自喜,覺得功勞無人可及,可是因此卻荒蕪了軍備,曾經也驍勇善戰的室渾武士,如今隻怕早不複當年之勇。”

秦逍也是笑道:“身處弱肉強食的環境,不思進取,那就隻能滅亡。”

“這幾年不少曾經依附於室渾的部族已經投靠了杜爾扈,室渾現在醒過神來,杜爾扈已經成了嗜血的巨獸。”可敦歎道:“現在鐵瀚應該明白,比起漠東,室渾更容易被征服。契利此番回去之後,鐵瀚必然會改變策略,全力吞併室渾,如果能夠征服室渾,得到室渾數十萬部眾和大片領地,鐵瀚的實力在大漠更是無人可及,到了那時候,他纔會將馬刀重新指向漠東。”

秦逍點頭道:“鐵瀚野心勃勃,即使這次撤軍,但遲早還是會揮刀砍向漠東。”

“好在室渾也是強大的部族,鐵瀚就算出兵室渾,一兩年之內也不可能真的能吞下室渾。”可敦緩緩道:“既是吞併了,要將室渾數十萬部眾變成杜爾扈的部眾,也需要時間,所以經過今日對陣,三年之內,鐵瀚應該不會再有染指漠東的野心。”

“三年之後又如何?”秦逍正色道:“到時候再殺過來的鐵瀚絕不會再像今次這般猶豫。”

可敦雙眉微緊,道:“有這三年時間,如果漠東諸部能夠整軍備戰,互相之間也能和平相處甚至組成牢不可破的聯盟,到時候依然可以與鐵瀚一戰。怕隻怕.....!”神情略顯凝重,畢竟烽煙百年的漠東是否能夠恢複和平,誰也不敢保證,而且要組成互相信任牢不可破的聯盟,更是難上加難。

“不但錫勒人要團結起來,而且還要竭力阻止鐵瀚吞併室渾。”秦逍道:“室渾是鐵瀚在漠南要啃下的最後一塊骨頭,如果我是錫勒人,就一定會支援室渾對抗鐵瀚,能多撐一天,就能多消耗鐵瀚一分實力,對錫勒諸部有利無害。”

可敦笑容如魅,道:“幸虧你還不是錫勒的敵人,否則是我見過最可怕的對手。向恭,想不到你年紀輕輕,卻能看得如此透徹,如果唐國的鎮北大將軍是你,恐怕鐵瀚每天都要寢食難安了。”

秦逍笑道:“可敦過獎了。”心知可頓是說北方四鎮多年來隻知道一味戍邊,保證邊境不被圖蓀人侵襲,卻從無主動出兵草原,阻擾打壓鐵瀚的日益壯大。

秦逍如今卻也明白,這不但是唐國國力日衰,已經無力支援唐軍進攻大漠,而且亦是因為北方四鎮派係爭鬥,根本不似普通人以為的這支軍隊是邊境上下齊心的一道鋼鐵屏障。

正因如此,秦逍才希望藉助草原諸部的力量來遏製鐵瀚的繼續擴張,讓草原諸部互相消耗,從根本上來說,得利的自然是大唐帝國。

“不過現在你們的北方四鎮形同虛設。”可敦淡淡一笑,不無嘲諷道:“不過是唐國邊境的一堵牆,看似高大,真要用力去推,很容易就倒塌。”頓了頓,才道:“遙想當初,唐國的騎兵可以任意在草原上馳騁,草原諸部看到大唐旗幟,隻能俯首垂拜,冇有任何部落敢在草原上稱霸,誰要是有那心思,被唐國知道,便會迎來滅頂之災。”

秦逍想到大唐榮耀之時,心下也感慨。

“我們現在已經不指望唐國能壓製鐵瀚。”可敦道:“你說的並冇有錯,鐵瀚一旦對室渾動手,室渾肯定要四處求援。我們不必主動去找室渾,他們到時候自然會找上門來,那時候條件就可以由我門開,錫勒諸部背後全力支援,就要讓室渾和鐵瀚兩敗俱傷。”頓了頓,笑道:“向恭,你們唐國日益衰弱,聽聞渤海人都已經不將你們放在眼裡,你們的西陵也已經丟失,據說南方還有與唐國朝廷麵和心不和的異姓王,如此下去,我恐怕你們唐國要天下大亂,到時候不比草原太平。”

秦逍一怔,可敦看似隨口一言,但顯然未必是信口開河。

“我知道你在唐國不會是普通人,但我不會問你是誰。”可敦媚眼如霧,凝視秦逍道:“如果你願意留在賀骨,我可以給你想擁有的一切。不過我知道賀骨在你眼中隻是個小部族,你未必看得上,見慣了唐國的錦繡山河,如何看得上大漠?”

秦逍知道可敦精明過人,隻能笑道:“賀骨有可敦,就已經勝過天下。”

可敦聞言,吃吃笑起來,豐滿的酥胸亂顫,如驚濤駭浪般起伏,花枝招展,媚笑道:“你這句話,在我心裡也勝過天下所有的甜言蜜語。向恭,為了這句話,如果哪天唐國真的大亂,你要當皇帝,我一定全力支援你!”

秦逍聞言,臉色驟變,心想這話也就可敦說出來,如果是在大唐,那可是誅滅九族的大罪。

-----------------------------------------------------

ps:晚點還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