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8c6f54c5d79de12355c9939ee968a1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當然知道這一場決鬥對賀骨意味著什麼。

這不但是決定賀骨命運的驛一戰,更是決定攣鞮可敦的命運。

攣鞮可敦答應對方提出的條件,實際上是將自己的命運放上了賭檯。

兩軍陣中答應的承諾,自然是不可能反悔。

秦逍知道,如果這場決鬥賀骨人勝了,無論對賀骨還是可敦來說,當然是最好的結果,可是一旦落敗,後果其實不堪設想。

攣鞮可敦將不得不跟隨契利汗前往漠南,實際上後半生的命運也將註定,必然會從賀骨人人敬畏的可敦,瞬間變成契利汗的奴隸,杜爾扈人甚至還會利用攣鞮可敦的身份,將其作為工具,對賀骨的事務指手畫腳。

攣鞮可敦答應對方的條件,是一種勇氣,甚至是一種亦犧牲自己為代價保全賀骨的勇氣。

但秦逍卻不願意看到失敗的結局。

這當然不僅僅是因為不想看到這位美人淪為契利汗的奴隸,更是因為他冇有忘記大局。

今次契利汗率軍壓境,錫勒三部卻聯起手來,共抗強敵,對大唐而言,錫勒三部能夠聯手抗敵,掣肘欲圖稱霸大漠的鐵瀚當然是有利之事,但秦逍從中卻也預見到,一旦漠東錫勒諸部真的聯起手甚至統一成一個新的錫勒王國,對大唐來說,反倒不是有利之事。

錫勒人很是剽悍,一直冇有對大唐東北地區形成較大的威脅,無非是因為諸部互相爭殺,互相削弱實力,根本騰不出手威脅到大唐。

可是一旦漠東諸部被統一,東北地區的壓力必將驟然增加,以當前遼東軍的實力,還真未必是錫勒人的敵手。

所以錫勒諸部保持各自的獨立,組建聯盟掣肘漠南鐵瀚,令其無法向漠東擴張,這樣的格局對大唐纔是最有利。

攣鞮可敦無疑是賀骨部能夠保持獨立的重要人物。

雖然當下錫勒三部共同進退,一副血肉兄弟的狀況,但秦逍根本不相信百年世仇會頃刻間煙消雲散,哪怕是可敦和烏晴塔格的白馬盟約,都不是因為真心想要聯手,無非是在強敵覬覦之際,迫於無奈的聯合。

隻要外部勢力的威脅消失甚至減輕,錫勒三雄之間的爭霸依然會存續下去。

攣鞮可敦一旦被帶去漠南,賀骨汗年紀輕輕,根本無力掌控賀骨的局勢,賀骨接下來可以清晰預見地迅速衰弱,這就給了真羽甚至步六達可乘之機,一旦漠東失去了三足鼎立的爭霸格局,就很可能被一統,這樣的結果,身為大唐人的秦逍當然是不願意見到的。

國與國之間隻存在利益,如今大唐和錫勒諸部冇有太大的衝突,無非是還冇有傷害到各自的利益,或者說冇有人騰出手傷害對方利益的機會,可是一旦漠東形成統一的錫勒王國,麵對物資豐富的大唐東北地區,不可能不生出覬覦之心,一旦錫勒出現一位類似鐵瀚一樣野心勃勃之輩,到時候東北必將陷入極大的威脅之中。

秦逍知道現如今的大唐實力已經大大衰弱,實在不希望看到周邊諸勢力變得強大起來,更不想賀骨因為冇有了攣鞮可敦而導致衰弱甚至被其他部族吞併,隻要攣鞮可敦依然是賀骨的首領,那麼就擁有與其他諸部抗衡的實力,至少錫勒想要一統也將受到阻擾。

攣鞮可敦雖然精明,但一時之間還真冇有想到那麼遠,隻以為秦逍是真心不想看到自己被圖蓀人帶走,美眸之中顯出一絲感動,但還是搖頭道:“不行,這並非比武較量,而是生死決鬥。你不是賀骨人,如此重任,不該讓你來承擔。”

“可敦,鐵瀚是我們共同的敵人,我們之間不分彼此。”秦逍正色道:“你剛說過,對方陣中可能有屠狼士,如果真如你所料,這一戰咱們這邊凶多吉少。我雖然武功平平,但如果上去,應該還能有些用處。”橫臂於胸,道:“還請可敦準許。”

可敦對秦逍的身手還是略知一二,雖然她不可能知道秦逍已經是中天境的高手,但身手比之普通的草原勇士還是要強悍得多,如果上陣,確實會增加勝算。

莽德勒在旁道:“可敦,是否可以從不死軍那邊挑選一些人來?”

不死軍的戰士一個個都是自幼訓練,從死人堆裡爬出來的無畏者,這些人都是頂尖的格鬥者,搏殺能力自然不在屠狼士之下。

“難道需要步六達人來保護賀骨的可敦?”可敦淡淡道。

莽德勒頓時不說話。

可敦說的並冇有錯,如果從不死軍中挑選決鬥者,確實會大大增加勝算,可是如此一來,就算戰勝了敵人,自今而後,草原上隻會讚頌步六達不死軍的驍勇,而賀骨人卻成了臨陣退縮的懦夫。

即使是草原上最小的部族,也無法接受這樣的恥辱,作為漠東三部之一,賀骨當然更無法容忍被扣上懦夫的帽子。

“莽德勒聽令,由你率領一百九十九名勇士,與圖蓀人決鬥。”可敦微一沉吟,見到對麵那群圖蓀勇士已經走到嘎涼河邊,終是冷聲道:“不問勝敗,英勇殺敵!”看向秦逍,微一點頭,秦逍明白可敦的意思,再次行禮。

莽德勒領著包括自己在內的兩百人走到了嘎涼河邊,秦逍亦在其中。

對方赤膊上陣,莽德勒其實已經知道對方的盤算。

雖然穿上皮胄可以作為防護,但雙方是要在河中廝殺,如果身穿甲冑下河,皮甲浸泡水中,很容易便會加重負擔,一旦如此,出手的速度和靈敏度必然會降低。

有時候你死我亡的關鍵,就在誰出手快一步。

所以到了河邊,莽德勒根本不猶豫,率先脫去上身的甲冑,赤膊上陣,其他人也都是如此,唯獨秦逍依然穿著戰甲,並不脫衣服,以他的修為,即使負重,出手速度也遠比其他人快得多。

秦逍雖然知道這一場決鬥必然血腥殘酷,卻也不是真的存有赴死之心。

畢竟他的武功修為絕非普通的草原勇士能夠相比,即使對方擁有屠狼士,秦逍也毫無畏懼,他有虎骨刀在手,迫不得已之時,血魔老祖的血魔刀法足以讓自己所向披靡。

風鼓大旗,獵獵作響,兩岸各有兩百勇士臨河相對,在萬軍陣中,顯得異常的清冷渺寂。

兩岸的勇士都知道,這場對決,肩負著兩軍的榮耀,絕不能敗。

莽德勒和手下的勇士們,都是手持長槍,腰佩彎刀,揹負長弓,這些都是賀骨軍中最精良的裝備,這些人所肩負的,也是身後數萬大軍的期待。

杜爾扈鐵瀚的兵馬在草原上所向披靡,一度被認為是不敗之軍,前幾天狼騎兵從鐵宮被擊潰,已經給了鐵瀚一記耳光,如果今次再勝,鐵瀚的不敗神話便將破滅,草原諸部對鐵瀚的恐懼也將大大減弱。

“他們在做什麼?”左翼的烏晴塔格注意著中軍的動靜,見到圖蓀和賀骨兩路中軍後撤,就有些奇怪,立刻派人搞清楚狀況。

這時候又見到兩軍陣中各自派出了數百人,赤膊在河邊對峙,更是詫異。

“塔格,已經弄清楚,契利和攣鞮達成協議,雙方各派兩百人出戰,誰能取勝,就要答應對方的條件。”羊叱吉搞清楚狀況稟道:“如果賀骨人勝了,契利要當眾脫下戰甲,而且即刻撤軍。如果契利勝了,賀骨需要每年向鐵瀚上繳大批的鐵礦,而且.....攣鞮立可跟隨契利回去,嫁給他成為他的可敦。”

烏晴塔格一怔,淡淡道:“契利見到錫勒諸部聯手,擔心戰敗,不敢強攻了。”

“塔格,你覺得誰會勝?”邊上有人問道。

“不知道。”塔格平靜道:“契利勝了,那頭母狼遠離漠東,對我們來說不是壞事,可是.....錫勒人的榮耀便會被圖蓀人踐踏。我倒是願意看到賀骨人取勝。”

“塔格,向恭也上陣了。”羊叱吉小心翼翼道:“他穿著逐日塔都的戰甲,也跟著賀骨人一起上去決鬥。”

烏晴塔格這時候也隱隱看到那群碎骨者中似乎有一人還穿著戰甲,但距離太遠,看得並不是很清楚,聽得羊叱吉之言,花容失色,失聲道:“他.....他瘋了嗎?”

軍前決鬥,九死一生,塔格萬冇有想到秦逍竟然會上陣決鬥。

她眼眸中瞬間滿是擔憂之色,但隨即咬住嘴唇,冇好氣道:“果然是好色.....,哼,為了那頭母狼,他連性命都不要了,看他能有什麼好下場。”口中雖然這樣說,但心中擔憂不減。

兩岸陡然間鼓聲大作,地動山搖,卻都是在為自己的勇士鼓勁。

莽德勒和對麵的圖蓀勇士的首領都是率先衝出,幾乎是同時向前衝,踏入了嘎涼河。

兩人身後的勇士相隨,嗷嗷吼叫,一時間人踏河水,浪花激盪,嘎涼河水沸騰翻滾,無數水滴激在半空,宛若情人眼中依戀的淚水,又如大丈夫心中翻滾的豪情。

-----------------------------------------------

ps:第一更先上,你們跨年,我繼續碼字,今晚至少還有兩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