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5d7cd3d92cd04a3099668c19272296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鐵宮宮牆並不算很高,但是站立於牆頭之上,卻能看得很遠。

鐵宮外的營地早已經是滿目瘡痍。

攣鞮可敦站在宮牆之上,望著真羽軍向南撤軍,麵上平靜,但那雙媚眼中卻是神色複雜。

賀骨汗甘願作為人質跟隨真羽軍出宮,而突牙吐屯得到了賀骨汗作為人質,在秦逍的主持下,倒也是冇有太過糾纏,隻是提出接下來賀骨部必須向真羽軍提供後勤補給為條件,得到可敦的保證後,便即兵馬撤出了鐵宮。

追擊狼騎兵的兵馬隻追出幾十裡地便即撤回,但狼騎兵的動向,賀骨這邊卻還是派人嚴密注意。

真羽軍此番的損失不算大,傷亡不過兩三百人,賀骨倒是損失慘重,碎骨者損失大半,兩千守軍也在狼騎兵的突襲下折損大半,不過狼騎兵的損失也不小,清點屍首過後,狼騎兵也留下了近千屍體,俱被賀骨人堆積起來,一把火將屍首燒乾淨,此外還俘虜了上百名傷兵,俱都囚禁起來。

汗帳數千頂帳篷燒燬大半,狼騎兵襲擊之時,見人就殺,就帳篷就燒,至少有兩千多部眾慘死在狼騎兵的馬刀利箭之下,人們對狼騎兵的暴行自然是怨恨至極,但草原上部族之間的戰爭就是如此殘酷,每一次戰爭,都會有無數生命倒在血泊中。

真羽軍撤走,但汗帳卻依舊是一片狼藉,要清理戰場,卻也不是片刻就能完成的事情。

不過為了穩定人心,賀骨汗被作為人質帶走的事情,隻有少數人知曉。

“知道為何賀骨的人口無法發展起來嗎?”可敦立於宮牆之上,看著人們正在清理收拾戰場,忽然開口問道。

秦逍一怔,猶豫了一下才道:“請可敦賜教。”

此刻站在宮牆邊的可敦威儀無比,完全冇有之前那種妖嬈嫵媚之態,雖然聲音依舊軟膩,但玉背挺直,飽滿的下顎如同天鵝般抬起,平靜道:“因為戰爭和貧窮。”

秦逍站在可敦身邊,看著她的側臉。

可敦這樣的尤物,無論從哪個角度去看,都是美豔無比,讓男人心神盪漾。

“賀骨坐擁鐵山,擁有大漠珍惜的礦藏,從來都是受人覬覦。”可敦幽幽道:“但是除了礦石,賀骨擁有的物資並不多,我們的草場有限,如果全都用來蓄養牛羊,那麼戰士們的戰馬就會短缺,所以隻能騰出一部分養馬,如此蓄養牛羊的草場就會大大減少,隻能保證部眾不至於捱餓。”

秦逍心想比起賀骨,真羽部還真是算得上地大物博。

“賀骨處於四戰之地,西邊是圖蓀諸部,北邊雖然隻是一些實力弱小的小部落,但卻如同一群餓狼,時不時地都要侵擾賀骨。”可敦望著遠方,聲音平靜:“南邊是真羽,東邊是步六達,真羽無時無刻不想吞併賀骨,雖然我們與步六達是盟友,但互相之間從冇有真正信任過,誰都知道,一旦賀骨衰弱,第一個撲上來的就可能是步六達。”微轉頭,看著秦逍,美豔的臉上泛起一絲苦笑:“賀骨部每一天都身處危險之中,每一次戰爭都會損失很多部眾,所以人口始終無法增長,但也因此讓每一個賀骨人都擁有鐵打的意誌。”

秦逍想了一下,才道:“賀骨為何不早早與真羽部締結和約?錫勒三部自相殘殺多年,到最後隻是無數人白白死去,而局麵卻冇有任何改變。”

“唐國有句話,叫做站著說話不腰疼,你說這句話就是如此。”可敦瞥了秦逍一眼,媚眼如狐,輕笑道:“錫勒三部從百年前就開始為稱霸漠東而互相攻殺,屍積如山,血流成河,這樣的仇恨豈是說消就消。你從真羽來,被真羽烏晴三言兩語就以為真羽都是好人,覺得我們賀骨都是惡人。你並不知道,錫勒王國滅亡之後,一分為三,羅支山就曾是我賀骨部的疆土,也是我們抵禦真羽部的天塹屏障。”

秦逍一怔,對此他倒是真不知道。

“真羽部仗著坐擁遼闊草場,擁有最優良和充沛的戰馬,一直以錫勒諸部之首自居,東打步六達,北攻賀骨,那時候真羽部的實力最是強悍,如果不是賀骨上下齊心,鐵山早就為真羽部所有。”可敦輕歎道:“那時候賀骨和步六達都曾提出,諸部結盟,不要自相殘殺,我們雖然不能答應聽命於真羽,卻願意讓真羽部成為諸部盟主,隻是真羽部那時候兵強馬壯,一心想要一統漠東,讓所有人臣服其下,我們的建議,他們置若罔聞。”

秦逍心下感歎,知道草原諸部起起落落,盛衰無常,強大的時候想要吞併其他部落,可是衰落之時,同樣也要麵對其他部族的吞併,想要達成盟約,本就是等如登天之事。

“真羽部今不如昔,可是如果冇有鐵瀚的侵襲,他們依然會覺得實力在我們之上,不會答應締結和約。其實這也是草原的生存之法,弱肉強食,誰的刀子快,就隻想著讓彆人屈服,不會想著締造和平。”可敦狐媚的眼睛也變得冷厲起來,道:“賀骨要生存下去,就絕不能屈服,一旦有機會,即使存在巨大的風險,也要揮出馬刀,否則就隻能坐等被人踩在腳下。”

秦逍心智每個人都隻會說對自己有利的東西,不過賀骨能夠在嚴峻的環境中生存至今,卻也著實不容易,而且當下的賀骨部處境更為困難,也隻有這個女人才能帶著大家撐下去。

“這一戰過後,又有許多人失去了父母妻兒。”可敦望向狼藉一片的營地,帳篷被毀,許多人連遮風擋雨的地方都冇有,隻能坐在血泊之中痛哭,她的神情也變得黯然:“這樣的場景我見過太多,但是每一次哭過之後,賀骨人又能重新站起來。”

這番話讓秦逍感覺到,可敦雖然擁有柔媚如水的外表,但美麗的外表下,亦有一顆堅毅的心,要在弱肉強食的大漠生存下去,那顆心充滿了狡詐和野心也是理所當然。

賀骨部上下其實也都清楚,狼騎兵铩羽而歸,但事情絕不可能就此結束,自稱為太陽汗的鐵瀚,其麾下狼騎兵多年來都是兵峰所指所向披靡,這一次三千精銳狼騎兵竟然折損大半,這無疑會讓那位太陽汗的顏麵儘失,如果不能迅速找回顏麵,必將會導致太陽汗在草原諸部心中的威望大降,對於一個野心一統大漠的汗王來說,這當然是不能接受的事情。失去震懾諸部的威信,無疑比一場慘敗還要嚴重。

所以為了找回威信,鐵瀚勢必會捲土重來。

賀骨人知道,真正的考驗還冇有真正到來,可是遭受狼騎兵襲擊,汗帳損失慘重,守衛汗帳的兵馬折損大半,主力騎兵南下之後尚未回來,此時此刻,可說是鐵山最薄弱的時候,危機四伏。

甚至有不少人開始對可敦的能力產生懷疑。

畢竟如果不是可敦將部族的主力兵馬派去攻打真羽人,那麼汗帳也不會被狼騎兵趁虛而入,更不會遭受如此重創。

雖然真羽軍從鐵宮撤走,但卻在距離鐵宮隻有五十裡的南邊紮營,即使有過共同擊退狼騎兵的經曆,但賀骨人依然視真羽人為仇敵,真羽數千騎兵就在邊上,誰也不知道他們會不會突然揮著馬刀殺過來。

情勢急迫,接下來兩天,可敦倒是安排人好好款待秦逍,但自己卻是召集了賀骨部的眾多貴族商議對策。

人心要安撫,還要從周圍的賀骨諸部征招青壯,最要緊的事情自然是商討接下來與真羽部的談判結盟,諸事繁多,可敦要操持著一切,秦逍整整兩天都不曾再見到攣鞮可敦。

這兩日他倒是在部眾之中走動,雖然名為人質,但可敦給予了他完全的自由,鐵宮內外,他都可以自由進出。

秦逍和部眾的交談,讓他也感受到賀骨人對即將到來的大戰充滿了緊張,不過他們骨子裡的堅毅卻不曾消失,更多的人還是相信可敦能夠帶領他們擊退圖蓀人。

人們對於可敦的評價倒是不差,至少在大家的心裡,可敦始終在為賀骨人的生存而努力著。

到得第三天黃昏,可敦終於派來莽德勒,將秦逍請入了鐵宮的一處大殿內。

殿內飛彩鎏金,燦爛輝煌,地上以獸皮鋪地,看起來十分奢華,可敦高高在上,頭戴彩冠,身著華服,上麵繡有紋圖,臉上帶著細珠串著的冪羅,將那張美豔的臉龐遮擋住,隱隱約約隻看到冪羅下白皙的肌膚,但整個麵容卻不能完全看清楚。

秦逍心想眼前的可敦可不再是之前躲在地下的女人,此時乃是高高在上的賀骨可敦,威儀十足。

此殿當然不能與大唐高高在上的金鑾殿相提並論,實際上要寒酸得多,不過可敦此刻的豔光卻足以讓大殿燦爛輝煌,下麵左右有十數名賀骨部的官員,都是一身戎裝,大殿之內,依舊可以佩刀。

可敦身後,左右則是六名碎骨者護衛。

秦逍上前幾步,橫臂行禮:“小民向恭,拜見可敦!”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秦逍身上,神情各異,但大多數人看到秦逍長相是唐國人,都顯出戒備之色。

-----------------------------------------------------------

ps:第一更先送上,第二更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