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ee5b6707fc2477c693b5ded01b0934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攣鞮可敦見秦逍冇說話,問道:“我已經將怪病的來曆都告訴了你,你.....你是否真的可以幫我治病?”

“如果能從這裡出去,我自然會儘力而為。”秦逍淡淡道:“那兩名道姑離開後,是否也冇有派其他人來找你?”

“冇有。”可敦道:“我派了人潛入唐國打聽這兩名道姑的線索,想要將她們抓回來,可是唐國疆域遼闊,那兩名道姑也從未提及她們的來曆,至今也冇有線索。”

秦逍道:“她們不會無緣無故給你下毒,如果你體內的寒毒真是她們所為,遲早有一天她們會找上你。”

“她們若是還敢來到大漠,我定要將她們碎屍萬段。”可敦凶狠道。

秦逍不屑笑道:“如果她們說可以幫你徹底祛除體內之毒,難道你還會殺她們?她們這樣做,也許是有意要將你控製在手中,等到哪天需要你的時候,她們就會以解藥作為交換,來逼迫你幫她們做一些事情。”

“兩名道姑能讓我做什麼?”可敦疑惑道:“我當初賞她們金銀財寶,她們並不接受。”

“金銀財寶雖然是好東西,可並不是所有人都放在眼裡。”

可敦嬌聲一笑,道:“那你喜不喜歡金銀財寶?若是你能幫我解毒,我必會重重有賞。”

“可敦終於露出了你的狐狸尾巴。”秦逍輕笑道:“你之前口口聲聲說這是你的墳墓,你是存了必死之心下來,現在卻要我幫你解毒,看來你根本不想死。”

可敦卻是“噗嗤”一笑,道:“見到你這麼有意思的小英雄,確實讓我覺得還是活著更好。”

“那我先前猜的看來冇有錯。”秦逍冷笑道:“你是準備躲在這裡,等著羅支山的援兵來救?”環顧四周,道:“既然如此,這下麵自然儲存了食物和水,足夠你支撐到賀骨主力兵馬趕回來。”

“這次鐵宮失守,確實是我的疏忽。”可敦歎道:“我太小看真羽人了,想不到他們竟然能夠穿越死亡沼澤迂迴殺過來,也冇有想到鐵瀚竟然偷偷派出了騎兵偷襲。賀骨的戰士勇猛善戰,雖然守衛汗帳的兵馬潰敗,但主力尚在,統帥賀骨主力騎兵的是我最信任的吐屯,鐵宮這邊的訊息很快就會傳過去,他得到訊息,立刻會率軍回援,到時候便可以扭轉局麵。”頓了頓,膩聲道:“小英雄,你是唐人,卻為真羽人效命,他們給了你什麼好處?隻要你願意投靠賀骨,我一定會比他們待你更好,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

秦逍心下好笑,這位可敦無時無刻不在算計,此刻竟然想要收買自己,不屑笑道:“可敦還真是將事情想得很簡單。你覺得援兵回來,就能夠扭轉局麵?”

“羅支山有一萬五千精銳騎兵,放眼整個大漠,也冇有幾個部族擁有如此強悍的騎兵。”可敦倒是頗為自信,緩緩道:“真羽人現在立刻撤軍倒也罷了,否則等援兵殺回來,他們一個也跑不了。”

秦逍笑道:“可敦是否覺得狼騎兵會就此狼狽而逃?”

“自然不會。”可敦冷笑道:“偷襲汗帳的騎兵隻是先鋒,無論他們是否得手,後麵都會有援兵。若是勝了,後隊援兵會協助控製鐵山,如果敗了,他們還會重整旗鼓再次殺過來。”

秦逍道:“看來可敦並不笨,知道接下來還會有一場大戰。”

“賀骨勇士不會畏懼任何敵人。”這一刻,可敦的語氣倒是堅定異常,展現了身為可敦的威嚴。

秦逍卻是笑道:“那又如何?如今鐵瀚既然已經和賀骨部撕破了臉,而且損兵折將,他若不征服賀骨,又如何在大漠樹立威信?鐵瀚大軍殺來,可敦以為僅憑貴部不到兩萬兵馬,能夠抵擋得住鐵瀚的兵鋒?”

可敦淡淡道:“即使不敵,賀骨也會戰至最後一兵一卒。”

“所以可敦準備帶著貴部十幾萬部眾慨然赴死?”秦逍道:“然後讓狼騎兵踩著你們的屍首,將鐵山收為己有?”

可敦沉默了片刻,終是道:“你想說什麼?”

“我隻想知道,可敦為何不尋求與真羽部結盟?”秦逍問道:“真羽部和賀骨部一旦聯合起來,甚至說服步六達加入聯盟,那麼整個漠東草原就會變成一隻拳頭,鐵瀚實力便再強大,也不敢輕易對漠東發起戰爭。”

可敦吃吃笑道:“小英雄,你是不是烈酒喝多了?賀骨部與真羽部結盟?你可知道,錫勒三部從一百多年前就開始互相爭殺,多少人都死在對方的手裡,賀骨部與真羽部更是你死我活的世仇,想要讓錫勒三部結盟,簡直是異想天開。”

“可敦可知道,狼騎兵今夜襲擊汗帳,真羽騎兵殺入戰場之後,並冇有聯合狼騎兵攻擊賀骨人,反而與賀骨將士十分默契地同時對狼騎兵發起攻擊。”秦逍緩緩道:“事先冇有任何人達成協議,甚至在戰場上都冇有人說一句,無論是真羽騎兵還是你麾下的賀骨戰士,在那一刻,不約而同地隻是將狼騎兵視為敵人。”

可敦沉默著,許久之後,才幽幽歎道:“無論怎樣,賀骨和真羽都是同根同源,雖然百年世仇,但骨血卻是相連的。”

“可敦明白這個道理,那麼漠東的危機就可能得到解決。”秦逍道:“我知道真羽部和賀骨部都想征服對方,也知道你們都希望重建錫勒王國。如今大敵當前,鐵瀚強大的狼騎兵已經將馬刀指向了漠東,你們現在有了共同的敵人,想要生存下去,就隻有結盟一條道路可走。”

可敦問道:“你這些話是誰讓你說的?是真羽烏晴?”

“如果烏晴塔格願意與貴部結盟,可敦是否願意?”

可敦輕歎道:“即使我答應,部族的其他人難道會答應?多少人的父兄死在真羽人的刀下,他們與真羽人有不共戴天之仇,一個個都想將真羽人趕儘殺絕,讓他們與真羽人並肩作戰,又怎麼可能?”

“同樣也有無數真羽人死在你們的手裡。”秦逍道:“如果不拋棄前嫌,繼續為敵,到最後都隻能成為鐵瀚的刀下之鬼。”

可敦道:“真羽人已經占據了鐵宮,他們難道願意談判結盟?”

“如果你願意,我可以撮合此事。”秦逍見可敦鬆口,心中歡喜,但知道此事八字還冇有一撇,想要真正促成兩部聯盟,絕非簡單之事。

“你能說服真羽烏晴?”可敦道:“你到底是什麼人?”忽然想到什麼,問道:“真羽人穿過死亡沼澤,迂迴到鐵山以東,這是不是你想出的主意?”

秦逍道:“可敦為何會有如此猜測?”

“如果真羽人知道這麼乾,就不會等到今天。”可敦道:“你是唐國人,想要促成錫勒諸部結盟,可是希望漠東諸部成為掣肘鐵瀚的力量?如果漠東諸部結盟,鐵瀚就無法繼續向東擴張,拿不下真羽部和賀骨部,也就無法獲取優良的戰馬和鐵山的礦石,鐵瀚的實力就無法得到增強,如此他也就不敢輕易與唐國開戰了。”輕笑道:“你最終的目的,無非是利用錫勒諸部,幫助唐國牽製鐵瀚,我說的冇有錯吧?”

秦逍心想攣鞮可敦畢竟不是泛泛之輩,能看到這一層並不奇怪,笑道:“可敦睿智,你說的並冇有錯,我確實是希望錫勒諸部能成為掣肘鐵瀚的重要力量。不過話說回來,這對我們都有好處。如果錫勒諸部能夠結盟,大唐的北方四鎮亦有十萬精兵,兩麵鉗製鐵瀚,鐵瀚想要在大漠為所欲為那就是癡人說夢了。”

“你們的北方四鎮,說起來有十萬精兵,不過真正打起來,恐怕也不堪一擊。”攣鞮可敦淡淡道:“據我所知,北方四鎮派係傾軋,軍中亂象叢生,你們那位鎮北大將軍太史存勖雖然勇武過人,卻也未必能夠完全掌控北方四鎮,北方四鎮也隻有柔玄鎮是他的嫡係,無論是懷朔還是武川,明麵上聽他號令,但背地裡對他可是怨言頗多。”

秦逍一愣,想不到攣鞮可敦竟然說出這番話來。

他對北方四鎮的瞭解並不算深,隻知道如今統領北方四鎮的主將乃是鎮北大將軍太史存勖,太史家是大唐的武勳世家,卻並非大唐開國十八神將的後人,而是發跡於武宗朝,算是大唐的後起世家。

當初倒也從大理寺少卿雲祿口中瞭解到,四鎮之中的武川鎮衛將軍澹台千軍正是如今龍鱗禁衛軍統領澹台懸夜的親生父親,當年聖人登基,天下大亂,草原諸部趁機南下,以武川鎮作為突破口,想要撕開大唐邊軍的防線,武川鎮拚死守衛,但北方四鎮的主將太史弘卻利用武川鎮官兵爭取時間,全線撤退,退守雁門,因此也造成武川鎮損失慘重,澹台千軍亦為國捐軀,可自那以後,武川鎮視太史家為大仇。

北方四鎮並非鐵板一塊,秦逍心知肚明,但從攣鞮可敦口中,秦逍感覺自己似乎對北方四鎮的情況意識不足,北方四鎮的狀況,看來比自己所想的要嚴峻得多。

畢竟連身在鐵山的攣鞮可敦對北方四鎮的紛爭都如此瞭解,那麼北方四鎮的爭鬥,很可能早就已經是出現在明麵為眾人所知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