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3a9ca86c3b8d1c8781e08c972af169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可敦毫無反應,秦逍猶豫一下,終是伸手向可敦麵孔探過去,想要探探她的鼻息,以他的實力,可敦就算是裝死準備偷襲,對他也並無威脅,他完全可以瞬間反應輕鬆製敵。

隻是在這底下光線絲毫冇有,秦逍的目力雖然遠超常人,在這極度的昏暗中也無法準確探到她筆端,指尖先是碰到了她的臉頰,她雖已是婦人,但臉頰上的肌膚光滑如同瓷器,保養的極好,擁有著草原女子極其罕見的細膩肌膚,可是指尖觸碰時,秦逍卻感覺她臉頰竟是冰冷刺骨,就像是觸碰到了冰塊一般,心下一凜,著實吃驚。

雖然如今正是草原上最為寒冷的季節,但攣鞮可敦身著華服,十分保暖,這地下四周密不透風,也不像上麵那樣的風雪侵襲,正常人的體溫絕不可能是這樣,倒真像是冇有了生命跡象的屍體。

他手指急忙順著可敦的臉頰滑到鼻端,卻感覺可敦兀自有氣息,隻是氣息有些短促,微微寬心,至少證明攣鞮可敦並無死去。

這地下墳墓是攣鞮可敦讓人打造,秦逍很清楚,如果這地下墳墓真的存在出口,唯一知道出口的人就隻能是這頭母狼,若是可敦死了,自己恐怕真的要被困死在這裡。

而且攣鞮可敦一死,真羽和賀骨的仇恨將會更大,自己計劃讓兩部共同掣肘杜爾扈鐵瀚的希望很可能就會破滅。

“你怎麼了?”秦逍確定她有氣息,又將手指滑到她光潔飽滿的額頭上,果真是冰凍刺骨,神情變得凝重起來,知道攣鞮可敦並不是在裝死,她有呼吸但身體如冰,分明是身體出現了大問題。

隻是自己方纔那一摔,她穿著厚厚的草原盛裝,落地時也不會摔得多重,即使真的受傷,也隻是皮肉之傷,絕不至於出現現在這樣奇怪的狀況。

攣鞮可敦似乎已經人事不知,躺在地上昏死過去,秦逍連問兩句,可敦顯然根本冇有聽見,更不可能有任何反應。

秦逍環顧四周,冇有半點聲息,黑漆漆一片,一時間還真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

他知道真羽騎兵此刻肯定已經完全控製了整個鐵宮,突牙吐屯肯定也會想儘一切辦法將自己從這地下墳墓救出去,不過以攣鞮可敦的狡詐,既然建造了這樣的地方,其他人就絕不可能有辦法輕易進來,那幫人想要救自己出去,肯定是難如登天。

自己這次來草原的目的是尋找馬源,用以補充龍銳軍不可或缺的坐騎,若因此真的折在了這裡,龍銳軍那幾千號人的前途還真是堪憂,所以無論如何也不能死在這種鬼地方。

想要從此處脫身,就隻能從攣鞮可敦口中逼問出出口,所以攣鞮可敦是絕不能死。

他當年在甲字監倒也略窺醫道門徑,但知道的十分粗淺,不過是能應付一些最粗淺的小病,攣鞮可敦此刻全身如冰,她甚至無法觀察她臉上的血色,已無法觀察她的舌苔,根本無法判斷這種狀況是因何而起。

他心中有些著急,這次用手掌貼在可敦額頭,但隻是碰了一下,便即拿開,一來畢竟男女授受不親,二來卻也是因為可敦的額頭太過冰冷,心知此刻的可敦雖然冇有反應,但應該承受著極大的痛苦。

陡然間,秦逍身體一震,想起了自己曾經寒毒發作時的情形。

寒毒從他很幼小的時候就一直相伴,隻能以烈酒來減輕寒毒所帶來的痛苦,在龜城得到紅葉相助,一開始引用牲畜血液,後來紅葉更是為自己製作了血丸,從那時候開始,他飲酒就開始變得越來越少。

畢竟飲酒傷身,而且烈酒隻是減輕寒冷的痛苦,血丸卻可以壓製寒毒的發作。

修煉【太古意氣訣】之後,等到突破入中天境,寒毒就似乎從自己的體內消失了一樣,許久不曾再發作,秦逍也不知道是因為自己練功祛除了體內的寒毒,還是寒毒依然潛藏在身體裡。

寒毒折磨他許多年,他對寒毒發作時的狀況記憶猶新。

一旦發作,全身就像變成冰塊,那種寒冷是從體內的血液滲透到全身的經脈,似乎連骨頭也是寒冷的,如此情況下,甚至可能因為太過寒冷而陷入昏迷,飲用烈酒,可以緩解那種痛苦,至少不至於因為冰冷刺骨而直接昏闕。

攣鞮可敦此刻也是渾身冰冷,那種冰冷感陡然讓秦逍想起了自己曾經的遭遇,至少從身體的寒度來看,攣鞮可敦像極了自己當年寒毒發作時的體溫。

她此刻昏厥過去,就很可能是因為體內太過寒冷造成。

隻是秦逍念頭一閃,便覺得攣鞮不可能適合自己一樣體內有寒毒。

他從唐蓉口中已經知道,這種寒毒是從一種叫做千夜曼羅的毒花之中提煉出來,千夜曼羅生長在雪上之上,十分罕見,而且一旦離開雪山,就無法存活,但後來卻有人將千夜曼羅帶出雪山,找到了培育的方法。

秦逍甚至知道,千夜曼羅的培育方法,當今天下隻有一人知道,那便是在背後控製唐蓉的大先生。

大先生利用千夜曼羅之毒,控製了手下不少人,唐蓉便是受害者之一,正因為寒毒之故,唐蓉始終被大先生所控製,至今都無法脫離大先生的魔爪。

秦逍一直都有疑慮,自己身上的寒毒與唐蓉同出一源,如果說隻有大先生知道如何培育千夜曼羅,那麼自己身上的寒毒隻能是出自大先生之手,可是大先生為何會在自己幼年之時便會對自己下毒?大先生到底是何方神聖,自己與他又有何恩怨,他竟然冷酷地對一名幼兒出此狠手?

這個謎題至今也冇有機會去解開。

攣鞮可敦此刻的症狀頗有些像寒毒發作,但秦逍覺得她幾乎不可能是中了千夜曼羅之毒,畢竟她是遠在草原北方的賀骨部可敦,冇有去過大唐,自然不可能與大先生有什麼恩怨,大先生也不可能千裡迢迢跑到草原來對一位可敦下毒。

如果真是千夜曼羅之毒,秦逍倒容易解決。

雖然他身上的寒毒許久不曾發作,但紅葉當年贈送的血丸還剩下幾枚,他為了防止寒毒複發,也一直將那幾枚血丸貼身攜帶。

忽然間感覺到可敦的身體動彈起來,隨即便看到可敦喉嚨裡發出一絲極為痛苦的低吟,她整個身體也迅速蜷縮起來,秦逍再次探她額頭,感覺依然是冰冷刺骨,而她正蜷縮著嬌軀瑟瑟發抖,喉嚨裡時不時地發出極壓抑卻又極痛苦的低吟,秦逍聽在耳中,更是駭然,因為可敦此刻的症狀,和自己當年寒毒發作時後一模一樣。

當初發現唐蓉身患寒毒,秦逍就已經十分驚訝,但搞清楚唐蓉是大先生的部下,受大先生控製,也就能夠解釋得通,但攣鞮可敦如果真的是中了千夜曼羅之毒,秦逍就真的想不通了。

難不成大先生竟然將觸手早就伸到了大漠?

大先生以寒毒控製唐蓉,讓唐蓉潛伏在白靜齋身邊,觸手伸到了兀陀汗國,如果說他還將手伸到大漠,甚至以千夜曼羅控製賀骨可敦,那麼此人的能耐實在是匪夷所思,其佈局也實在是太可怕,背後的陰謀和目的幾乎讓人無法想象。

“你是不是中毒了?”秦逍急於想知道可敦是否真的中了千夜曼羅之毒,更想從可敦口中獲取大先生更多的資訊,一隻手扳住可敦刀削般的香肩,沉聲問道:“是誰給你下毒?”

可敦神誌顯然很模糊,雙臂環抱,嬌軀蜷縮,口中似有若無發出痛苦的聲音:“冷.....好冷.....我.....我冷......!”瑟瑟發抖。

“你是不是有解藥?”秦逍記得唐蓉雖然被控製,但卻能夠按時領到解藥,如此就不至於寒毒發作,如果攣鞮可敦的遭遇和唐蓉一樣,也是被大先生用寒毒控製,那麼應該同樣在寒毒發作之前就能夠得到解藥,不至於突然發作而變的如此痛苦。

“解藥.....什麼.....什麼解藥?”攣鞮可敦似乎聽到了秦逍的詢問,痛苦道:“我.....我冷,抱住我......求求你,我.....我要死了.....!”

秦逍一怔,攣鞮可敦似乎並不知道解藥的事情,難道自己猜錯了,可敦現在的症狀雖然和千夜曼羅之毒發作時候一樣,但她卻並不是中毒,而是另有蹊蹺?

“求求你.....!”可敦身體蜷縮的更緊,說話時候牙關輕嗑在一起,咯咯作響:“抱住我,求你抱住我.....!”

秦逍猶豫了一下,他不知道可敦接下來會怎樣,會不會因此而冇了性命,如果對方是中了寒毒,自己幫他一枚血丸服下就好,否則即使服下十枚血丸也不會有什麼作用。

見得可敦如此痛苦,秦逍也不再猶豫,從懷中取出了小瓷瓶子,倒出一枚血丸在掌心,收好瓶子,這才蹲下來抱起可敦上半身,將血丸送到她嘴邊,道:“立刻服下!”

可敦卻不聽話,緊咬著貝齒,秦逍一怔,但馬上明白過來,可敦雖然痛苦不堪,但神誌顯然恢複不少,自己拿了血丸要放入她口中,她肯定以為自己要加害於她,所以拒絕服用,看來自己之前猜的並不錯,攣鞮可敦口口聲聲說這是她為自己建造的墳墓,但她根本冇有求死之心,這狡猾如狐的美婦,不過是將這裡當做自己短暫的保護所。

-------------------------------------------------------

ps:繼續碼字,下一更晚點就發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