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5868be8ae24eac97421e0253549031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真羽騎兵血戰狼騎兵,這也為賀骨人騰出了時間。

賀骨守軍大部分戰死,但兀自有不少四處潰散,這時候發現局麵扭轉,立刻抓住時機,重新組織了起來。

畢竟是賀骨守衛汗帳的兵馬,動作也是迅速,隻是片刻間,竟然也聚集了三四百之眾,這隊兵馬並冇有加入突牙吐屯這邊的戰場,而是迅速向鐵宮方向殺過去。

鐵宮裡麵是賀骨部的汗王和可敦,對賀骨人來說,鐵宮纔是重中之重。

不但是賀骨的守軍,還有眾多賀骨的牧民,已經是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候,也都是拎著馬刀跟隨守軍前往救援鐵宮。

戰場上已經是亂成一片,但在此種情況下,曾經水火不容的賀骨和真羽兩部兵馬,卻默契地都隻對狼騎兵發動攻擊。

賀骨的牧民們自然不會像碎骨者和其他守兵那樣經過了嚴苛的訓練,但家園淪陷,自己的親人更是成為狼騎兵刀下亡魂,心中恨意如天,自然是拚了性命也要與狼騎兵決一死戰。

若說先前是一場狼騎兵對賀骨人的屠殺,那麼在真羽騎兵加入戰場後,這場廝殺就真正變成兩兩頭惡狼的撕咬,雙方的戰士都是悍不畏死,凶狠異常。

察敦隻覺得自己的手臂都已經砍麻了。

真羽騎兵雖然損失不輕,但跟隨察敦殺過來的數百狼騎兵,卻也已經摺損近半,這支真羽騎兵的驍勇和韌性顯然出乎察敦的預料,上千名真羽騎兵將狼騎兵團團圍住,從外圍雖然不時有狼騎兵殺過來,卻被阻擋在外,根本無法救援。

察敦知道如此下去,不但是自己手下這幾百號人,便是自己也要死在真羽人的刀下。

他卻也知道,逆境之下,要想擊垮對方的士氣,就必須斬殺對方的主將,他在戰陣之中卻也已經判斷出,正在奮勇殺敵的突牙吐屯必然是這支兵馬的首領,當下一麵砍殺,一邊向突牙吐屯靠近過去。

突牙吐屯本就是一員虎將,身先士卒,慘烈廝殺之下卻也是發現,自己麾下的真羽騎兵也是死傷慘重,這些狼騎兵果真如同傳言中的那般,驍勇剽悍。

狼騎兵雖然人數處於劣勢,卻並冇有崩潰。

每個人都已經殺紅了眼睛,隻想著就算是戰死沙場,也要殺一個完成最低目標,隻要能夠多殺敵方一個人,就能給同伴減輕一份壓力,也能為勝利增添一分希望。

突牙吐屯身上血跡斑斑,雙眸赤紅。

他知道自己作為領軍主將,身先士卒自然能夠讓手下的二郎們士氣不減,雖然年過半百,卻依然是如同一頭猛虎般。

忽感覺一陣刀風襲來,突牙吐屯眼角餘光卻是瞥見,察敦已經殺開一條血路,闖到自己身邊,那一刀正是察敦從後麵劈過來。

察敦一心想要斬殺突牙,這一刀力道十足,凶狠異常。

突牙吐屯卻也不是善茬,回臂抬刀,“嗆”的一聲,雙刀交擊,突牙吐屯被震得手臂發麻,心叫此人果然了得,察敦一刀被擋,第二刀再次砍下,“噹噹噹”連續三聲,突牙吐屯連接對方數刀,察敦的出刀如同排山倒海,連續不斷,凶悍異常,突牙吐屯雖然悍勇,但年事已高,還真比不得察敦強壯,連接數刀,整條手臂已經是痠麻不已。

察敦自然也看出突牙吐屯隻是在勉強擋刀,更不猶豫,又是一刀砍過去,旁邊卻橫裡一刀劈來,卻是一名真羽騎兵見得突牙吐屯似乎有所不知,搶出一刀想要為突牙吐屯解圍。

這一刀砍在察敦的刀背上,竟然冇有撼動察敦分毫,察敦反倒是馬刀向上猛力一挑,挑開了那騎兵的馬刀,隨即順勢一刀斜砍過去,正中那騎兵的胸膛,立時便將那騎兵砍落下馬。

那騎兵雖然被殺,但這樣一頓,已經為突牙吐屯爭取了喘息之機。

突牙吐屯不等察敦收刀,一刀斬過來,卻不料察敦左手猛地一擲,一隻被繩索綁住的鐵球暴射而出,如同流星般重重撞在突牙吐屯的心口,突牙吐屯萬料不到察敦竟然還有這一手,那鐵球撞在心口,宛若被巨石砸中,突牙吐屯健壯的身體竟然是直接從馬背上摔落下去,周圍不少狼騎兵看得清楚,大驚失色,驚聲叫道:“吐屯.....!”

察敦一擊得中,顯出歡喜之色,催馬衝過去,邊上有真羽騎兵想要攔阻,早有狼騎兵衝上去擋住。

察敦身邊的狼騎兵們此時當然已經明白察敦的意圖,千夫長分明是要擊殺敵方主將,隻要得手,敵方群龍無首,那麼戰場的局勢很可能會再次發生變化,是以為數不多的狼騎兵卻都是奮勇衝過去,顧不得自己的生死,要擋住救援的真羽兵。

察敦知道機會稍縱即逝,催馬上前,大吼一聲,卻已經是從馬背上躍起,雙手握刀,從天而落,對著倒在地上的突牙吐屯一刀砍了下去。

不少真羽騎兵都是大驚失色。

眼見得突牙吐屯便將命喪察敦之手,卻見的人群之中卻忽然飛出一道身影,宛若雄鷹一般,察敦身體還在半空,那身影卻已經是掠向察敦,一腳踹出,察敦根本想不到這種時候還有人能衝過來,更想不到真羽騎兵中竟然有此等高手,根本冇有反應過來,便被一腳踹中,整個人已經是側飛出去。

“砰!”

重重一聲,察敦已經是摔落在地,那身影卻並不停頓,落下之時,踩在一匹馬頭上,借勢再次飛掠而起,直向察敦撲過去。

察敦大驚失色,雖然坐在地上,卻還是奮力抬起手臂,揮刀來砍,那身影手中握著馬刀,藉著落下的力道,一刀狠狠砍在了察敦的大刀上,察敦隻覺得整條手臂發麻,手上一軟,竟然握不住刀,馬刀脫手而落。

這突然殺出來的身影,自然是秦逍。

秦逍領兵擊潰東牆之下的狼騎兵,便即聽到察敦那邊的號角聲,烈火之中,卻也看到了察敦打出的那麵狼騎兵旗幟。

察敦打出旗幟,是為了聚集散落在戰場上的狼騎兵,自然想不到也是被秦逍看見。

察敦一心想要擊殺對方主將,讓敵人群龍無首陷入混亂,秦逍卻和他的心思一模一樣。

雖然擊潰了東牆下的狼騎兵,但秦逍卻也領教了狼騎兵的悍勇。

戰場上的局勢雖然隊狼騎兵十分不利,但畢竟還有兩千多狼騎兵在戰場上,這些人一旦負隅頑抗,也必然會對真羽騎兵造成嚴重的損失。

秦逍向烏晴塔格主動請纓,領兵偷襲賀骨汗帳,雖然這邊的情勢出乎了秦逍事先的計劃,但秦逍自然不希望真羽騎兵在這場戰事中損失太重,否則即使獲勝回去,對烏晴塔格也是不好交代。

擒賊先擒王,這素來是秦逍的手腕。

他看到察敦打出的那麵旗幟,亦看到那麵旗幟聚集了眾多的狼騎兵,正向突牙吐屯那邊殺過去,心知如果不能迅速擊潰這隊騎兵,狼騎兵的士氣就不會消失,並冇有任何猶豫,直接帶著一小隊騎兵迅速從鐵宮那邊直撲過來。

他對自己的武功自然是十分自信,想著隻要殺過來見到對方的主將,或擒或殺,都能對狼騎兵造成致命的打擊。

待他殺過來之時,正好看到察敦出刀欲要斬殺突牙吐屯,立時從馬背上飛出,冇等察敦得手,便即一腳將察敦踹飛出去。

他一刀將察敦的馬刀砍得脫手而落,邊上數名狼騎兵見得察敦性命不保,都是拚死撲過來,秦逍卻是乾脆利落,手起刀落,一刀便砍下了察敦的腦袋,這虎骨刀鋒銳無比,要砍下察敦的腦袋,並不困難。

狼騎兵們眼見得察敦竟然被砍了腦袋,都是驚駭無比,有人呆立當場,亦有人咆哮著撲過來想要斬殺秦逍為察敦報仇,秦逍卻已經一手領著察敦的首級,迎向一名衝過來的騎兵,待那騎兵一刀砍過來,秦逍卻是雙腿就地一跪,躲過那一刀,幾乎同時出刀,斬斷了戰馬的馬腿,那戰馬長嘶一聲,向前栽倒,馬背上的狼騎兵立時從馬背上被甩飛出去。

秦逍這才站起身,高舉手臂,手中赫然是察敦那血淋淋的人頭,厲聲高喝:“敵方主將首級在此,降者不殺!”

他中氣十足,聲震四野,火光之下,宛若天神下凡。

真羽騎兵們卻都已經是舉臂高呼,一時間士氣如虹,倒是狼騎兵們見到千夫長被斬,肝膽俱裂,本來強撐的最後一股士氣蕩然無存,無數的狼騎兵已經是兜轉馬頭,也顧不得搶奪察敦的首級,紛紛向西邊奔逃。

突牙吐屯死裡逃生,也看到是秦逍從察敦手中救了自己一命,感激不已,待聽得秦逍已經斬殺察敦,更是歡欣鼓舞,翻身上馬,高舉手臂,揮舞馬刀,厲聲道:“孩子們,不要讓他們跑了,給我殺!”

真羽騎兵們又是一陣吼叫,天地俱動,如同潮水般向那些逃竄的狼騎兵們追了過去,賀骨人見得狼騎兵逃竄,也都是士氣大振,一時間真羽和賀骨兩部人馬就像猛虎下山,咆哮著向狼騎兵們追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