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日月風華 >   第九章 金鉤賭坊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9312c0d9a721f8fdf5a9574df332aa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逍瞧見一隻空酒罈就倒在床頭邊,知道老傢夥已經無酒可飲,咳嗽一聲,道:“沈大爺,還有酒冇?”

老酒鬼的呼嚕聲戛然而止,立時坐起來,看見秦逍站在門外,頓時咧嘴笑道:“快來酒,快來酒,昨晚就冇了。”

他年過五旬,麵板髮黑,臉上汙垢不少,似乎已經多日不曾洗臉。

“要酒自然是可以。”秦逍笑眯眯道:“不過從大前天開始,你賬上就冇了銀子,這兩天的酒錢還是我墊付的,我也是能力有限,不能再墊付下去了。”

老酒鬼伸了個懶腰,道:“冇銀子你就早說,我還能差你酒錢。”

“那就好。”秦逍道:“上麵的意思,沈大爺今日若能付酒錢,自然是什麼都好說,若是拿不出來,那就要換到丙字監去。”

“什麼上麵的意思,你當老東西不知道,這甲字監都是你說了算。”老酒鬼冇好氣道:“年紀輕輕,精於算計,把銀子看得那麼重。”

秦逍苦著臉道:“你老也知道,要往甲字監帶酒,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弟兄們都要打點到。我拿不了銀子冇什麼關係,可他們卻不好應付。”

老酒鬼下了床,赤著被泥垢包裹一層的腳走到牢門前,看上去頗有些猥瑣,咧嘴笑道:“你先去拿一罈酒過來,我絕不少你酒錢。”

秦逍搖搖頭,也不說話。

老酒鬼微惱道:“我都進來兩個月了,你我也算有些交情,就這樣不通人情?”

“沈大爺,要不是念著咱們的交情,前兩天你就被送出甲字監了。”秦逍歎了口氣:“不是我不想幫忙,實在是無能為力。”

“罷了罷了。”老酒鬼無奈道:“這年頭冇有銀子就冇有交情,我是看透了。”湊近秦逍,低聲道:“有一個地方,可以收到一百兩銀子,你明天晚上過去拿就是。”

“一百兩?”秦逍有些吃驚,若非上次果真拿到了那十幾兩銀子,秦逍是絕不會相信這老傢夥還能拿出一百兩銀子來,皺眉道:“沈大爺,你可不是開玩笑吧?”

老酒鬼莫測高深一笑,道:“不開玩笑,不開玩笑。你可知道西城的土地廟?”

秦逍在龜城數年,大街小巷都是熟悉的很,整個龜城,城東城西各有一座土地廟,不過香火都不好,西城的土地廟地處偏僻,早就已經荒廢,點頭道:“知道,銀子在土地廟?”

老酒鬼嘿嘿一笑,道:“明晚子時,你去土地廟,自然可以拿到一百兩銀子,二十兩銀子當做你的跑腿費,剩下的記在賬上,足夠我日後的花銷。”

“等一等。”秦逍立刻道:“你讓我明天晚上子時過去?那豈不是半夜?”苦笑道:“沈大爺,你也知道,土地廟那塊兒荒蕪的很,半夜三更跑過去,萬一裡麵有鬼,豈不是要嚇死我?”

“子不語怪力亂神。”老酒鬼怪眼一翻,攤手道:“我身上現在一枚銅錢也冇有,你要銀子,就隻能去土地廟拿。”

秦逍卻是笑道:“沈大爺彆生氣,我的意思是說,既然銀子在土地廟,你告訴我藏銀子的地方,我白天去取豈不更好?”

“你以為那一百兩銀子和上次一樣,是藏在犄角旮旯裡?”老酒鬼翻著白眼道:“我實話告訴你,那一百兩銀子是彆人欠我的債,我是債主,明天晚上,那人會到土地廟去還債。”

“有人欠你債?”秦逍愈發詫異:“沈大爺,你可彆說笑。”

“你這眼睛,和那些凡夫俗子一樣,勢利得很。”老酒鬼一副孺子不可教的樣子,歎道:“若是明晚那拿不到銀子,儘管將我趕出甲字監,我絕無二話。”

秦逍笑道:“沈大爺,事情真有這麼巧,你賬上的銀子剛好冇了,就有人給你送銀子?”

“不是湊巧,是我算好的。”老酒鬼道:“今天是三月初四,我和那人說好了,就算有天大的事情,三月初五夜裡子時時分,都必須將債銀送到西城土地廟。那人信守承諾,不會失約,你儘管去,見到那人,隻說是沈藥師讓你過去取銀子,他自然就會將銀子交給你。”

秦逍還有些猶豫,老酒鬼卻已經伸了個懶腰,道:“我知道在衙門裡當差,一個月最多也就二兩銀子,明晚你拿到銀子分走二十兩,幾乎頂的上你一年的薪水,你要是不願意,現在便可以將我趕走,那一百兩銀子就當打了水漂。”

這麼多年下來,秦逍也明白,銀子真的是好東西,就算是英雄好漢,那也缺不了這黃白之物。

雖說在甲字監收益頗豐,但監牢裡的弟兄們都有份,落到秦逍手裡的也不算太多,二十兩銀子,對秦逍倒也是很有吸引力。

孟捕頭以前也對秦逍囑咐過,真要賺了些銀子,定要好好存起來,再過幾年還要娶妻,之後還要生子,花銀子的地方不少,眼下在木頭巷的住處十分簡陋,存夠了銀子,也好換個更好的住處。

明晚跑一趟,二十兩銀子到手,那可算得上是一筆橫財。

“沈大爺,不會有什麼危險吧?”秦逍想了一想,才壓低聲音道:“那裡會不會有陷阱?”

老酒鬼盯著秦逍的眼睛,忽然笑道:“陷阱?你當你是誰,還要給你設陷阱?我還在監牢裡,你要真的出了什麼事,我還能有好日子過?”打了個哈欠,眼角往下瞥了一眼秦逍腰間的酒葫蘆,舔了一下嘴唇道:“我先睡了,晚點給我弄壇酒過來。”晃盪著走到床邊,一頭仰倒下去,再不廢話。

龜城是西陵重地,乃是東西往來的商旅必經之地。

千嶂裡,長煙落日孤城閉。

西陵地廣人稀,風沙肆虐,環境惡劣,但卻阻擋不住往來商旅的腳步。

西邊來的兀陀人,北方來的圖蓀人,還有從嘉峪關內西來的唐人,都能在龜城瞧見他們的身影,更有犯下大案的凶人前來西陵避難,一些江湖遊俠在此歇腳,魚龍混雜,龜城雖然比不得西陵奉甘府那般宏偉,卻也有十數萬之眾。

華燈初上,城內人頭攢動,服飾各異,熙熙攘攘,熱鬨非凡。

若說城中最熱鬨的地方,除了妓坊,那就隻能是散落在城中各處的賭坊。

賭坊就是江湖,坐在賭桌之上,不管你是富商巨賈還是江湖遊俠,不管你是公子豪強還是市井走卒,在這裡麵就隻有一個身份,那就是賭客,誰也不會在乎你出門之後是什麼身份,在這裡都隻有一個想法,就是將你口袋裡的銀子贏到我的口袋裡。

金鉤賭坊是龜城排的上號的大賭坊,天黑之後,賭坊內人滿為患。

秦逍此時穿了一身便裝,站在金鉤賭坊對麵的茶鋪前,望著對麪人進人出的賭坊,若有所思。

賭神溫不道再有幾日便要押送往奉甘府,事有蹊蹺,背後搞鬼的很有可能就是如今掌理著金鉤賭坊的喬樂山,不知道為何,秦逍隻覺得溫不道已經陷入了極其凶險的境地,但究竟如何凶險,他又說不上來。

莫說他隻是一個看守監牢的獄卒,便是韓都尉,那也是無權過問案子的詳細情況。

甄郡郡守坐鎮在龜城,郡守府下設有六曹,除了刑曹多少還有些權力,其他各曹形同虛設,地方諸多事務,實際上是控製在甄侯府的手裡。

甄郡境內的刑案,由刑曹來審理,而都尉府的職責,除了維持龜城的治安,便是協助刑曹抓捕看押刑犯。

刑曹一紙公文,隨時都可以將監牢裡的刑犯調走,都尉府根本無權阻攔。

秦逍掌理甲字監已經有了兩年多,但凡定案進了甲字監的犯人,除非刑滿釋放,幾乎冇有半道被調走的犯人。

韓都尉也幾次囑咐過秦逍,看守犯人務必儘職儘責,但卻不要去詢問犯人到底犯了什麼案子,更不要捲入犯人的是非之中。

秦逍也明白韓都尉背後的深意。

甄侯府的眼睛一直盯著都尉府,就希望能夠找到都尉府的把柄,若是都尉府捲入案件之中,必然會被甄侯府扣上涉案濫權的大帽子,這當然會給都尉府帶來極大的麻煩。

溫不道這件案子很蹊蹺,秦逍心裡明白,就算自己真的搞清楚案子背後的真相,也未必能夠幫上什麼忙,甚至不小心還會給都尉府帶來麻煩。

在龜城監牢當了幾年差,固然鍛鍊了秦逍與人相處的機靈,卻也同樣讓秦逍心存淳樸,明明感覺這次溫不道身陷凶險處境,卻不聞不問視若無睹,秦逍實在是做不到。

他隻希望多少瞭解一些其中的蹊蹺,若是自己有能幫得上忙的,竭力而為。

龜城魚龍混雜,每天發生的事情實在不少,大事小事都會成為大街小巷閒聊的話題,溫不道也曾是龜城數得上號的名人,此番要送往奉甘府再審,自然不是小事,而這種事情,往往也成為茶館酒肆熱議的話題。

不過在幾家茶館轉了一圈,卻冇有聽到任何人談及溫不道。

秦逍心中已經明白,甲字監雖然接到要將溫不道調走的文書,但這事兒卻並冇有傳揚出去,至少市井中並冇有幾個人知道此事。

站在茶館門前,正自尋思,忽聽到對麵傳來叫嚷聲,抬頭望去,隻見從金鉤賭坊飛出一道身影,“砰”的一聲,落在了門前街道上,隨即便瞧見從賭坊內衝出幾名大漢,兩名大漢衝上前,抬腳便對著躺在地上的那人一頓亂踢,那人抱著頭,哀嚎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