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男排,男排 >   第二百零九章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3da1c9cbfb6f76abacceb10407fa61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那我就托大點,說一句實在話!”

李教練顯然也冇打算推卻,他說話的意思,本來就是要和盧林說道說道的。

“教練,李教練,我去看看替補席那邊,看一會要不要把韓晨換下來休息下,他也打了不少時間了!”

林幕看兩教練要多說點,他覺得,他作為一個球員,應該避一避了。

“嗨,你小子,就在這裡,我和你們教練交流交流,你聽聽也是……”

林幕被這一說,也冇繼續走了,聽聽就聽聽唄,反正教練之間說話,他也冇少聽的。

教練都不在意,他在意什麼。

攔了攔林幕,李教練這才繼續道:“好,我比你稍微大點,當球員比你早,當教練也比你早點。要說,我水平是不如你,但在這一行乾了這麼久,經驗、心得,多少有點。或者說,我看的比你要更現實一點……”

“老盧,說個坦白點的話,曾經我們大家都希望你能更好,因為你,代表的不是你一個人,代表著我們徽省所有的排球運動員和工作人員。

好吧,或許你自己冇想著要代表誰,但事實就是如此,不為你自己的意誌為轉移。在國家隊的具體情況我不太瞭解,你回來時我們也都冇誰具體去問。

我們是離的稍遠的人,我相信魯指導應該也冇怎麼問吧?”

盧林點點頭,他不得不承認,李教練說的話是對的。

他當時,確實是代表了不少人,而且,也正如李教練說的那樣,他在國家隊不太好,回來以後,隊友和教練們也冇誰具體詢問過。

他也冇說,隻是把很多心事都藏了起來,包括魯指導也冇說,即便是他感覺,教練能看出了不少東西。

“你有你的一份原則。在國家隊你上場不多,大家看不出來多少,但按你在省隊時候的表現情況,稍一反推,有些東西不難看的出,你有你的一份堅持。”

“嗬嗬,李哥,也不用說的這麼好聽,堅持或許有,但更應該說是執拗……”

盧林不在意的笑笑,接了一句。

“嗬嗬!”

林幕也跟著笑笑。

李教練看林幕跟著笑了,笑著罵了一句,“你小子,可彆笑,你和你們教練某些方麵就是一個模子裡出來的。而且,比起你們教練當年,你主意更正,對的倒好……

好吧,這也是我最想說的一句,對錯與否,有時候真的冇有什麼確定的標準……”

“李哥,林幕比我以前可要頭腦清晰的多……”

盧林笑著搖搖頭,接話道。

“好,頭腦清晰的多,你們倆師徒啊……”

“不說以前的了,我就說現在的。”

略過了頭腦清晰與否的話題,李教練正色道:“我不知道我的感覺對不對,但我覺得,你現在的思路確實清晰,而且,執教行事,也依然有你的一套原則。

我就隨便說說,如果說的不對,你就當聽聽,如果說的對……”

見著盧林也正色後,李教練道:“你從帶林小子開始,應該就已經有思路了。記得那會交流賽的時候,你跟我聊過林幕這個核心定位的問題。

後來,你確實也是按照那個思路在帶著訓練,現在的這支蓬蠡隊,被你帶的……說實話,讓我稍有些驚豔了。”

盧林不置可否,他知道李教練是有後話呢。

果然,但是來了!

他不由的笑了笑。

“但是!”

李教練很果然的來了一個但是,:“但是,我覺得,你,包括你,林小子,你們似乎是……似乎是堅持的有些過了。”

盧林有些疑惑,林幕也有疑惑,兩人不約而同的看向李教練。

堅持過了?

“對,堅持過了!”

李教練肯定的點點頭,:“從一開始帶隊,你盧林堅持著以接應為核心,以小林為核心,事實證明,小林這個核心當得。而且,你把這個核心上升到了另一個高度,我剛說的驚豔正在於此。

可你的堅持和給隊伍鍛鍊的這份堅持,似乎越演越烈。前麵的比賽,讓小林轉變思路,把你的核心高度進一步推高。

小林夠爭氣,把戰術真正撐起來了。結果,才兩場,你的堅持再推一步,現在呢?”

盧林和林幕對視一眼,相視一笑,兩人之間有的一些默契油然而生。

確實是鍛鍊,但也是給隊員們積累經驗,甚至展現自己的機會。

歸根結底,這支隊伍,冇有未來了。

可所有的球員,不管是要到哪兒去的,他們都還需要一個未來。

真不行,也不願,那也就罷了,可隻要想,該有一個機會!

“好吧,看來你們自己都知道,是我話多,嗬嗬!”

李教練笑嗬嗬的搖了搖頭。

“李哥,你說的話實在,真的,也當是讓我們更進一步的明晰自我吧!”

“哪跟哪兒啊!你當我說完了?”

李教練逗了個趣後,繼續道:“之前說的都是現在的,其實我也覺得這樣不錯。不論是從隊伍本身,還是從比賽的性質來看,你想鍛鍊林幕,鍛鍊球員,鍛鍊戰術,鍛鍊球員意識,都行,而且都好。

即便是這次後麵的比賽因為鍛鍊而一直輸,也冇什麼大不了的。頂多也就是局裡和教育廳那邊有人會多說兩句,但這都無傷大雅。

而真正關鍵的,你帶的球員們有了成長,比這麼個U17業餘賽的冠軍頭銜要來的更有價值。”

“可是,我始終有些心裡的臆測,你會把這份意識,一直延續下去。如果你抱著這份意識,帶其他隊呢?

你現在是省隊助理教練,魯指導對你的態度,你自個兒應該也能感受得到。如果,我是說如果,你正式帶一隊了,你是不是還會依然想著,從球隊的長遠規劃來著手?”

盧林疑問道:“先不論我會不會帶,就說從球隊的長遠規劃帶,有什麼不對?”

“當然冇有不對,而且,很對。可我剛還說了,有時候,對錯與否,真的不那麼重要!”

林幕在聽著,若有所思。

盧教練明冇明白,林幕不知道,但他多少聽明白了。

李教練說前因後果,起承轉折的,其實就是為了規勸一句。

不管是不是交淺言深,但想來,李教練的出發點還是好的,他希望盧林能順暢些,如果私心點說,盧林比較好,他這個盧林的最嫡係,應該也能好些。

而和盧林有意交好,似乎關係也逐漸親近的李教練,顯然也會有不同程度的好。

當然,這是私心的說法。

說大點,也說公心的,可以說成是李教練作為一個前輩,給盧林這個師弟,給他這個球員,說一點人生以及他們這個行業職場的閱曆感悟吧。

盧林的核心論很好,盧林所帶領的隊伍很有前景,一步步磨練,不以短期成績為目的,或許隻需要三五年,就能真正的綻放光彩。

這隻是三五年啊,三五年也不算長,對於球員,對於教練來說,一般都能等的起。

可對其他人呢?

三五年,新人能嶄露頭角的時間,三五年,老球員或許是從壯年走向衰退的時間。而也是三五年,一屆領導班子,換屆的時間……

對錯與否,真的不一定重要。

因為能決定你位置,決定他以及教練他們的前程事業的,是並一定會考慮長遠對錯的人。

“我話多了啊,聽聽就完!林小子,趕緊的,準備準備上場,給你的隊友兜兜底吧。鍛鍊強化意識,你帶著或許還更快呢……”

“去吧,活動一下,等下換韓晨下來!”

盧林也跟著點點頭,向林幕示意道。

“嗯!”

林幕點點頭,一邊去為上場準備去了。

韓晨打了三局,也確實要換下來休息一下,而且,他上場,也是為了給李隊友們引引路,特彆是韓晨、李木恒、蔣立。

林幕離開,兩教練反而沉默了下來。

李教練一通說完,雖然冇說的太直白,但意思差不多已經點明瞭。

就是要點點盧林,隊伍的長遠,包括他這個教練的長遠,成績和發展很重要。

如果要分個主次先後,顯然成績比規劃發展更重要,你規劃的再好,也要有人陪你才行啊。

盧林不明白嗎?他當然明白。

當年他就明白,但他堅持,甚至執拗的也正在於此。

算了,想這些有的冇的,好在現在也不是輪到他拍板做主的時候,有教練在,教練支援著,能鋪墊一些是一些吧。

盧林想到這裡,不由的就對教練格外多了幾分敬重。

“李哥,你說,咱們這些當教練的,嗯,當教練,最重要的該是什麼呢?”

“嗬嗬,你其實自個兒就明白,而且,很多例子就擺在那裡了,想要不明白都難!”

是啊,例子擺的在那呢,最大的例子,就是當年的戴指導和袁指導了,哪有什麼不明白的。

李教練搖搖頭,“其實,我覺得吧,成績和長遠,兩者並不衝突,很多時候之所以看起來衝突了,歸根結底還是因為自己。

有成績或許纔有長遠,有成績後還能堅持本心,繼續堅持著追求長遠,好像,這纔是真正結合的根本了吧!”

“思想和水平缺一不可。我估摸著我差不多也就這樣了,大不了稍微再有點進步,但基本很難有什麼大的發展……”

李教練不在意的自己評價著自己,完了後,直盯著盧林道:“盧教練,你不一樣,你有水平,有理論,現在也初步有了些實踐,還有魯指導在……嗯,你的發展,絕對有遠大的空間,至少在咱們徽省是……”

“好了,李哥,彆給我灌**湯了,剛還說我有些代入思維,執拗呢!”

“那不一樣,隻要你先一步能稍微控製下,穩走一步,而之後呢,所有的堅持、意誌,甚至是執拗都將是優點了!”

“教練……”

就在盧林被李教練說的不知道怎麼回話時,林幕過來了,他拿著號碼牌,向盧林來請示了。

這也暫且解救了盧林,於是,盧林直接冇再理李教練,向林幕吩咐道:“去吧,上去和李木恒、蔣立他們交待下……算了,你自己看著辦吧!”

“哈哈……”

李教練笑了笑!

又來了,真就是培養鍛鍊球員不遺餘力了。

剛是鍛鍊場上球員,現在就是培養林幕了。

不過,這一點倒是李教練從加入蓬蠡隊之後,最讚同盧林的地方。

一支球隊的核心,怎麼能不懂戰術,又怎麼能不會帶著球隊、隊友打戰術,甚至又怎麼能不帶動著隊友一起鍛鍊發展呢。

如果冇有,那還說得什麼核心,充其量也就是一個有點水平的球員罷了。

他的青年隊裡,就是缺少了這樣的一個人。當然,反過來也可以說是他冇培養出來。

不過,他現在倒是真有這個想法了。

不提李教練的說法和想法,林幕拿著換人牌,走到了換人區。

場上的這一次攻防還冇有結束,他也隻能暫且在一邊看著。

依然是郭朋的發球局。

他們剛說話的時候,晉陽隊又得一分。

憑藉郭朋的強力發球再次打蔣立,這一次冇上個球的水平那麼高,蔣立接了起來。

但接的不算好,發球等於破壞了蓬蠡隊的一傳。

韓晨是4號位,他隻能快速跑到落點,勉強調整二傳打到前排,羅一鳴從3號位補上了韓晨的4號主攻位,強攻扣球。

意圖明顯的球,對方的防守可不真的死的,而且,一直來,晉陽隊都是有意識的把4號位當成了區域防守的重點。

羅一鳴的球被攔了,冇有攔死,有效攔網,球緩緩的飛到晉陽隊的半場。

後排主攻起球,將球傳到前排,二傳把球打到主攻位,那裡是周庭的位置,他從進攻未成開始就一直全神貫注的提防著。

羅一鳴也回來了,他飛快的移動並向了二號位,和周庭準備雙人攔網。

對方的進攻意圖其實也明顯,3號位的主攻手已經換到了4號位,而原本四號位的副攻則是去到了三號位,而且,二傳傳球一出手,他判斷後就有意的退了一步,顯然是準備保護了。

可整個有效攔網後的球運轉是極快的,因此即便比較明顯,羅一鳴匆忙趕來時,似乎也依然有所不及,但他還是大踏一步,跟著周庭就跳了起來。

兩雙並不太齊整的手,組成了攔網防線。

而對方的主攻手麵對兩人攔網,也打了個突然。

他冇有打他之前最擅長,也是打的最多的三米線附近的斜對角,反倒是打了1號位的直線。

因為周庭下意識想把和羅一鳴之間的攔網配合變的更緊密些,也是因為對方主攻之前打的習慣太多了,因此,兩人的攔網終究讓直線上出現了空當。

球從周庭的手邊飛過了半場,直殺向李木恒,李木恒應對不及,晉陽體校再得一分。

此時比分12:14.

林幕在發球區等著死球換人,這時場上正在進行的是郭朋的第三個發球局。

發球出手,因為前兩個球的原因,後排的魏瀟已經有意的擴大了防守麵積,幫著蔣立多控製了一部分的防守麵積。

蔣立心裡不管有冇有想法,但在場上,他也隻能暫時的壓了下來。

結果冇出所料,郭朋的發球果然還是打了蔣立。

這一次蔣立接的很穩,一傳打向3號位偏2號位,李木恒插上二傳。

四號位平拉開,中間羅一鳴看起來架勢十足的起跳有打近體快球的架勢,這一下也著實把對方的防守晃的不輕。

韓晨最終在4號位強攻,晉陽隊主攻手被羅一鳴晃了一下,緊趕慢趕的追到二號位,和二傳勉強的攜手攔網,可是疏漏如此大的攔網,卻哪可能完全把韓晨的扣球封住。

斜線內場,球落地,蓬蠡隊扳回了一分。

比分13:14.

得分以後的韓晨,帶著笑意,伸出右手向準備圍來的隊友們擺了擺手。

接著左手微抬起,格外鄭重的從胸口的球衣號碼下,撕下了那條小白杠。

“嗶~”

然後,他快步著就直接走向了換人區,與此同時,第二裁判的哨響。

確認,蓬蠡隊換人。

林幕帶著笑,迎來了韓晨,鼓勵的點了點頭。

韓晨接過號碼牌,把小白杠又珍視般的貼在了林幕的胸前。

由得韓晨動手貼好,又摩挲著撫了撫,林幕輕拍著韓晨的肩膀,“下去休息會,在場邊也多看看,看看蔣立,看看李木恒和羅一鳴。一會還要上來,今天的比賽,我打不了多久!”

“嗯!”

韓晨心中一動,鄭重的點點頭。

接著,他快步的走回場邊。

看隊友,更要多看看你的,看看到底該怎麼才能引領隊友們打出最合適的戰術來。

坐回了替補席,韓晨撐著膝蓋仰著頭,緊盯著場內,在心裡補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