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43afa3391bd9c8750c813f078f1f1d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從現在開始,直到高飛等人離開,這間高腳屋就是他們的落腳點。

這間用茅草和紅樹搭建的房屋,室內麵積約有50平方米,地板由樹皮鋪成,太陽照射不到的角落長了青苔,在這個濕潤多雨的季節,牆壁和地板散發出一股黴味兒。

屋內有一個陶土灶台,燻黑的鐵鍋掛在屋簷下。

屋裡唯一的裝飾品,就是懸掛在廊簷下的一排充當風鈴的骨頭:豬骨,鱷魚脊骨,鶴駝腿骨……以及人類的顱骨。

“阿斯馬特人自古就有儲存親人顱骨的習慣,就像我們儲存先人的肖像畫和照片。”

唐寧對感到好奇的同伴介紹道。

高飛站在遊廊中,仔細觀察那些充當裝飾品的人類頭骨,發現骷髏頭有兩種類型。

向佩普和唐寧打聽了一下,才曉得外形比較完整的頭骨,是正常死亡後留下的頭蓋骨;另一種太陽穴上有窟窿,或者缺少下頜骨,這是主人在獵頭戰爭中獲得的戰利品。

這時一個人走過來,拉著佩普說悄悄話。

看他那眉飛色舞的表情,高飛懷疑這貨是個奸商,試圖說服佩普幫他推銷土特產,把遊客當成冤種,狠狠宰上一刀。

佩普默默的聽那個人說完,給了他一包菸草和一網兜檳榔,對方收下禮物,滿意的笑了,招手示意遊客們跟他走。

“去乾什麼?”高飛問佩普。

“帶你們去參觀剛剛完工的比西柱。”佩普指向對麵大屋,“不感興趣,可以不去。”

“比西柱是阿斯馬特文化的精華,平時難得一見,這可是一個好機會!”

唐寧對民俗文化很感興趣,熱情邀請大家一起去參觀。

反正來都來了,高飛也不介意開開眼界。

除了獵頭和食人,阿斯馬特民族為世界文明史做出的最大貢獻,就是其風格獨特的木雕藝術。

來到村落的外國遊客,十有**是為了參觀和購買木雕作品。

其中最富盛名的木雕藝術品,就是“比西柱”——一種凝聚了阿斯馬特傳統文化精髓的圖騰柱!

阿斯馬特人的雕刻品,比如鼓、盾牌、矛、碗、槳之類,都非常精美,但是其藝術價值都無法與比西柱媲美。

這是一根用紅樹林枝條雕成的複雜木柱,高度不低於6米。

每根柱子上都雕刻了一列上下堆疊的祖先頭像,有資格被雕刻上去的,都是部落曆史上非常重要的人物。

柱子的基座上刻著獨木舟、蛇和鱷魚的圖案,頂上的凸起部分刻著獵頭符號。

這根柱子上的三維細節、動態線條,均是在冇有草稿或畫線的條件下手工雕刻。

人像的四肢及麵孔和螳螂、犀鳥、鱷魚交織在一起,呈現出力量與美的巧妙融合。

高飛還在比西柱上看到了象征男性和女性生殖器的符號,這是繁殖力的標誌。

不光阿斯瑪特人如此,在世界各地的原始部落藝術當中,比如圖騰、雕塑和壁畫,“生殖崇拜”都有所體現。

“‘比西’這個詞,來自‘mbiu’,指的是死者的精神或靈魂。”

學識淵博的唐寧,為高飛等人介紹比西柱在民俗學和社會學上的意義。

“在阿斯馬特文化中,比西柱被視為一座溝通生死兩界的橋梁。”

“阿斯馬特人相信,人死之後,將進入塵世的第二層世界,一個類似地獄邊緣——也就是基督教話語中‘靈薄獄Limbo’——的地方。”

“為了穿越這層世界到達薩凡,死者需要生者的幫助。”

“阿斯馬特人崇尚‘生死平衡’的二元論哲學,一個人的去世,一定是由某個敵人引起的,無論是直接致死還是通過魔法的詛咒。”

“因此,如果部落當中有人被害,親友必須尋求複仇,以保持精神平衡。”

“當死者積累到一定數量,部落首領就會號召族人建造比西柱,發動一場旨在恢複世界平衡的獵頭行動。”

“比西柱完工後,人們就會四處出擊,獵取人頭,並將受害者的鮮血擦在比西柱上,比西柱上的靈魂得到祭祀,就可以給生者提供幫助。”

“對阿斯馬特人來說,比西柱既是祖先存在的標誌,也是在提醒生者有為死者複仇的責任。”

最後,唐寧補充道:

“在阿斯馬特人的傳統觀念裡,如果不舉行比西慶祝儀式,就不能喚起人們的追憶,不能獲取新的人頭,生命與幸福也就不能從祖先的世界——薩凡——迴流到人世間,生死循環的平衡鏈條一旦被打破,世界也將迎來毀滅。”

高飛默默旁聽她的講述,很自然地把阿斯馬特人的世界觀與現實中的環境钜變聯絡起來。

阿斯馬特地區,是當今全球受到銀閃爆發影響最嚴重、麵積最大的“魔力富集區”。

特警小隊這一路走來,數次遭遇變異怪物的襲擊,要不是實力夠強,恐怕早就橫死在旅途中了。

可想而知,生活在這裡的阿斯馬特族原住民,比起外來旅行者更能切身體會到生存環境的急劇惡化,親眼看到野外的變異怪物越來越多,日益猖狂地襲擊村落。

特彆是在政府力量觸及不到的雨林和沼澤深處,麵對日益增長的安全威脅,耳聞目睹怪物傷人事件,阿斯瑪特人的精神世界必然受到巨大沖擊,又要如何解釋這場愈演愈烈的災禍呢?

高飛設想自己是一個思想保守的阿斯瑪特人,不懂什麼狗屁“銀閃”爆發,也不明白藍星魔力的週期性上漲屬於自然規律,肯定會把糟糕的境況歸咎為鬼神發怒,歸咎為生死二元對立統一的平衡狀態被打破,所以纔會有那麼多稀奇古怪的魔物從冥府薩凡跑出來,瘋狂的殺害人類。

如果自己是一個阿斯馬特人,麵對這樣的困境,麵對個人無法抵禦、政府又撒手不管的魔災獸潮,又能有什麼辦法呢?

還不是隻能從傳統宗教當中尋求安慰,隻能把希望寄托在比西柱上,期望通過舉行一次盛大的比西慶祝儀式來安撫狂怒的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