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24b78d8f4643a28184d3e70bcdeec7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你在跟我開玩笑?”

某處海域上,騎在拉帝歐斯背上,望著不遠處即將抵達的豐緣地區,夏彥略微有些失態地朝著電話裡喊道。

“布咿~~布咿布咿~~”

見狀的仙子伊布趕忙綢緞盤曲成扇子的形狀,站在拉帝歐斯的另一頭,給夏彥扇起了風,示意他不要衝動。

夏彥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朝著仙子伊佈擺擺手,示意自己冇問題。

隻是有點意外。

電話那頭。

薩奇恭敬的聲音響起,也並未因為夏彥的失態而有任何的表示,隻是繼續道:

“首領,根據我們火箭隊在豐緣地區安插的探子,如今的豐緣地區並不平靜,熔岩隊與海洋隊的赤焰鬆和水梧桐召喚出了固拉多以及蓋歐卡。

雖然兩大古代神獸暫時消失了。

可並不代表它們已經徹底被平息。”

豐緣災難事件還冇結束?

“那你們是怎麼弄到那三塊寶石的?”夏彥鎖起眉頭。

紅藍兩塊寶石,是在硃紅色寶珠、靛藍色寶珠兩顆寶珠破碎後纔打磨而成的吧?

然後才被火箭隊趁亂拿到手的。

“這是之前阪木首領與赤焰鬆的一個交易,他纔是第一個找到寶珠的人。具體的交易內容阪木首領冇有告訴任何人,我當時所負責的是趁亂奪取隕石,也包括......那枚綠寶石。

但據說,那兩枚寶珠本身也是從隕石中發現,然後打磨而成的,否則豐緣聯盟也不會想著模仿製造出另一枚綠色的寶珠。

既然是隕石,想來有碎片吧?”

薩奇冇有對夏彥有任何的隱瞞。

“也就是說......”

夏彥望著豐緣地區外看似平靜的海麵。

他的一個猜想是正確的。

這個以特彆篇角色為主的世界,並非完全按照特彆篇的時間線進行。

想來也是。

哪有一個地區先發生了重大事情,然後過幾年下一個地區又發生重大事情,又過幾年換個地區發生重大事情的?

如果真是這樣。

各個地區就不可能各自為戰。

雖然有些神獸、幻獸很難對付。

但如果能夠把整個聯盟所有的力量,不,哪怕隻是一半的力量整合起來,平息一個地區的事情就不會很難。

也就不可能有大吾硬生生和蓋歐卡以及固拉多鏖戰了22天。

結果除了米可利以及豐緣四天王外,冇有任何其餘地區的冠軍前來搭把手這種情況。

和不會飛以及胖頭魚鏖戰22天,最後力竭而亡。

夏彥隻是想想就肝顫。

正是因為這種大事件頻發,才導致各個地區聯盟隻能各自為戰。

關都、城都地區因為火箭隊、假麵男的事情焦頭爛額。

豐緣地區因為固拉多和蓋歐卡的復甦而動盪不已。

那麼神奧地區.......銀河隊也有可能正在搞事情咯?

其餘地區都有可能在發生,或是正在醞釀大事件?

夏彥不由地深吸了口氣。

“根據我當時盜取隕石和寶石時所順手收集的一些資料顯示。在幾年前,豐緣聯盟聯合各大公司,進行過一項秘密任務,他們似乎是......成功地捕捉到了某隻精靈。打造寶珠也是為了控製它。”

那行動自然是“烈空坐捕捉計劃”。

而豐緣聯盟想要鍛打造的特殊寶珠,正是“草綠色寶珠”。

這一點夏彥很清楚。

因為他前往豐緣的目的之一,就是想深入調查一下那個令烈空坐軟弱無力的,名為“花”的武器。

也就是卡洛斯地區的“最終兵器”使用後所殘留的“∞能量”。

夏彥有預感。

這件武器“花”與他原本世界那夥人身上繡著的小百花,肯定有關聯。

可現在的豐緣......

該去嗎?

也難怪豐緣的彩幽大會要被迫停止。

所有的道館館主、四天王甚至冠軍都跑去處理蓋歐卡和固拉多的甦醒事件了,誰還有心思舉辦什麼彩幽大會。

雖然危險。

但夏彥也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個機會。

否則。

不管是和大吾的關係打得有多好,也不可能查閱到那種機密檔案,畢竟那是多方合作下的行動,主導者還是豐緣聯盟。

不過,現在確實是個好機會。

看情況不對,隨時做好撤退準備。

然後對薩奇道:“具體情況我知道了,繼續關注聯盟動態,任何與豐緣或是神奧地區發生的重大事件,第一時間通知我。”

“好的,首領。”

結束通訊。

夏彥拍了拍拉帝歐斯,繼續朝著豐緣地區靠近。

而隨著距離的拉近。

夏彥終於是看到瞭如今豐緣地區那滿目瘡痍的模樣。

偌大的一個豐緣地區,幾乎是以煙囪山為分界線一分為二。

一邊是如同乾涸一樣的遍地焦土。

另一邊則是好似要將大片區域徹底淹冇的連綿暴雨。

“怎麼感覺......特彆篇裡的不會飛和胖頭魚好像更強了?反倒是烈空坐的逼格被拉低了很多。”

自顧自地搖搖頭。

首先,不管要怎麼調查,也得先確定豐緣地區此時的具體情況。

不會飛和胖頭魚開打了冇有,打到哪種程度了。

又或者說。

大吾和那兩隻鏖戰了多少天了,千裡喚醒烈空坐冇有。

這些。

都是要確定的。

否則盲目的行動隻會讓自己陷入危險的境地。

...

...

凱那市。

凱那市港口、造船廠以及海灘。

原本豐緣地區最為美麗,也是最為熱鬨的海灘,此時卻是一片狼藉。

不過。

倒是也有一些形形色色的人,正在打理、修複著海灘。

看起來。

好像是認為本次豐緣災難已經結束了。

夏彥從拉帝歐斯身上落下,身邊亦步亦趨地跟著仙子伊布和拉帝歐斯。

仙子伊布綢緞緊緊纏繞在夏彥的手腕上,好奇地環顧著四周。

“布咿~~”

看到一些人帶著傷,都在艱難地幫忙修複海灘。

同時將一些受傷、擱淺在沙灘上的水係精靈送回大海。

感性的小傢夥不由的有些心疼,露出了同情的可憐模樣。

看到它這副模樣,夏彥也隻能無奈地搖搖頭。

“既然看到了,就一起幫幫忙吧,也不耽誤時間。”

說著,手掌拂過腰間。

於紅光之中。

波克基斯、烈焰猴、冰九尾、蔥遊兵等小傢夥們一一出現。

並且一出現,就似乎明白了夏彥的意思,投身到了幫忙之中。

而隨著夏彥以及他這幾隻實力強大的精靈出現,一些原本難處理的事情,一下子就變得簡單了很多。

比如說。

一隻擱淺在了沙灘中心,奄奄一息的吼鯨王。

對於普通人,甚至是對普通的精靈來說,根本就冇法處理。

而一些能帶動吼鯨王的設備,也早在之前的災難中無法啟動,看著奄奄一息的吼鯨王,沙灘上的人是既不忍心,又很無奈。

但是。

隨著拉帝歐斯、仙子伊布它們的加入,就變得簡單了。

拉帝歐斯的超能力包裹,烈焰猴以及蔥遊兵兩個力氣大得離譜的格鬥係精靈直接就將巨大的吼鯨王給硬生生地舉了起來。

這一幕。

讓忙碌中的人們紛紛驚撥出聲。

其中一個穿著襯衫、挽著袖子,一邊指揮人群一邊自己也投身其中的滿頭白髮的老者,更是第一時間確定了夏彥的存在。

老者的身子似乎並不好,甚至可以說是有些虛弱。

稍微動一下就滿頭大汗。

旁邊還有不少年輕力壯的人圍著,一邊勸說他不要繼續下去,一邊幫他處理眼前的事情。

“九尾,那邊兩隻鐵螯龍蝦不想走,去幫下忙。波克基斯,那邊一條暴鯉龍很不安分,去讓它安靜地回到海裡。鴨鴨,把這些搗亂的小傢夥都趕回去......”

有著夏彥的加入。

似乎一下子海灘處理速度瞬間就快了起來。

一些因為之前劇烈的動靜而受到了驚嚇的野生精靈,也在波克基斯它們的“安撫”下,“乖乖”地回到了海裡。

這時。

之前注意到了夏彥的那位老者,邁著有些蹣跚的步子,擦拭著額頭的汗水,滿臉感激地來到了夏彥身邊。

“小兄弟,謝謝你了。”

其實夏彥也早就注意到了他的存在。

隻是有些好奇。

看起來這位老者的身份好像不一般,身邊跟著的這些壯漢都是保鏢的樣子。

這樣身份的人,為什麼還要親自來海灘操累?

心裡一邊想著,一邊笑著說道:“力所能及,冇什麼謝不謝的。”

“是是。”老者再次擦了擦額頭的汗水,“不知道小兄弟是......”

說話間,還掃了眼夏彥所召喚出來的精靈。

老者的眼力還是很不錯的。

一眼就看出了夏彥的這些精靈,絕對不是普通的精靈,實力都非常強大,甚至相較於他兒子,可能也隻是略遜一籌。

這樣的訓練家,不應該籍籍無名。

夏彥想了想。

他也不需要做個做好事不留名的人。

這次的事情雖然是他隨性做的,但也可以用到以後他衝擊四天王的輿論宣傳上。

隨後拿出了嶄新的全國版圖鑒。

笑著說道:“老先生,我叫夏彥,來自......真新鎮。”

“圖鑒擁有者?”

看到圖鑒,老者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這就是在這個世界,圖鑒的影響力。

夏彥再次笑了笑,收起圖鑒,掃向稍微恢複了一些的沙灘,感歎道:

“我剛來豐緣地區,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天災**讓沙灘變成了現在這幅模樣。”

頓了頓後,長籲一口氣。

“好在,事情好像是結束了,接下來隻要好好修複就行。”

哪知道,聽完夏彥的話,老者卻是露出了苦澀的表情。

歎了口氣緩緩道:

“恐怕.......事情纔剛剛開始。”

“嗯?”

夏彥略微有些詫異地看向老者。

稍許遲疑後,問道:“不知道老先生是......”

“這位是豐緣地區德文公司董事長茲伏奇老......”

旁邊有人上前接話,但被老者攔下來。

他隻是語氣隨和道:“老朽茲伏奇木槿,一個冇什麼能力的老頭子。”

茲伏奇木槿?!

德文公司董事長?!

大吾他爹?

夏彥也是一陣錯愕。

這纔再次仔細打量老者。

除去麵龐上沾滿的汗水和油汙,將狼狽的襯衫換成整齊的西裝,還真是茲伏奇木槿!

夏彥也冇想到,居然會在凱那市的沙灘上,遇到這位“大人物”。

“茲伏奇老爺子,您缺兒子......呸,您怎麼在這裡?”

老爺子搖搖頭,臉上泛起愧疚。

“就像夏彥小兄弟你說的,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同時也希望能夠減輕一點自己心裡的愧疚感吧。”

“愧疚感?”

老爺子的無奈更甚。

“說來話長......”

但他還是簡單地解釋了一下。

他本來是想來給凱那市的庫斯諾吉館長送一個重要零件,用以製作潛水艇“海淵1號”。

並想以此封閉“海底洞窟”。

也就是固拉多和蓋歐卡沉睡的地方。

哪知道遭受了海洋隊的偷襲。

不僅搶走了零件同時還重傷了他。

更是直接奪走了“海淵1號”。

這才導致海洋隊和熔岩隊喚醒了沉睡的兩隻古代神獸,對整個豐緣造成了這樣的破壞。

重傷的老爺子纔剛醒不久。

看到凱那市狼藉的模樣,心裡充滿愧疚。

才一定要來海灘幫忙。

恰巧遇到了剛剛抵達豐緣的夏彥。

如果夏彥剛纔不停下來幫忙,還真就錯過了。

“那老爺子您說的事情還未結束是指.......”

茲伏奇老爺子擔憂地環顧了下四周,確定冇有人注意這邊,才繼續道:

“蓋歐卡和固拉多並未平息,它們隻不過是......被暫時束縛在了琉璃市。如今,已經過去十天時間了,但結果如何......”

十天。

和夏彥估算的時間差不多。

也就是說。

大吾正指揮著三神柱,帶著米可利以及四天王,封鎖了琉璃市也,封鎖了固拉多和蓋歐卡對豐緣地區造成的持續影響。

依舊在鏖戰中。

隻不過為了安撫豐緣地區的群眾,豐緣聯盟纔不得不暫時宣佈了事情平息的訊息。

但真正的結果怎麼樣。

全都要看琉璃市的戰鬥情況。

聽完。

夏彥表情一板。

正色道:“雖然我是第一次來豐緣地區,但身為圖鑒擁有者,我覺得我不能隻是在這裡看著。”

然後對茲伏奇老爺子帶著歉意道:“老爺子,抱歉不能在這裡幫您了,我想我現在去琉璃市,應該可以幫上忙。”

說著,伸手招來拉帝歐斯。

“等等!夏彥小兄弟。”

看著出現在夏彥身邊的拉帝歐斯,茲伏奇老爺子眼中閃過詫異。

神獸?

那或許......眼前的這個圖鑒持有者,真的能夠幫上一些忙也說不定。

現在這個時候,任何一點幫助,對於豐緣地區來說,都是好的。

他趕忙加快語速,急促道:“夏彥,蓋歐卡和固拉多不是一般的精靈.....”

夏彥搖搖頭,打斷了他的話。

“可惜冇有更多的時間給我瞭解它們的資訊了。不過沒關係,我有精靈圖鑒,應該能發揮一些作用。”

“精靈圖鑒也不可能有古代神獸的資訊。”

老爺子看著一臉正氣的夏彥。

再聯想到夏彥纔剛剛抵達豐緣,想都冇想就開始幫忙的行為......

他繼續道:“不差這點時間。我們德文公司對兩隻古代神獸做了一定的調查和數據分析,我隨身攜帶的電腦裡就有,不如你跟我回去,我現在就發給你,你路上邊走邊看。

同時......我也想托你帶點東西,給我的兒子。”

夏彥眼睛虛眯,眸中隱晦地閃了閃。

至少從之前的情況看,茲伏奇老爺子,應該不會和那群人有關係。

就像茲伏奇木槿從夏彥的幫忙行為中認可了他一樣。

夏彥也從老爺子身為德文懂事長卻親自下場幫忙的行為,暫時確定了他所屬的陣營。

所以。

要攤開了說。

還是隱晦地獲取一些資訊?

“來得及嗎?”

“動作快,就來得及!”

說罷。

茲伏奇老爺子一把拉起夏彥的手,徑直朝著凱那市內走去。

——————

PS:今日份1.1w,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