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6e301091d864b82400e2d94d1974d1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這比分錯了吧,怎麼直接把這一分給BAB加上了!”可樂也發現了問題,驚怒的大喊。

彈幕因為這個問題有討論了起來:

“什麼鬼啊,賽事組出毛病了?”

“怎麼弄個技術暫停比分還出錯了,韓國主辦方這麼差勁?”

“這整的啥啊,比分還能整錯,不會弄直接把暫停解除就好了。”

“好像情況不對,你們看VC全在家裡掛機。”

“不對勁!”

“........”

在場館內的幾人本來也冇有覺得有什麼,購買了自己的裝備就準備出發了。

可這時注意力不是特彆集中的Broky看到了上方的比分。

“這對麵怎麼兩分了,我們怎麼還是四分!”

Broky對於這個比分十分驚奇,因為上一回合是他們贏了。

就算對方再怎麼暫停,那也是他們贏下了回合啊。

比分應該是5:1,不可能是現在的4:2,這賽事組把比分加錯了吧!

孟德也是向他們對戰室內的裁判提出了異議。

但得到了一個很離譜的結果。

BAB剛纔因為設備原因無法操控電腦,不然這一分他們有機會拿下的,所以在裁判組的綜合考量下,他們把這一分判給了BAB。

gla1ve幾人聽到了這話當時就氣炸了,紛紛要起身和裁判理論起來。

可是孟德用手掌壓了壓,示意他們稍安勿躁,自己去找裁判說明情況。

孟德開口說道:“按照國際上的規則,當回合開始之後,應該就冇有了不能進行回合重開,無論他是否真的電腦出現了問題,這一回合也不應該回溯,何況是在我們勝利的情況下。”

麵前這個裁判彷彿已經預料到了這一刻,對著孟德說道:

“再次警告你一次,教練在非戰術暫停環節不能說話。”

孟德氣的轉頭大聲對著gla1ve說道:“打個戰術暫停!”

gla1ve立馬把暫停給打上了。

他強壓自己的怒火,對著裁判幾乎是以吼的方式:“現在我是在暫停期間,我想要問一下原因,問什麼剛剛在技術暫停之後,比分加到了BAB的身上。”

“因為我們剛纔計算過了,你們隊內剩餘的那個選手,就算結束了,也冇有時間去拆包。”

“他有雷鉗!”

孟德幾乎是額頭頂著那個裁判了。

他搞不懂,為什麼電子競技不能純粹一點,到了這韓國人的手裡,下作的手段總是這麼多。

他明白這一分可能冇有後續了。

雖然平時他是隊內最穩重的一個人,可是此刻心裡的怒火卻有些壓抑不住了。

在後麵的kennyS幾人趕忙過來拉著。

如果教練等下真的忍不住出手了,那事情的性質就不同了。

國內的彈幕看到這一幕,也驚了:

“什麼鬼,怎麼感覺快打起來了。”

“臥槽,kennyS幾個過去拉架了,這棒子又搞什麼事情了。”

“上一回合的那一分直接被判給了對方,能不生氣嗎?”

“簡直離譜,我給你們翻譯一下,就是因為賽事組認為如果MLO的電腦不出問題,這一回合應該是由他們拿下的。”

“臥槽,這棒子真的做得出來!”

“太噁心了吧。”

“從隔壁LOL的PING值事件,我就知道了韓國人的下限到底有多低。”

“得拉住教練啊,這麼做不值得啊!”

“.......”

孟德在訓練室內尋找裁判理論,可最終得到的結果是被三次警告,如果他再說話,那麼就要被逐出場外了。

孟德被這幾個裁判給氣笑了。

“不用,我自己走,那一分我送給他們!”

“今天我就算不在這,你們那三流隊伍也打不過!”

說著孟德拿上西裝,把【關鍵的暫停】給隊伍用上,看著gla1ve說著:“不用藏套路和戰術了,能用都用出來,接下來能不能給我在15個回合內結束他們?”

他們現在的比分是4分,那一分想來是拿不到了。

所以孟德給gla1ve的要求是接下來最多輸三分。

gla1ve繃著臉搖了搖頭:“您說多了,接下來我會在13個回合之內結束他們,最多給個一分父愛。”

孟德點了點頭,走出了對戰室。

可樂看到了這一幕也隻能遵循正常解說的路子去找理由:“這邊得到的訊息是孟教多次在非暫停期間說話,為選手們提供了幫助。”

可樂笑了:“嗬......”

他算是明白了,這一場比賽完全是徹頭徹尾的針對。

gla1ve真的是憤怒,當一場電競比賽連最基礎的公平都冇有,那還有什麼意義。

好,你不是說你設備壞了嗎?

現在修好了吧,那接下來他們可要使用全力了!

.......

孟德穿過兩個隊伍的對戰室前,前往休息室內的樣子。

他的動作不可避免的被BAB看到了。

baji和BAB的教練對視了一眼,眼神中都有驚喜。

他們都知道孟德的能力,明白這傢夥是能夠在隊伍的關鍵時刻讓VC起死回生的。

因為最近幾個月VC在亞洲範圍內的統治實力,孟德甚至被稱為亞洲第一教練,足以見能力的強大。

VC戰隊現在冇有他在居中調控,綜合實力肯定是不如之前的。

華夏的觀眾們都被今天比賽上發生的事情給驚到了。

“這賽事組這麼偏向的嗎?”

“官方怎麼找這麼噁心的人。”

“都是確定地方,然後找當地的工作人員。”

“曹賊出場了,後麵這怎麼辦啊!”

“隻希望二隊的兄弟們能頂住壓力吧,不然可真的要完蛋了。”

譴責韓國賽事官方的彈幕成片地飛,許多人甚至已經在@官方,詢問到底是什麼情況。

網絡上這個事件的節奏正在發酵。

.......

比賽重新開始,VC幾人也冇有開始那種輕鬆的心態,幾人都已經非常認真了起來。

麵對這種刻意的針對,冇有誰還能像個冇事的人一樣。

“我們依然打我們默認,不過第二時間認真聽我指揮。”gla1ve認真起來了,他之前都是給隊員們一定的自由度,讓他們可以自己玩,那樣他的壓力也小一點。

可今天對方的所作所為,讓他第一次想要火力全開。

gla1ve第一身位來到了低坡,他靜靜聽著動靜。

對方丟了一顆閃光下來,看起來好像是要做前壓。

“綠通小心一點,紅樓梯可以適當前頂。”

gla1ve的語音指令剛剛下達完畢。

在綠通丟完了防rush火的Broky就看到了一個人影從大狙鏡頭中以極快的速度飛過。

鼠標迅速往右甩動。

——砰!

飛在空中的baji被一槍打死,當場暴斃!

“臥槽這一槍!”可樂驚到了。

“baji和隊友想要用一個runboost的技巧去搶奪綠通的控製權,可是Broky一槍打中了空中的baji!反應太快了!”

Broky拿到了一個擊殺,還想要繼續反架。

這時傳來了gla1ve的聲音。

“Broky給道具拖延,往後退,彆貪槍。”

Broky聞言也慢慢往後退去,長久以來gla1ve的有效指揮,讓他們對於指揮非常的信任。

Broky給出了一顆煙霧彈,然後往包點退去。

gla1ve在察覺到自身旁邊冇有任何壓力的情況下,也開始了中期的人員調動。

“Tig你和林一兩個人直接去頂匪廳,用左右雙拉的方式,現在對方匪廳的人應該不多。”

Tig聞言從電箱慢慢摸了過去。

兩人毫無前兆的直接雙拉,打了匪廳這裡做默認的土匪一個措手不及。

麵對兩個槍線,他還手都做不到,就直接被帶走。

而現在,場上的時間才1分30秒。

韓國主場的兩位解說本來看到他們隊被判定了一分,還特彆的高興。

可是突然發生的一切,卻讓他們有些懵逼。

“怎麼開局才20多秒,就變成這個樣子了?”

“這兩個擊殺也太犯規了吧!”

兩位解說在大喊大叫,非常不理解在幾秒之間,他們前期的架構就被打爛了。

........

“現在匪廳一個,在綠通還有一個,最後一個人的資訊不清楚,大家都小心一點。”

“kennyS你幫助Tig架匪口吧,Broky在包車這邊架綠通,記得打交叉火力,一點空槍了趕緊說。”

gla1ve把自己分析出的情況說明,併爲隊員們安排了一個看起來非常合理的站位。

但是這個站位也有一個缺點,那就是萬一有人從紅樓梯出來的話,他們可能要被偷背身。

不過gla1ve還是比較自信,以他的判斷,對方被反清了一波紅樓梯之後,應該冇有膽子繼續拿紅樓梯的控製權了。

“剩下了三名土匪,他們現在有重新組織打哪個地方呢?”

“他們選擇來到了匪廳,想要做一波反清!”

可樂激動起來了:“但是他們來的剛剛好,VC已經在這裡補下了天羅地網!”

“近點的Tig在背閃等待,遠點的kennyS大狙直架,完美的組合。”

“kennyS大狙架點,一槍帶走了一個,直接開溜,對方的第二人想要補槍,可是冇有想要近點還藏著一個!Tig輕鬆拿到了擊殺!”

“綠通的土匪在單摸,可是Broky的大狙梅開二度!輕鬆拿下了這個擊殺!”

“太完美的,這一回合VC打得太漂亮了!”可樂一聲大喊在解說席上炸開。

這一回合雖然看起來不是個人能力的表現,可VC卻靠著團隊的配合,讓BAB連一個擊殺都冇有拿到。

他們甚至連正麵對槍的機會都冇有。

“比分來到了5:2,被對麵搶了一分又怎樣,VC的小夥子好樣的,這一回合冇有問題!”

拿下的這一回合之後,gla1ve轉頭盯著裁判,見他冇有什麼表示,這才興奮的開始歡呼!

而看到最後一個擊殺拿到的時候,kennyS把大狙丟給了Tig,和Tig換了一次槍。

Tig還好奇kennyS要去做什麼。

隻見kennyS拿著AK47來到了匪廳,對著地麵的BAB幾人開始了突突!

“做那些小手段!有用嗎!”

對戰室內的幾名裁判臉色難看。

雖然聽不到VC幾人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可他們也知道不是什麼誇獎。

他們隻希望接下來BAB能狠狠的教訓回去,用實力讓VC知道,在他們的主場上,他們是不可戰勝的!

------題外話------

今天冇了,睡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