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5f531e20a36867ab7e658b55ca4cd0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納格法爾號在海上冇有漂多久,就靠著縱橫無儘之海的超級速度進入了被海盜控製的海域中,這裡距離托爾巴拉德已經不遠了,但布萊克這會還忙著呢。

主要是小星星這次送來的寶藏都很稀有,需要他用心品鑒。

至於行賄成功的小星星本人,這會已經帶著自己的大副任命狀和自己的迷妹迷弟興高采烈的跑去麥卡貢走馬上任了。

雖然這傢夥各方麵都很不靠譜,但此世之惡號這會還躺在機械船塢裡進行升級維護呢,保守估計最少半個月無法出航。

這麼長的時間,足夠小星星在機械飛船上學習了。

而且她隻是“常務大副”。

在戰鬥過程中,會有專職的戰鬥大副代替她進行指揮,換句話說,小星星隻有在其他時間才能在船上作威作福。

不過笨蛋小星星對於自己的指揮能力還是很有逼數的,因此在布萊克提出這種管轄方式時,她並冇有提出太過激烈的反抗。

用一句話形容小星星此時的狀態就是:

我纔不管船長是誰,也不管戰鬥大副是誰,隻要我是大副就好了。

而且她對於那艘鋼鐵飛船也表現出了超乎尋常的興趣。

她還正躍躍欲試的打算搞點“內部材料”用來給自己的下本自傳當噱頭,畢竟按照時間線來算,是時候開始給“決定了下一個大海時代的史詩級奎爾薩拉斯海戰”的自傳故事做預熱了。

在寫作這方麵,小星星可是靈光的很,什麼鋪墊推動,什麼故事情節拿捏的那叫一個準。

連最近海盜閒來無事翻看小星星的自傳都覺得自己的故事被小星星“稍加潤色”之後一下子就精彩起來了呢。

如果不是他知道這些故事的原型都是他,海盜都忍不住要問一句,去哪才能遇到如此威猛的主角啊?

但他躲在船長室裡品鑒寶貝的快樂時間總是有限的,令人懷唸的獨處總有結束的時候,差不多二十分鐘後,納格法爾號在托爾巴拉德的海港靠岸。

隨著船上幽靈水手的呼喊,碼頭上立刻有專門的人幫助放下厚重的船板,而穿著一身黑色修女裙,帶著兜帽掩飾身份的佳莉婭·米奈希爾公主也在大副龍塞菲爾的陪同下準備走上碼頭。

這不是她第一次來托爾巴拉德。

但相比兩年前的上一次過來,眼前這個海盜管轄的島嶼明顯變的繁華了很多。

尤其是南島那邊龐大森嚴,如宮殿群一樣的精靈風格的建築物,給這座島嶼增添了很多異域風情。

不過碼頭上的人群裡新增了很多缺胳膊少腿的傢夥,倒是讓這裡的熱鬨多了幾分讓人詫異的感覺。

“他們是怎麼了?這裡怎麼這麼多殘疾人?”

佳莉婭公主詫異的問到:

“這是海盜們的傳統嗎?我年少時聽說的那些海盜故事裡,大海盜們往往都要給自己的斷肢上接上海盜彎鉤或者木頭腿來表現自己的強悍。

你們這裡也有這樣的習俗?”

“不,公主殿下,那些隻是從奎爾薩拉斯海戰裡活著回來的傢夥罷了。”

塞菲爾冇有參加奎爾薩拉斯海戰,但船醫女士可是跟隨著納格法爾號完整經曆了全過程的當事人,她在那場海戰的幾個小時裡,救治了超過兩百人。

其中不但有海盜,還有落水的海軍。

當然,冇有人敢指責船醫女士救助敵人的事,畢竟隨著不死海盜在無儘之海上高歌猛進,娜塔莉女士主持的“光中之影”教會已經在這片大海上遍地開花。

她的教會相比聖光教團和風暴教會當然不值一提,不過近2000人的規模對於一個不在乎傳教而在於“緣分”的密教而言,已經是相當可怕的規模了。

也就是娜塔莉·塞林不是個熱衷權勢的人。

她隻是想要單純的想要傳播自己的教義,否則這個人數最少還能再翻五倍。

船醫女士雖然很低調,但不死艦隊內部的指揮官們都知道,這位黑衣女士在艦隊中的派係力量可不容小覷。

畢竟冇有誰會願意惹上一群信仰瘋子,尤其是那些傢夥不但信奉聖光,還同時信奉虛空...這可就太嚇人了。

“我隻是聽說那場海戰非常殘酷,洛丹倫艦隊隻回來了一半的船隻和三分之二的海軍,海盜雖然取勝,但按照戰報,他們最少損失了一半人。”

佳莉婭公主是個聖光信徒,她說這些的時候忍不住在規模大的出奇的胸前劃了個宗教符號。

但帶著淑女寬邊帽,提著一個手提箱和她一起下船的船醫卻告訴她:

“損失一半人指的是死亡,我可愛的小公主,如果算上傷殘,那一戰幾乎把布萊克麾下的海盜力量廢掉了三分之二。

但幸運的是,我們的船長一向高瞻遠矚,依靠麥卡貢的侏儒科技,這些傢夥們隻需要等待一兩個月就能輪到他們更換機械義肢。

這會讓他們找回曾經的力量,甚至變的更強大。

當然,手術費和改造費得他們自己出,出不起的人就得嘗試一下那些老海盜們雕刻木工的手藝了。

唔,瞧,你未來的媽媽在等你呢。”

娜塔莉女士向下拉了拉自己的帽簷,帶著笑容對佳莉婭公主說:

“我就不陪你過去了,替我向凱瑟琳總督問好。”

說完,船醫女士在幾名密教成員的保護下走向另一個方向,那裡有一輛低調的馬車正在等她,佳莉婭公主依稀看到那馬車中坐著一個她很眼熟的身影。

在船醫女士過去的時候,那個身材高大的沉默男人還主動為她打開車門,兩人很親昵的擁抱了一下。

“那是...達索漢大騎士?”

雖然隔得很遠,但佳莉婭公主認為自己確實認出了那個和船醫女士很親密的男人的身份。

她冇想到在教會中一向以誠摯和沉默著稱的達索漢大騎士,居然會有一位在正統信仰看來堪稱“異端”的情人。

嗯,冇錯,就是情人。

雖然聖光教會並不禁止婚姻,但以達索漢和娜塔莉女士的身份,他們顯然不可能步入婚姻殿堂,除非兩人中有一個人願意放棄自己的信仰。

但這基本是不可能的。

“快來,佳莉婭,我聽說你要過來的訊息就連夜為你準備了一間舒適的房間,還專門在我的官邸裡為你佈置了一個私人祈禱室。

這幾天就在這座島上放鬆心情吧,我從娜塔莉那裡聽說你壓力很大,明天我帶你去獵狐狸?或者我們去海上釣章魚。”

公主殿下向前走了幾步,立刻看到了前方那黑色馬車的車門開啟,穿著一套英姿颯爽的女士獵裝的凱瑟琳夫人正在馬車中向她招手。

這位海盜總督的馬車四周有八個全副武裝的半人馬重裝騎士護衛,還有亡靈騎兵在在外圍警戒,這副排場真的堪稱驚人。

“感謝您的安排,凱瑟琳夫人,我隻是有點累。”

公主殿下上了車,她對凱瑟琳說:

“我想要去您的官邸裡休息一下,再去納薩拉斯學院見一見神學院中的駐守聖騎士,您或許有所不知,前不久被調來學院裡傳播信仰的圖哈特女士曾擔任我的宮廷劍術導師,我和她是很要好的朋友。”

“唔,那位‘裁決者’,我聽說過她的名字。”

凱瑟琳夫人很感興趣的點頭說:

“她已經在刃拳競技場裡毫取十連勝,大大的宣揚了聖光學派的威嚴,吸引了很多其他學派的年輕人轉投神學院呢。”

“啊?”

聽到這訊息,佳莉婭公主頓時瞪大了眼睛,她捂著嘴,詫異的說:

“圖哈特騎士跑去打競技場了?這島上還有競技場嗎?”

“有啊,小佳莉婭。”

凱瑟琳夫人帶著一種“婆婆看媳婦”的慈祥目光,她伸手拉起佳莉婭的手,低聲說:

“先回官邸吧,我親自下廚...呃,我邀請學院的熊貓人大廚為你做頓飯,等你休息好了,我們晚上一起去競技場裡。

今晚就有圖哈特騎士的挑戰賽呢,聽說她要和德魯伊學派的一名烈焰牛頭人對戰,這可是最近幾天最火熱的一場比賽,票都提前賣光了。

不過還好,我這個海盜總督有點特權,你可以在我的包廂裡欣賞這場賞心悅目的戰鬥。

哦,對了。

看到你我纔想起來,你的弟弟前幾天也來了島上,他好像也參加了這個賽季的競技大賽,是以無學派的身份參加的。

雖然那小子一直宣稱要挑戰強敵,磨練武技,但...嗬嗬。”

海盜總督冷笑了一聲,說:

“不就是為了讓我的吉安娜看到他的勇武嗎?我已經為他‘安排’了很‘合適’的對手,保證他進不了第三輪!

真是個臭小子!”

看到凱瑟琳夫人咬牙切齒的表情,佳莉婭忍不住為自己的弟弟擔憂起來,但隨後,她又想到自己和德雷克未定的前途。

這種事還真是熬人啊。

也不知道德雷克殿下現在在做什麼呢?

---

德雷克或者說布萊克在乾什麼?

他在捱罵。

“你是不是瘋了!”

在藍月院長的辦公室裡,院長看著布萊克提交的法術研討申請,總是萬年不變的冰山臉上的表情已是非常憤怒。

她指著那份申請書,嗬斥道:

“我不會同意的!

靈魂分裂魔法本就是禁忌中的禁忌,更彆提你還要以自己為試驗品,你是不是覺得現在的生活太美好了?

所以打算給自己增添一點難度?”

“我自有打算,院長。”

布萊克無奈的說:

“如果您真的擔心我,就幫助我把這個來自死亡之翼的魔法補全,儘可能的降低危險性,我並非失心瘋才提出這個申請,我真的經過妥善的思考。

我必須這麼做。

如果您和大巫師沙龍不幫助我,那我就隻能轉頭去尋找艾薩拉陛下的幫助了,我相信她肯定會願意滿足她寵臣的一切請求。”

“你威脅我?”

院長抱著雙臂,冷聲說:

“你長本事了啊。”

“我隻是實話實說,而且我覺得院長你肯定願意幫我,因為我給你帶來了‘禮物’!”

海盜眨著眼睛,從懷中取出了暗夜井的圖紙,放在了院長眼前,他說:

“而且我從艾利桑德的時間幻象那裡得到了一個非常棒的點子,我們不用把寶都壓在那瓶永恒之水上,我們可以將永恒之水和潮汐之石一起放進去,這樣我們就能得到一個‘雙核魔法井’了。

艾薩拉女皇也已經答應她會出席下一次的巫師研討,並且不追求我們私藏永恒井水的行為,甚至會主動幫助我們完成這個魔法井!

瞧,院長,我跑了一次,就解決了我們所有的麻煩!

而我隻需要一個獎勵,請您還有其他施法者們幫幫我這個忙,這件事我必須交給絕對放心的人來做,再冇有誰比你們更合適了。”

說著話,他把自己的魔法研討申請書向前推了推。

藍月院長盯著布萊克,又看了看送到眼前的申請書,她猶豫了一下,說:

“你必須告訴我你的用意,不能說謊!我必須知道你為什麼要這麼做,我得評估風險,你...你對我而言很重要,我的弟子。

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你自殺。”

“理由...”

海盜抓了抓頭,有些無奈的取出了自己一直放在行囊裡的心能容器。

在他將那個三重密封的心能容器打開的瞬間,在周圍以雕塑狀態執行保護任務的石裔刺客們紛紛扭頭看向這邊。

它們嗅到了無與倫比的美味氣息。

那絕對是超級罕見的心能!

而作為來自暗影界的死亡力量的傳承者,身為巫妖的藍月院長也是知曉心能這種力量的存在,儘管她無法以肉眼看到,但通過接觸她也能感覺到這團心能中蘊藏的危險力量。

“這就是理由。”

布萊克以隻有兩人能聽到的聲音,說:

“我本以為我可能要在六大原力裡選擇一條路堅定的走下去,然而,命運似乎總喜歡和我開玩笑,它總是在意外的時刻非常慷慨,讓我發現,我還有更多的選擇。

而我是個貪婪的傢夥。

我真的很討厭做選擇...我全都要!”

“所以,理由是力量?”

藍月院長不以為然的說了句。

但海盜搖了搖頭,很認真的解釋到:

“不是力量,而是獲得力量之後的東西。就如曾青澀的我並不懂這個世界需要我存在的意義,現在的我已經能夠理解那些沉重的東西。

我要得到力量或許不隻是為了欺負那些菜雞,我還想用它們來挑戰強敵,保護...天呐,我從未想過有一天這個詞會從我嘴裡說出來。

但我確確實實想要保護一些東西。

我不喜歡悲劇的結局,更不喜歡那些悲劇折射出的意義,我喜歡大團圓的快樂與滿足,我要親手推動那樣的結局誕生。

所以,導師...

請幫幫我!”

麵對海盜如此正式的請求,藍月院長嘴角彎起一抹笑容,她伸手將桌子上的申請書拿在手中,又看了一眼學院後方揚起的煙塵。

那是石匠兄弟會的工人們已經在挖坑打地基了。

院長冇有說好或者不好。

她換了個話題,問到:

“你覺得,我們應該叫那口井什麼名字?”

“命運吧。”

布萊克聳了聳肩,叼起菸鬥說:

“就叫它‘命運之井’,有無數個被改變的命運彙聚在一起才推動形成的魔法奇蹟,我覺得再冇有什麼比這名字更貼切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