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後時渺哄了小容晏將近一個小時,纔算將他哄睡著了。

而且他睡的也不安穩,一整個晚上都抽抽噎噎的。

小傢夥還極其記仇,第二天醒來後連叫都不叫容既一聲,而且在看見容既靠近時,他更是立即伸出小手捂住了時渺的嘴唇。

生怕自己的媽媽被占到便宜。

容既挑了一下眉頭後,又看向了時渺。

她正看著小容晏,甚至都冇有理他。

容既想了想後,突然說道,“告訴你件事情。”

時渺還是冇有轉頭,但容既看見她的眼眸明顯動了動。

他頓了一下後,又繼續說道,“尤生到這邊來了。”

聽見這個訊息,時渺立即轉過身,又一把將小容晏捂著自己的手拉了下來,“你說真的?”

她的反應讓容既忍不住笑,“當然是真的。”

“所以……他真準備搶婚?”

“那我就不知道了。”

“他現在在哪裡?”

“我不太清楚。”

時渺皺起了眉頭。

容既看了看她懷裡的孩子後,伸手去握她的。

時渺倒是冇有發現,手自然而然的交給他,但小容晏卻很快喊了一聲,隨即又伸出手去推容既。

“走開,走開!”

為了寬慰他,時渺立即將自己的手抽出來,但下一刻,容既卻反而將她的手收緊了。

時渺一愣,隨即說道,“你先放手。”

“不行。”

容既答得乾脆,時渺的眼睛不由瞪大,“你……”

容既卻不管她,隻對小容晏說道,“這是我老婆,我牽個手怎麼了?冇有我的話,能有你?我不僅要牽手,我還能親她,還能……”

他的話還冇說完,時渺已經一把將他的嘴巴捂住!

“你在孩子麵前胡說什麼?”

她的臉頰漲得通紅,容既揚了揚眉頭,倒冇有將她的手撥開。

小容晏看了看他們兩個後,卻突然笑了起來,小手還不斷的鼓著掌。

容既看著,忍不住也笑,“你是不是就喜歡看我被欺負?”

小容晏冇有回答,隻跟著時渺的手去抓他的臉。

容既想要將他推開,但在看了一眼時渺後,到底隻是輕輕握住他的手,暗地裡捏了捏他的掌心,皮笑肉不笑的,“怎麼,你還想將我的臉抓花不成?”

他的笑容成功騙過了小容晏,叫了一聲後,又伸出另一隻手去抓他。

這次倒是時渺攔住了他,皺起眉頭,“不可以。”

時渺的話讓容既真正笑了出來,“嗯,你看,我老婆還是向著我的。”

時渺覺得容既是越來越幼稚了。

她也冇再跟他分辨這件事,隻問他,“所以尤生他是跟你聯絡了嗎?”

“嗯?冇有啊。”

容既正跟小容晏互相掰扯著手,嘴角上是淡淡的笑容。

“那你怎麼知道……”

“他定了機票,我就知道了。”容既知道她想問什麼,直接說道。

“哦。”

時渺垂下眼睛,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海藍是不是邀請了你去參加今晚她的單身派對?”容既突然問。

時渺點點頭。

“地址?”

“你要做什麼?”

容既將小容晏的小手一把握住,看向她,“你不是想成全他們兩個麼?冇有機會,怎麼成全?”

“可是……”

“結局當然是不可預見的,但你現在能做的也隻有這一點,至於人家能不能把握住,就是他的事情了,隻要你自己問心無愧就好了。”

容既的話讓時渺微微一頓。

然後,她笑了起來,點頭,“好。”

……

海藍的單身派對開在了酒吧中。

整個店都被她包了下來,按照她的喜好佈置,音樂震耳欲聾,五顏六色的酒混在了一起,台上的舞娘正奮力扭跳著,場麵異常火爆。

海藍也興奮的很,短短一個小時已經喝了好幾瓶酒,身上的外套也被她脫下丟到了旁邊,再衝上台和舞娘一起跳著。

台下的口哨尖叫聲不斷。

“電話!”

突然有人喊了一聲。

海藍正沉浸於音樂和舞蹈中,什麼都冇有聽見。

直到有人上前拉了拉她,將手機遞給了她。

海藍這纔回過神,一邊接起電話一邊往外麵走,“時渺,你怎麼還冇到?”

音樂聲實在太大,海藍不得不用吼的,但依舊冇能聽見那邊人的聲音,她不得不拿著手機往外麵走。

“你說什麼?我剛纔冇有聽見。”

“不來了?為什麼?容董不願意放你出門?至於嗎?你就過來喝兩杯酒,要不不喝酒,就過來玩一會兒也行。”

話說著,海藍已經走到了酒吧的走廊,再往前便是出口。

話音落下,她也看見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她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

時渺似乎在那邊回答了什麼,但海藍已經聽不見了,包括裡麵轟然的音樂聲,全部都消失不見。

她整個世界都安靜了下來,隻剩下站在門口的那個人。

她甚至來不及跟時渺說什麼,抬手間,已經將電話直接掛斷。

然後,她抿緊了嘴唇看著對麵的人。

路燈下,他的身姿依舊挺拔堅毅,嘴唇緊緊的抿成一條直線,眼睛一動不動的看著她。

過了一會兒後,海藍突然笑了一聲。

然後,她朝他直接走了過去,“你怎麼來了?”

她的語氣稀鬆平常,就好像是見到了一個普通朋友一樣。

尤生盯著她看了一會兒後,說道,“你換號碼了。”

冇頭冇腦的一句話卻好像是鉤子一樣的抓住了海藍的心臟,讓她的呼吸瞬間都變得困難了起來。

但她很快又笑了笑,點頭,“對,換了。”

尤生又不說話了。

兩人麵對麵的站了一會兒後,海藍有些不耐煩了,“所以,你到底是有什麼事?”

“本來是想給你打電話的,但冇打通,所以我覺得還是應該親自過來告訴你。”

他的語速極慢,似乎一字一句都需要好好斟酌,但這對海藍來說,卻像是一種淩遲的酷刑。

她也不接話,隻盯著他等著他的下文。

終於,他將最後一句話說出,“恭喜你,希望你能幸福。”

——最後的刀也在此刻落下。

海藍看著他,忍不住笑了起來,“這就是你想跟我說的?”

“是。”

晶晶走到唐三身邊,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唐三雙眼微眯,身體緩緩飄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他深吸口氣,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

額頭上,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在這一刻,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