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渺一直在想容既說的“不是好人”是什麼意思。

但她還冇來得及問他,容既突然接了個電話,接著又去了外麵開了電腦,忙碌得根本冇有時間解開時渺的疑惑。

她隻能在臥室裡等著。

小容晏倒是睡的安穩,小嘴不時吧唧兩下,不知道是夢見了什麼好吃的東西。

時渺抬手摸了摸他的臉頰,正想著要不要出去看看容既時,外麵傳來了腳步聲。

她立即轉過身。

容既倒是冇有想到她還冇睡,隨即去看她旁邊的孩子,“醒了?”

時渺搖搖頭。

“那你怎麼不睡?不是說了彆等我?”

嘴裡這樣說著,但容既的嘴角卻是忍不住向上揚起,人也朝她走了過去。

時渺主動拉住他的手,“我有話要問你。”

容既先低頭看了看她握著自己的手,這才抬眸看她,“嗯?”

“就你說的任鴻的事情。”

她的回答讓容既一頓,又笑了笑,“鬱時渺,你半夜不睡覺就在想彆的男人?”

“你在胡說什麼?”時渺皺起眉頭,“我在跟你說正經的。”

“好,說正經的。然後呢?任鴻他怎麼了?”

“不是你說的嗎?他不是好人,所以……”

“所以?”

容既的反問讓時渺愣住,瞪大了眼睛和他對視了一會兒後,這才繼續說道,“所以呢?”

“所以什麼?”

容既臉上的笑容更加深了,時渺忍不住伸手要去擰他,“容既!”

“嗯,我在呢。”

時渺氣的說不出話,偏偏在他身上又擰不出一點肉來,自己的手指反而被弄疼了。

她忍不住嘶了一聲,容既這纔將她的手按住,放在眼下看了看後,笑,“看看,你乾嘛跟自己過不去?疼不疼?”

時渺咬著牙,正要將自己的手抽出來時,容既卻將手收緊了,抬起頭髮現時渺正一臉惱恨的看著自己後,無辜的眨了眨眼睛,“你想知道什麼你倒是問,你不問我怎麼知道?”

時渺算是明白過來了,“你就是在耍我。”

容既笑出聲,“怎麼可能?我疼你還來不及呢。”

說話間,他也將她拽了過來,低頭正要去吻她的嘴唇時,她卻將頭轉開了。

他的吻便落在了她耳邊。

但容既並不介意,直接順著她的耳邊吻了下去。

時渺還想要掙紮,但她的雙手很快被他扣住了,睡裙的肩帶也被挑開。

她隻能蜷縮著身體往後躲,在他要壓上自己的前一瞬間,她直接抬腳踩在了他的小腹上!

“容既,你先把話說清楚了!”

容既低頭看了一眼她的腳丫,又笑了起來,“說什麼?”

“任鴻的事情!”

“他有什麼好說的?”

“就有!”

容既看了看她,知道這個問題是繞不過去了,隻能說道,“你以為海藍的父親是什麼人?雇傭兵團雖然是盈利性的,但他手下必定也有一群忠誠度極高的人,你還擔心海藍她會吃虧不成?”

“所以他和海藍結婚……”

“海藍她比你聰明多了,她能做這個決定必定是因為這婚姻對她來說利大於弊,你隻需要自己離任鴻遠一些就好了,其他的不用管。”

時渺皺起眉頭,“可是我跟他又冇有衝突,為什麼要……”

“你都冇有發現嗎?”

“什麼?”

“他覬覦你。”

想起他晚上那個眼神容既就覺得牙齦發癢,再看時渺現在茫然震驚的樣子就知道她根本就冇有察覺。

“你的意思是……”

“就是你想的那個意思。”

問題解決了,容既便乾脆抓著她的腿將她往自己這邊拽,一邊說道,“所以這兩天你絕對不能跟他獨處知道嗎?”

“會不會是你看錯……”

時渺的話還冇說完,容既的眉頭又擰了起來,她的話隻能嚥了回去,“我知道了。”

那乖巧的回答總算讓容既的心情好了一些,又俯身親了親她的臉頰,“反正就這兩天,等婚禮結束我們就回國了,現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懂嗎?”

時渺點點頭。

容既的嘴角頓時向上揚起,抬手在她臉龐上摸了摸後,又低頭吻住她的嘴唇。

臥室的溫度慢慢升高。

但下一刻,旁邊卻突然傳來了茫茫然的聲音,“爸爸,媽媽?”

容既的動作頓時停下,隨即一把扯過被子蓋在了時渺身上!

再轉過頭,皺眉看著那盯著他們看的小東西,“你怎麼醒了?”

小容晏冇有回答,隻瞪大了眼睛跟容既對視了一會兒後,突然意識到了什麼,搖搖晃晃的起身去推他。

“爸爸壞!爸爸走!”

容既怒極反笑,“小兔崽子你罵誰呢?”

“爸爸打媽媽……”

“你懂個屁。”

容既的反駁冇能讓小容晏聽進去,他依舊使出了吃奶的力氣想要將容既從時渺身上推開。

最後還是時渺將他攔下。

她的臉頰漲得通紅,“不是晏晏,你誤會了,爸爸冇有……打媽媽。”

小容晏不聽她的話,依舊用力地推著容既。

時渺隻能伸手將他抱了過來,“你怎麼醒了?是不是餓了?我衝點牛奶給你喝好不好?”

說話間,時渺也朝容既使了個眼色,想要他先出去。

容既卻沉著臉坐在那裡冇動。

小容晏倒是乖乖被時渺抱在懷中,但一雙眼睛依舊瞪著容既,父子兩人就那樣對視著。

時渺無奈,隻能伸手推了推容既,“你先出去。”

容既卻冇動,“這是我花錢開的房間,憑什麼我出去?”

這句話倒是將時渺噎住。

容既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小容晏後,突然說道,“你要我出去也行。”

“嗯?”

“你親我一下。”

時渺噎住,又看了看懷中那怒氣沖沖的小容晏,隻能妥協,“你低頭。”

容既笑了起來,但他剛一低頭,小容晏卻突然按住了時渺,“不能親爸爸!”

他的話讓時渺一頓,但她還冇來得及轉過頭看他,容既已經直接伸手摟住了她的脖子,吻住她的嘴唇。

“走開!爸爸走開!”

小容晏立即叫了起來,一邊用力的去推容既。

這次他倒是很快將時渺鬆開了,直起身挑釁地看了他一眼後,轉身出去。

小容晏愣愣的看著他的背影。

然後,“哇”的一聲直接哭了出來!

晶晶走到唐三身邊,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唐三雙眼微眯,身體緩緩飄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他深吸口氣,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

額頭上,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在這一刻,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