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犬馬喬以笙陸闖 >   第422章 癲

-

緊跟著又有其他人紛紛丟掉手中的茶杯,場麵亂成一鍋粥——

“陸闖你下毒了?”

“不是真的吧?怎麼可能乾出這種事?”

“怎麼不可能?我看陸闖車禍之後就有點瘋瘋癲癲的。可能他傷得最嚴重的地方就是他的腦子。”

“毒死我們你也要坐牢的!”

“哎呀我覺得我頭暈。”

“我怎麼覺得我是肚子疼?”

“嘔——”甚至有人開始扣自己的喉嚨想把剛剛喝下肚的東西吐出來。

“……”

陸家晟猛地站起來:“你個逆子!你都乾了什麼?!”

眼瞧著已經有人朝他衝過來,陸闖恣意地笑起來,笑得格外囂張:“我就是腿快痊癒了,心情好,跟大家開個玩笑,冇想到大家這麼容易就上當了。”

大傢夥聞言一時之間愣住。

但餘子譽幾個人還是繼續走到了陸闖跟前,正色問:“陸闖表弟,你說清楚,你到底有冇有做什麼?”

陸闖的後背抵著牆支撐住他的身體,他的手抓著柺杖朝餘子譽抬起來,用柺杖底部製止了餘子譽再靠近,說:“保持距離,否則我懷疑你們想故意推倒我,讓我的腿又出狀況。”

隨即陸闖轉向其他人,要笑不笑的:“我在那場車禍之後就疑神疑鬼的,現在兩條腿重新有了希望,對大家的戒備心理隻會更嚴密。順便我也藉此機會給大家提個醒,你們平時吃吃喝喝也小心一些,冇準就真被人下了毒,或者一個不小心落得和我一樣的下場。”

眾人看著陸闖,臉色各異-

因為陸清儒的房門敞開著,所以茶杯接連摔碎的動靜和人聲的小躁動第一時間飄進喬以笙的耳朵裡。

基於好奇和擔憂,喬以笙還是出去瞄了一眼情況,於是親自見證了陸闖的大型“瘋癲”現場。

他這是……反正敵在暗他在明所以他乾脆更明一些順便嚇唬嚇唬其他人攪起更渾的水?

趁著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陸闖身上,冇人發現她的現身,喬以笙默默地退回陸清儒的臥室。

不多時她就收到陸闖發來的新訊息:【你男人剛剛是不是又把你帥到了?】

噢,所以他耍帥的時候看見她了?喬以笙潑他冷水:【你這是想讓你這個靶子被萬箭穿心得更快些嗎?】

陸闖:【說好的要相信你男人呢?】

喬以笙可真是後悔了,後悔當時意亂情迷間用錯了詞,導致他現在開口閉口就是“你男人”,羞恥得要命。

聶季朗新的一通電話這時候打進來。

喬以笙暫時冇理陸闖,喚了阿苓進來先守著陸清儒,她走出去過道接聽。

“小叔叔,又有什麼事?陸家難道改變主意,連兩天也不願意給我?”

“阿苓告訴我,你不想要陪嫁。”

這事兒啊……阿苓辦事效率可真高。喬以笙喜歡這種高效率,有問題早點解決早安心。

但聽聶季朗又說:“說明你冇有在敷衍我,確實認真考慮結婚的相關事宜。”

“……”喬以笙猛地噎了一噎。

因為聶季朗的話,她也剛意識過來,倘若她心底冇有結婚的想法,其實根本就不必去管聶季朗是否為她準備陪嫁,反正準備了她也用不到。

所以潛意識裡她已經認為,這場聯姻逃不過去的。

而且是……她以聶大小姐的身份,和陸闖的聯姻。

喬以笙煩躁,隻是反問:“也就是說,小叔叔你和陸家那群人一樣,之前一直不相信我的誠意?認為我在騙你,假裝先答應你接受聶大小姐身份的同時也接受聶大小姐身上的婚約?”

聶季朗笑得寬厚:“我隻是覺得,任何人都會下意識排斥這種盲婚啞嫁式的結親。你敷衍我、騙我,都是很正常的。”

喬以笙:“那請問,你有冇有在騙我?聶大小姐是不是除了婚姻這件事無法自己做主,其他方麵我想怎樣就怎樣?”

“冇騙你。”聶季朗給她吃定心丸,“不想要陪嫁,我就幫你去掉陪嫁。”

喬以笙強調:“嫁妝還是要的,我隻是不想要陪嫁的人。”

一些便宜,該占還是得占。

聶季朗這次的笑明顯是被她的話逗笑的:“嗯,聶大小姐的排麵,肯定是會有的。”

“對了,不妨告訴你,”聶季朗緊接著補充一句話,“原本,你的陪嫁是婧溪。”

“???”喬以笙詫異得圓睜眼,“她不是聶家正兒八經的小姐,陪什麼嫁?聶家的陪嫁不都是底下找來的人嗎?”

聶季朗:“我也是這趟辦完事回聶家剛知道的,婧溪前些天親自跟族裡的叔公申請的。”

“???”喬以笙脫口而出,“她瘋了嗎?”

聶婧溪不是口口聲聲喜歡陸闖、要嫁給陸闖?現在又來給她當陪嫁?她選擇的是陸家其他人,她也跟著?

——噢,不,上述的問題其實不存在,僅僅說明一件事:聶婧溪百分百地確信,她選擇的人會是陸闖。

喬以笙冷笑不止。說實話,論癡情,她可真是比不過聶婧溪。

聶季朗意味深長道:“婧溪的執著,也重新整理了我以前對她的認識。我對這個侄女的瞭解,還不夠多。”

在這種電話之後,慶嬸就來問喬以笙,想在哪裡吃飯。

慶嬸的意思是,喬以笙可以單獨在陸清儒的臥室裡吃。

但喬以笙冇有做出這個選擇。

她走出去客廳。

客廳裡陸家晟等人均還一個不落。倒並非陸家晟不想走。陸清儒的情況既然暫時穩定下去,且喬以笙又推遲了兩天再給結果,陸家晟原本想回公司的。奈何雨太大,他被迫再等等。

方袖在幫忙往餐桌上佈菜,楊芊兒則剛把聶婧溪從樓上請下來。

聶婧溪小聲給喬以笙出主意:“以笙姐姐不想和他們呆在一起的話,可以藉口給阿婆送飯菜上樓,就彆下來了。”

喬以笙和聶婧溪的眼睛對視了一下,冇給聶婧溪迴應,徑自走到陸家晟麵前:“陸伯伯,不是要我今天給結果嗎?”

陸家晟被她突如其來的舉動給整怔忪了。

她的音量不低,其餘人又始終留意著她,故而也基本都聽見了,刹那間齊刷刷朝喬以笙投注形色各異的目光。

喬以笙雙手抱臂,望向大家:“我已經想清楚,要選擇誰成為我的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