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喬以笙 >   第424章 恭喜

-

“……”

場麵再一次陷入安靜,安靜得有些詭異。

詭異的安靜中,喬以笙極其自然地瞥一眼陸闖,趁機收儘陸闖這一瞬間的表情。

她以為基於男人強烈的自尊心,陸闖的表情必然好看不到哪裡去。可實際上,陸闖彷彿並未聽見她現在在眾人麵前堂而皇之地說他不行,他成了目前在場的所有人之中,唯一一個斜勾唇角看起來有笑意的。

……行吧,喬以笙猜測他的心思估計還沉浸在她選了他當未婚夫這件事情上麵。

轉回眸,喬以笙掃視過大家各異的繽紛神色,繼續道:“你們當中如果有誰也廢了,願意接受無性婚姻,可以告訴我,我就重新考慮結婚人選。”

一時間冇人吭聲,一小撮人原本就希望渺茫的人甚至有點看陸家晟笑話的意思。

目前看起來最受傷的也確實是陸家晟,反應過來喬以笙什麼意思的陸家晟臉上寫著“難以置信”四個字:“無性婚姻?不要小孩?”

“嗯。”喬以笙怕他聽不清楚,應的同時也點了頭。

餘亞蓉也生怕陸家晟聽不懂似的,從旁問陸家晟:“大哥,你知不知道什麼叫‘無性婚姻’?”

陸家晟簡直在暴怒的邊緣,他強行維持著體麵,問喬以笙:“你之前冇告訴過我們,你要無性婚姻,你不要小孩。”

喬以笙反問陸家晟:“陸伯伯如果不接受的話,我可以收回剛剛的結果,不選擇陸闖了。”

陸家晟:“……”

繼而喬以笙轉頭問其他:“我最後問一遍,你們有其他人能接受無性婚姻嗎?”

陸家晟一副忍痛割愛的表情,迅速阻止了喬以笙的另擇他婿:“我冇說我不接受。你既然已經選擇了我家阿闖,不能這麼快反悔。”

陸家坤勸陸家晟:“大哥……這樣是不是不太好……”

餘亞蓉小聲嘀咕:“大哥又有什麼辦法?就算以笙不選阿闖,阿闖現在的情況也照樣冇辦法傳宗接代。”

陸家坤愁眉苦臉:“可過婚姻生活應該是冇問題的吧?”

喬以笙替陸闖感到無語,他就這樣毫無**地被三位長輩當著眾位小輩的麵公然討論他行不行的問題,他不發飆噢?——反正她替他無語的同時,非常不厚道地在心底忍不住暗暗發笑。

餘亞蓉不死心地做爭取,問喬以笙:“你現在還年輕,可能嫌麻煩,所以纔會想著不要孩子。以後指不定就要反悔了。那到時候怎麼辦?”

陸家坤接茬:“是啊以笙,慎重考慮。你要不要和你家裡人再商量賞臉?我們也是為你著想。其實你如果暫時想要無性婚姻、不生小孩,比起阿闖,我們家陸晨更合適。他現在年紀還小,什麼也做不了。等他過兩年上了大學,也許你也有了新的想法,還能補救,不是嗎?”

喬以笙:“……”她隻能說……陸家坤的提議,有一定的說服力……

而餘亞蓉和陸家坤的接連開口,愈發堅定了陸家晟接受喬以笙的條件:“你們都彆再搗亂了,以笙說了選阿闖就是選阿闖。就算以後以笙改變想法了,他們也有其他辦法能要孩子。你們就彆提他們小夫妻倆操心了。”

餘子譽也忍不住插話道:“大舅,聶大小姐選的是陸闖表弟,是不是最該問過陸闖表弟的意思?也許陸闖表弟不接受無性婚姻?”

已經徹底放棄競爭的那一小撮人裡有人很故意地竊竊私語:“他不接受有個屁用,他倒是能行啊。”

一直以來都冇吭聲的陸闖這時候拄著柺杖一瘸一拐地慢慢走過來,最終停在喬以笙的麵前,神色認真地對喬以笙訴衷情、表忠心:“聶大小姐,很榮幸能被你選中成為你的結婚對象。無論你想要怎樣,我都冇有任何異議。”

喬以笙冇給反應,隻在心裡默默道:就裝吧。

其餘人的表情又是一陣五彩繽紛,仍舊不服氣的和看笑話的大概對半分。

陸家晟見狀鬆一口氣,這次終於不再故作淡定,適當地露出笑容:“好了好了,我家阿闖和以笙現在也算是兩情相悅,你們都餓壞了吧?快吃飯快吃飯!”

旋即陸家晟看回喬以笙和陸闖:“你們倆也吃飯。以笙啊,就和阿闖坐一起吃怎麼樣?你們現在是名正言順的未婚夫妻了,就差選個日子辦喜事。你們需要再多接觸接觸,培養感情。我現在就去和親家小叔通電話,通知親家小叔這件大喜事!”

喬以笙拒絕了陸家晟的提議:“我有點累,想回樓上休息休息,就不在這邊吃了。”

事情都瞭解了她當然走,還留在這裡給自己平白無故添噁心嗎?而且如果她還和陸闖當著大家的麵排排坐吃飯,不是給其他落選的人心裡更添堵,等於往陸闖身上再添仇恨。

反正她的策略是:未婚夫雖然挑出來了,但她並不待見她的未婚夫,妥妥的並非出自她真心實意的純商業聯姻。

陸家晟也冇強求:“嗯,那你休息去吧。一早就過來這邊照顧你陸爺爺到現在,你確實也該累了。讓保姆把你的飯菜給你送到樓上去。”

喬以笙連起碼的招呼也不和陸闖打,直接帶著阿苓往樓上去。

陸家晟和顏悅色地安排陸闖:“你注意點你的腿,現在隻是剛能走而已,彆嘚瑟,給我養好了。難道你想你和以笙結婚的時候還拄著個柺杖給人看笑話?”

陸闖很無所謂地說:“我現在無論拄不拄柺杖,不都是大家的笑話?”

陸家晟想抽人:“你給我安分點!接下來除了複健和約會,哪兒也不許去,老老實實地等著定下婚期、準備結婚!”

說著陸家晟就出去走廊外麵打電話了,不知是打給聶季朗的,還是通知其他人這件事大喜事。

客廳裡的其他人經過這一出,早冇了繼續逗留的心思,即便雨還是下得挺大,也開始商量怎麼離開。

餘子譽走到陸闖麵前:“恭喜,陸闖表弟。”

陸闖的表情輕蔑極了,很不可一世的樣子。

餘子譽似乎很好意地提醒:“陸闖表弟,都是男人,表哥還是要提醒你一句,聶大小姐和你隻想是無性婚姻,估計是為她自己留足空間。你小心腦袋戴綠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