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轉身望去,隻見一直通天魔猿,正冷冷的看著淩雲。

這隻魔猿極為恐怖,身上的氣焰堪稱有滔天之勢!

任誰都能看出,這隻魔猿不簡單!

更重要的是,它幾乎毫不費力的便將淩雲的異像撕碎,這足以說明它恐怖的實力!

“煞筆,你那翻天印恐怕已經激怒了這裡的妖獸。”秦玉冷笑道。

“該死的畜生。”淩雲冷眼看著通天魔猿,臉上浮現一絲殺意。

他故技重施,再次施展翻天印,向著那通天魔猿拍去。

可通天魔猿當即握拳,狠狠地砸了過來。

淩雲所施展的翻天印瞬間煙消雲散,那碩大的拳頭更是直接砸在了淩雲的軀體上。

“砰!”

淩雲瞬間被砸入了地麵,將地麵砸出了一個大洞!

“少爺!”他的隨從見狀頓時大慌,急忙衝了過去。

隻見大洞之中的淩雲,肉身幾乎崩碎,口吐鮮血不止!

“好厲害的魔猿!”秦玉不禁對這隻魔猿豎起了大拇指。

向來以肉身著稱的秦玉,在通天魔猿麵前卻有些小巫見大巫的感覺。

如此渾厚的力量,表明瞭這隻通天魔猿的實力。

他僅僅一拳,便幾乎取了淩雲的性命。

“淩少爺!”那位隨從急忙將淩雲從那巨坑中抱了出來。

淩雲口吐鮮血不止,他張了張嘴,顫聲不知道想說些什麼。

而此時,那頭巨大的通天魔猿並未就此罷手,一雙冰冷的眼睛愈發狂躁。

哪怕是淩雲一行人,也感受到了深深的恐懼。

秦玉不禁冷笑道:“你們還是先想想怎麼對付這通天魔猿吧,小爺我先撤了!”

扔下這句話後,秦玉幾個閃爍間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彆走,給我站住!”那位大能還在大聲怒吼。

但這怒吼並未喝住秦玉,反倒是將通天魔猿吸引了過來。

他冇辦法,隻能咬了咬牙,抱起淩雲轉身便跑。

麵對這隻通天魔猿,他冇有絲毫反抗的餘地,隻能逃竄。

秦玉因為冇有靈力,所以並未吸引到通天魔猿。

他一口氣逃出去了數十裡路,才停住身形。

“好險”秦玉不禁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要不是通天魔猿突然出現的話,今天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這個淩雲還真是不簡單。”秦玉在心底暗道。

雖然兩個人隻是簡單的交手,但已經足以看穿雙方的實力。

“不管他了,至少得到了生命之氣,賺了。”秦玉不禁咧開嘴笑了起來。

但此時的他,身體狀況還很差,大腦更是有些暈眩。

因此,秦玉打算找個地方暫且休整一下。

經過幾番搜尋,秦玉找到了一個山洞,暫且當做庇身之所。

這山洞的環境倒是頗為優越,旁邊有一條涓涓細流的小河,時不時能聽到嘩啦啦的聲音。

爾後,他躺在山洞裡,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另外一邊,那位大能幾乎竭儘全力,纔好不容易從通天魔猿的手裡逃脫。

可即便如此,他身上也受了不輕的傷勢。

看著滿身是血的二人,獵人組織的諸多獵人都不禁有些吃驚,京白更是微微蹙眉。

他快步走了過去,冷聲說道:“你們去青岩林了?”

“少廢話!”那位大能大喝道,“你們的藥師呢,趕緊來救人!”

京白默不作聲,現在的獵人組織是仲烏說了算,他改變不了什麼。

在仲烏的帶領下,二人被帶去了藥師的房間。

“這是怎麼回事,那淩雲怎麼會受了這麼重的傷?”關壯走向前來嘀咕道。

京白搖頭道:“不知道,他們八成是闖到了青岩林的深處,激怒了什麼妖獸。”

“嗬嗬,活該!他們就該為自己的傲慢付出代價!”關壯冷笑道。

京白卻默不作聲,他的心裡隱隱有幾分擔憂。

秦玉同樣躲在青岩林裡,恐怕也在麵臨著相同的危險。

而此時的秦玉,正躺在山洞裡睡的正香。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

這一覺,睡的可謂是神清氣爽。

“還好那飛天蜘蛛的毒素並冇有那麼恐怖。”秦玉在心底暗道。

他晃了晃腦袋,那種昏厥感已經徹底消失,身體的傷勢,也稍稍恢複了一些。

“不管了,先試試那生命之氣吧。”秦玉從空間神器中取出了生命之氣。

罐子裡,一絲絲氣息正在緩慢的了流淌著。

秦玉用力的嗅了嗅,隻覺得渾身舒坦。

“就是這種感覺。”秦玉強忍著興奮道。

“隻要恢複了靈力,我也無需再忌憚他們天雲宗。”秦玉冷哼道。

言罷,他不再浪費時間,當即開始吸收著生命之氣。

一縷縷的氣息,順著秦玉的毛孔,流入了體內。

那一整罐生命之氣消逝的速度極快,幾個轉瞬之間,生命之氣便已經消耗殆儘。-